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28回 隐居黄山

作者:卧龙生

三个白衣女脸色都很严肃,六道清澈的眼神,盯注在岳秀的脸上瞧着,但三人,却绝少开口。

龙凤会主冷笑一声,道:“岳秀,她们取下面具,那是已决心和你拼个生死存亡了。”

岳秀道:“为什么?动手相搏,分出胜败就是,用不着一定要性命相拚。”

龙凤会主道:“你对龙凤会知道的太少,我也不愿化去很多的口舌给你解释。”

岳秀冷冷说道:“在下想不通,阁下以什么样手法,统治了龙凤会,竟然使人对你言听计从,不敢稍有违抗——”

目光一掠三女,接道:“阁下既是一会之主,何以又不肯和岳某一决死战,却要三位姑娘家出手。”

龙凤会主冷冷说道:“岳秀,少逞口舌之利,你胜过她们三人之后,我自会出手,不劳费心。”

三个白衣女刷的一声,亮出了身上的长剑。

念动剑诀,三个人,齐声说道:“小妹领教岳少侠的剑招。”

岳秀道:“慢着。”

三女本慾一齐出手,一闻言停下了剑势。

岳秀回头顾把金凤剪交给了唐啸,道:“金凤剪切金断玉,我还是用剑领教三位的试功,不过,我希望咱们有个约定,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三女齐声道:“好!你请说。”

岳秀道:“三位联手而出,必是精能合搏之术,想必有着很大的胜算,三位如是胜了岳某,准备如何?”

三女道:“我们没有杀你之心,但请退出此地就是。”

岳秀道:“太轻了,岳某如若败在三位姑娘之手,愿为龙凤会中一员。”

三女呆了一呆,回头望龙凤会主。

龙凤会主哈哈一笑,道:“欢迎,欢迎,岳侯真能入了龙凤会,至少也是副会主的身份。”

岳秀不理龙凤会主,却对三女凤字门的副会主道:“但如岳秀侥幸胜了三位姑娘,三位姑娘又如何向岳某人交代。”

三女皱皱眉头:“你说吧!要我们作什么?”

岳秀道:“两条路,任凭三位姑娘选择。”

三女嗯了一声,道:“说下去!”

岳秀道:“岳某胜了,我想替三位作个媒人——”

这确是大出了三女意料之外的条件,三女齐齐失声而叫道:“作媒,要我们嫁给什么人?”岳秀道:“既然是条件,就谈不上什么理由,也不论诸位是否喜欢,只要我作的媒,三位就要嫁。”

三女对岳秀这答复,显然不满,冷冷说道:“还有第二条路呢?”

岳秀道:“那就更为屈就三位了。”

三女道:“咱们要听听看,你还有什么惊人的主意。”

岳秀道:“三位不敌岳秀,又不肯任我作媒,那就只好跟着区区作个丫环了。”

龙凤会主道:“岳侯,咱们很尊重你的为人,但却想不到你岳侯这样轻浮。”

岳秀冷冷说道:“在下和三位副会主赌约,和阁下,似乎是没有太大的关系。”

龙凤会主道:“岳侯别忘了,她们都是我的属下——”

岳秀接道:“我这个布衣侯的身份,用十个八个丫头,也不甚为过吧!”

龙凤会主道:“不算太过,但本会的副会主,总还不致于当你的丫头吧!”

岳秀道:“别忘了,这是赌约——”

龙凤会主道:“赌约,也要双方同意,才能成立。”

岳秀笑一笑,道:“各位如是赌不起,咱们也不用订什么赌约了,大家打一阵就是。”

龙凤会主道:“本会中人材济济,我们不希望一二人的失败,使本会整个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岳秀道:“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你我放手一拚,胜负决定,不用增多无谓的死伤了。”

龙凤会主道:“岳侯,我们也许难免一战,不过,不是现在,我如是能调动属下和你动手时,我不会自己出手。”

岳秀淡淡一笑道:“那很好,我先领教凤字门三位副会主的武功。”

长剑一震,分射出三朵剑花,分向三人刺去。

一剑化三芒,竟然逼的三个人,同时挥剑封挡。

岳秀振剑收剑,欺身而上,左掌右剑,攻向两侧的少女。

这凤字门的三位副会主,实在是长的很美。

美的,使人有着不忍伤害之感。

岳秀虽然未为这美色所迷但他攻出的剑势,掌力,也减少了一些力量。

剑掌分击两侧,居中一位白衣少女,忽然发觉了有机可乘,娇躯一侧,挺剑而击。

寒芒一闪,直刺前胸要害。

这一剑势道快速,疾如电奔。

岳秀剑、掌都未收回,想避开这一击,并非易事。

剑光闪闪,刺向了岳秀前胸要害。

岳秀突然微微一侧身子,避过要害,拍出的左臂一收,夹住了那刺来的长剑。

居中白衣女子冷笑一声,突然用力一转手中长剑。

她想以剑上的锋刃,斩断岳秀的左臂。

哪知岳秀左臂一夹之力,竟然沉重无比,白衣少女一转长剑,竟然未能伤到岳秀。

左右两侧的白衣女,双剑忽变,刺向两胁。

岳秀一运气,竟未闪避。

二女长剑破衣,进刺肌肤。

不知为什么?两位唯恐这一剑刺死了岳秀,竟然同时减了手劲。

力量减弱,但仍刺中了岳秀身上的肌肉,只觉岳秀身上的肌肉一软一滑,两柄长剑,竟然同时滑向了岳秀身后。

岳秀右手弃剑,双手疾出。

这时,三女之剑,都已刺中了岳秀,身不由己的向前冲去。

岳秀双手动如闪电,屈指连弹,击中了三位凤字的副会主。

三女同时觉着身子一麻,手中的长剑跌落在地上。

岳秀双手收回,左右一抄,同时接住了四把长剑。

一场恶斗,就在这样两个回合中结束。

岳秀身上衣服破了三处,真叫人无法论断是胜是败。

岳秀淡淡一笑,道:“会主的看法呢?”

龙凤会主道:“你虽然点中了敝会三位副会主的穴道,但你身上破裂之处公论评断,应该是一个不胜不败之局。”

岳秀笑一笑道:“会主的论法,果然很高明岳某人,也觉着很公平。”

事实上,他尽可有很多的辩词,但是他放弃争论。

这一着,大出了龙凤会主意料之外,不禁一呆。

岳秀却微微一笑,道:“这一战不分胜负,会主可以派出更高明的人,出面应战了。”

龙凤会主一摆头,三个女婢疾奔而上,扶住了三位白衣姑娘,同时也接过了岳秀交还的三支长剑。

这时,两个龙字的副会主,已然亮出了兵刃,准备出手。

大约未得会主之命,不敢轻易出手,盯住在岳秀的脸上瞧着。

这才看出了岳秀的用心,他故意弄险,只是留下藉口,使这一战评一个不分胜负。

龙凤会主很聪明,极快的了解了岳秀的用心。但他却没有法子改口下台。

究竟他是一会之主的身份,不能不顾到颜面。

沉吟了一阵,突然回头问道:“哪一位接二场?”

龙字门两个副会主应声而出道:“属下愿意接第二场。”

谭云和欧阳俊,同时举步行近了岳秀的身侧,道:“岳少侠,这第二阵让给我们,岳兄去换件衣服。”

岳秀微微一笑,道:“两位请替兄弟掠阵吧……在下还撑得住。”

谭云、欧阳俊,互相望了一眼,向后退去。

岳秀施传音入秘之术,道:“谭兄,把人手集于一处,我击败了这两个龙字门的副会主之后,就直扑龙凤会主,此人,能领导了这么一个组合,非同小可,我实在没有把握很快能制眼于他,届时,必将有一场很激烈的混战,诸位必需合力拒敌,我相信制服了龙凤会主之后,事情自会改观。”

他这边传音安排了拒敌之法,龙凤会主,也开始作了布置,暗传令谕,调集了高手,分布在大厅内外,听候自己的令谕出手。

虽然,两人都瞧出了对方口齿在启动传音,暗作部署,但谁也没有出口说穿内情,龙凤会主预先的各项安排,已被岳秀扰乱。

三个凤字的副会主,已被从婢扶下。

无影剑客侯玉,却呆呆的站在一侧。

他的处境最尴尬,既不能帮助岳秀,也不能帮助龙凤会主。

龙凤会主未再问过他一句话,似乎是,不再注意他的存在。

经过了一番安排,龙凤会主才点点头,道:“好!你们要一对一,就算咱们败了,也败的很荣耀。”

两个副会主点点头,举步而上。

但行近岳秀五步左右时,一个人却突然停下。

左首一人,仗剑而立,冷冷说道:“岳秀,在下领教。”

岳秀笑一笑,道:“兄弟奉陪,不过……”

黑衣人道:“不过什么?”

岳秀道:“不过,和在下动手,希望能取下脸上的面具。”

黑衣人回顾了龙凤会主一眼,沉吟不语。

龙凤会主笑一笑,道:“这一战,关系着龙凤会的成败,也用不着再掩遮本来的面目了。”

黑衣人应了一声,取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岳秀凝目望去,只见那人,大约三十四五岁,面如锅底,黑中透亮,浓眉大眼,狮鼻海口,自有一股威严之气。

这人相貌堂堂,一股英雄气概,岳秀打量一阵,道:“兄台,可否见告姓名。”

黑衣人回顾了龙凤会主一眼,沉吟不语。

岳秀突然哈哈一笑,目光转到龙凤会主的身上,冷冷说道:“阁下驭属之严,当今武林之中,只怕是不再有第二人了。”

龙凤会主笑一笑,道:“岳侯,他们只是尊重我罢了。”

岳秀目光转到那黑脸人的身上,道:“副会主,敢不敢报上你的姓名。”

黑脸人略一沉吟,道:“在下孟超。”

谭云突然接口说道:“君山十八寨的总寨主,孟九如盂英雄,阁下是否认识?”

孟超道:“是家父。”

谭云一抱拳,道:“原来是孟兄,兄弟湘西谭家寨谭二。”

孟超道:“二公子。”

谭云道:“不敢当,孟兄怎会投入了龙凤会中。”

孟超冷冷说道:“此刻咱们是兵刃相见的时刻,不是杯酒方欢,用不着谈往叙旧了。”

岳秀笑一笑说道:“孟兄,在下久闻孟总寨主之名,虽霸占君山,自成江湖上一大堂口,但他为人义气,处事公平,只在往来的船只,商旅之中,抽取少许费用,却是全力保护他们安全,人货不损,黑白两道中人,都对他十分敬重。”

孟超道:“家父的事,和我无关,你也用不着和我套近乎。”

谭云淡淡一笑道:“孟兄,在下用不着和阁下套近首,咱们是各行其是。”

岳秀冷笑一声,接道:“朱奇,孟超这个人,在江湖上的声誉如何?”

朱奇道:“孟超此人,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君山孟总寨主,在江湖上却是很有盛名的一个人。”

岳秀道:“乃父余荫、可及子女,可饶你不死。”

孟超挺剑而上,道:“岳秀,不要太狂,将算咱们非你之敌,也要和你打个胜败出来。”

长剑一探,刺向了前胸,岳秀长剑一抬,当的一声,封开了孟超的剑势,刷刷刷连攻了三剑。这三剑三势绝伦,孟超接过第二剑,却接不下第三剑。

第三剑,击中了孟超的右腕,孟超右手一松,手中宝剑突然跌落在地上。

这三剑是岳秀的真工夫,剑如闪电,力道强猛无比。

岳秀有意手下留情,长剑接近孟超的右腕时,突然转了过来,平击在盂超的右腕之上。如若岳秀的剑势不转,这一击,可以斩下孟超的右腕。孟超整个的右臂,都麻了起来,长剑就在脚下,却无法伸手拾起。

岳秀道:“孟超,你认不认输?”

孟超道:“男子汉,大丈夫,输就输,在下非你之敌,杀剐任凭尊便。”

岳秀道:“站开去。”

孟超怔了一怔,退到一侧。

岳秀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冷冷说道:“会主,还有什么高手派出,可以要他们动手了!”

龙凤会主冷笑一声,道:“岳秀,今天真要分个胜败出来吗?”

岳秀道:“我们难得碰头,既然碰到了,那就一次解决算了。”

龙凤会主道:“好!我陪你。”

岳秀笑一笑道:“会主,早该出来了。”

龙凤会主道:“厅中地方狭窄,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隐居黄山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