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18回 飘花夫人

作者:卧龙生

转身对岳秀福了一福,接道:“小妹代帮主谢过岳兄。”

她目光犀利,值交谈之际,已然很快把岳秀一览无遗。

岳秀挥手一笑道:“黄舵主言重了。”

于化龙微微一笑,道:“岳少侠,来!在下先敬一杯。”

端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

青衣少女和谭云,也都各举酒杯,陪了一杯。

酒过三巡,于化龙忽然对岳秀说道:“听说岳少侠在七王爷府中听差?”

还未等岳秀开口,青衣少女已抢先接道:“不会吧!岳少侠神仙中人,怎会和官府中人往来?”

岳秀淡淡一笑,道:“黄舵主说的也是,岳某人虽不肖,但还未把功名富贵看在眼中,不过,在下确在七王爷府中听差。”

青衣少女道:“恕小妹愚拙,听不懂岳少侠的话。”

岳秀道:“简明些说,兄弟在王府中,是宾客的身份。”

青衣少女道:“七王爷朱毅的贵宾?”

岳秀道:“承七王爷看得起岳某,和在下布衣论交。”

青衣少女道:“原来如此,我们得改称你岳王爷了。”

于化龙一皱眉头,道:“黄舵主不可胡说。”

岳秀道:“不要紧,黄舵主快人快语,何况说的也不能算错。”

岳秀转了话题,问道:“黄舵主在金陵住的很久了吗?”

青衣少女道:“我一直住在金陵,大概有五六年了。”

岳秀道:“那黄舵主对金陵的人人事事都很熟悉了。”

青衣少女道:“谈不上很熟悉,不过大部分我都知道。”

岳秀道:“在下听七王爷之邀进入王府,只为了办一件事。”

青衣少女道:“什么事?”

岳秀道:“七王爷困于一个江湖组合,所以请兄弟到此,助他一臂之力。”

青衣少女道:“哦!”

岳秀道:“那组合很神秘,在金陵的活动,却十分频繁,以黄舵主在金陵的势力,自然会了如指掌了。”

青衣少女道:“但不知是怎么样的一个组合?”

岳秀道:“龙风会。”

青衣少女一皱眉头,道:“龙凤会?不知他们在哪里开山立寨?”

岳秀道:“黄舵主这一问,实叫在下无法回答。”

青衣少女淡淡一笑,道:“岳少侠太客气了。”

岳秀道:“贵帮耳目之众都不知道那龙凤会的地方,在下怎会知晓这事呢?”

青衣少女道:“如若能知道那龙凤会在金陵活动的很利害,丐帮应该知道,不知道那是表示我们丐帮无能,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们没有侵犯到丐帮,也没有在金陵城中闹出什么大案子来。”

岳秀道:“黄舵主说的也是,不过在下觉着以黄舵主在金陵这份实力,至少应该有些耳闻才是?”

青衣少女沉吟一阵,道:“关于龙风会的事,倒有一些耳闻,不过不如岳少侠讲的这样详尽。”

岳秀淡淡一笑,道:“黄舵主是否想见见龙凤会中的人?”

青衣少女道:“我看不用了,至少他们目前还未侵犯到丐帮。”

岳秀笑一笑,道:“哦!”

青衣少女道:“再说,这些年丐帮对付敌人,一向是只用帮中力量,从不借重外人。”

岳秀道:“黄舵主,如若他们侵犯到了贵帮呢?”

青衣少女望了于化龙一眼,道:“那真是一件很遗憾的事,丐帮不惹事,但也从不怕事。”

岳秀道:“在下能和丐帮结缘,能和于帮主论交,说起来也是龙凤会的帮助了。”

青衣少女道:“岳少侠,关于龙凤会的事我不想再说了,我只是一座分舵的舵主,岳少侠要谈龙凤会中事,也该和我们帮主谈谈。”

岳秀笑笑道:“黄舵主,有一件事在下不便出口。”

青衣少女道:“如与丐帮金陵分舵无关,那就不用说了。”

岳秀道:“很不巧的是,这件事极可能和丐帮金陵分舵有关。”

青衣少女狡猾一笑,道:“那应该去找骆舵主了。……”

岳秀心中暗暗忖道:这丫头口利如刀,神情问一片冷漠,实在是叫人难测深浅,看来确非简单人物。

心中想反chún相激,但又怕使于化龙下不了台,目光转动,望了于化龙一眼。

于化龙突然站起了身子,道:“黄舵主,你陪陪岳少侠,我有点事去去就来。”

青衣少女道:“帮主几时归来?”

于化龙道:“我尽快回来,还有事请教岳少侠兄。”

不再等青衣少女回答,转身大步而去。

望着于化龙的背影,青衣少女星目中闪起了一抹冷漠的目光,但只一瞬间又恢复了常态。

如非特别留心的人,决难发现。

青衣少女缓缓转过身子,道:“岳少侠,男女有别,只怕我也不能奉陪两位了。”

岳秀道:“姑娘可是在下逐客令?”

青衣少女道:“两位千万不能走,敝帮主临去交代,回来之后还有事请教岳少侠,如是两位去了,要我如何交待?”

岳秀道:“姑娘总不能要我们两个客人坐这里吧?”

青衣少女道:“岳少侠的意思是,非要小女子相陪不可了?”

岳秀道:“姑娘女中丈夫,一方领袖,如能免为其难,还望能留此等候贵帮主回来。”

青衣少女道:“我听传说,岳少侠是一位很冷傲的人物,但今日一见,倒是和传言不符。”

岳秀笑一笑道:“传言一向误会,姑娘怎可相信……”

语声一顿,接道:“在下有一事请教黄舵主,不知可否见告?”

青衣少女道:“希望你问的不要使我为难。”

岳秀道:“黄舵主识得居无上吧?”

青衣少女柳眉一挑,道:“居无上乃本帮中的长老,极受本帮敬重,我岂有不识之理,岳少侠如非有意说笑,那是有意戏弄了。”

她说的很严肃,柳眉带做,杏眼放光,大有立刻翻脸之意。

岳秀脸色一整,道:“那么也认识高小云了?”

青衣少女冷笑一声,道:“不认识。”

岳秀道:“但高小云却认识你黄舵主。”

这句话大出青衣少女的意外,不禁微微一呆。

岳秀接道:“有一件事,奉告姑娘,岳某不但是贵帮主的贵宾,也是七王爷的代表,姑娘只不过是个分舵主的身份,如是言行过激,对双方都无好处。”

青衣少女脸色一变,道:“姓岳的,我们当你是客,可不是怕你,我黄玉姗自掌金陵分舵以来,从未有人敢在这里撒野,你不要太过分了。”

岳秀心中盘算,局面已难善了,而且对方的犀利词锋,也激起了岳秀的怒意,当下冷笑一声,道:“黄舵主,过分的是你,丐帮中以于帮主身份最高,姑娘敢对帮主的贵宾如此说话?”

黄玉姗霍然站起身子,道:“岳少侠既然自恃和帮主交往,那就找敝帮主去谈,恕不奉陪。”

岳秀冷笑一声,道:“站住。”

黄玉姗冷然一笑道:“姓岳的!你对谁说话。”

岳秀道:“对你黄玉姗,黄舵主。”

黄玉姗道:“哼!岳秀你好放肆啊!”

岳秀道:“在下既敢放肆,就有放肆的本钱,黄舵主,看在你是女人的份,岳某人对你已极尽容忍了。”

黄玉姗道:“不容忍你又能如何?”

岳秀道:“我擒你到王府中去,定你个口舌伤人的罪名。”

黄玉姗气急而笑,道:“岳秀,你敢动手吗?”

岳秀道:“姑娘,我没有什么不敢的,你只要再出言无状,在下就再不容忍了。”

黄玉姗原本十分激怒的脸色,突然平静下来,淡淡一笑,道:“看来,你姓岳的是专门找我的麻烦来了。”

岳秀笑一笑,道:“为人不作亏心事,夜半叫门心不惊,如若姑娘心中不怕龙凤会,也不用避忌龙凤会了。”

黄玉姗忽然坐了下去,笑一笑道:“哦,原来岳少侠怀疑我和龙凤会有关?”

岳秀道:“在下没有这么说过,但你黄舵主应该明白。”

黄玉姗道:“我不明白,姓岳的,此事很重大,你不要含血喷人。”

岳秀道:“似乎是用不着,姑娘很忙,在下也很忙,咱们似是用不着开这样的玩笑,是吗?”

黄玉姗道:“但你岳少侠的兴致很高,拿小妹来开这么大的玩笑。”

岳秀道:“我说的很庄严,一点没有开玩笑,黄姑娘准备如何?应该自己作打算?”

黄玉姗目光一掠侍酒白衣少女,道:“你们都下去,守在外面任何人都不许进入厅中。”

四个侍酒的白衣少女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黄玉姗目光转注到岳秀的身上,道:“岳少侠你敢在丐帮金陵舵,对我如此无礼,想来必有所据了。”

岳秀冷冷说道:“贵帮中一向规令森严,贵帮主受尽了中原人的尊敬,但你黄舵主似乎是反其道。”

黄玉姗道:“这话怎么说?”

岳秀道:“贵帮主至少对你容忍,这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你和他有着特殊的关系,一个是你有很硬的仗恃,使他有所顾虑。”

黄玉姗道:“岳少侠,我们帮主人格崇高,你不要胡乱猜。”

岳秀道:“姑娘,你误会了,在下之意是姑娘和贵帮主可能有亲属之情。”

黄玉姗道:“他是我的师兄。”

岳秀道:“那就难怪了。”

黄玉姗突然叹息一声,慾言又止。

岳秀道:“姑娘掌理丐帮江南总分舵,身价何等崇高,在贵帮也十分敬重,我相信你不会背叛丐帮。”

黄玉姗道:“我……我不会。”

岳秀道:“但你的举动,却背叛了丐帮。”

黄玉姗道:“我……我……我没有。”

岳秀道:“黄姑娘,老实说令师兄是一位公正无私,但又眷顾亲情的人,他发觉了姑娘,但他体念兄妹之情,无法下手,所以他只好请我帮忙。”

黄玉姗道:“看起来,我师兄告诉你的事不止这些。”

岳秀道:“不错,他告诉我你们之间的关系,你是他同门师妹,他无法不管,也不能不管,所以他很为难。”

黄玉姗道:“我知道了,你岳少侠请吧!”

岳秀微微一怔道:“姑娘,咱们之间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黄玉姗道:“解决了,以后的事是我们丐帮的事,你是外人,不便插手。”

岳秀沉吟了一阵,道:“姑娘之言,倒也有理。”

黄玉姗道:“所以你可以去了。”

谭云突然接口说道:“黄姑娘,到此为止,咱们还没有听到黄姑娘承诺之言。”

黄玉姗道:“要我承诺什么?”

谭云道:“姑娘究竟是不是龙凤会中的人?”

黄玉姗道:“不是。”

岳秀一皱眉头道:“姑娘这话是何用心?”

黄玉姗道:“没有什么,我真的不是龙凤会中人,你们总不能强迫我承认吧!”

岳秀道:“姑娘刚才说的难道完全不算数了?”

黄玉姗道:“刚才,我几时说过我是龙风会中人了。”

岳秀道:“在下早该明白,凡是和龙凤会中有过来往的人,都是姦滑无比的人,在下几乎被姑娘言语给骗走了。”

黄玉姗道:“至少我不是。”

岳秀道:“不论姑娘如何狡辩,在咱们的内心之中,早已认定姑娘是龙凤会中的人。”

黄玉姗淡淡一笑,道:“好吧,就算我是龙凤会中人,两位走吧!”

岳秀道:“姑娘。见到了令师兄后,你也肯承认吗?”

黄玉珊道:“岳少侠,两位已经得偿心头,何苦……”

只听一阵步履声响,于化龙大步行了过来。

岳秀站起身子,一拱手,道:“于帮主。”

于化龙道:“我都听到了。”

岳秀哦了一声,未再多言。

黄玉姗目光转注于化龙的身上,道:“帮主,原来岳少侠这番探访,是你们早已安排好的机关?”

于化龙神情肃然,道:“若是交由长老会调查,只怕此刻你已为阶下囚了。”

黄玉姗星目中寒光一闪,道:“你要办我?”

于化龙道:“公谊上,我是丐帮的帮主,任何人只要对丐帮有所损伤,我就不会放过……”

语声一顿,接道:“你几时参加了龙凤会?”

黄玉姗道:“我没有加入龙凤会。”

于化龙道:“黄舵主,你已经承认了,说的极为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飘花夫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