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21回 沈家双艳

作者:卧龙生

言震目光突然转到沈家二妹的身上,接道:“两位姑娘,是自己动手,还是我们动手……”

只听一个怒斥的声音,道:“你这老小子,要找死吗?”

紧接着蓬然一声,木门被人撞开,抱着三弦的岳秀和欧阳俊,快步冲了进来。

言震脸色一变,喝道:“站住。”

岳秀不紧不慢的行了两步,才停下身子,缓缓说道:“什么事啊?”

言震道:“阁下也是丐帮中人了。”

岳秀道:“高抬区区了。”

言震一摆手,站在身后的两个黑衣人应声而上,快步向岳秀冲去。

岳秀神情冷肃,木然而立。

欧阳俊却突然向前一步,拦在岳秀身前,道:“两位想干什么?”

那黑衣人冷利的说道:“抓人。”

欧阳俊笑道:“抓什么人,我,还是这位老先生?”

两个黑衣人怒道:“你,还有这位糟老头子,我们都要抓。”

但见人影闪动,又有两个黑衣人扑了出来,分向岳秀、欧阳俊,和沈家两姊妹扑了过去。

沈家两姊妹,眼见敌势凶恶,顾不得一身盛装,纵身向旁侧闪去。

欧阳俊双手一分,迎向两个黑衣大汉。

但闻两声闷哼,两个黑衣大汉,同时倒下。

欧阳俊心中明白,这是隐身在背后的岳秀暗助,自己本没有接触到对方。

一挥手间,就倒了两个侍卫宫中的武士,使得全场中人,都为之大感震骇。

扑向沈家两妹妹的黑衣人,也被震骇的停下了手。

言震脸色一变,冷冷说道:“想不到啊,丐帮子弟,竟也有这样的身手,不容易啊!”

但见欧阳俊笑一笑,道:“夸奖、夸奖,在下久闻辰州言家门的缰……,别走蹊径,今夜希望能领教一二?”

言震道:“好大的口气,亮兵刃,生死不论。”

两个扑向沈家姊妹的黑衣人,从腰中拔出两把匕首,大喝一声,扑向欧阳俊。

欧阳俊双手握拳,疾快击出。

但闻两声惨叫,两个黑衣人,人还未近欧阳俊,双双倒了下去。

这一次,不但是言震留上了心,就是那两位金领大领头,和另一个银领人,都看的十分仔细,连沈家两姊妹,看得目不转睛。

言震骇然叫道:“百步神拳。”

欧阳俊笑道:“好说,好说。”

言震望了身侧的金领人一眼,道:“请示大领头。”

金领人接道:“百步神拳,应该有一股强烈的拳风,但它没有,所以,他用的不是百步神拳。”

言震道:“属下寡闻,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手法?”

金领人道:“瞧不出来,但很可疑,你上去试试看。”

言震哦了一声,站起身子向欧阳俊行去。

欧阳俊心中有恃无恐,所以,很仔细地观察了言震的神色。

只见言震双目中微露惊惧的神情,举步行来,显然是受了那大领头的令谕之后,不得不亲自出战,但内心中,又有很大的畏惧。

言震虽然走得很慢,但他仍然是走到欧阳俊的身前,停下了脚

欧阳俊笑一笑,道:“阁下准备要出手了。”

言震答非所问地道:“你刚才用的什么武功?”

欧阳俊道:“这个,恕难奉告,要你阁下自己猜了。”

言震沉声道:“是不是百步神拳?”

欧阳俊笑一笑,道:“是与不是,要你自己判断了。”

言震厉声喝道:“你给我听着,不论你岭南罗家有多大的家当,多少财富,但你开罪了侍卫宫,一样会受到制裁。反抗官家,那是祸连九族的大罪。”

欧阳俊有意拖时间,笑一笑,接道:“如是咱们害怕了,那该如何?”

言震微微一怔,道:“你真的害怕了?”

欧阳俊道:“不错,真的害怕了。”

言震道:“好!那你就跪下去。”

欧阳俊摇摇头,道:“不行,在下怕是怕了,但跪下去,在下又矮了一截,这个如何可以。”

言震恍然而悟,大声喝道:“好小子,敢弄言二爷。”

突然伸手一把扣向欧阳俊的右腕。

他出手极有分寸,先留了后退之路。

欧阳俊正想闪避,但突然感到右臂一麻,竟然抬不起来,被言震一把扣住。

他心中明白,是岳秀制住了他的右臂,但他却想不通岳秀何以竟要言震扣住自己的穴脉。肯定的是岳秀决不会叫他吃亏,所以,他心中很坦然。

言震未料到这么轻易的就拿住对方的腕脉,不禁微微一呆。

欧阳俊一笑,道:“在下不想再找麻烦了,所以,在下未让避阁下的擒拿,只要你不找罗家的麻烦,在下立时可以走。”

言震一面暗加功力,扣紧了欧阳俊的脉穴,一面高声说道:“现在,不觉着太晚了一些吗?”

欧阳俊感觉到右腕一麻,全身劲道忽失,心中大为震惊,暗道:

“这一次完了,辰州言家的人,一向是心狠手辣。”

心中念头还未转完,忽然右臂上,发出一股奇大的力量,反击过去。

言震以左手扭住了欧阳俊的右腕,正想举起右手,去点欧阳俊的穴道,忽然觉着欧阳俊身上的内力送发出来。

这一怔神间,欧阳俊已举起左手,一拳打了过去。

情势迫人,言震不得不向后退了两步放开了欧阳俊的右腕。

欧阳俊冷冷一笑,道:“姓言的,在下既然不能降,咱们只有放手一拼了。”

言震一面凝神戒备,一面冷冷说道:“阁下深藏不露,果然是高明人物了。”

欧阳俊道:“夸奖,夸奖。”

脸色一寒,接道:“辰州言家门,在武林中,也有一席之地,想不到竟然甘心投入侍卫宫中,作一个小小的副领班。”

言震脸色铁青,但却无法发作出来,那一招交换,使他心中受到了极大威胁,不但是他遇到了生平未遇的劲敌,而且,对方表现的,显然高过他很多了。

所以,他迟迟不敢出手。

欧阳俊笑一笑,接道:“言兄,就兄弟所知,密宗一门,来自藏边,咱们中原武林道上人物,似乎是用不着听命于人。”

言震怒道:“你再挑拨离间……”

突然一上步,忽的捣出一拳。

辰州言家门的毒功,在武林中,独树一帜,列为武林中奇技之一,但言家的武功,也是别辟蹊径,这一拳,打的呼呼风生。

欧阳俊准备挥臂封挡,但左臂却抬不起来,眼看着言震一拳击向前脸而来。

这一拳如被击中,欧阳俊势必被打得当场毙命。

但奇怪的是,言震那一拳,将要击中欧阳俊前胸之时,忽然间左臂一软,部位突然偏低了很多。

不但偏低了很多,而且,这一拳在接近了欧阳俊的衣服之后,竟然变的完全没有力量。

欧阳俊笑一笑,道:“辰州言家拳,竟然绣花枕头,用来唬唬人罢了,在下站这里,让阁下打,阁下就打不到。”

言震脸色铁青,苦在心中,无法说出口来,而且,也感觉对方比自己高明的大多,似乎是举手之间,就可以制自己于死地。忍下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阁下高明的很,在下不是敌手。”

欧阳俊道:“阁下认输了,准备怎么办?”

言震只觉脸上发热,直热到耳根子的后面,一时间想不出适当的措词回答。

这时,和言震同桌而坐的金领人,突然站起身子,大步行了过来,冷冷接道:“言震,你退下。”

言震正感无法下台,闻言大喜,一侧身,退后了一丈。

欧阳俊目光转注到那金领人的身上,道:“阁下准备出手了?”

金领人道:“侍卫宫中,一共有八个领队,有三个大领班头,都是来自密宗门下。”

欧阳俊道:“是又怎么了?”

金领人道:“在下要阁下见识一下,密宗门中的武功!”

欧阳俊道:“那么咱们何不试试?”

金领人扬起了右掌。

欧阳俊凝目望去,只见那金领人掌心赤红如火,显然,一眼之下,就可以瞧出,这人练的是赤煞掌毒功。

吸一口气,欧阳俊缓缓说道:“阁下的赤煞掌功很深厚。”

金领人扬起右掌,道:“你可要试试?”

赤红如火的掌力,直对欧阳俊拍了过去道:“阁下可敢接我一掌。”

欧阳俊眼看那掌势迎面劈来,竟然不知道是否应该闪避,或是举手封架。

眼看掌力就要接近前胸,仍然不知该如何动作。

这欧阳俊的沉着,不但使得言震吃了一惊,就是那位金领人,也不禁为之一呆,落下的手掌,忽然一慢。

就是这微一停顿,欧阳俊的右掌,突然翻了起来,一掌切在那金领人的右腕之上。

这一掌,切的十分沉重。

金领人身不由已地向后退了两步,厉声喝道;“好小子,原来竟是这么一个狡猾的人物。”

右手一抬,又拍出了一掌。

但他掌力出了一半,突然垂了下去。

原来,欧阳俊那一掌,切的十分有力,那金领人未运力时,还不觉着怎样,这一用力切出,顿觉到右臂酸麻,难以用上力道。

欧阳俊右手一挥,快如电光石火一般,抓住那金领人的右腕,冷冷说道:“阁下,还想再打下去吗?”

那金领人右腕受制,只觉着骨疼如裂,不禁一皱眉,几乎失声而叫。

耳际间,响起了岳秀的声音,道:“欧阳兄,逼他放了彭尊。”

欧阳俊右手加力,收紧五指,左手一探腰间,拔出了一把匕首,寒芒一闪,匕首指向了金领人的前胸之上,道:“你给我听着,你能把我们罗家祸灭九族,那是以后的事,今天,我可以先杀了你。”

威吓恐诈,那是欧阳俊的拿手好戏,匕首尖锋,已然挑破了那金领人前胸的衣服。

金领人口气忽然软化下来,道:“你只是为了要杀我吗?”

欧阳俊道:“如若有条件好谈,咱们就谈谈条件也好。”

金领人道:“说吧!你究竟要什么?”

欧阳俊道:“听我之命行事,不用问为什么?”

金领人叹息一声,未再答话。

另一个金领人,早已戒备,但目睹同伴生死受制,不敢乱动,一时间呆在当地。

其他的人,更是不敢攻上。

听得那金领入叹息之声,欧阳俊已知他已屈服,冷笑一声道:“下令要他们放了彭尊。”

受制金领人,回顾了另一个金领人一眼,道:“师弟,应该怎么办?你瞧着办吧!”

那被称师弟的金领人突然一挥手,道:“放开彭尊。”

守在彭尊身旁的黑衣武士,只好打开刑具,放了彭尊。

沈家二姊妹望了彭尊一眼,正要开口,彭尊已微微摇头,大步行到了欧阳俊的身前,一抱拳道:“老叫化多承搭救,老叫化今后定有一报。”

言罢,转身向外行去。

欧阳俊呆了呆,道:“老前辈,请留步。”

彭尊呆了一呆,道:“阁下还有什么吩咐?”

欧阳俊道:“这地方,来时容易去时难,帮帮忙带着我这两位姑娘同行。”

彭尊回顾沈家姊妹。接道:“就是这两位姑娘吗?”

欧阳俊道:“不错……”

欧阳俊无可何的一紧手中的匕首,对那金领人说道:“你给我小心一些,在下眼睛认识人,刀子可不认识……”

那被制的金领人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但另一个金领人却抢先说道:“你还有什么条件,希望能一次开齐,咱们能答应就答应一二照办。”

欧阳俊道:“好!阁下这么干脆,咱们也不用拖泥带水了,放这个老叫公子离去,不许在途中留难于他。”

金领人点点头,道:“可以。”

欧阳俊道:“要诸位答允放了在下,只怕两位心有不甘,但我要两位亲口应允,不许留难两位沈姑娘……”

沈二姑娘接道:“大公子,别替我们担心,我们跟定你了,要是人家不放你,我们妹妹也不会弃你而去……”

欧阳俊笑一笑,接道:“最难消受美入恩,姑娘这样对人,真是叫在下受宠若惊了,不过,动手相搏,那是玩命的事,这一点,在下不希望两位姑娘参与了。”

沈二姑娘道:“大公子可是怕我们拖累了你?”

欧阳俊道:“这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是在下怕伤到两位姑娘。”

沈二姑娘道:“不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沈家双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