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02回 艳冠群芳

作者:卧龙生

人如其名,果然是丰采秀俊。

四个侍客的姑娘,八双眼睛盯在了岳秀身上。

岳秀彬彬有礼和那般雅致,杨晋笑道:“岳世兄请坐,在下是杨晋,方兄几时染恙,在下竟然一无所知。”

岳秀跨步入席,落了座,道:“家舅父染恙匝月,近日已然大好,只是身体还未康复,难应召宴,特命晚辈,代他来此。”

杨晋哦了一声,回头吩咐龟奴,道:“船泊河心,即上酒菜。”

那龟奴应了一声,立时传出话去。

四个花枝招展的大姑娘,忙着收拾桌面,又铺上了一方布桌单。

菜肴早好,眨眼时刻,上了八个盘子。

酒是三十年以上状元红,一股香醇味,直扑鼻间。

杨晋端起了酒,笑道:“岳世兄,识得这两位吗?”

岳秀道:“晚辈来此,已得舅父指点一二,只是从未晤面,不敢妄称——”

那穿着海青长衫的人,哈哈一笑道:“在下是江南镖局曹长青。”

岳秀一抱拳,道:“久闻大名。”

曹长青笑一笑,道:“方兄有这么一位气字轩昂的外甥,怎么从未对我们提过。”

岳秀微微一笑,道:“晚辈很少到舅父家中走动。”

另一个灰绸子裤褂的人,一拱手,道:“在下金陵镖局周大光。”

岳秀又欠欠身,道:“老前辈。”

周大光道:“不敢当,岳世兄。”

岳秀目光转到杨晋的脸上,道:“家舅父本要抱病而来,但却被家舅母拦住,家舅父甚为抱咎,命晚辈代其受命。”

杨晋道:“岳世兄,谈不上受命二字,这次杨某是请诸位帮忙。”

语声一顿,接道:“喝酒,喝酒,咱们先喝个痛快再说。”

曹长青笑道:“杨大人,你还是先谈谈正经事。话不听明白,在下是食难下咽,酒难沾chún。”

杨晋微微一笑,道:“既是如此,兄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周大光道:“咱们洗耳恭听。”

杨晋目光一扫四位姑娘,道:“四位先请回避,我要和几位谈点公事。”

四位少女,站起来,转入后面。

直待四女去远,杨晋才低声说道:“曹兄,周兄,我出了大麻烦

曹长青、周大光都听得大吃一惊,齐齐说道:“什么事?”

杨晋叹口气,道:“七王爷宠妃被杀,兄弟奉命,要限期破案。”

周大光、曹长青同是失声惊叫。但岳秀无惊色之感。

周大光定定神,道:“杨大人,时限多长?”

杨晋道:“三个月!”

周大光道:“太急促了一些。”

杨晋苦笑一下,道:“在七王爷的眼中,那已是很长的限度了。”

曹长青道:“杨兄,只要能找出是哪一路的贼人,咱们自然要全力以赴……”

杨晋摇摇头,打断了曹长青的话,说道:“曹兄,如是知晓了那人是谁,杨某人也不敢麻烦诸位。”

曹长青道:“杨大人是要咱帮忙访查贼人的下落了?”

杨晋道:“事非得已,还请诸位多多帮忙了。”

周大光道:“长江镖局的方兄,眼皮子杂,识人多,可惜,他没能来。”

岳秀微微一笑道:“江湖匪徒,一向不愿招惹官府中人,但那人竟胆敢夜入王府杀了王妃,晚辈见识浅薄,但亦可断言事非偶然,事前可能已有很精密的计划。”

曹长青道:“岳世兄所言甚是,敢闯防守森严的王府,定然早有预谋,但不知王府中除了妃子被杀之外还遗失了什么?”

杨晋道:“到目前为止,还未查明王府中,遗失什么?”

语声一顿,接道:“我在验尸之时,发现王妃项颈之间,有一道白痕,似是常挂一件饰物,但被杀之后,饰物已然不见。”

周大光道:“不可能啊!夜闯王府,杀死人命,只为了窃取一件饰物,除此以外,定还别有原故?”

杨晋道:“有!告诉三位不妨,但希望三位能守此机密,不可泄漏于他人,王妃是被人先姦后杀。”

周大光啊了一声,道:“胆大妄为,可恨,可恼。”

杨晋道:“曹兄,周兄……”

两人齐声接道:“大人,有什么吩咐,只管请讲。”

杨晋道:“两位都是久年在江湖上走动的人物,见识多,阅历广,兄弟吃的是公事饭,有很不便的地方,但两位就没有这种顾虑了,希望两位看在咱们十几年交情的份上,给我帮个忙,如若杨某人真要落到革职拿问下场,不但对诸位的面子不好看,只怕也不大方便了。”

表面上听来,这番话十分婉转,但骨子里,却是十分强硬。

周大光、曹长青,都是常年在道上闯荡的人物,还有什么不明白,两人齐声应道:“我等尽力。”

杨晋目光转到了岳秀的身上,道:“岳世兄,方兄染恙未来,事非得已,但杨某的话,希望世兄能代我转达。”

岳秀道:“一句不遗,一字不漏,完全转达家舅父……”

语声一顿,接道:“但在下也有一事,奉告杨大人。”

杨晋嗯了一声,道:“什么事?”

岳秀道:“那王妃颈间的饰物,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杨大人如能查出那是什么饰物,对寻贼一事,或有帮助。”

杨晋略一沉吟,道:“高见,高见,杨某多谢指点,现在,咱们喝酒。”

举手一招,一个龟奴,应手行入了舱中,略一欠身,道:“杨爷,你老又有什么吩咐?”

杨晋笑一笑,道:“久闻四凤之名,艳冠秦淮河,可否请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

那龟奴一欠身,道:“杨爷驾临四凤肪,使蓬荜生辉,四凤能得重视,更是她们的造化,她们已在后舱待命,小的这就去叫她们出来。”

这龟奴,利口伶齿,倒也有一番讨人喜欢的说词。

片刻后,弦管声动,四个美艳的少女,徐步入舱。

龟奴替杨晋等一一引见。

周大光、曹长青,虽都久走江湖的人物,但目赌四凤之艳,也不禁为之一怔。

想不到风月场中,竟然有这等娇美人物。

四凤美,岳秀更俊,当四凤步入舱中时,八只眼睛,都不禁在岳秀身边打转。

但她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人,虽然岳秀那股子俊味儿,叫人动心,但四凤仍然尽量掩遮住心中向往。

莲步细碎,栅栅行近到酒席宴前,欠欠身,道:“见过四位大爷。”

杨晋笑一笑,道:“你们就是四凤姑娘了。”

四凤应声道:“路草墙花,风月女子,杨大人见笑了。”

杨晋道:“名无幸至,四位果有殊色,快请入席。”

四风欠欠身,分在四人身边坐下。

杨大人的来头太大,四凤已早得了老鸨的通知,要她们曲意奉承。

美女加上好酒,场面自然会热闹起来。

周大光、曹长青,不觉间开怀畅饮。

五花刀王胜,守在舱门口,监视四面的动静。岳秀很矜持,陪他的蓝衣四凤,虽是刻意奉侍,但也无法劝得他尽兴。

这顿酒饭,直吃到二更时分,杨晋也有了五分酒意,才轻轻咳了一声,招过龟奴,道:“算帐。”

龟奴欠欠身,道:“杨爷,老板吩咐了,你杨爷难得来一次,这顿酒饭他请了。”

杨晋摇摇头,道:“贵肪主的盛情,我杨晋心领了,但酒钱,却不能不算……”

掏出一锭小元宝,放在桌子上,接道:“说实话,伙计,钱够不够?”

龟奴道:“多啦,多啦!你这不是叫小的为难吗?老板吩咐过了,小的如是办不到,岂不是砸了我的饭碗。”

杨晋道:“既是如此,这锭银子,就算是赏给你们的吧!”

龟奴道:“多谢杨爷。”

杨晋站起身子,道:“我们该走了。”

周大光、曹长青都有了七分以上的酒意,二凤、三凤在陪着两人,殷殷劝酒,极尽娇柔。

四个凤姑娘确然娇美,那股甜腻的劲儿,更是撩人绮念。

曹长青与周大光两人固然是酒助色心,有些难以自持,就是杨晋也有些怦然动心。

只有岳秀,仍然保持着适当的冷静,未为所惑。也许因为他喝酒不多,保持清醒之故。

曹长青口中应着道:“是啊!该走了。”

人却始终没有站起来。

绿衣大凤,盈盈起身,低声道:“杨爷四凤肪中有室留宿。”

杨晋哈哈一笑道:“谢谢你了,凤姑娘,可惜我公事忙,过几天吧,公事闲一些,再来访晤,和你风姑娘再好好喝一盅。”

绿衣大凤笑笑,道:“杨爷,希望你再来。……”

周大光、曹长青虽然是一百个不愿意走,但眼看杨晋和岳秀都站了起来,他只好跟着站起了身子。

杨晋快行一步,跨出舱门,五花刀王胜立时迎了上来,道:“总捕头,没有动静。”

岳秀紧随出了舱门,一抱拳,道:“晚进告别,今日之事,晚进当转告家舅父,由其裁夺。”

杨晋道:“多劳岳兄。”

曹长青、周大光、刚出舱门,小舟已向前驰去。

河心距岸边,也就不过七八丈的距离,片刻间,小舟已靠岸。

岳秀笑一笑,道:“大人,四凤航中的四凤姑娘,享名很久了吧!”

杨晋道:“在下也是初度来此,听说四风之名,好像两年多了吧!”

岳秀举步而行,远离了小舟之后,才缓缓说道:“大人,觉着四凤如何?”

杨晋道:“很妖艳,不愧是风尘的尤物。”

岳秀道:“训练这四位凤姑娘时,老鸨儿,也确然花了不少心血、银子,听她们谈吐,似乎是都读了不少的诗书,今夜里,她们很含蓄,也都保留了很多。”

一怔神,杨晋的酒意醒了一半,道:“岳世兄是说——”

岳秀道:“我是说四凤不像风尘中人。”

杨晋道:“哦!所以,她们才能红冠群芳。”

杨晋望着岳秀远去的背影,在呆呆地出神。

王胜低声说道:“总捕头,这小子是不是有些可疑。”

杨晋道:“处处留心皆学问,这年轻人不简单啊!”

王胜道:“我去逮住他……”

杨晋听得一怔,接道:“为什么?”

王胜道:“总捕头不是说他不简单吗?免得夜长梦多,被他溜了。”

杨晋挥挥手,接道:“王兄弟,不可胡来……”

轻轻叹口气,接道:“你回衙门去,张晃一有消息就尽快通知我。”

王胜一欠身,道:“我这就去,总捕头是否回家里?”

杨晋点点头,道:“我回家去,丐帮的动作,一向快速,也许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

王胜一抱拳,转身而去。

借一抹昏黄的月光,杨晋带几分醉意,回到家中。

杨夫人笑一笑,道:“刚才有人来找你,……”

杨晋急急接道:“什么人?”

杨玉燕道:“是个叫化子,好像是丐帮中人吧!”

杨晋目光转到杨夫人的脸上,道:“那叫化子可留下了什么东西?”

杨夫人道:“是燕儿和他谈的,他说你约好了,下人们拦不住他,先吵醒了玉燕……”

不待杨夫人的话说完,杨晋目光已转到了杨玉燕的脸上,道:“燕儿,那叫化子怎么说?”

杨玉燕道:“那叫化子说爹既然不在,他明天上午再来。”

杨晋道:“他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吗?”

杨玉燕摇摇头,道:“没有。”

杨晋道:“好!你们休息去吧!”

夜已经很深了,杨夫人早有倦意,伸个懒腰道:“你们父女谈谈吧!我去睡了。”

站起身子,转入内宅。

杨晋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挥挥手,正待令玉燕退下,那玉燕姑娘已抢先说道:“爹,你喝不少酒吧!我去给你拿壶茶去。”

急急转身退去。

快手快脚的杨姑娘,不过是片刻的工夫,就提了一把茶壶,捧着茶杯而来。

替杨晋倒了一杯茶,以手捧上,笑道:“爹喝下去,解解酒意。”

杨晋确有些渴,接过茶杯喝一口,道:“燕儿,先去睡吧!”

杨玉燕微微一笑,道:“爹!查出点眉目没有?”

杨晋道:“这是大案子,哪能这么快查出眉目,小孩子,不用替大人操心,快些去睡吧!”

杨玉燕缓缓向前行了两步,笑道:“爹,女儿觉得这件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艳冠群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