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04回 寻迹涉险

作者:卧龙生

岳秀道:“这中间,自然有很重要的原固,杨大人是否想到了。”

杨晋道:“在下也有这么一个想法,不过,那位洪老丈讲,他息隐于此,志在养老。”

岳秀道:“天下山明水秀之地,何至千百,为什么要隐息于看守鼓楼的环境中。”

杨晋点点头道:“岳世兄说的是,但他留在那鼓楼所在,用心何在呢?”

岳秀道:“清楚些说,那座古的建筑,并非清静之处,地处要区,人来人往,虽然,有过闹鬼的传说……”

杨晋心中一动,接道:“那闹鬼的传说,可和那洪老丈有关吗?”

岳秀道:“在我没有找出证明之前也不能说和他无关。”

杨晋点点头,道:“多谢指点,在下这就设法先把他擒拿下狱。”

岳秀沉吟了一阵,道:“杨大人,你可是觉那洪老丈很好对付么?”

杨晋道:“不好对付?”

岳秀道:“这就是了,如若想擒住那洪老丈,先得下一番功夫才是。”

杨晋道:“老朽准备多调捕快,再邀请一些镖师们参加,如是岳世兄能助我们一臂之力,那是更好不过了。”

岳秀沉吟了阵道:“总捕头,此事想来容易,做来难,在下只答应暗中助你们一臂之力。”

杨晋点点头道:“有此一言即可。”顿一顿又道:“张副总捕?”

张晃一欠身道:“属下在。”

杨晋道:“你去调动精明捕快四十人,各带兵刃,半个时辰之内,赶往鼓楼,埋伏左右,监视那洪老丈的行动。”

张晃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杨晋道:“岳世兄,是否要同去瞧瞧?”

岳秀一拱手,道:“在下自己走。”

杨晋点点头,回顾了王胜一眼,道:“你去请江南、金陵,两家镖局的总镖头,曹长青,崔大光。要他们带兵刃,暗器,到舍下来会齐。”

王胜一抱拳转身大步而去。

岳秀笑一笑,道:“看来大人对那位洪老丈,十分谨慎。”

杨晋神情肃然他说道:“在下的看法,那位洪老丈,是一位很杰出的江湖高人,虽有曹崔两位总镖头相助,但仍希望岳世兄,能够随行同往,以作力援。”

岳秀道:“在下一定去,如情势无必要,在下就不现身了。”

说完话,也不待杨晋再答腔,转身而去。

岳秀离去不久,王胜带着江南镖局的曹长青,金陵镖局的崔大光,匆匆赶到。

两个人,都带了兵刃,曹长青是一把金背大砍刀,崔大光是一条十三节亮银软鞭,和一袋银梭。

杨晋也换了一身黑色劲装,带了量天尺和宽面短刀,一袋金钱镖,急急抱拳道:“崔兄、曹兄,劳动两位深夜出动,兄弟很感不安。”

曹长青哈哈一笑,道:“这些年来,承蒙你杨兄多方照顾,咱们是感激不尽。”

崔大光道:“杨兄只管吩咐,水里水中去,火里火中行。”

杨晋笑一笑,道:“两位厚爱,咱们到鼓楼去请一位息隐江湖的朋友,那人武功很高,特请两位助兄弟一臂之力。”

崔大光道:“杨兄知晓那人是谁吗?”

杨晋道:“他自称姓洪,兄弟眼拙瞧不出他的来路。”

崔大光道:“走!咱们瞧瞧去。”

曹长青道:“慢着。”

杨晋道:“曹兄有何见教?”

曹长青道:“杨兄吃的公事饭,和咱们吃江湖饭的有一些不同?”

杨晋道:“曹兄请吩咐,如是确有为难之处兄弟也不便勉强。”

曹长青微微一笑,道:“杨兄,不要误会,兄弟之意,见了那人,由杨兄和他谈礼,礼不通,不行动兵,他如动手拒捕,我们才能出手。”

杨晋道:“理当如此。”

一行四人,离开了杨府,直奔鼓楼。

张晃率领了四十名捕快,早已在鼓楼埋伏,街口要道、屋角巷内,都有守护之人。

杨晋低声问道:“鼓楼上可有动静?”

张晃摇摇头,道:“没有。”

目光转到王胜的脸上,道:“你和张副捕快,守在楼下堵人。”

王胜一欠身,和张晃分守两面。

这两人也是办案老手,选择一南一北两个方面,而且离鼓楼,有着一段距离,以便监视四面。

杨晋带着崔大光、曹长青,和两个提灯的捕快,一马当先,直上鼓楼。

登上了三楼,才吩咐两个执灯的捕快,燃起了灯笼。

这灯笼油信是特制的,十分明亮,两盏灯一亮,立时照亮了整个走廊。

杨晋一掌推开木门,高声说道:“洪老丈,杨晋夤夜造访,请出一叙。”

语声甫落,洪七已手执杖,缓步行出卧室。

他衣履整齐,显然是早已有备。

杨晋一抱拳,道:“深夜惊扰,老丈鉴谅。”

洪七冷冷说道:“数十名带家伙的捕快,早已把鼓楼团团围住,杨总捕头,也用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杨晋淡淡一笑,道:“老丈明白了也好,杨某也可省去一番口舌。”

洪七目光转动,打量了崔大光和曹长青一眼,道:“两人不是吃衙门饭的,怎么也来赶热闹啊!”

不待两人答话,杨晋已抢先说道:“这两位,都是杨某请来的。”

洪七哼了一声,道:“六扇门的鹰爪子,果是全然不讲信义。”

杨晋脸色一寒,道:“洪老丈,在下心中有几点不解之处,敬请老兄指点杨某人虽然是吃的公事饭,但一向对江湖朋友们十分看重,洪老丈只要能说出一番道理,咱们绝对不敢无故刁难。”

洪七冷笑一声,道:“你这般汹汹来势,老夫纵然有话,也不愿说了。”

崔大光轻轻咳了一声,道:“这就是洪老丈的不是了,杨总捕头由于一件大案子,无法交差,查问老丈几句,也是理所当然,只是老丈能够……”

洪七怒声喝道:“住口,你们保镖的,也算吃的是江湖饭,想不到竟会和公门中人混在一起,此事如是传扬于江湖之上,只怕你的镖车,难再离开金陵一步。”

崔大光哈哈一笑,道:“金陵镖局子这块招牌,是兄弟和许多镖师们流血流汗,闯出来的,咱们要朋友,但却不受威胁。”

洪七冷冷说道:“老夫不用威胁,就凭两位这做法,必为江湖同道不耻。”

曹长青微微一笑,道:“老丈一口就叫出了咱们的身份,对咱们底细很清楚了。”

洪七道:“堂堂两位总镖头,金陵城中,谁不知。”

曹长青道:“惭愧,惭愧老兄把我们认的如此清楚,咱们竟不知这个地方隐居了一位高手。”

洪七道:“现在两位知道也还不迟。”

曹长青道:“老兄好大的火气啊!”

杨晋眼看曹长青和崔大光,都有些动了怒,打铁趁热,立时接口说道:“洪老丈,可要回答我杨某的问话?”

洪七道:“回答如何?不回答又怎么样?”

杨晋道:“如是老丈说的话有理,我即撤退人手,并向你洪老丈致歉、赔罪,如是老丈执意不肯合作,说不得只好请你到衙门里走走了。”

洪七冷森一笑,道:“你问问看吧,老夫也许会回你几句?”

杨晋道:“老丈潜居鼓楼,必有原因?在下希望听到真实的话。”

洪七冷冷说道:“老夫说过了,我喜欢这一份闹中取静。”

杨晋淡淡一笑,道:“老丈这番话,大约你自己会信信,在下希望听实言,洪老丈,我杨某干了十几年总捕头,对江湖的朋友们如何,洪老丈也该有个耳闻,目下王府血案,牵连太大,老丈不肯据实说明内情,那就别怪在下开罪了。”

杨晋双手一探,左手量天尺,右手宽面短刀,在胸前交叉起来,肃然说道:“杨某人已经四五年,未和江湖朋友动过手了,老丈不肯买我杨某面子,咱们只有公事公办了。”

洪七拐杖平胸,冷笑一声,道:“老夫让你先机。”

杨晋左手量天尺,向前微微一推,正待出手,崔大光却突然大声喝道:“且慢出手!”

越众而出,缓缓说道:“洪兄……”

洪七冷冷说道:“你有什么话说?”

崔大光道:“洪老兄,动手拒捕,不论成败,那就是一项很大的罪名,洪老兄三思!”

洪七哈哈一笑,道:“多谢关照,老夫就算无法胜得三位联手,但破围而出,大约还没人拦得住。”

杨晋身子一侧,道:“崔兄,请替兄弟掠阵,我如接不下来,再请两位相助。”

量天尺一招‘乘龙引龙’,若封、若宏的挡住洪七的拐杖,右手宽面短刀,却极快而出。

洪七一招间,被迫的疾快向后退避了五尺。

但一退即进,手中拐杖,顿然挥出了一片拐影攻了过来。

神眼杨晋乃江南第一名捕,自非浪得虚名。量天尺,左封右挡,架住了洪七凌厉攻势,宽面短刀乘暇抵隙,借机进攻。

两人一动上手,情形就十分热闹,量天尺和洪七手中的铁拐杖,不时相击,发出沉重的金铁交呜之音。

洪七被迫的连连暴退,心中大怒,突然厉喝一声,杖法忽变。

这鼓楼厅房宽敞,又无陈设之物,洪七手中拐杖,足有六尺余长,厅房足够施展。

洪七杖法一变之后,立时把杨晋的刀尺封住,原本由杨晋占尽的优势,忽然间,变为劣势。

崔大光、曹长青都看的十分明白,那洪七的拐杖,像一条逐渐收小的带子,愈收愈紧,杨晋已被迫的险象环生。

如若两人再不出手驰援,十招之内,杨晋很可能伤在那拐杖之卜。

曹长青伸手摘下金背大环刀,高声说道:“老丈,你可知拒捕杀官,是个什么罪名吗?”

洪七冷冷答道:“祸连家人,但老夫是光棍一条,大不了,把老夫问个死罪,老夫今晚要大开杀戒,好好的捞点本钱。”

话说的并不见凶残,但仔细想一想,却叫人背脊上直冒寒气。

字字句句之间,已然透出了杀人的决心。

曹长青一听不对,再看杨晋手中的量天尺和宽面刀,已被压迫的无法施展,立时大喝一声,道:“老丈要存心拒捕杀官,咱们就不能坐视了。”

金背大环刀,一招‘天外来云’,斜斜地劈了过来。

洪七拐杖疾迎,当的一声,震开了曹长青的金背大砍刀。

但这一刀,给了杨晋一个很大的反击机会,量天尺和宽面刀,同时暴长。

洪七退了两步,拐杖突然打了一个轮转,满天杖影,竟然把杨晋和曹长青一齐圈入了漫天的杖影之中。

这时,两人的刀光,又受拐杖压缩,隐入了苦战之境。

这是种很奇怪的现象,杨晋一个人时,被那杖影压迫的有些施展不开,加上了一个大名鼎鼎的曹长青,仍然是一般模样。

崔大光站在一旁,看的直皱盾头,暗道:“这是什么杖法,如此强大奇奥。”

就在这一转念问,曹长青和杨晋又隐入了险象环生之境。

崔大光解下了腰问的亮银软鞭,正待出手,脑际中突然间闪起了一段往事,失声叫道:“雷音杖法。”

一面大喝,亮银鞭也同时飞卷出手,一招铁划银钩。

亮银鞭搭上了洪七的拐杖。

那亮银鞭乃是软兵刃。

搭上拐杖,立刻缠住杖身。

崔大光用足了全身气力一拉,把那洪七的严密杖影,拉开了一个很大的空隙。

口中大声接道:“两位快退开,那是雷音杖法。”

其实,不用崔大光叫,曹长青和杨晋也警觉到不对。

两人都有过很多次动手的经验,纵然遇上了比自己武功高强的人,也不致受到如此强烈的压迫感。

是以,崔大光一拉开洪七的拐杖,杨晋和曹长青立时倒跃而退。

三个人并排而立,挡在楼门口处。

两个手执灯笼的大汉,已然退到了门外面。

但那强烈的余光,却照的满室通明。

曹长青低声道:“崔兄,雷音杖法,可是少林绝技。”

杨晋道:“原来是出身少林的高人,无怪咱们不是敌手了。”

曹长青道:“少林有俗家弟子,但却人数不多,不知老丈可否见告真实姓名?”

洪七冷笑一声,道:“很不幸,你们竟然瞧出了雷音杖法……”

崔大光接道:“雷音杖法,乃少林绝学,但却不是什么隐秘,江湖上识得此杖法的人,不在少数。”

洪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寻迹涉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