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06回 花舫豪赌

作者:卧龙生

那是说,这一场豪赌中,这五个人之间并无势不两立的气势。

但更奇怪的是,这座大舱中,除了这五人之外,不见别的客人,四凤未现身类理解论》、《政府论两篇》、《宽容异教的三封通信》、《基督 ,连一个丫环使女,龟奴,也未在舱中。

这情势很反常,但反常的情势,常常给人一种诡异的感受。

但见欧阳俊长长呼一口气,道:“谭兄及时赶到,实是出了兄弟的意外,风闻二公子已回湘西……”

谭云接道:“不错,在下是回了一趟湘西。”

王召道:“二公子往返匆匆,专以赶这场赌约的吗?”

谭云笑一笑道:“在下原本和一位朋友有约,但不幸的是谭某一进金陵,就接到了一张请帖,既然主人这么看得起我谭某人,谭某自然不能让人失望,何况,四凤舫艳名四播,兄弟也希望借此见识一下四位凤姑娘。”

那全身黑衣手提葯箱的郎中,突然插口说道:“哪一位是主人?”

欧阳俊摇摇头道:“阁下是……”

黑衣人接道:“毒手郎中马鹏。”

杨晋心头一震暗道:毒手郎中,乃江湖上一大凶人!

只听欧阳俊道:“久仰,久仰,马兄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今日有幸一会。”

马鹏笑一笑道:“好说,好说,兄弟已久年未到江南道上来过,但江湖浪子欧阳俊的大名,在下是久闻了。”

王召突然说道:“不知主人约有多少客人,是否已经到齐?”

马鹏道:“邀宴主人,未免有些慢客,就算人数未齐,至少,也该出面招呼咱们一下才是。”

谭云目光转到那青衫长髯人的脸上,道:“阁下好生面熟,只是谭某人一时竟想不起来……”

哈哈一笑,接道:“主人还未出现之前,咱们作客的人最好能先有个认识才是。”

言下之意,希望那青衫长髯人,自作一番介绍。

但见那青衫人拂髯一笑,道:“咱们同为主人邀约而来,一切恐都早在主人的安排之中。”

他说了一番话,而且出言惊人,隐隐间若有所指,但却就是没有说出他的姓名。

谭云一皱眉头,对那青衫人一抱拳,道:“在下湘西谭云。”

青衫人噢了一声,道:“谭二公子,久仰,久仰。”

仍是不肯通报出自己的姓名。

欧阳俊看那青衫人一直未通报姓名,也不禁动了怀疑,微微一笑,道:“在下欧阳俊,请教大名。”

青衫人正待答话,突然间一阵木门启动之声,传了过来。

转头看去只见右面壁间,开启了一座小门,四个美艳少女,鱼贯而来。

是艳名满秦淮河的四凤姑娘。

四个人分穿着四种不同颜色的衣服,红黄蓝白。

当先而行的一身红衣,正是四凤之首的大凤,手执红绢帕迈着个春风俏步,人已到桌前面,媚眼飘动环顾了众豪一眼,笑道:“对不住啦!诸位,有劳久候。”

紧随在大凤身边的三位凤姑娘,也和往日不同,平常之日,四位凤姑娘都会各施混身解数,纷纷迎向客人,但这一次,除了大风姑娘之外,其余三凤,竟然是大改常情,紧随在大风身后肃然而立。

大凤本是满脸笑容,忽然问,笑容一敛,脸色一冷,道:“各位请拿出请帖……”

欧阳俊一皱眉头道,“怎么?难道咱们还是假的不成?”

大凤道:“是手续,欧阳兄,我们准备的礼物不多,一帖一份,如是来的多了,咱们无法应付,同时,也不希望没有接到柬子的人,来这里赶这一场热闹。”

欧阳俊未再多言,探手从怀中取出了一份请柬。

大风笑一笑,道:“欧阳俊,请坐。”

她平常都称呼欧阳大爷,此刻忽然改了称呼,欧阳俊听入耳屯只觉得刺耳得很。

但他已感觉到这四位名满金陵的四凤姑娘,不是平常人物,索性依言坐了下去。

王召也缓缓从怀中取出一份请柬。

谭云,马鹏和青衫长髯客,都取出了请柬,依序入座。

只有杨晋呆呆地站着。

大风两道目光一直盯注在杨晋的身上道:“朋友,你胸前未带暗记,怀中未带请柬,怎知我们四姐妹今宵宴客?”

杨晋瞠目结舌,想不出回答之言。

这时欧阳俊,墨龙王召等,全部把目光投在杨晋的身上。

杨晋心中暗作盘算道:我如是现在本来的面目,可以不再受此穷气,但势必破坏他们这一场苦心设计的豪赌,岂不有点负气,但我如不现出本来的面目,只怕无法应付这个变故了。

但闻大风冷冷喝道:“四妹,过去搜搜他,看看是何方神圣?”

一身白衣的四凤,突然一个快速转身,花蝴蝶似的转到了杨晋的身前,冷冷说道:“举起双手来。”

那日杨晋在四凤舫上看四凤巧笑情兮,殷殷劝酒,媚态横生,极尽娇柔,竟然未注意到她们的武功身手,但此刻,那四凤一个快速转身,身法美妙,分明是有很好的武功基础。

杨晋微微一怔,忽然想到了岳秀说过的那句话,这四凤姑娘,不像是普通的风尘女子,杨大人最好能注意一下。

那年轻人,似是有洞触机先之能,果然是非凡之才。

心中念转,右手探入袋中希望取出总捕头腰牌应付一下。

哪知手指触及,竟然有一张硬硬的请柬随手取了出来。

那是一张书画精美的请柬,和欧阳俊一般模样。

白衣四凤,伸手取过请柬,道:“大姐,他有请柬。”

红衣四风,依言递过去。

大凤接过请柬,瞧了一阵,脸色微微一变,道:“阁下既有请柬,何以不先亮出来?”

衣袋中如何放了一份请柬,杨晋实是不知,不过,他是历经过无数风浪的人物,应变之能,自有过人之处,淡淡一笑,道:“老朽也未佩饰物,还不是上了四凤舫吗?”

红衣大凤呆了一呆,道:“那么阁下坐吧。”

杨晋大步行了过去,在欧阳俊和王召之间坐了下来。

红衣大凤望望天色道:“时间不早了,怎么还有两位未到呢?”

谭云冷笑一声,道:“下请柬是你们的事,来不来是人家的事,姑娘下了八张请柬,来了六个人,那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

红衣大凤道:“咱们有八份礼物,希望八个人,都能到齐。”

谭云道:“想是想,但人家却未必肯来。”

大凤一扬柳眉儿,道:“谭二公子的意思是……”

谭云道:“我的意思很明白,不论姑娘下给什么人的请柬,但你姑娘,不能拿着咱们如约而至的人开心,在下还有事情,无法等的太久。”

红衣大风嫣然一笑,道:“谭二公子,也可以不来,但既来之,则安之,又何必急在一时?”

谭云淡淡一笑,道:“说的也是,在下既然能来,自然也能去,如是姑娘一盏热茶工夫之内,不说出请客用心,谭某人就要离去。”

言下之意,已无商量的余地。

红衣大风既无怒容,亦无喜色,回头对白衣四凤低言数语。

白衣四凤微一颔首,依言行到了舱门口处。

这画舫停在水中,出入只有一个舱门,白衣四凤举止很明显,谁要不得主人允许之下离开,那就得先行通过白衣四凤的拦截。

谭云望了四凤一眼,淡漠一笑。

但闻红衣大凤说道:“二妹,三妹奉茶敬客。”

舱中没有欢笑声,也没有争吵声,但却有一股莫名的紧张,任何时刻,可能引起冲突。

杨晋瞧瞧马鹏,又瞧瞧那长髯中年人,两人都是一片冷漠,对舱中的紧张形势,视若无睹。

倒是欧阳俊和王召,有些微微激动神情。

红衣大凤故意举手理一理鬓边的散发,姿势优美地一笑,道:“诸位请喝茶啊!”

她坐在主人的位置上,首先举杯喝了一口。

杨晋暗暗忖道:这红衣大凤,好像是有意把时间拖延下去,难道她真的准备,先和谭云冲突一场不可?

谭云霍然站起身子,道:“一盏热茶的工夫,好快啊!”

举步向外行去。

欧阳俊低声道:“谭二公子,还不到一盏热茶工夫。”

杨晋也有着一搅散局的恐惧,大凤适才一席话,已引起了他的好奇。

但他忍下未言。

但闻谭云朗朗一笑道:“差不多了。”

说道,人已快到了舱门口处。

白衣四凤忽然一欠身,道:“二公子,请回座。”

谭云双目暴射出冷电似的寒芒,道:“你要拦我去路?”

白衣四凤道:“小妹奉命守门,未得大姐之命,不敢放二公子离去。”

谭云冷冷说道:“我谭云不愿和妇道人家动手,你最好还是让开去路。”

四风道:“二公子,你伤了我,我不让路也不成了。”

话说的很婉转,但却充满了挑战的意味。

谭云仰天大笑一声,道:“姑娘,是在迫我出手了,有场中这多武林同道作证,日后传扬于江湖之上,也不能说谭云欺侮女子了。”

白衣四凤笑一笑,道:“二公子,你不用顾虑,我们四姊妹中我最好斗,你打伤了我,还有我三姐、二姐接着。”

谭云冷冷说道:“姑娘一定迫在下动手了?”

白衣四凤摇摇头道:“咱们可以不动的,只要你二公子回到原位,岂不是可以免去了一场纷争?”

谭云冷冷说道:“还有一方法,也可以免去咱们一番纷争。”

白衣四凤道:“什么方法?”

谭云道“姑娘若是让开去路,咱们也可免去一场纷争。”

四凤叹口气,道:“二公子,小妹有些不明白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看个明白再走。”

谭云道:“也许看下去有很动人的事情,不过,在下说过要走了,自然是非走不可。”

白衣四凤道:“可惜的是,小妹奉命,非要拦住你谭二公子。”

谭云仰天打个哈哈,道:“那么你就拦一下试试看吧!”

双掌护胸,身子一侧,疾向前面冲去。

白衣四凤左掌一挥,拍出一记掌风,右手五指若钩,硬向那谭云的右腕之上抓去。

谭云身子一闪避开,右手掌一吐,一股暗劲,疾冲过去。

四凤双手齐攻,但却一起落空,心中大大的震惊,暗道:谭家寨的武功,真非小可。

心中转念,双掌却连环攻出。

但见攻势流转,有如落叶缤纷,攻势竟然是快速异常。

杨晋看那四凤的掌势,凌厉快速,竟若一流高手,心中大大的难过,暗道:想不到这样的人物,竟然隐迹风尘之中,我这个总捕头竟然是未得到一点消息,当真是惭愧得很。

谭云仍然站在原地,掌劈指点,封住那四凤的攻势。

不论那白衣四凤的攻势如何凌厉,但谭云却一直轻松应付。

片刻之间,白衣四凤已然攻出四十余招。

谭云冷然一笑道:“姑娘够了没有?”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谭云完全是采的守势,一直没攻过一招。

四凤心中也颇有自知,停下手,笑一笑,道:“二公子自侍身份,不肯和我动手。”

谭云道:“但一个人耐心有限,适可而止,姑娘应该明白。”

白衣四凤道:“我明白,公子有意忍让,但我守门有责,不能放你出去!”

谭云怒道:“你能拦得住吗?”

红衣大凤娇声接道:“四妹拦不住还有我们,如是二公子一定要走,至少先击败我们四凤妹妹。”

谭云冷笑道:“那很好,四位凤姑娘最好是一起出手。”

大凤淡淡一笑,道:“用不着,二公子伤了我们的四妹,我自会出手。”

谭云哈哈大笑道:“大姑娘可是觉着我谭云不敢杀人吗?”

红衣大风冷冷说道:“二公子如若觉着杀人是一件很好玩的事,那就只管出手杀人。”

谭云缓缓举起了右掌,逼住了白衣四凤。

但白衣四凤却如遇上了极大的痛苦,身躯迅快地移动位置,但总觉无法避开那一击之势。

这情形,舱中人都看得十分明白,白衣四风已为谭云的掌势遮住,势必伤在谭云的掌下不可。

三凤、二凤也都瞧出情形不对,很快地抢占了有利的形势。

谭云一出手对付四凤,三凤、二凤也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攻向谭云。

就在这剑拔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花舫豪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