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17回 蛇箭双妹

作者:卧龙生

居无上叹息一声,道:“想不到那丫头会把*葯藏在袖中,真叫人防不胜防。”

岳秀道:“暗算诡计,本就难防,老前辈不用把此事耿耿于怀。”

居无上道:“那丫头呢?”

岳秀道:“晚辈作主,放他离去了。”

居无上道:“为什么要放了她?”

秦震低声道:“回长老的话,这不怪岳秀,是我们求情岳兄把她放走的。”

居无上冷哼了一声,道:“你的胆子不小啊!”

秦震道:“为了帮主的安危,咱们不能不放了她?”

居无上道:“帮主伤势如何?”

秦震道:“和长老一样,中了那丫头袖中之毒。”

居无上回顾了躺在地上的于化龙一眼,道:“岳少侠既有解除*葯的灵丹,何不赐赠敝帮帮主一颗。”

岳秀笑一笑,伸手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葯,道:“那就偏劳秦护法了。”

秦震接过丹九,投入于化龙的口中,于化龙长长吁一口气,缓缓睁开了双目。秦震扶起于化龙,低声说道:“帮主,是岳少侠赠送解毒灵丹。”

于化龙嗯了一声,目光转到居无上的脸上,道:“居长老已是退休之人,本座不该打扰清闲生活,但目下江湖,乱象已萌,还望长老重回帮中,共谋大事。”

居无上点点头,道:“龙凤会可怕的很,老叫化虽已离弃江湖,但他们仍然不肯放过,看来,老叫化不重入江湖也不行了。”

居无上目光一瞥间,只见岳秀正带着朱奇离去,立时高声喊道:“岳少侠留步。”

岳秀人已行出室外,闻言停下脚步,道:“老前辈有何指教?”

居无上大步行了过来,低声说道:“敝帮主生性高傲,老叫化代他拜谢赐葯之情。”

岳秀一抱拳,道:“老前辈言重了,未学不敢承当。”

居无上道:“恕不远送。”

岳秀道:“不敢有劳。”带着朱奇,大步离去。

转过了两条大街,朱奇才低声说道:“老奴斗胆,请教东主两件事?一事不解,东主何以放了那姓高的丫头?”

岳秀笑一笑道:“于化龙在她手中,咱们总不能不顾干化龙的生死吧!”

朱奇道:“东主仁义心肠,这就是了,那于化龙对东主十分藐视,东主何以赐葯放他?”

岳秀道:“如是不肯给他一粒丹丸,岂不是显然咱们和他一般,太过小家子气。”

朱奇哈哈一笑,道:“还是东主的周到。”

岳秀道:“朱奇,那居无上在江湖上的声誉如何?”

朱奇道:“列名第一流高手中,而且他为人忠义,在江湖上甚是得人称赞。”

岳秀点点头,道:“于化龙呢?”

朱奇道:“丐帮近年,势力庞大,能人辈出,于化龙几时接下丐帮主,老奴就不知道了。”

谈话之间,人已到了七王府宅院之前。岳秀转头望去,只见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小叫化,急步追了过来。

岳秀口中未言,心里却觉出这小叫化是追自己而来。

果然,小叫化奔到岳秀身前时,停了下来,一欠身,道:“你是岳爷岳大侠。”

岳秀道:“不敢,在下岳秀。”

小叫化由怀中取出一封书简,递了过来。

岳秀打开简封,取出一看,沉思有顷,道:“请上复贵帮主,就说岳秀修书不及,我准时赴约就是了。”

小叫化一欠身,转头而去。

望着小叫化快速奔去的背景消失不见,岳秀才缓缓说道:“朱奇,于化龙要我今日到钟鼓楼上相会。”

朱奇道:“于化龙孤做自负,大约不服气东主救他的事。”

岳秀笑道:“他信中聊聊数语,只要我赶在三更之前,赴那里会晤,却没有提起什么事。”

朱奇道:“有道是会无好会,宴无好宴,还望东主小心一些。”

岳秀沉吟了一阵,道:“今夜之中,还是咱们两个同往……”

语声一顿,接道:“回去之后,别提丐帮中事。”

两个人回到了王府之后,先去谒王爷,那是亲兵、捕快、重重护卫的一座宅院子了。

表面上看去,不论什么人,都无法瞧出王爷会是假的。

七王爷住在一处隐密的宅院中,现在,他已经没有了主意,威风八面的七王爷,此刻,完全变了一个人,青衣小帽,还经过一番化妆,掩去了本来的面目。

岳秀进入密室,欠身行了一礼,道:“大哥,委屈你了。”

七王爷笑一笑道:“委屈的是你兄弟,为了我的事,让你仆仆风尘,往来奔走,小兄心中发生不安。”

岳秀心里暗道:他以王爷之尊,受了如此的委屈,竟然仍能这样地把持自尊,实是难得的很。

心中念转,口中却道:“大哥,我想,目下最严重的一件事,不是龙凤会……”

七王爷怔了一怔,道:“不是龙凤会,还会有别的什么麻烦吗?”

岳秀道:“龙风会在王府中的姦细已去,鬼域伎俩,只要咱们稍为准备一些,就可以应付,但如龙凤会真的在君侧有人,那就是一桩很大的麻烦了。”

七王爷道:“可能么?侍卫宫中,有很多的高手。”

岳秀道:“过去,我也是这样的想法,但现在,我的看法变了。”

七王爷道:“怎么一个变法?”

岳秀道:“我看到了丐帮的帮主,以丐帮实力之强,人手之多,照样有龙凤会中人混了进去,咳!这一个神秘的组合,大约是江湖中最奇怪的组合了,他们像绕树,寄生之虫,依附在别人身上生存,找他们,无处可觅,但他们又到处可见,眼下咱们只发觉到了凤字门的人,还没有见过龙字门的人。”

七王爷道:“这么说来,当今身侧,真的可能有他们的人了?”

岳秀道:“所以,咱们要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他一声。”

七王爷道:“这要我自己进京一趟了,别人去,只怕无法见得到他。”

岳秀道:“大哥如是觉着非得亲身前往不可,也应有一番布置才好。”

七王爷笑道:“龙凤会替我安排了数大罪状,件件都是灭门的大罪,与其等到圣上查问,倒不如我先赴京城,自作一番解说的好。”

岳秀点点头,道:“小弟先行准备一下,大哥再行动不迟。”

七玉爷道:“兄弟你这一提,小兄也觉着事不宜迟了,咱们动身的时间,要愈快愈好。”

岳秀道:“快则两三天,咱们就动身,迟不超过七日。”

七王爷道:“那就偏劳兄弟了。”

岳秀辞别了七王爷,退出密室,立刻找到了谭云。

谭云问到了岳秀到金陵分舵的事,岳秀大约说明了经过情形,但却把丐帮帮主,约他到钟鼓楼会面一事,完全隐瞒。

名动江湖的谭二公子,听完了经过之后,惊震了半晌,才缓缓说道:“于化龙承继帮主于丐帮最壮大的时日,席丰履厚,却有点目中无人的气势,家父论丐帮行径时,对那于化龙,也有很多的不满,岳秀此番教训于他,固然是大快人心一事,只恐其人,心胸狭窄,心记今日之恨,日后,咱们在江湖上的行动,只怕有很多不便了。”

岳秀道:“于化龙虽然是心胸不大,但居无上,却是一位深明事理的人,丐帮基业,虽然雄厚,但于化龙也应该明白了龙凤会的手段,他们并非是要灭丐帮,而是要侵入丐帮的核心,使丐帮为她们所用,只要于化龙对丐帮还要尽一份心力,他就应该了解这一份危机。”

谭云道:“但愿于化龙能在岳兄这一番教训之下,醒悟过来,那不但是丐帮之幸,也是武林之幸了。”

岳秀笑一笑,转过话题,道:“谭兄,兄弟对江湖中事,知晓的太少,有些事,必需请教谭兄。”

谭云道:“如论江湖历练之丰,咱们之中,无人出朱奇之右,何不请他来问问。”

岳秀笑道:“他太主观,难作持平之论。”

谭云哦了一声,道:“岳兄想问什么呢?”

岳秀道:“墨龙王召也是一方雄主的身份,只怕不能久屈于此。”

谭云沉吟了一阵,道:“就兄弟所知,他们对岳兄,有一份很深的敬重,只要岳兄需要他们,大约,他们还不会……”

岳秀对谭云十分信任。这才把准备护送七王爷入京一事,说个大概。

谭云也觉着责任重大,目下人手,已嫌不足,如是再有减少,那就真的不足分配了。

岳秀又和谭云商谈了一阵,道:“谭兄,最重要的是你,你只要愿意留下来,兄弟已经很满足了。”

谭云道:“胆叟、顽童,誓相追随,峰南双龙那面,兄弟可以探探口气,也许能说服他们,欧阳俊心仪岳兄,可以留下,但咱们人手还不够,尤其是要‘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更需人手。”

岳秀道:“我想得到途中的艰苦,而且,龙凤会,也必将出动全力,在途中截杀,这一次北上之行,不但艰苦,而且凶险,幸好,兄弟有千年何首乌制成的灵葯,可惜的是,兄弟只是对葯理上有些了解,对实用方面,所知有限,无法把葯效全发挥出来。”

谭云道:“说起来,也是桩憾事,咱们之中,对于辨识毒葯一道,都是一知半解,而龙凤会,似是一个极善用毒的组合。”

岳秀道:“不错,咱们很需要这么一个人,不知谭兄,是否能推荐一个人出来。”

谭云道:“毒手郎中马鹏,医道、用毒,都很精深,只可惜,他的声名太坏,心地又过歹毒,黑、白两道中人,对他全无好感。”

离开王府,岳秀直奔马鹏的住处。

他兼及细微,马鹏的住处,岳秀早已派人暗中盯梢监视。

那是一座地处小巷的客栈,岳秀登堂入室,直找上马鹏住的房间。

轻叩门环,房门呀然而开。

开门的正是马鹏,头,臂上还包着白布,显然,伤势还未痊愈。

岳秀突然驾临,大出了马鹏的意外,怔了一怔,道:“马某人又犯了什么王法,劳动到你岳少侠亲自出手。”

拱拱手,岳秀微笑说道:“马兄,不要误会,兄弟特来探访。”

马鹏道:“探访,马某人有这一份荣耀吗?”

岳秀道:“马兄医道绝世,妙手回春,对马兄这份才气,兄弟是由衷的敬佩。”

马鹏脸色一变,道:“够了,姓岳的,用不着先礼后兵,你要干什么?何不直截了当的说。”

岳秀伸手从怀中取下余下的半个何首乌,道:“马兄,请先收下这个。”

马鹏道:“这我不信,你真的把它送给我了。”

岳秀道:“物留此地,兄弟告辞。”

一抱拳,转身而去。

马鹏呆了一呆,道:“回来。”

岳秀回身笑道:“马兄,还有什么指教?”

马鹏道:“岳少侠有什么教言,但请说明,如此重赐,会无因由,马某受之有愧,岳少侠请原物带回。”

岳秀暗暗忖道:“看来,他并非太坏的人,只是绿林道上,凶险万端,才把他磨成了毒手郎中。”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兄弟确有事奉告马兄,但因马兄对兄弟甚多怀疑,兄弟就不便多言了。”

马鹏这才一伸手,道:“岳少侠请坐,马某洗耳恭听。”

岳秀缓缓坐下,把龙凤会迫害七王爷的事,简略他说了。

马鹏叹道:“士为知己者死,如是岳少侠觉着马某人,可以交往,马某是甘愿效命,不过,在下的声誉不好,只怕沾王爷和岳少侠的清誉。”

岳秀道:“兄弟如存世俗之见,也不会过访马兄了。”

马鹏道:“难得岳少侠这么看得起我,也只有岳少侠这等气度,才能使胆叟、顽童,为之心折,如蒙不弃,在下愿随胆叟、顽童之后追随公子。”

突然离位而起,拜伏于地。

岳秀伸手扶起马鹏,道:“马兄的伤势如何?”

马鹏道:“已好了十之八九,今天再服一次葯,就可行动自如了。”

岳秀道:“那很好,马兄,留此养伤不便,何不迁入王府同住。”

马鹏道:“湘西谭二公子,向以武林正统而居,只怕看不起我这出身绿林的人。”

岳秀道:“武林原是一脉人,马兄不用多虑。”

马鹏收起案上的何首乌,道:“在下早已备好有合制的葯物,配制成灵丹,虽不能起死回生,但只要存有一口气的人,大概都可以求治,在下配好了葯物之后,即刻奉交公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蛇箭双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