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19回 赌场争艳

作者:卧龙生

马鹏淡淡一笑,道:“在下见识过阁下布设的毒葯了。”

任上人道:“见识过又怎样?你不敢走过去,是吗?”

马鹏冷笑一声,道:“马某人如是能走过去,阁下又怎么说?”

任上人哈哈一笑,道:“马鹏,听说你是当今江湖上第一流的用毒高手,走过老夫布下的毒区,也算不得什么惊人的本领,不过你能过去就可以和老夫比试一下了。”

马鹏道:“比试什么?”

任上人道:“比试用毒!”

马鹏道:“阁下能不能说得清楚一些?”

任上人道:“可以,老夫拿一粒毒葯给你吃下,自然老夫也吃下了你一块毒葯。”

马鹏道:“看咱们谁能把谁毒死?”

任上人道:“正是如此,你敢不敢答应?”

马鹏道:“为什么不敢,不过在下也有条件。”

任上人道:“你说,只要有理,老夫就可答应。”

马鹏道:“你先撤了布下的奇毒,咱们再比试用毒之能。”

任上人道:“你能走过来,老夫就撤去布下的毒如何?”

马鹏道:“我在经过这毒区之时,阁下会不会下手攻袭?”

任上人道:“不会。”

马鹏探手从怀中取出两个玉瓶,分别倒出两种颜色完全不同的葯物吞下去。

岳秀低声道:“马兄,你能够撑得住吗?”

马鹏笑一笑,道:“主人放心,当今之世,能够毒死我马鹏的葯物,却也没有几样。”

岳秀点点头,高声说道:“两位既都是用毒高手,自愿在用毒上一较高下,是出自两位的同意,但在下希望两位能够保持君子之风,只较毒技,不许暗算。”

任上人道:“你是什么人?”

岳秀道:“在下岳秀。”

任上人道:“你就是岳秀?”

岳秀道:“不错,阁下可是早知在下的姓名了?”

任上人冷冷说道:“一个后生小子,老夫从未听人说过。”

岳秀淡淡一笑,道:“你可以逞口舌之利,但却不能暗中算计人,在下丑话说在前面,哪一个如要施暗计时,可别怪我岳某人的手段毒辣。”

任上人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你可敢先和老夫一较毒技。”

岳秀道:“一人所学,有长有短,互较毒技一事,在下恕不奉陪,何况,你纵然一身毒功,也未必就真能伤人。”

任上人怒道:“你敢轻视者夫,我要先教训你一顿。”

岳秀道:“很好!你不信么?何不试试看你能不能伤得了我?”

任上人怒道:“马鹏,咱们先停,我先对付了这姓岳的小子,咱们再较毒技。”

任上人已大步行了过来。

马鹏沉声道:“此人毒技,非同小可,主人要多多小心。”

岳秀道:“我会小心。”

就在两人说几句话的工夫,任上人已到两丈左右处,右手一扬,一道如云烟的白气,直射过来。

马鹏道:“快些躲开,这是天下驰名的五毒粉……”

未待马鹏的话完,岳秀已举起右手,一掌拍出。

一股强烈的掌风,直向那白烟撞了过去。

一道激射而来的白色烟气,被岳秀一掌给震的散成了一片,反向任上人撞了过去。

任上人大吃了一惊,一个翻身,倒跃而退,避开了那反击过来的烟气粉未。

岳秀冷笑一声,道:“阁下不过如此,如是还不知天高地厚,我就立刻施下毒手,叫你变成一个残废之身。”

目睹岳秀一掌的威势,任上人竟有些惊讶莫名,呆呆地望着岳秀出神。

马鹏突然大声喝道:“在下行过了这片毒区之后,希望你任兄也能够信守约言。”突然举步向前行去。

任上人没有阻止,也没有出言多问。

马鹏举动很快,不过片刻工夫,已然行过了那片毒区。

任上人道:“看来,毒手郎中之名,果不虚传。”

马鹏道:“夸奖,夸奖,阁下可履行约言了吧!”

任上人道:“咱们还未赌完。”

马鹏道:“咱们一件一件的算吧!你先撒了毒区。”

任上人道:“好吧!”

只见他伸手从身上的革囊中,取出一把白色的葯粉,挥手撤在地上。

他边走边撒,很快的走完全程。

岳秀一皱眉头道:“马兄,他是在除毒呢?还是在布毒。”

马鹏还未来得及答话,任上人已然走了回来,道:“毒性已除,你可要检查一下?”

岳秀道:“你刚才撒下的白色粉未,是什么?”

任上人道:“是一种很强烈的毒葯。”

岳秀道:“那是说,阁下不但没有除去毒葯,反而又加了毒粉是吗?”

任上人道:“没有另外一种方法,能够切底的除去了这些地上毒粉,除了在下用的办法之外。”

岳秀道:“阁下用的什么方法?”

任上人道:“这叫作以毒化毒。”

岳秀道:“马兄,能不能查出来,看看毒性可否已解?”

马鹏应了一声,伏下身去,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道:“这是相克之毒,两毒相和,毒性已经失效了。”

岳秀点点头,道:“马鹏,是不是天下的人,都可能被葯物所毒。”

马鹏道:“听说一个人如若能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就不怕毒物伤害,不过,古往今来许多年,从没有听说过有人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

岳秀淡淡一笑,道:“我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但也不怕毒葯伤害,你下去休息去吧!”

马鹏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

任上人冷笑一声,道:“姓马的,你可是敢和我比试?”

马鹏道:“我为什么不敢。”

任上人道:“好!咱们立刻试过。”

岳秀一皱眉头,正想出言喝止,马鹏已抢先说道:“公子,咱们用毒的,有用毒的行规,在下既然答应了和人家比试用毒,那就非比不可。”

岳秀道:“哦!”

任上人道:“咱们如何一个比法?”

马鹏道:“刚才是阁下提出来的,现在,该我提出办法了。”

任上人道:“只要在用毒的范围之内,但凭吩咐。”

马鹏道:“那很好!咱们先比试吃毒如何?”

伸手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玉瓶,倒了两粒葯物放在掌心之上,接道:“这两粒葯物,都是穿肠奇毒,咱们各自服用一粒如何?”

任上人双目盯注在马鹏的掌心之上,瞧了一阵,道:“好!”伸手取过一粒葯物。

马鹏望望手中余下的一粒丹丸,道:“阁下选好了?”

任上人道:“不错。”

马鹏一举手,把葯物吞入了腹中。

任上人道:“可不可以先服下一粒解葯?”

马鹏摇摇头道:“不可以。”

任上人道:“不行就不行,我不信你姓马的能配出毒死我的葯物。”

张口把葯物吞下。

马鹏道:“现在,咱们站着等候死亡了。”

任上人道:“要等候多少时间,咱们才能毒发?”

马鹏道:“大约需要一顿饭工夫左右。”

一顿饭的时间过去了,双方竟然是都无损伤。

任上人突然轻轻咳了一声,道:“马鹏,时间到了。”

马鹏道:“到了,阁下有什么新的打算”

任上人道:“咱们较量两阵,彼此都未胜败,对么?”

马鹏道:“不错,任兄可是准备再比一种?”

任上人道:“兄弟正有此意。”

两人比了两阵之后,彼此都有了惺惺相惜之心。

马鹏道:“任兄吩咐。”

任上人道:“第三阵,咱们比赛毒刀刺身,兄弟有两把刀,都经过剧毒淬炼,咱们各自把手臂上刺它一刀,一定要割破肌肤,见血才止。”

马鹏道:“刀由任兄出,但兄弟却有选择的权利。”

任上人道:“那是自然。”

伸手在怀中取出了两把毒刀。

日光下,只见刀身上泛起了一片蓝汪汪的颜色。

谁都可看得出来,那刀身经过剧毒淬炼过。

任上人将两把毒刀,平放地上,然后,向后退了五步,道:“马兄选刀。”

马鹏伸手捡起了左首的毒刀,接道:“任兄先请。”

任上人冷笑一声,举刀在右臂上划了一刀。

锋利的刀锋,划破肌肤,一道两三寸的伤口,涌出了鲜血。

马鹏举起毒刀,道:“任兄,该兄弟问问你了,你是否早已服过了解毒物?”

任上人道:“没有,兄弟也是第一次以毒刀伤肌肤。”

马鹏道:“就兄弟所知,毒性渗入血液之中,比吞入腹中更为难医。”

马鹏冷笑一声,卷起衣袖,也在左臂上划了一刀。

任上人道:“好!咱们等一盏茶工夫,如若咱们都没有中毒之徽,马兄请再出一个题目,咱们比过。”

马鹏道:“姓任的,咱们是不是定要比个生死出来?”

任上人道:“是!咱们总要比倒一个!”

马鹏道:“兄弟希望你老兄先死!”

马鹏闭上嘴已,不再讲话。

任上人也突然闭上了嘴巴!

场中忽然间静了下去,静的听不到一点声息。

但岳秀,谭云等在场之人,都已经瞧出了情势不对。

只贝两人头上,开始滚落下汗水,脸色也开始转变。

任上人脸上一片惨白,白的不见一点血色。

马鹏的脸上一片黄,黄的像一片土。

但有一点,两人是完全相同,那就是两人头上的汗珠儿,愈来愈大了。

岳秀心弦微微震动,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马鹏轻轻咳了一声,道:“任兄,你怎样了?”

任上人道;“你的葯很毒,也很强烈,在下已感觉到快要支持不住了。现在,咱们是不是要吃下去一点解葯?”

马鹏道:“怎么一个吃法?”

任上人道:“咱们各吃各的解葯,看看谁能支持下去。”

马鹏道:“如是咱们两个都支持不下去呢?”

任上人道:“那只好同归于尽了。”

马鹏笑一笑道:“我要他们先杀了你,在你身上找出解葯。”

任上人道:“什么解葯?”

马鹏道:“自然是你毒刀上的解葯,因为我自己的葯,一定毒不死我。”

任上人冷冷说道:“杀我之后,你再从我身上找出解葯自救,那岂不是太过卑下的手段。”

马鹏道:“我毒手郎中,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人物。”

任上人冷哼一声道:“就算你们杀了我,你们也无法平安的活下去。”

马鹏道:“那是以后的事……”

马鹏道:“兄弟觉着任兄用毒之能,仅能列入第二名高手/

任上人道:“笑话,我党着应该是两个第一。”

马鹏道:“那是说,你把兄弟也排作第一名了。…

任上人道:“不错。…

马鹏微微一笑道:“如是咱们死了,岂不是可惜的很。”

任上人道:“所以咱们最好都别死。”

马鹏这些日子中,跟着岳秀,学了不少为人之道。

右手一抬,把一粒葯物投了过去,道:“任兄,你如是不想死,那就快把这粒葯物服下。”

任上人伸手接过,吞了下去,双目圆睁,盯注在马鹏的脸上瞧了一阵,道:“马兄,你是不是快死了。”

马鹏道:“不要紧,兄弟还可以撑下去。”

任上人道:“啊!你是不是很想死呢?”

马鹏道:“不想死。”

任上人霍然站起身子道:“马兄,在下要走了。”

马鹏道:“尽管请便,恕兄弟不送了。”

任上人淡淡一笑,果然转身向前行去。

谭云双眉耸动,俊目放光,似乎是立刻就要出手。

但却被马鹏示意阻止。

任上人步行甚快,片刻之后,走的没有影儿。

岳秀道:“马鹏,你伤势如何?”

马鹏站起身子,微微一笑,道:“在下很好。”

岳秀怔一怔,道:“你没有受伤。”

马鹏道:“有!我自己服下的毒葯很毒,但被任上人刀上的毒葯把毒性中和了。”

岳秀轻轻叹息一声,道:“马鹏,告诉我实话,你是否中了毒?”

马鹏道:“有,不过已过了危险期,目下身上残存了一些毒物,只要一些时间,属下自信可以慢慢化去。”

岳秀道:“任上人呢?”马鹏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赌场争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