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16回 毒手少女

作者:卧龙生

别看他身躯痴肥、臃肿,但动作却是灵活得很,而且出掌奇快,带着呼呼的风啸声。

岳秀一直站在原地未动。只用双手,施出了突穴斩脉的手法,迫的胖叫化难越雷池一步。

胖叫化一连攻了四五十招,但却一直无法冲过岳秀掌指的封锁,心中大感惊愕。

他本是久年在江湖上走动的人,阅历丰富,眼看岳秀有着很多还手的机会,但却一直没有还手。

心知再打下去,也是无法打个名堂出来,一吸气,退后三尺,道:“阁下很高明。”

岳秀道:“夸奖,夸奖。”

胖叫化回顾瘦叫化一眼,低言数语。

瘦叫化皱皱眉头,道:“不行,我还要试试看。”

岳秀道:“理当如此,阁下如若不试试,只怕也不肯甘心了。”

瘦叫化一语未发,大步入院中。

岳秀摇摇手拦阻着唐啸和朱奇的举动,缓步行到了院中。

瘦叫化一语未发,突然飞身而起,直向岳秀扑了过去。

岳秀早已暗作戒备,准备一招制敌,先把丐帮中人镇住。

目睹瘦叫化扑来之势,立时一侧身迎了上去,左手一招“风起云涌”,幻起了一片掌影,一个又高又长的身躯,突然被摔在地上。

这一次,摔的很重,瘦叫化一直翻了两三个滚,才站起了身子。

岳秀冷冷说道:“阁下够不够?”

瘦叫化脸色铁青,望着岳秀发愣,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栽在这么一个年轻人的手中,而且,栽的这么惨,心中已然难过,再被岳秀拿话一逼,心中更是急怒交作,大喝一声,又向岳秀扑了过来。

这一次,有如猛虎出押,人未到,双掌已挟着呼啸之声,撞了过来。

屈秀冷笑一声,道:“人贵自知,两位这样不自知,那就别怪我……”

话还没有说完,那瘦叫化已自闷哼退了下去,一连退了七八步,仍然无法收住脚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下。

骆天峰快步奔了过来,伸手扶了瘦叫化,低声道:“云长老……”

瘦叫化一挥手推开了骆天峰,站起了身子。

但他站不稳,身子摇了两摇,张口吐了一口鲜血。

胖叫化疾快的奔了过来,伸手扶住瘦叫化,低声道:“云兄,吃不住别勉强,快些坐下调息。”瘦叫化大约也觉着不易支持,不再勉强,依言坐了下去,闭目调息。

岳秀缓缓向前行了两步,胖叫化心头大震,一横身拦在瘦叫化的身前,道:“你要干什么?”

岳秀道:“丐帮乃江湖第一大帮,武林中,人人都畏惧三分,不过,我们不是江湖人……”

胖叫化接道:“不是江湖人,是什么人?”

岳秀道:“官府中人,我们是奉命而来,一定得把人带回去。”

胖叫化道:“我们没有犯法,你们凭什么拿人。”

岳秀道:“出手拒捕,出言讹诈,单是这两项罪名,就够你们消受了。”

胖叫化道:“官府中人,也不能这么胡作非为,随便抓人。”

岳秀冷笑一声,道:“为什么不能拿人,我们有腰牌令谕,我不信,你们丐帮真敢造反,我要把两位带入府里,下入石牢,然后,请贵帮帮主,亲自来金陵保人。”

胖叫化吃一惊,道:“你,你……”

岳秀道:“你可是觉着我不敢是吗?”

胖叫化道:“那倒不是。”

岳秀道:“不拿人回府那两位必须要带我去见见贵帮帮主。”

胖叫化望望瘦叫化,低声道:“云兄,咱们应该如何?”

瘦叫化长长吁一口气,道:“咱们也不能这么带他去见帮主。……”

胖叫化低声道:“他已经提出来了,这小子已然表现出来过人的武功,只怕他不肯答允。”

瘦叫化道:“咱们就算要战死此地,金陵分舵全部瓦解,咱们也不能受他威胁。”

胖叫化目光转注到岳秀身上,道:“阁下的条件咱们无法答允。”

岳秀淡淡一笑,道:“那么?诸位自己提条件出来吧!”

瘦叫化道:“咱们只能把阁下准备见我们帮主一事,转达上去,敝帮主是否要见阁下,在何处见你,咱们都无法预料。”

岳秀道:“说的也是,不过,在下希望能早日得到回音。”

瘦叫化道:“今天日落之前,我们可以给你回音,但不知要把回音送在何处?”

岳秀道:“在下就在此地恭候如何?”

瘦叫化道:“咱们丐帮行事,一向是仰不愧天,俯不作地,就算你守在金陵分舵,咱们也无什么不安之处,不过,你们大批人手,把守丐帮分舵,对咱们丐帮的颜面,却是大大的损伤。”

岳秀笑一笑,道:“这容易,要他们全部回去,在下一人在此恭候如何?”

瘦叫化沉吟了一阵,道:“为什么一定要守在敝帮分舵,阁下随便指定金陵一处地方,咱们就可以按时把信息传到。”

岳秀淡淡一笑,道:“在下还希望和两位谈谈。”

回目一望杨晋说道:“请诸位先回府中,等候小弟。”

杨晋道:“朱兄和唐兄弟留下来吗?”

岳秀道:“不用了,兄弟一个留此足矣!”

朱奇低声道:“主人,老奴留此,可以帮主人认识不少武林人物,这一点,希望主人多多考虑一下?”

岳秀沉吟了片刻,道:“你留这里,唐啸可以回去。”

杨晋带着八个捕快和唐啸,对胖、瘦两个老叫化一抱拳,道:“多有得罪。”转身而去。

岳秀缓缓从衣袋中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了一粒葯物,递给那瘦叫化子,道:“云兄,这有一粒疗伤丹丸,阁下请先服下。”

瘦叫化犹豫了一下,接过丹丸,一口吞下。”

岳秀笑一笑,说:“看来,阁下对我岳某很信任。”

瘦叫化道:“老叫化觉着阁下如准备取我性命,实也用不着施用这等手段。”

岳秀道:“云兄说的也是……”

语声一顿,接道:“丐帮一向不和官府作对,何况七王爷又是一位难得的好官,贵帮对金陵地面上的安宁,一向贡献很大,这一次,却一反常态,不但撒手不管,而且,还隐隐有助敌的行为。”

瘦叫化道:“岳兄,这话要有根据,不可随口乱讲。”

岳秀道:“我说隐隐二字,对贵帮,还算是比较客气,如是不客气点说,贵帮有通匪的嫌疑。”

瘦叫化双目圆睁,道:“岳兄,这件事不是儿戏……”

岳秀淡淡一笑,接道:“所以,在下要见贵帮主,把话说明,免得引起七王爷怒火,一声令下,七省大军对贵帮展开围剿。”

瘦叫化长长吁一口气,道:“岳兄,这件事非同小可,冲动不得。”

岳秀道:“我一直在忍耐着,但如不把事情挑明了,我总有一天会忍耐不住。”

瘦叫化咬咬牙,默不作声。

转目望望胖叫化,交换了一个目光,缓缓说道:“好!咱们就此一言为定,我们想法子把阁下的意愿,转报敝帮主,但他是否愿和阁下会晤,咱们就无法作主了。”

岳秀笑一笑,道:“两位只要把在下坚决求见的意志,告诉贵帮主,是否愿见,就和两位无关了。”

瘦叫化道:“咱们一定转达,但阁下这等身份,也不便在这等地方坐等,凭贵公子的身份,岂不太委屈了。”

岳秀道:“在下觉着此地很好,贵帮主如有消息,大概会先到金陵分舵。”

言罢,闭上双目,竟然调息打坐起来。

半日匆匆而过,岳秀表演了惊人的静坐工夫,半天的时间,虽不长也不太短,岳秀闭上了双目之后,就未再睁开过眼睛,更难的是连坐姿也未变动过一下。

直待黄昏时分,骆天峰点起了灯火,摆上了酒饭。

岳秀仍未动过一下。

摆上酒饭之后,胖叫化用极低微的声音,道:“云兄,这小子跟咱们泡上了。”

瘦叫化皱皱眉头,道:“天峰,招呼他们两个用酒饭。”

骆天峰应一声,行到了岳秀的身前,道:“岳兄,请用酒饭。”

岳秀缓缓睁开双目,道:“贵帮主还没有到吗?”

骆天峰张口结舌答不出一句话来。

幸好瘦叫化接了口,道:“我们已用本帮中最快的通讯之法,请他来此,他来不来,那我们就无法决定了。”

岳秀道:“希望他能来,但他如不来,那真是我们之间的不幸。”

胖叫化道:“岳少侠,请用酒饭,咱们进过酒饭再说如何?”

岳秀目光一转,只见木桌上摆四个盘,一盘豆腐,一盘炒白菜,一盘炒花生,一盘凉拌黄瓜。

瘦叫化端起碗筷,道:“岳兄,丐帮中弟子们生活清苦,没有大鱼大肉的招待,你请随便吃点酒饭。”

岳秀心中暗道:“丐帮弟子如此清苦,怎的武林中传说他们财资雄厚,江湖上各门户无出其右。”

心中念转,右手却拿起了筷子,大吃起来。

胖叫化和瘦叫化,互望一眼,一语未发,也开始大吃起来。

岳秀放下筷子,笑一笑,道:“看来,贵帮主今夜里不会来了。”

瘦叫化道:“很难说,帮主有千里脚程,也许他会连夜赶到。”

岳秀道:“照云兄的说法,贵帮主,可能在半夜中赶到了?”

瘦叫化道:“也许他两天之后才来。”

岳秀道:“不管贵帮主几时到,在下非得见他不可,只有在这里等候两天了。”

瘦叫化道:“如是他十天半月不来呢?”

岳秀道:“这地方有吃有喝,在下只好等上十天半月了。”

瘦叫化道:“那么你请坐坐,咱们伤势未愈,得早些休息一下了。”

岳秀双目中神光微微闪动,淡淡一笑,道:“这点怕不太好。”

瘦叫化道:“岳少侠,光棍眼睛中不揉砂子,岳少侠这作法,是不是把我们留作人质。”

岳秀道:“云兄如是一定这样说在下只好承认了。”

瘦叫化道:“岳少侠,丐帮在江湖从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如此低过头,你不能逼人太甚了。”

岳秀冷冷说道:“两位这样反反复夏,究竟作何打算,何不明说出来。”

瘦叫化霍地站起身子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样做法,不觉着太过分吗?”

岳秀冷笑一声,道:“由现在开始,云兄,在下不回答任何问题,我也不希望你多问我什么,如是阁下心中不眼,尽可行动。”

瘦叫化道:“岳少侠这样苦苦追问,咱们只好实说了。”

岳秀果然不再接口,望也不望瘦叫化一眼。

瘦叫化不闻岳秀接口,只好自说自活的接道:“咱们已经接到了帮主的通知,今夜之前,无法赶到金陵了。”

岳秀仍是闭口不言。

瘦叫化皱皱眉头,接道:“岳少侠如是要等,只怕要等到明天以后了。”

岳秀端坐如故,恍如未闻。

瘦叫化道:“咱们已据实奉告,岳少侠如若不信,那也只好由你了。”

突然转身,向外行去。

岳秀忽然间,飞身而起,右手一探,直向瘦叫化抓了过去。

瘦叫化右手一挥,拍了过去。

岳秀伸出的右手一缩一翻,忽然之间,抓住了瘦叫化右腕一带,又把瘦叫化摔到了原座位上,左手一探,点中了瘦叫化的穴道。

胖叫化挺身而起,还未来及行动,岳秀右手的指力,已然逼上胖叫化的前胸之上。

胖叫化刚刚站起身子,又不由自主的坐了下去。

岳秀点中了两人的穴道之后,又回到了原位坐下,目光一掠骆天峰,道:“如若你不想要两位贵帮的长老死去,那就别叫贵帮中人妄动。”

岳秀冷冷说道:“骆舵主,用贵帮最快迅的通讯方法,告诉贵帮帮主,如若三更之前,贵帮主不能赶到,贵帮中两位长老,可能就会丢了性命。”

骆天峰冷哼了一声,疾步如飞,奔了出去。

朱奇目睹那骆天峰去远之后,才缓缓说道:“主人,放他离去作甚?”

岳秀微微一笑,道:“他要去找人来,也可能是去传出消息,把丐帮的帮主找来。”

朱奇嗯了一声,未再多问。

岳秀目光一掠胖、瘦两个叫化子,冷冷说道:“两位记着,丐帮在江湖上势力虽然很大,但我岳某人在江湖上的事务知晓的太少,我可能任性施为。”

胖叫化冷冷说道:“什么叫任性施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毒手少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