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13章 智除蛊毒

作者:卧龙生

陈振东等一行人,仍然紧跟在庄璇玑等身后,双方保持七八丈的距离。

登上官道,庄璇玑突然下令,加快了速度。

大道上车马往来,行人如梭。

庄璇玑等一阵紧走,到太阳下山时分,竟然赶了六七十里。

而且,庄璇玑故意的错过了宿头,过了一个宿头,行向郊野中。

到了掌灯时分,庄璇玑等一行五人,还在一片荒野中。

陈振东等人,似是已被甩掉了。

这是一片荒凉的郊外,前不着村,后不临店。

幸好今夜有明月。

柳媚笑一笑,道:“看样子,他们不会追来了。”

语声甫落,耳际间,已响起了急促的步履之声。

陈振东等五个人,竟然快步如飞的追了过来。

柳媚站在路中,一下子拦住了陈振东的去路,道:“站住,不用再跑了,我们在这哀恭候各位大驾。”

陈振东收住急奔之势,吁一口气,道:“柳姑娘,庄姑娘呢?”

柳媚道:“在!有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目光一掠陈振东身后,不禁一呆,接道:“怎么回事,你们只有三个人了?”

陈振东道:“一言难尽……”

庄璇玑缓步行了过来,道:“什么事?”

陈振东道:“姑娘看到了没有?”庄璇玑道:“你们只有三个人了?”

陈振东道:“是!另外两个人死了。死在蛊毒之下。”

庄璇玑道:“蛊毒发作了,是不是很苦?”

陈振东道:“我在江湖上走动,见识过不少很悲惨的死状,但却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个悲惨的死法。”

庄璇玑道:“他们已经知道了你们的事?”

陈振东道:“我想他们还不知道,如若知道了,只怕,我们谁也活不了。”

庄璇玻道:“他们不知道,为什么?……”

陈振东接道:“我想,他们只是内心中有些怀疑,主要的是让我们见识一下利害,那两个朋友,也很够意思,忍受着毒蛊噬心之苦,竟然未说什么。”

庄璇玑道:“以后呢?”

陈振东道:“以后,我看到他们口鼻中涌出血来,逐渐的停止了挣扎。”

庄璇玑道:“死亡的很痛苦?”

陈振东道:“我看到他们咬牙苦忍,忍受着那种非人所能忍受的痛苦,但他们没有说出来什么,我知道,他们面对着死亡的痛苦时,也会极力忍受,就算是断去他们一臂、一腿,也不会哼一声,但蛊毒,却使他们满地乱滚。”

庄璇玑道:“除了你们之外,还有些什么人在场?”

陈振东道:“一个黑衣人,一个蒙面的青衣女人。”

庄璇玑道:“就是那位下蛊的女人?”

陈振东道:“好像是她。”

庄璇玑道:“你们三位,现在准备作什么打算?”

陈振东道:“咱们匆匆追来,特地要向姑娘请教?”

庄璇玑道:“先说说,你们有些什么准备?”

陈振东道:“我们没有什么准备,只是来向姑娘告别。”

庄璇玑道:“你们准备死?”

陈振东道:“对!我们只求见姑娘一面,告别姑娘之后,我们就要自绝而死。”

柳媚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你们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死?”

陈振东道:“柳姑娘,放手一战。”

金素花道:“我带他们离去。”

庄璇玑道:“那姑娘又如何向别人交代呢?”

金素花道:“那是我的事了,总不致于要向姑娘仔细的报告一番吧。”

庄璇玑道:“王杰,起下他们身上暗器,给他们一粒解葯。”

王杰唯命是从,立刻动手,片刻工夫,已起下了六人身上的暗器,并给他们各自服下解葯。

六个人很快的清醒过来。

两个黑衣人忽然拔出佩刀,冲向庄璇玑。

高空快如闪电,右手一挥之间,已然夺过了一个黑衣手中佩刀。

王杰同时出手,金光一闪间,一枚金镖,电射而至,击中了另一个黑衣人的右腕。

金镖由右手背上射入,直透掌心。

当的一声,黑衣人手中的腰刀落地。

两个黑衣人呆了一呆,同时停下脚步。

马鹏冷冷说道:“如是诸位想活命,最好不要妄动。”

金素花微微一笑,道:“当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璇玑姑娘这几个从人,都高明的很。”

马鹏道:“璇玑姑娘很仁慈,如若她稍存仇恨之心,咱们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王杰道:“璇玑姑娘,化外之民,不懂教化,陈振东等两个同伴之死,已可证明,姑娘似是用不着再对他们存什么仁义之心了。”

庄璇玑道:“算了,金素花,你可以请了。”

这时,两个红衣老妪,怒目注视着马鹏、高空,一付跃跃慾试的样子。

金素花冷冷喝道:“你们退下来,用不着给我丢丑现眼了。”

人却离开软榻,直对庄璇玑行了过来。

柳媚身子一闪,拦住了金素花,笑道:“要动手么?先过我这一关。”

金素花冷笑一声,道:“你不是我的敌手,退开去吧!”

柳媚道:“边区南蛮,还会有什么露人之艺,小妹倒是有些不信了。”

金素花道:“庄璇玑,要她让开。”

柳媚道:“先胜了我,再夸口不迟。”右手一抬点了过去。

金素花右腕疾疾迎了上去。

柳媚易劈为抓,变化擒手,反向金素花右腕上扣去。

忽然间,金芒一闪,金素花袖口之中,飞出了一条金色的心蛇,一下子缠花了柳媚的右腕之上。

柳媚微微一呆,金蛇已紧缠右腕,同时蛇口张启,露出了两颗毒牙,贴在了柳媚白嫩的右腕之上。

柳媚一皱眉头,暗自咬牙,左手二指,向蛇头上捏去。

金素花冷然喝道:“不要动。”

右手迅如电火的速度,扣住柳媚的左腕。

四大凶煞虽然身经百战,但却从未见金蛇缠腕的事,全都不禁一楞。

高空双目炯炯,盯住在柳媚腕上蛇头。

马鹏右手握住了刀柄向不虚发的穿心一刀|已随时可以出手。

王杰双手中,各握了三种不同的暗器。

但几个人,都忍住了没有出手。

因为,柳媚的处境,太凶险了,那贴在腕的蛇口,随时可以把毒牙咬入柳媚的肌肤之中。

金素花道:“这是南疆五大奇毒之一金线蛇,如是被它咬上一口,我也无法解救,柳姑娘如是不想死,最好乖一些,免招死亡之祸。”

庄璇玑道:“金姑娘现在,准备如何应付。”

金素花道:“念在你不肯伤害我从属的份上,我也手下留情,不过……”

她沉吟一下接道:“我要和你放手一搏,不许他们在暗里插手。”

庄璇玑道:“好,你先收回金线蛇,放了柳媚。”

金素花道:“不知道庄姑娘是否已经明白了,我所谓不许他们插手的意思?”

庄璇玑道:“我明白,不论咱们胜负如何?都不许他们出手。”

金素花道:“也不能施放暗器,伤我从属。”

庄璇玑点点头,道:“好!我答应。”

金素花道:“我如制住了你,你要跟我走。”

金素花左手伸出,一拂柳媚的右腕,收回了缠在柳媚腕上的金线蛇。

右手忽然一提一甩,柳媚竟被她抛了出去。

但柳媚调息极快,身在空中,人已复元,轻飘飘落着在实地之上。

高空冷冷的望了金素花一眼,心中暗道:这女人虽然黑了一点,但黑里娇俏,而且,带着一股野性的魅力,自成一格,但她身上藏了很多条蛇,想想实在呕心,如此女人,不知什么样的男人,才敢和她接近。

金素花目光一掠高空,微微一笑,道:“你退开一些,我和庄姑娘约好了,不许你们插手。”

她笑的很甜,而且很大胆,和中原的女孩子,那种犹抱琶琵半遮面的味道,完全不同。

高空吁一口气,按下震动的心情,缓缓说道:“再过我一关试试。”

金素花摇摇头,道:“我不会和你动手。”

高空冷冷说道:“姑娘可是觉着在下不配和你动手么?”

金素花摇摇头,道:“我不愿伤害你,何况,我和庄姑娘早约好了。”

高空道:“不行,……”

庄璇玑接道:“高空,你让开,我既然早和她约好了,不能失约。”

对庄璇玑的令谕,高空绝对服从,立刻向旁边闪去。

金素花缓步行了过来,道:“庄璇玑,你懂不懂放蛊?”

庄璇玑道:“所知有限的很。”

金素花道:“我可以告诉你。”

庄璇玑道:“小妹洗耳恭听。”

金素花道:“大体来说,放蛊的手法,有三种,把蛊毒放在食物中,那是最下等的办法。”

庄璇玑道:“还有两种比较高明的办法,是什么办法呢?”

金素花道:“最高的是活蛊,可以伤人于十丈之外。”

庄璇玑皱皱眉头,道:“第二种高明办法呢?”

金素花道:“隔物传蛊,就像我和你这样的距离,或是稍为远一些,我可以放出蛊毒。”

庄璇玑道:“我现在是不是已经中了蛊毒?”

金素花道:“庄姑娘的感觉呢?”

庄璇玑道:“实在说,我感觉不出什么?”

金素花道:“那是说,姑娘并没有中毒的感觉。”

庄璇玑道:“金姑娘说完了没有?”

金素花道:“说完了。”

庄璇玑道:“我也有几句话,奉告姑娘,我们无怨无仇,你却苦追不舍,我不喜欢杀人,但也很讨厌用蛊的人,我的忍让,有一个限度,如若你金姑娘逼人过甚,我也会出手杀人。”

她说的声音,一点也不凶厉,但她那种严肃的态度,给人一种很认真的感觉。

金素花忽然间感觉到一股寒意,由心底直泛土来。

庄璇玑冷冷接道:“金姑娘,最好你还没有放蛊,如是很不幸你已经放了蛊,你和你的从人,都难再生离此地。”

金素花道:“璇玑姑娘人美如花,但口气却对我如此的威胁。”

庄璇玑道:“我说的是实话,我第一次感觉到由胸中涌出来一股杀机。”

金素花道:“庄姑娘可是有把握杀了我?”

庄璇玑道:“有!绝对的把握。”

金素花冷笑一声,道:“可惜庄姑娘已经中了蛊毒。”

忽然间一吸真气,向后退开了一丈多远。

庄璇玑神情冷肃道:“你走不开的。”

举步一跨,身子忽然飘起,直向金素花迫了过去。

这时,两个红衣老妪,快速迎了土来,两个人同时拔出了兵刃。

庄璇玑双手一扬,两个老妪刀还末离鞘,人已经倒了下去。

没有人看清楚,庄璇玑用什么方法,杀死的两个红衣老妪。

两个红衣老妪,倒摔在地上之后,咽喉之间,才冒出鲜血。

那是一种尖厉的器具所伤。

两个红衣老妪倒摔在地上之后,庄璇玑也同时冲近到金素花的身侧。

金素花肃立戒备,双手平举胸前。

她似乎是自觉无法逃过庄璇玑的追袭,所以,干脆蓄势待敌。

庄璇玑在冲近金素花时,突然停了下来,并未立刻出手。

金素花神情肃然,冷冷说道:“很快的剑法,我见过中原不少高手,但像你这样的身手实在不多见。”

庄璇玑道:“我说过,我能杀死你,这就是证明。”

金素花道:“不错,你已经证明了,你确有这种能力。”

庄璇玑道:“很可惜,你这位南荒公主,竟然埋骨中土。”

金素花神情肃冷,身躯还有些微微的发抖,也不知道她是害怕,还是生气。

望了地上雨具体一眼,缓缓说道:“庄姑娘,你为什么还不出手?”

庄璇玑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想问问你,为什么要和我们作对?”

金素花道:“我……我……”

庄璇玑接道:“你连命都不顾惜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什么人要你来对付我们,是不是活人冢的主持人?”

金素花道:“活人冢?”

庄璇玑道:“对!那是中原武林道上一个很邪恶的组合。”

金素花道:“我没有听过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有这个人。”

庄璇玑道:“咱们无怨无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智除蛊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