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09回 自投罗网

作者:卧龙生

杨晋略一沉吟,解开了成远双臂穴道。

成远缓缓取下皮面具,杨晋瞧的一呆。原来,那是一副很秀气的面孔,只不过二十一二的年纪,剑眉星目了基础,并对其它学科发生了广泛的影响。主要著作有《论 ,面如冠玉。

杨晋叹口气,道:“朋友,你真的姓成名远?”

成远道:“是!我叫成远!”

杨晋道:“你真是凶手?”

成远道:“咱们谈过了,不管我是否真的凶手,你已经答应了,把我送到衙门,是么?以你杨大人的身份,答应的话,自然是不会变卦了。”

杨晋笑一笑,为难他说道:“可以,但我要知晓真正的内情,小兄弟,你不像坏人,我宁可不破这件案子,革职查办,也不愿糊糊涂涂,把你送去凌迟。”

成远神色黯然他说道:“杨大人,咱们谈好的事,希望你不要再变卦。”

说完话戴上了人皮面具。

杨晋皱皱眉头,道:“小兄弟,能不能告诉我真正的内情?”

成远笑一笑,道:“你心中把我当真犯看待就是,岂不是一了百了。”

杨晋道:“取下面具,就算我答应把你当作凶手,你也不能戴着面具了。”

成远道:“大人素有神眼之力,我自然没有法子瞒得过你,但我相信应天府的胡大人,和七王爷瞧不出我戴面具,我早已想好一片说词,只要七王爷肯亲自审问,我会激怒他把我处决,以七王爷对兰妃的宠爱,他势必亲审不可。”

目光突然转到谭云和胆叟及顽童身边,接道:“这三位,不但被人点了穴道,而且,还像是中了毒!”

杨晋怔了一怔,道:“你怎么知道?”

成远笑一笑道:“你如肯把我送到应天府,我就帮你解去他们三位身上之毒。”

只听一声清朗的声音,接道:“你知道他们中的是什么毒么?”

随着那说话之声,缓步进来两个人。

当先一人丰神俊朗,正是岳秀。岳秀身后紧随着一个半身都包着白色纱布的人。

杨晋急行一步,迎上岳秀,低声道:“老弟,事情变化很奇怪。”

岳秀道:“什么事?”

杨晋道:“这位兄弟,是来投案的,他说,他是杀死兰妃的凶手!”

岳秀嗯了一声,道:“是真凶手,还是受命而来的?”

成远接口说道:“凶手就是凶手,哪还有什么真假。”

岳秀双目盯注在成远的脸上,瞧了一阵,道:“成兄,能瞧出这三位身中之毒,那是足见高明。”

成远道:“稍涉医道的人,就不难瞧得出来,此事又何足为奇。”

岳秀道:“成兄,可瞧出他们中的什么毒么?”

成远目光一掠半脸半身,都裹着纱布之人一眼,道:“君子不挡财路,这一位,想是你们请来的大夫。”

半脸包着白纱的人,冷冷接道:“在下毒手郎中马鹏,从来不和同道抢生意,阁下如若能够治疗他们三人身中之毒,区区决不插手!”

成远微微一笑,道:“你是请来的大夫,自然是应该由你先动手。”

马鹏缓步行到谭云身侧,道:“岳兄,解开谭二公子的穴道。”

岳秀望了成远一眼,缓步行近谭云,伸手拍开谭云的穴道。

谭云伸展一下双臂,望望岳秀、马鹏,突然扬手一掌,击向马鹏前胸。

马鹏吃了一惊,闪身向后退了三步。

他全身很多伤口,虽经葯物治疗,但还未完全复原,这闪身一退,震动了伤口,只疼的一咧嘴巴。

马鹏轻轻咳了一声,道:“他们三人。身受毒伤,自然无法治疗,奔向你杨总捕头处来,想找你说明受伤经过,可惜,他们还未见到你,就毒性发作了。”

杨晋道:“大概是如此吧!”

马鹏道:“他们是被一种毒伤神志的葯物所伤。”

杨晋道:“咱们不惜代价,要求马兄一施妙手了。”

马鹏笑一笑道:“除非以知年何首乌,奉作诊费,否则在下不愿施术。”

岳秀笑一笑,道:“在请你马大夫来此之时,早已思虑及此,只要你能救了他们三人,在下原物奉还。”

马鹏突然摇头,道:“不行,还得岳兄答允第二个条件,在下才能治疗他们的伤势。”

岳秀道:“什么条件?”

马鹏道:“要答允送在下平安离开金陵百里!”

语声一顿,接道:“在未离金陵之前,在下的安全与何首乌,都由你岳秀保护!”

杨晋道:“马鹏,你这算什么条件?”

马鹏道:“接不接受就由你们作主了。”

岳秀淡淡一笑,道:“马大夫,有没有一个时间呢?要是你永远留在金陵不走,在下是不是要保护你一生安全。”

马鹏笑一笑,道:“那倒不至于,何首乌交到在下手中开始,十日为准,十日之内,在下离开金陵,岳兄护送我离开金陵百里,以后,就没有你的事了!”

岳秀笑一笑,道:“好!咱们就以一言为定。你现在动手,他们病势一好,在下立刻奉上何首乌。”

马鹏淡淡一笑。道:“我不知他们用的什么葯物,所以,必须一项一项试验后才能下手解救,这要一些时间。”

岳秀道:“多长时间。”

马鹏道:“多则三日,少则一天。”

岳秀道:“马大夫,他们能够支撑三天时间么?”

马鹏道:“在下解不了他们身中之毒,不取阁下的何首乌。”

杨晋道:“这算什么约定……”

马鹏道:“杨大人,人在矮檐下,不低头也不行,整个金陵城,我是唯一能解除他们毒伤的人,你就只好委屈一下了。”

成远突然微微一笑,道:“那倒不见得,你是被请来的大夫,自然由你先出手。如果太阳下山之前,你无法解去他们的毒性,在下再出手解去他们的毒性。”

马鹏双目一瞪,道:“小子,你好大的口气,但是我毒手郎中,解不开的毒性,天下只怕没有几个能够解得。”

马鹏打开葯箱,取出六个葯瓶放在木桌上。

打开瓶塞,倒出六种不同颜色的的葯物。成远皱皱眉头,道:“马大夫,可是要他们分别服用这六种不同的葯物么?”

马鹏道:“老夫这六种葯物,可以解除一百二十种奇毒,他们有三个人,每人试服二种,就可以试出他们中的什么毒了。”

成远道:“如果天下有一百二十种的奇毒,难道就没有第一百二十一种毒葯吗?”

马鹏道:“也许有,不过,江湖上能够用到马某掌握中的一百二十种毒葯以外的,实在不多。”

成远淡淡了笑,道:“阁下把毒葯分算到如此多的等级,那实是罕有的景象了。但在下之见,如此的精细分葯,只怕反增治疗困难。”

马鹏取出一白色丹丸,捏开唐啸的牙关,把葯丸投了下去,然后,闭目而坐。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突然睁开了眼睛,道:“岳兄,请解救开顽童唐啸的穴道。

岳秀应了一声,挥手一掌,拍活了唐啸的穴道。”

唐啸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突然站起了身子,两道冷厉的目光,盯注在岳秀的脸上。

岳秀看他目光中一片茫然,知他毒还未解,忍不住长叹一声,道:“唐世兄,还认识在下岳秀吗?”

唐啸道:“岳秀是谁,我不认识。”

扬手一掌,迎面劈去。岳秀一闪避开,而唐啸两道目光却又转注到马鹏的身上。

马鹏道:“快些点他穴道。”

岳秀应声出手,又点了唐啸的穴道。

马鹏又取出一粒红色丹丸,投入唐啸口中。片刻之后,岳秀又解开唐啸的穴道。

但仍和上次一样,未见葯力效用。

在岳秀很耐心的协助下,马鹏一口气试验过六种葯物,唐啸、朱奇、谭云各自服下一两粒解葯。

但求证的结果是,自诩六种葯丸合计能解一百二十种毒性的灵丹,竟完全无效。杨晋几次想发作,但都被岳秀示意阻止。

成远突然说道:“马大夫,你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马鹏道:“老夫先找出他们身中的毒性,然后才能设法解他们的毒性。”

成远淡淡一笑,道;“马大夫,在下可以试试吧?”

马鹏道:“老夫不能解去的毒性,你小子能解去么?”

成远道:“在下愿意试试,如果解不了,仍然要请你马大夫一展妙手,如果在下万一成功,他们三位也可以少受很多的罪。”

马鹏冷笑一声,道:“好吧,老夫倒要开开眼界。”

成远缓步行到谭云身前,伸出手指,中指和无名指,搭在谭云的脉上,过了一盏茶工夫,又翻开谭云的眼皮,瞧了一阵,道:“果然是一种很奇特的葯物……”

马鹏冷冷接道:“什么毒性?”

成远道:“在下无法说出什么名字,但它是一种迷乱心智的葯物!”

杨晋道:“不错,胆叟,顽童,亲如手足,但他们却各施绝技,相互搏杀,如何解去他们身中之毒,才算本领!”

成远道:“在下未带葯物,不过,我可以开个葯方子,杨大人派人去配一料葯来,试试看能否解得开。”

马鹏道:“在下这解毒丸乃天下解毒圣品……”

成远接道:“是的,马大夫,你的解毒丹,解的是有形之毒,但他们中的却是无形之毒。”

马鹏道:“你可否说得清楚一些!”

成远道:“可以,譬如,一种葯物,混合于油灯蜡烛之中,点起烛火,毒性在散发,人却中毒于不知不觉之中。”

马鹏口中虽未承认,但心中却也自认如此,暗道:“这小子说得十分有理,看来,也是一位用毒的大行家了。”

杨晋轻咳了一声,道:“他们三人是否中了无形之毒呢?”

成远道:“这等无形之毒,又称作变形之毒,它未化作烟雾之时,人人可见,只要不食用入腹,并无毒性,但如是变形之后,那就是十分可怕了,它伤害之处,不是人的体肤,心脏,而是人的大脑,神经系统,老实说,一般疗毒葯手法实在无法治疗。”

岳秀突然接口说道:“阁下的高论,使人茅塞顿开,事实上,以胆叟,顽童,再加上谭二公子,三人在江湖上的经历而言,他们三位中的毒性,极可能是能伤害脑部,使人忘我的毒物。”

成远双手一拍,道:“不错,他们灌然是中的迷心之毒。”

马鹏哈哈说道:“捏造一篇耸人听闻之论,标新立异,只卖两张嘴皮子,那又与事何补?”

成远道:“光棍不挡财路,何况,我此刻,一心求死,万念俱灰,为什么要挡你的生意呢?”

马鹏皱皱眉头,道:“你能解得了吗?”

成远道:“我相信有六对四的希望。”

马鹏心中实无解除无形之毒的能力,但又不好当面认下,只好问道:“你要几天才能除他们身上之毒?”

成远怔了一怔,道:“几天,不用,不用,我如能解,一个时辰足够了,如是无能解得,就算用上三五日,一样无能为力。”

马鹏道:“老夫要数日工夫,先找出毒性,然后才能下手,你既然一个时辰可解,那就请你先试试吧!”

不容成远开口,杨晋已抢先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阁下需要些什么?但凭吩咐,我立刻去办。”

成远叹口气,道:“我是待死之囚,还要什么代价,马大夫既肯谦让了,在下愿勉力一试,成与不成,在下没有把握。”

马鹏一面说话,一面打开葯箱。

杨晋只瞧的大感奇怪,暗道:“这毒手郎中,几时变得如此善良了。”

成远回顾了马鹏一眼,慾言又止,目光斜注葯箱之中,瞧了一阵,道:“阁下这葯箱之中,都是成葯……”

马鹏哈哈一笑,接道:“不错,在下这葯箱中,都是成葯,阁下如若需要,只管取去就是。”

成远道:“成葯配制的葯物,在下不便动用,马大夫请收下吧!”

毒手郎中马鹏,忽然问变的修养很好,淡淡一笑,道:“阁下不用,在下只好收起了。”

合起葯箱,退开五步。

成远又开始仔细的查过三人的伤势,回头向杨晋说道:“杨大人,在下倒可以开个葯方试试,不过,咱们要把话说清楚,我医好了他们三位的病势,你阁下就把我送入应天府死囚牢中,而且保证在下是真正凶手。”

岳秀皱皱眉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自投罗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