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20回 色胆包天

作者:卧龙生

张越挡在室门口,冷冷说道:“阁下想干什么?”

丁海道:“我要去看看他们搏杀的情形。”

张越道:“一对一的玩命,谁死了算谁倒霉,阁下如是相信你那伙伴很高明,那就用不着出去看了。”

丁海怒道:“你要把老子堵在这里,是不是?”

张越冷冷道:“就快有结果,你再稍候片刻。”

丁海道:“我现在就要出去。”

张越道:“那你只有闯闯看了。”

丁海身子一侧,向外闯去,右手一抬,直取张越的双目。

张越看他出手恶毒,登时怒火暴起,左手一式“手挥五弦”,切向丁海右时,右手一个掌击,击向丁海的右肩。

挥臂出手间,带着一股很强大的力量。

张越的招式,虽不见什么新奇、诡异之处,但却施的恰到好处,因此,发挥的威力极大,丁海竟被这一招给逼了回来。。

这时,周堤才发觉,这些人,都是武功扎实的高手,不禁心中一动,暗道:难道那日他们和我动手,是存心相让不成。

但见丁海被逼退了身子,忽然转了两转,人已到了欧阳俊的身前,一把抓住欧阳俊的肩头。

欧阳俊似是不及防,突然受制,静坐原位未动,口中却说道:“周兄,刘兄,花兄,你们瞧瞧,这算什么?”

三人之中虽都觉着丁海此举,有欠光明,但谁也不仔出言责问。

过了好一阵,周堤才缓缓说道:“相打无好手,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丁海眼看刘元、花子玉也没有反对,立时胆气一壮,冷冷说道:“你给我站起来。”

右手用力向上一提。

欧阳俊肩骨要害被扣,只好站起了身子,道:“周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周堤叹口气,道:“兄弟实也没有料到,会变成这个结果。”

只听王召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放开我们大公子。”

丁海转头望去,只见丁山右腕被王召左手扣住了脉穴,王召的右手却接在了丁山的背心之上,不禁一皱眉头,道:“你敢杀侍卫宫中的人?”

王召道:“我有什么不敢,只要一吐掌力,他就死定了。”

丁海道:“一命换一命,你敢震死家兄,我就要你们大公子的命。”

王召心中暗道:“江湖浪子欧阳俊,也是江南道上的有名人物,怎的会被人一下制住,难道真是浪得虚名不成……”

只听周堤轻轻咳了一声,道:“两位,请听我周某一言如何?”

王召道:“这些纷扰,都是阁下安排的,咱们大公子,如是有了什么磨损,你姓周的也难逃公道。”

周堤淡淡一笑,道:“兄弟已经领教过了,阁下也不见得怎么高明,这口气未免太狂了一些。”

张越道:“咱们大公子吩咐过了,不许伤人,但如大公子受到伤害,那又自当别论了。”

伸手按在一双酒杯之上,酒杯下陷,深入木桌,直到和木桌面平,酒杯丝毫未损。

黑鹰刘元脸色一变,道:“好俊的功夫。”

周堤心中也不禁跳动了一下,笑道:“想不到啊!阁下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张越冷冷道:“谁要伤害到咱们大公子,那是逼咱们以命相博,哼哼,在场的人,谁也别想完完整整的离开这里。”

花子玉回顾了周堤一眼,道:“周兄,解铃还是系铃人,事情闹到这步田地,双方都无法讨得好处,何不化干戈为玉帛,大家放手算了。”

刘元道:“不打不相识,这完全是一番误会,闹下去无味的很。”

周堤眼看刘元、花子玉,都已心生敌意,自己亦无把握对付张越,笑一笑,道:“两位说的是……”

目光转注到丁海的身上,道:“丁兄放开罗大公子。”

丁海道:“家兄落于人手,在下怎能先行放人。”

欧阳俊道:“强宾不压主……”

目光转注到王召身上,接道:“咱们先放人。”

王召道:“属下遵命。”

果然放开了丁山。

装的维妙维肖,似已领悟了身为从卫之道。

丁山满脸羞红之色,大步行入了室中。

丁海略一沉吟,放开了欧阳俊。

欧阳俊耸耸肩,道:“周兄,还有什么事吗?”

周堤道:“请坐,请坐,晚上还有一场豪赌。”

欧阳俊叹道:“两位丁兄的脾气暴躁,兄弟这点武功,又难登大雅之堂,万一再有一次冲突,兄弟就有得苦头吃了。”

周堤道:“那罗大公子的意思呢?”

欧阳俊道:“兄弟准备连夜离开京界,回岭南去。”

周堤沉吟了一阵,道:“花兄,我瞧这要你花兄帮忙了。”

花子玉道:“这个,要兄弟如何帮忙?”

周堤道:“我瞧罗大公子和花兄十分投缘,你如肯担保一下,罗大公子或可留下。”

花子玉道:“罗兄如愿留在京,由此刻起,兄弟担保再无人找你的麻烦……”

欧阳俊接道:“如是再生事故呢?”

花子玉道:“真要如此,兄弟也算一份。”

欧阳俊沉吟一阵,道:“这话当真吗?”

花子玉道:“兄弟喜色爱睹,毛病很多,但只有一宗好处,从来不打诳语,这一点,希望你罗兄相信。”

欧阳俊道:“花兄弟和兄弟既有同好,兄弟实在也有一见如故之感,花兄既敢担保,兄弟就只好留下来了。”

花子玉心中暗暗叫苦,目光却转到周堤的脸上,道:“周兄,兄弟幸未辱命,不过,兄弟也想要周兄一个担保。”

周堤道:“担保什么?”

花子玉道:“至少,要周兄担保,侍卫宫的人以后不许再找罗兄的麻烦!”

周堤哈哈一笑,道:“侍卫宫中人只对付两种人。”

花子玉道:“周兄,咱们交了不少年的朋友,但对侍卫宫中规矩,周兄却从未提过,兄弟倒得问问,侍卫宫中,要对付的是哪两种人?”、

周堤道:“第一是存心谋反,不利当今,准备和皇帝作对的人,第二是和咱们侍卫宫中作对的人了。”

花子玉轻轻叹息一声,道:“听起来,简单的很,但范围却是非常广阔,也就是说侍卫宫的人,可以为所慾为了。”

周堤轻轻咳了一声,道:“花兄,花兄,侍卫宫中人,有很大的权力,但也有很多的好处,咱们来自江湖,到如今,仍然保持着江湖上的英雄本色,而且,肯和江湖人物交往,能和江湖人交往的,只有侍卫宫中人了。”

目光转注到欧阳俊的身上,接道:“罗兄,完全是一场误会,兄弟可以担保不会再有什么事故发生了。”

欧阳俊笑一笑,道:“兄弟到京里只是玩一玩,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如是不方便,在下也早些回去了。”

周堤道:“不用,不用,兄弟虽然引出了一场麻烦,但也消去了咱们心中之疑,以后,罗兄在此,尽管放心玩乐,决不会再有什么麻烦了。”

欧阳俊道:“周兄弟这么吩咐,又有花兄担保,兄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周堤笑一笑,道:“花兄、刘兄,你们陪罗兄坐坐,兄弟要先行告别一步。”

带着丁山、丁海,大步离去。

目睹两人去远之后,欧阳俊才低声对花子玉说道:“花兄,兄弟是留下来好呢?还是早些离开此地的好?”

花子玉微微一笑,道:“罗大公子的意思,可是想回到岭南道上去。”

欧阳俊道:“兄弟觉着和侍卫宫中人结仇,似乎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因此,在下觉着,与其留在此地招祸,倒不如早些离开的好。也免得给花兄找麻烦?”

花子玉道:“我有什么麻烦。”

欧阳俊道:“兄弟一日不离开这个地方,花兄就要担负一部分责任,是吗?”

花子玉道:“不错。”

欧阳俊道:“但如早一日离开,那就和花兄无关了。”

花子玉笑一笑,道:“大公子,也许咱们彼此间,都是浪子,所以,兄弟担保,再有人找你的麻烦,兄弟也得算上一份了。”

欧阳俊道:“正因为如此,在下才不希望把你花兄也牵上去。”

花子玉哈哈一笑道:“罗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侍卫宫虽然是一个难惹的衙门,但他们对兄弟,还得保持着三分客气。”

欧阳俊心中一动,道:“为什么?”

花子玉道:“这就叫,一路神仙一路法,兄弟自有对付离侍卫宫的办法。”

欧阳俊道:“花兄的意思,可是让兄弟留在此地了?”

花子玉道:“不错,如是罗兄能够信得过兄弟,你就留在这里。”

欧阳俊略一沉吟,道:“花兄的盛情,兄弟有些却之不恭了。”

花子玉回顾了刘元一眼,道:“刘老大,咱们先去赌一场呢?还是先找几个小妞玩玩?”

欧阳俊心中暗暗忖道:“如若咱们真的找到了几个小妞,我以岭甫大公子玩家身份,势必要有一副色中饿鬼的馋像,那岂不是要暴露出各种丑态,无论如何,不能找女人……”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丁氏兄弟这么一闹,闹的兄弟兴致索然,所以,我想咱们先去赌上一场吧!”

花子玉道:“刘老大是赌场老板,罗兄如是想豪赌一场,那只有找刘兄去帮忙了。”

刘元哈哈一笑,道:“花兄,岭南罗大公子,怎能到兄弟开的几家赌场中去赌。”

花子玉道:“咱们要到哪里去赌?”

刘元道:“那地方,连小兄也很少去,实在是赌的太大了。”

花子玉道:“能使你刘兄望而生畏的豪赌,那真是骇人听闻的赌注了。”

刘元笑一笑,道:“花兄弟,不是我作兄长唬你,一注牌,十万八万银子,平常的很,你花兄那份家当,恐怕只能下一注,而且还是小注。”

花子玉脸色一变,道:“一注赌十万银子,刘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欧阳俊没有说话,心中却在暗暗盘算,道:“注在十万银子的豪赌,连我浪子也没有这样的赌过,这真是豪壮的大赌了。”

但闻花子玉沉声说道:“罗兄,你在想什么?”

欧阳俊如梦初醒般,啊了一声,道:“兄弟在想,想这等豪赌,听起来也过痛的很。”

刘元低声道:“罗大公子,那些与赌之人,大都是王侯公子有些时间,他们带着万金难求,价值连城的宝物,公子多带一些银两,如是运气好,可能在现场中买上一两件珍贵宝物。”

欧阳俊道:“原来如此,刘兄怎不早说一些,看来兄弟还得回到客栈一趟了。”

花子玉道:“不用了,咱们先去瞧瞧再说,罗兄随身有多少银子,就随便下它两注,如是地方真好,改一天再去不迟。”

此人虽然是色中饿狼,但对赌一道,却是兴趣不高。

刘元回头望了岭南双龙一眼,道:“罗兄,有一件事,兄弟得先说清楚。”

欧阳俊道:“什么事?”

欧阳俊道:“那地方不能带你罗兄这两个保镖。”

欧阳俊道:“哦!”

刘元道:“那是一座豪华精致的宅院,有着很森严的门禁,参与赌博的人,都有一点身份,所以,不准带从人入场。”

欧阳俊虽说心中在暗防算汁,但他相信刘元说的真实成份很大。

装出一副畏难的神情,回顾了花子玉一眼,道:“花兄能去吗?”

花子玉道:“本来,兄觉着,除了皇城之外?兄弟无处不可去,但听刘老大这么一说,兄弟忽然觉着,北京城有很多神秘地方,不是兄弟能够随便去了,我得先问问啦。”

回顾了刘元一眼,接道:“刘老大,我能不能去?”

刘元突然伸手入怀,摸出三面金牌,放在桌子上,道:“你们瞧瞧这个。”

花子玉捡起一面,托在手中,欧阳俊却侧头看了一眼。

只见那金牌上,一面雕着精致的花纹,一面似是写着篆字。

花子玉掂掂份量,笑道:“是纯金,也不过三四两重。”

刘元冷冷道:“老弟,这是进入那家赌场的金牌,有此物,才能登堂入室,如是没有这面金牌,天王老子,也进不去。”

欧阳俊道:“刘兄,侍卫宫中人呢?难道也要金牌?”

刘元道:“侍卫宫中人,也要看看身份,老实说,那负责看守门户的人,就有侍卫宫中的人。”

欧阳俊心中转念,口中却说道:“除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色胆包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