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23回 天香宫女

作者:卧龙生

唐啸摇摇头,接道:“就是侍奉八代先皇,但也不能谋反,咱们奉谕而来,如是阁下不肯就范,那只有一途可循。”

青袍人道:“你这小娃儿横蛮无礼,敢对咱们……”

唐啸怒喝一声,突然伸手,向那青袍人抓了过去。

青袍人大袖一挥,一股暗劲,竟把唐啸掌势逼开。

唐啸嘿嘿一笑,道:“瞧不出啊!你这位老公公竟也有一身武功。”

青衫人冷冷说道:“你竟敢藐视咱们。”

唐啸哈哈一笑,道:“你们当太监的,深居内宫,很少在外面走动,怎么学得一身武功?”

青衫人怒道:“这是咱家的事情,你小子问这些事,用心何在?”

唐啸道:“我要先问个明白,才知道你是否该杀。”

青衫人冷冷喝道:“放肆。”

突然欺身攻了上来。

唐啸施开拳脚和青衫人打在一起。

两人拳来足往,一老一少,竟然打斗的十分激烈。

片刻工夫,两人已拼了二十个回合,仍然是一个不见胜败之局。

岳秀低声道:“谭兄,瞧出了这人的武功路数了吗?”

谭云道:“他武功很严谨,似是出自正大门户。”

岳秀道:“只可惜他半路学武,幼功太差,唐啸应该在三十招内胜他。”

语声甫落,突闻唐啸大喝一声,一招击在那青衣人的小腹之上。

只听那青衣人哎哟一声,抱着小腹,竟然蹲了下去。

唐啸拍拍手,道:“老公公,作太监,作了这把年纪,想来不是坏人,还是早些离开此地吧!”

大约这一拳,打得不轻,那青衫老太监,蹲下去就未再起来。

但见人影闪动,两个身穿红袍的太监装扮人物,突然出现在门前。

唐啸抬头看去,只见两个大汉,满脸横肉,胡子虽然刮得很干净,但下颚却是一片青色。

显然,这是两个冒牌太监。

唐啸拍拍手,道:“点子来了。”

两个太监一样的衣着,但左首一人,年事稍长,背上插着一把剑,冷冷说道:“什么人,敢在内苑府中打人?”

唐啸道:“我!”

佩剑太监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唐啸道:“知道。”

佩剑太监道:“你知道还敢触犯,这是灭族大罪。”

唐啸笑一笑,道:“在下无家无业的,不怕这个,你们这两个假太监,又是哪里来的,混到内苑作甚?”

这一言点穿,听得两个太监,脸上泛起了怒容。

左首佩剑人,似是身份较高一些,冷笑一声道:“给我拿下。”

右首太监应声出手,只向唐啸的右腕上抓去。

唐啸一挫腕,拍出一掌,道;“好好的大男人,偏来扮成这样男不男,女不女的人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右首太监,一语不发,只是全力抢攻。

唐啸几句话说完,他已攻出了二十余招。

动作快迅,掌力雄浑异常。

唐啸感觉到遇上了劲敌,顾不得再激笑对方,凝神拒敌。

谭云低声道:“岳兄,在下出手如何?”

岳秀道:“有劳谭兄。”

谭云缓步行了出去,一指那佩剑太监,道:“拿下来,咱们也打几招玩玩。”

左首太监冷笑一声,道:“你亮兵刃!”

右手一抬,当的一声,长剑出鞘。

但见寒光闪动,竟然是一把宝剑。

谭云忖道:“剑形古朴,分明是一件利器,如是把它抢下来,送给岳少侠,那不是如虎添翼吗?”原来,谭云用刀,不善用剑和人动手。

轻淡一笑,谭云缓缓说道:“在上就空手陪你几招如何?”

那太监怒喝一声,道:“不知死活的狂徒。”

刷地一剑,迎面劈下。

谭云闪避开,还了一拳。

这太监手中剑甚利,只要被它扫中一点,就是断臂裂肌之痛,所以,一点也不敢心存大意。

那太监似是已瞧出了谭云心中的顾忌,手中施展开来,一剑紧逼一剑的进攻过去。

马鹏一皱眉头,道:“公子,谭兄再不亮兵刃,只怕要吃大亏。”

岳秀笑一笑,道:“谭家绝技排云掌,还未用出手……”

语声未住,谭云施出排云掌法,但见掌影重重,竟把那太监的利刃封住。

这掌式乃,湘西谭家寨仗以成名,威势奇大无比。

谭云取得了优势,控制了大局之后,把擒拿手混入排云掌中,觑一个空隙,一把抓住那太监的右腕。

那太监手中空有把利剑,但却无法施展出手。

情急之下,左时一挥,拍出一掌。

谭云右手暗中加力,那太监顿觉右腕一麻,五指一松,手中利剑,跌落在实地之上。

那太监拍出的左手,到了一半,全身力道,突然消失,掌势拍出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原来,他掌势攻出一半之后,力道消失,但却突然停了下来。

谭云右肘一收,撞了过去,那太监口中哇了一声,喷出鲜血。

松开了右手,那太监突然抱着肚子蹲了下去。

谭云伏身捡起了长剑,缓缓说道:“岳侯爷,虽然持有金凤剪,但咱不愿妄杀无辜,如是有人要持强抗拒,那就不能怪咱们手下狠辣了。”

他说的声音很大,似是有意让内苑府中人,都能听到。

和唐啸动手的太监,眼看同伴被击落兵刃,失手被伤,心中一慌,被唐啸觑个空隙,拍出一掌,击中右肩。

这一击落势甚重,那太监闷哼一声,跌摔在地上。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内苑府是何等所在,怎容人如此撒野。”

这时,谭云已从那太监身上,取过剑鞘,还剑入鞘,把长剑交给了唐啸,道:“替岳兄背着,你未带阎王判,也正好先用此物拒敌。”

唐啸接过长剑,笑道:“二公子,你瞧瞧,大批人手赶来了,只怕有一场热闹的打架。”

谭云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五旬左右身着紫袍的老者行来。

他身后紧跟着两个大汉,一个虎背熊腰,手中执一根摈铁棍,一个身却骨瘦如柴,背上插着双刀。

两人之后,一行而来的是十位佩着不同兵刃的太监。

严格点说,那只是些穿着太监衣着的人,凡是见过太监的人,都可以分辨出,他们这些人不是太监。

紫袍老者来势很快,眨眼间,已到了谭云和唐啸身前。

望望地上受伤的三个人,沉声道:“给我抬下去。”

虎背熊腰的大汉,一挥手,身边从人疾步而上,各自抱起一个伤者,退了下去。

紫袍人目光一掠谭云、唐啸,道:“人是两位打伤的吗?”

唐啸道:“不错啊,你是干什么的?”

紫袍人道:“老夫是内苑府中的上座领班。”

唐啸道:“咳!新鲜啊!内苑府不是和尚庙,怎么会跑出来个上座领班。”

紫袍人怒道:“你这个小娃儿,怎知深宫内苑中事。”

唐啸笑一笑道:“看你这副德性,也不像是真正的太监。”

紫袍人冷冷说道:“你放肆得很。”

岳秀突然步行了过来,一拱手道:“阁下怎么称呼?”

紫袍人反问道:“你是什么人?”

岳秀道:“区区岳秀。”

周长安道:“岳候爷,受命清理内苑后宫。”

紫袍人冷笑一声,道:“就算王爷、公卿,也没有这份权利。”

岳秀淡淡一笑,道:“王侯身份都不成,什么人才能管到内苑府?”

紫袍人道:“严格说,只有当今天子。”

岳秀道:“那很好,咱们就是奉当今天子之命而来。”

紫袍人道:“圣旨何在?”

岳秀道:“金凤剪代王意旨。”

紫袍人道:“老夫不识金凤剪,无法相信。”

岳秀肃容说道:“你们不过是狗腿哨兵,我无暇和你们多费口舌,不受命就缚,就要凭真实本领保下性命。”

紫袍人道:“老夫也正要掂掂你的斤两,看看你凭什么这大口气。”

岳秀道:“很好,你小心了,我既敢受命而来,就有收拾你们的手段。”

突扬右手,拍出一掌。

紫袍人横闪一侧,正侍出手反击,岳秀左手似是早在那时等着一样,啪地一掌,拍中了紫袍人的前胸。

这一击,力道很强,紫袍人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道:“你,你好奇怪的掌法……”

说完一句话,双手按在前胸上,蹲了下去。

他身后两个随从大汉,想不到领头的一招就伤在人家的手下,不禁为之一呆。

就在两人一怔神间,谭云、唐啸已突然发动。

谭云攻向那手执摈铁杖的高大汉子,唐啸却向那身佩双刀的矮子下手。

两人动作,快如星火,两个人还未反应,都被点中了穴道。

这完全是一种巧妙的配合,谭云,唐啸以精妙的观察,适当的下手时间,对付两个强敌。

为首之人,和两个重要的人,都倒了下去,随行的十余人,顿有着失去凭藉的感觉。

轻轻吁了一口气,岳秀目光横扫了一眼,道:“放下兵刃,听侯处置,不得反抗……”

话未说完,两个穿灰衣的太监,突然大声喝道:“咱们凭什么要束手就缚,听候摆布。”

喝声中,飞身而起。

谭云、唐啸,正待飞身而起,截击两人,突见岳秀一扬右手,两点寒芒,疾飞而出。

两声惨叫传出,两个向外奔行的太监,突然倒摔在地上。

凝目望去,只见两人咽喉上,各中了一枚蜂翼镖,人已气绝而逝。

这本是杨玉燕的暗器,但到了岳秀手中,却是威力大不相同。

唐啸行了过去,由两人咽喉上取下两枚蜂翼镖。

岳秀神情严肃他说道:“在下奉命,清理内苑府,如是再有违命抗拒,必杀无赦。”

他高强的武功,和精妙的暗器手法,震住了全场,果然,竟无一人敢再妄动。

唐啸高声说道:“一个一个的给我走过来。”

余下还有八个相互望了一眼,鱼贯而来。

唐啸取下他们身上的兵刃,顺手点了他们右臂上的穴道。

回顾了周长安一眼,低声道:“这些人,一大半都是真的太监,咱们要如何处置?”

周长安道:“这个交给在下处置。”

岳秀道:“唐啸,看看还有些什么人,快些出来,否则咱们就打进去了。”

唐啸应了一声,道:“内苑府中,还有些什么人,快些出来,咱们网开一面,从轻发落。”

他一连喝问数声,不见有回应之人。

岳秀道:“哦!如是无人答话,咱们搜它一下吧!”

周长安当先带路,和唐啸、谭云,一路搜了下去。

内苑不算小,也不算大,被分隔成了内外两院。

除了现身的几个人之外,后院中,都住的是货真价实的老迈太监。

但观察入微的谭云,却瞧到了很多的空位,似是有人所住,这些人,不是被调了出去,就是闻风而逃。

但他一直忍下去没有说话。

搜过内苑府,岳秀问周长安,道:“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周长安躬身说道:“侯爷折杀属下了……”

岳秀淡淡一笑,接道:“我受命太快一些,对宫中事,一窍不地,一切都要你指点才成。”

周长安道:“侯爷吩咐一声就是。”

岳秀道:“好!找他们的首脑问问口供!”

周长安行过去,把紫袍人提了过来,道:“侯爷问话,你要从实回答,侯爷奉有诏旨,可以先斩后奏,你要放聪明一点,别自讨苦吃。”

岳秀淡淡一笑,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想问你几件事。”

谭云早已拍活了紫袍人的穴道,但他内腑已受重伤,已无反抗之能。

紫袍人抬头望了岳秀一眼,缓缓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岳秀道:“我想知道你奉何人之命行事?”

紫袍人道:“那就是这内苑府的首脑,这和别人无关。”

岳秀道:“哦?”

紫袍人道:“所以,你别想从我口中问出什么!”

唐啸怒道:“你纵是铁打铜浇,我也会让你脱一层皮下来,我不信,你不会开口。”

岳秀示意阻止了唐啸,却回顾着周长安,道:“咱们该怎么办?”

周长安道:“刑求口供。”

紫袍入怒声喝道:“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天香宫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