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27回 无影剑客

作者:卧龙生

岳秀是真的不知道无影剑客,但他目睹自己的人都有紧张神情,也为之心中一动。

回顾了朱奇一眼,岳秀冷冷说道:“这无影剑客很有名吗?”

朱奇道:“回主人话,很有名,来无影,去无踪,杀人于不知不觉中。”

岳秀对江湖中的事物,知晓不多,但已可从几人的神色中,瞧出了这无影剑客的利害,淡淡一笑,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无影剑客,岳某失敬了。”

无影剑客笑一笑,道:“岳侯言重了……”

语声一顿,接道:“此番兄弟受邀而来,而且先主人一步,和岳侯相见,只是想和岳侯谈一件事。”

岳秀道:“在下洗耳恭听。”

无影剑客道:“岳侯已官至一品,名动九城,一个人的声誉、富贵,在一年之中,到此等境界,可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岳秀接道:“事事赶巧,风云际会,在下只不过躬逢其胜罢了。”

无影剑客道:“岳侠,在下想请你答允一事,不知意下如何?”

岳秀道:“说说看。”

无影剑客道:“龙凤会很愿意再忍让三月,岳侯请珍惜这三月时光。”

岳秀道;“如何一个珍惜之法?”

无影剑客道:“三月之内,希望岳侯办完京师中大小事情,三月之内离开。”

岳秀微微一笑,道:“条件确够优厚,只可惜,在下无法答允。”

白衣女子道:“自然,我们也会给岳侯一分不薄的礼物。”

岳秀道:“哦,什么礼物?”

自衣女子道:“黄金千两,珠宝、玉器,以及三颗举世罕见的明珠。”

岳秀道:“只有这些吗?”

白衣女子道:“黄金,玉器,虽然到处都可买到,但那三颗明珠,却是世间奇物。”

岳秀笑一笑,道:“好叫两位失望,在下只怕无法取得那份黄金、明珠了。”

无影剑客淡淡一笑,道:“承江湖上朋友们看得起我,在下自踏入江湖以来,还没有江湖朋友,撕过在下的面子。”

岳秀回顾了谭云一眼,道:“二公子,这无影剑客,和龙凤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关系。”

谭云一欠身,道:“这个在下不大清楚。”

无影剑客一直保持相当的礼貌,笑一笑道:“岳侯,在下和龙凤会中的关系,是否很重要呢?”

岳秀道:“谈不上什么重要,不过,在下只是想了解一下而已。”

无影剑客道:“如若,在下和龙凤会的关系,能够使得岳兄,卖一个面子的话,在下倒愿意说出来。”

岳秀道:“这是条件么?”

无影剑客道:“可以这么说吧!”

岳秀道:“嗯!在下一向不喜先答允别人的条件。”

无影剑客目光突转注谭云的身上,道:“谭二公子,你怎么说?”

谭云一怔道:“要在下说什么?”

无影剑客道:“听说,你和岳爷相处的十分融洽,可不可以,代在下劝劝岳侯?”

谭云道:“劝他什么?”

无影剑客道:“劝劝他,早离此地,免得彼此之间,闹的不快。”

谭云道:“阁下心中是早已知晓了,谭某和岳侯之间,并非是纯粹的朋友交情。”

无影剑客淡淡一笑,道:“谭少兄,就凭区区和令尊的交情,你也应该给区区效命,对吗?”

话说的很不客气,而且,还带着一种威胁的成份。

奇怪的是一向冷傲的谭云,这一次,竟然似是认了,笑一笑,道:“不错,谭家寨和阁下有一份不同寻常的交情……”

无影剑客哈哈一笑,接道:“公子,看来,你是知恩图报的人。”

岳秀一扬剑眉,慾言又止。

无影剑客笑一笑,道:“二公子,在下并非是挟恩求报,而是一片好心。”

谭云的脸红了,吁一口气,道:“阁下,在下过去,似是没有见到过阁下……”

无影剑客缓缓从怀中取出一物,接道:“二公子说的是,你没有见过我,但你认得此物吧?”

谭云伸手取过,仔细看了一眼;道:“家父的令牌。”

无影剑客点点头,道:“听说这令牌,可以差遣谭家寨中任何人?”

谭云点点头,道:“不错。”

无影剑客道:“但不知能遣得动你谭二公子不能。”

谭云道:“能,这令谕,可以命令谭家寨中所有的人!”

无影剑客道:“那很好,兄弟先请谭二公子走过来。”

谭云回顾了岳秀一眼,满脸为难、悲忿之色。

岳秀笑一笑,道:“既是可以命令谭家寨中所有的人,谭兄应该快些过去才是。”

谭云道:“哦!”

缓步行了过去。

无影剑客哈哈一笑,道:“二公子,如若在下无法避免和岳秀一战,只怕要麻烦你二公子为我打头阵了。”

谭云道:“我尽力而为。”

无影剑客道:“嗯!你能够对付得了岳秀?”

谭云摇摇头道:“不能。”

无影剑客道:“你能和他打上多少回合?”

谭云道:“那要看他愿意和我打好多招了?”

无影剑客道:“这话的意思是……”

谭云接道:“意思很明显,那要看岳侯希望和在下打几招了。”

无影剑客道:“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谭云道:“那我就再说明白一些吧!岳侯可以让我和他过三五十招,也可以一招就把我击败。”

无影剑客道:“神啦!岳秀有那么利害吗?”

谭云道:“尊驾可以不信,不过,可以试试。”

无影剑客目光转移到岳秀的身上,笑一笑,道:“岳侯,谭云如此推崇你,不知是真是假?”

岳秀道:“阁下何不试试呢?”

白衣女子突然接道:“岳少侠是我们的贵宾,你这做法,不是接待不周吗?”

无影剑客道:“副会主的意思呢?”

白衣女子道:“我想,尽量能运用口舌,解决彼此问的纠纷……”

似是有两道很锐厉的眼神,由那蒙面黑纱中透了出来,投注在岳秀的脸上,接道:“岳侯,敝会主交代我一句话……”

岳秀接道:“交代什么?”

白衣女子道:“对你岳少侠,要尽量委屈求全。”

岳秀道:“在下布衣任朝,江湖本色,我随时可率领着朋友们,离开北京……”

白衣女子十分高兴,接道:“岳侯,我们可以给你任何补偿,只要你提出来。”

岳秀道:“只要贵会,愿意和我们共同归隐,不插手朝政的事务,在下立刻可以率人他行了。”

白衣女子又沉吟了良久,道:“岳侯,这件事,太过重大了,小妹不知道如何答复阁下。”

岳秀道:“姑娘,那么请一个能够作主的和在下谈谈了。”

白衣女子道:“岳侯先请坐下,敝会主,很快会到。”

马鹏冷冷说道:“咱们也忙得很,不知咱们还要等候多久?”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不用等侯了。”

二楼上,缓步行下来了一行男女。

当先一人,身着黑袍戴着一顶黑文士中,脸上很显然的戴着一幅黑纱。

那不是人皮面具?是一种很厚的软皮。

任何人一眼间,都可以看出那是戴的面具。

在那人身后,紧随着二男二女。

这是一群神秘的人物,男的都戴着软皮面具,女的都戴着蒙面黑纱。

但五人的身份,却由衣着上表露出来。

穿着黑衣的男子,身上绣着金龙、银凤。

女的身上全穿白色的衣服,绣着金龙。

男的完全是黑色衣服,身上绣着白龙。

除了那当先一人之外,明显的是,这些人都是副会主身份。

五个人,鱼贯行入了厅中,坐了下去。

岳秀和群豪,另坐在一张木桌之上。

双方面,成一个遥遥相对之势。

那胸绣一龙一凤的龙凤会主,坐下之后,三男二女的副会主,一排坐在身后。

无影剑客,和那当先现身的白衣女子,也缓缓在龙凤会主一桌上坐下。

岳秀一抱拳,道:“阁下是龙凤会主吧?”

龙凤会主缓缓说道:“不错,在下正是龙凤会主。”

岳秀道:“阁下很神秘。”

龙凤会主笑一笑,道:“岳侯,我们被阁下逼的全都现身出来了,这神秘二字,叫我们听了惭愧得很。”

岳秀道:“诸位虽然现身了,但在下仍然有着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感觉。”

龙凤会主哈哈一笑,道:“岳侯如若能够先谈好条件,本会中人,都将除下面具,和你阁下好好的交一交。”

岳秀道:“什么条件?”

龙凤会主道:“希望阁下能答应,三个月内离开北京城,在这三个月内,咱们决不活动,随便阁下如何行动,咱们都听凭吩咐。”

岳秀道:“三个月以后呢?”

龙凤会主道:“三个月之后,岳侯请退出此地。”

岳秀道:“会主,此事,咱们暂时按下,在下想先请会主安排别的事情,再作计议。”

龙凤会主道:“岳侯请说。”

岳秀道:“好吧!会主如此吩咐,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语声一顿,接道:“如若诸位是江湖中人,那就不应该卷入朝中事务的政争之中。”

龙凤会主点点头,道;“还有呢?”

岳秀道:“你如是王孙大臣,志在谋图权势,那就不要和江湖中人,勾结一起,需知,江湖中手法,别有一种,对你们彼此之间,都无好处。”

龙凤会主道:“多谢指教。”

岳秀缓缓站起身子,道:“好了,事情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在下告辞了。”

龙凤会主道:“你要走?”

岳秀道:“是,在下想不出,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举手向谭云一招,接道:“你过来,咱们要走了。”

谭云依言行了过来。

岳秀一挥手,群豪真的站起身子,鱼贯向外行去。

龙风会主冷笑一声道:“诸位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敢再坐一下呢?”

岳秀道:“会主还有指教吗?”

龙凤会主道:“岳侯,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牺牲,才造成今日这个局面,所以,我们不会轻易放手。”

岳秀道:“哦!”

龙凤会主道:“事实上,天子无道,群玉异心,皇帝既无法振作起来,为什么不换个有为之主。”

岳秀笑一笑,道:“在下未见过皇上之前,也许我会为你们所动,可惜,在下见过了,放眼朝中,想找一个比皇上还能干的人,只怕还真不易。”

龙凤会主道:“岳侯,能在一日之间,被封至侯爵,这份圣宠,实不平常,难怪岳侯,对他忠心,不过,岳侯来自江湖,对朝中政事,只怕还不太了解,他的笼络手段,比咱们江湖手法,有过之而无不及,岳公子被封侯爵,只不过是个虚名罢了!”

岳秀微微一笑,接道:“会主,可也是来自江湖?”

龙凤会主道:“不错,在下确也来自江湖。”

岳秀道:“这么说来,会主和在下并无不同之处了?”

龙凤会主沉吟了一阵道:“说来也是,确无不同之处。”

岳秀道:“如是岳某人,无能适应朝政、政争,会主又怎能适应呢?”

龙凤会主道:“岳侯,咱们却有很大的不同。”

岳秀道:“领教。”

龙凤会主道:“我们参与朝事,已有十余年的经历,久炼成钢,老实说,我们已有了很丰富的经验。”

岳秀点点头,道:“只此一桩吗?”

龙凤会主道:“不敢欺瞒岳侯,咱们人手遍布,上至皇宫内苑,王侯府第,下至府州衙门,大都有我们的耳目,不论什么事情,都无法瞒过我们的耳目,令谕未到,我们消息先至。”

岳秀道:“果然是耳目遍布,会主费了不少的心机。”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会主,在下还有最后一事,请教阁下。”

龙凤会主道:“什么事?岳兄请问,我是知无不言。”

岳秀道:“阁下这等布置,可是自己准时作皇帝吗?”

龙凤会主怔了一怔,道:“这个么,在下倒未敢存有此念。”

岳秀道:“这就是了,阁下既未有作皇帝之心,那也是为人作嫁衣了。”

龙凤会主道:“这个,这个……”

岳秀笑一笑,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无影剑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