《金凤剪》

第14回 燕妹痴情

作者:卧龙生

岳秀道:“小心他们的飞刀。”

他叫别人小心,自己却仗剑冲了上去。

九人心意相通,一退之后,立刻挥动右手,九柄飞刀,疾如流星般,飞射而出。

岳秀长剑飞舞,飞刀纷纷落地。

但九人手不停挥,飞刀有如连接的白芒,分成九条白线般,直飞过来。

岳秀挥剑疾转,全身都布满了森寒的剑芒,向前扑去。

但闻一阵叮叮当当一声,凡接近岳秀三尺以内的飞刀,悉被剑势击落。

偶尔而有一两枚飞刀,越过岳秀,也被谭云的长剑拍落。

一眨眼间,岳秀已冲入了人群之中,剑尖打闪,又伤了四人。

岳秀的剑势奇幻,每出剑,必伤一人。

片刻之间,九个人全数受伤。

他虽然未取这些黑衣飞刀手的性命,但每人受伤之处,都是关节要害,伤势虽不致命,但却完全失去了再战之力。

十二个黑衣飞刀手,在片刻的工夫中,全数伤在岳秀的剑下。

二姑娘已然带着人手,到了岳秀面前。

眼看着十二个受伤的黑衣飞刀手,有的伤在膝上,有的伤在时间,一个个面色青白,不禁一皱眉头,道:“岳秀,你好辣的剑招。”

岳秀冷笑一声,道:“在下已经手下留情,我再三说明,欺人不可过甚,二姑娘如若还不肯罢手退走,在下已决心大开杀戒了。”

二姑娘道:“是的!我们应该到各出全力,以决胜负的时刻了。”

举手一招,道:“劳请安婆婆出手了。”

人影闪动,一个白发萧萧的老妪,手中执着一个龙头拐,缓步行了出来。

没有人能看出这老妪有多大年纪,只见她发色如银,脸上皱纹堆累,两个耳朵,直垂肩头上。

这女人老态龙撞,但却偏偏穿着一身大红色衣服。

只见她举手理一理头上的白发,冷笑一声,道:“谁叫岳秀。”

岳秀一挺腰,道:“在下就是岳秀,老夫人怎么称呼?”

那老妪冷笑一声,道:“你不认识老身,难道也不认识老身手中这柄龙头拐吗?”

岳秀笑一笑,道:“在下初出茅庐,孤陋寡闻得很。”

那老妪哈哈一笑,道:“这么看来,你果然是没有在江湖上走动过了。”

岳秀道:“所以,在下领教了。”

那老妪脸色一整,道:“老身龙婆婆,你听说过没有?”

岳秀摇摇头,道:“没有听过?”

龙婆婆冷笑一声:“你今天见到老身了。”

岳秀道:“不错,见到了。”

龙婆婆冷笑一声,道:“娃儿,当今之世,还无人敢对老身如此说话。”

岳秀冷冷说道:“如是在下说的客气一些,尊称你几声老前辈,你就会撒手不管今日之事吗?”

龙婆婆道:“老身既然现身了,岂能就这样退走呢?”

岳秀道:“这就是了,在下好话说尽,只怕老前辈也不肯轻易离去。”

龙婆婆突然间双目放光,盯注在岳秀的脸上,冷冷说道:“你准备和老身动手了。”

岳秀道:“如是世上还有第二个办法,能够使岳秀避开这一场搏杀,岳某人决不会自我麻烦。”

龙婆婆道:“老身对敌,向不留命,对你娃儿格外施恩,只要你此刻愿意离开,老身就不再追究。”

岳秀叹口气,道:“龙婆婆,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和龙凤会冲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着一个无法调和的目的,他们要对付七王爷,我又非得保护七王爷的安全不可。”

龙婆婆道:“为什么?一个出身帝王之家的人,他有着千千万万的从人军兵,还用得着你们这些人保护不成。”

岳秀道:“在下和七王爷有一份私人交情,而且,他一直是个很清正的官员,再说七王爷受到了伤害之后,那等大军征剿,祸连九族的杀伐,江南七省,不知有多少无辜百姓,要死在这一场劫难之中!”

龙婆婆道:“那和你岳秀何关,尸堆如山,血流成河,也不会伤到你岳秀一根毫毛。”

岳秀道:“老前辈就忍心看到那幅悲惨的形象吗?”

龙婆婆道:“在江湖之上走动,如是不能忍受一些血腥、惨象的刺激,那就不如留在家中抱孩子了。”

岳秀道:“高见,高见,岳某人是初聆此说。”

龙婆婆道:“好!能听人劝是俊杰,你可以去了。”

冷哼一声,岳秀缓缓说道:“以人老前辈年岁而言,必已在武林中早获盛名。”

龙婆婆道:“不错,老身退出江湖时,你娃儿,就算已经出生了,也还在褪褓之中。”

岳秀道:“老前辈的盛名得来不易,既已全身退出了江湖,为什么还要再卷入是非之中?”

龙婆婆一顿龙头拐,怒声喝道:“岳秀,老身一生之中,很少劝人这样多话,你竟然不知爱惜,大概你自觉一身武功,足可和老身抗拒了,是吗?”

岳秀神情肃然地道:“老前辈如是觉着非要动手不可,在下只有奉陪了。”

龙婆婆缓缓举起龙头拐,道:“看来,老身不得不佩服这分豪壮之气了。”

她的拐势举起的很缓慢,但每举高一寸,就多涌现出一分杀机。

朱奇低声对谭云说道:“二公子,咱们不方便,你替我们招呼一声,他似乎不知道此人是谁。”

谭云摇摇头,道:“这时刻招呼他,徒乱他的心意。”

朱奇轻轻叹息一声,道:“想不到这老魔头居然还活在世上。”

谭云道:“咱们准备着,如是岳兄接不上这老魔的杖势,咱们联手对付她。”

朱奇未再多言,暗中运气戒备。

但见龙婆婆扬起的拐杖,突然向下一落,点向岳秀。

她落下的拐杖并不快,但却笼罩了岳秀全身数处大穴。

岳秀脸上是一片庄严,目光盯注在那龙头拐上,手中长剑,平横胸前。

敌对双方,突然静了下来,静得听不到一点声音。

百来道目光全都盯注在两人身上,虽然只是两人的搏杀,但却关系着双方的胜负存亡,如是岳秀不幸落败,不但七王爷处境危殆,谭云、朱奇等,都将身陷危亡之境。

拐势缓落到岳秀头上四尺左右时,岳秀仍然持剑不动。

龙婆婆冷笑一声,道:“好小子,你倒是沉着得很。”

拐势突然一沉,击向岳秀的天灵穴。

岳秀的剑势微微一抬点中了龙婆婆下落的拐势。

那雷霆万钧般的拐势,竟被岳秀长剑顶住。

不论岳秀有多么精深的内功,也无法以轻灵的长剑,横封龙婆婆的拐势,但岳秀是以剑尖顶住了龙婆婆的拐势。

龙婆婆冷哼了一声,道:“好小子,你想和老身拼内功吗?”

突然加力,手中的拐势,又增强了不少。

一时间,剑势竟成了抗拒不下之势。

龙婆婆动了怒火,拐上压力愈来愈大,竟然全力施为。

岳秀在龙婆婆全力施为之下,也只好全力抗拒。

这本是武林高手动手搏杀的大忌,因为,这等硬拼内功的打法,全部要真功实力,一点也无法取巧。

这也不是龙婆婆和岳秀的用心。

岳秀只是以长剑封开她沉重的拐势,叫她心生惊异,以夺先声,但却没有料到这位老婆婆,竟然是好胜奇强的人,竟然和岳秀拼起了内力。

外行人看来剑顶着拐势,两位都站立着纹风不动,但内行人看来,两人这打法,却是武林最凶险的打法。

因为一个人如若把内力运聚到十成以上,就没有余力和对方硬拼,就没有余力再运用兵刃变化取敌。

现在,龙婆婆与岳秀,都已进入了这种境界。

龙婆婆脸上的皱纹,似是愈来愈多,愈来愈深,白发根根竖起,顶门上,也开始滚滚流下汗水。

显然,她已用尽了全身的真力。

岳秀看上去也不好受,双颊红如朝阳,汗水湿透了长衫,圆睁着星目。

二姑娘突然向前行了两步。

谭云也疾快的迎了上去,道:“你要干什么?”

二姑娘冷冷笑道:“龙婆婆内力深厚,岳秀竟和她比拼内力,我看他是输定了。”

谭云道:“二姑娘别太高兴,目下看来,龙婆婆并未占得优势。”

二姑娘冷笑一声,道:“龙婆婆内功深厚,久持下去,必胜无疑。”

谭云道:“等他们分出了胜负之后,姑娘再行夸口不迟。”

谈话之间,场中两人的搏斗,岳秀手中的长剑,突然颤抖起来。

龙婆婆手中的铁拐也似又加强了力道缓缓向下压去。

谭云心中大为震动,暗道:这老魔头威风不灭,看来岳兄是难以胜过她了,以她昔年嗜杀成性而言,在场的人,只怕很难有逃过她迫魂掌的机会了。

心中念转,杀机突生,又自盘算道:“这不是一般的比武争名,他们可以群殴,我为什么不能助拳,趁这老魔头和岳秀兄在互较内功之时,我如突然下手旋袭,她必无抗拒之力,虽然此举对岳兄也可能发生影响,但至坏也是三个人落个同归于尽,那自然比等她杀了岳秀之后,再杀我们好多了。余下的胆叟、顽童、欧阳俊、王召等四人,也许有机会再撑下去,等到援手。”

暗里拿定了主意,抬头看去。

忽然,谭云发觉了另有一个人,似是比自己还注意场中的搏杀形势。

那是二姑娘,两道眼神,盯注在场中,脸上是一股很奇怪的表情,有些凄伤,也有些儿迷茫。

至少,她没有龙婆婆那种特要行手时的那股喜悦之气。

距离头顶,只余下了半尺左右。

谭云一提真气,正待出手,场中突然有了惊人的变化。

只见岳秀右手一拐,龙婆婆泰山压顶一般的拐杖,突然拐滑剑尖,蓬然一声,落在实地上。

但岳秀的长剑,却在龙婆婆拐杖落空的一瞬间,乘虚而入,冷芒一闪,刺入了龙婆婆的前胸。

剑上,早已贯注了岳秀的内家真力,一剑中胸,剑尖由前胸直透后背。

龙婆婆中剑之后,似是还有些不信,睁大着眼睛,望着岳秀出神。

岳秀手腕猛挫,拔出长剑人随剑动,退出了七八尺远。

一股鲜血激射而出。

龙婆婆伤中要害,已然无法举起手中的拐杖,脸上肌肉颤动道:“老身败在你的机智下,我没有败在武功上。”

岳秀点点头,道:“你太大意了,但你的武功太高了,我不能不杀你。”

也许是真的人至将死时,其言也善,龙婆婆居然有些仟悔他说道:“老身一生中杀人无算,能落得今日这个下场,死的已很满足了。”

言罢,一闭双目,倒地而逝。

她内功精纯,仗一口真元之气,护住心脉,说完了要说的话。

这时,全场中人,似是都罩在一片肃然气氛之中,听不到一点声息。

望着龙婆婆摔倒在地上的尸体,岳秀也不禁有些黯然,想不到这龙婆婆一身精博的武功,本已跳出了杀劫,退休了很久,想不到,仍然在古稀暮年,竟然参与了这场搏杀,而且,一开始,就以内功互拼,一身武功,也未来得及施展,就落得溅血而亡。

抖抖身上的灰尘,岳秀望着二姑娘冷冷他说道:“龙婆婆已经死了,龙凤会中还有些什么高人,可以请他们出手了吧!”

岳秀和龙婆婆这场杀搏,也出了全力,心无旁骜,根本没有瞧过那二姑娘的神情,但谭云却瞧得清清楚楚。

二姑娘的神情很奇异,脸上是一片惶惑之色,缓缓说道:“岳秀,你武功高强的出了我们意料之外。”

岳秀道:“二姑娘太客气了。”

二姑娘冷冷说道:“但你已招惹很大的麻烦。”

岳秀道:“什么麻烦?”

二姑娘道:“你杀了龙婆婆,她的家人决不会放过你。”

岳秀道:“就算她的家人找我报仇吧!岳某人敢作敢当,不过这是以后的事了,现在咱们应该如何?你该决定了。”

二姑娘道:“你好像已经胜了。”

岳秀道:“不错,二姑娘如若没有高人出手,在下就直接找你二姑娘了。”

二姑娘道:“找我?”

岳秀道:“是的,打蛇打头,擒贼擒王,如若在下不早把你二姑娘擒下,只怕这一场搏杀,还要断送了很多人性命。”

二姑娘冷笑一声,道:“你很仁慈。”

岳秀道:“情非得已,还望姑娘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燕妹痴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