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14章 遭暗算 误饮化功散

作者:卧龙生

足足有半个时辰之间,庄璇玑才停下了手。但美丽的脸儿上,已然满是汗珠。

只见她举手挥一下脸上的水,缓缓说道:“好好的照顾着她,让她休息一下。”

突然转身而去。

马鹏急急说道:“姑娘,你要到那里去。”

庄璇玑道:“我去去就来。”

马鹏未再追问。

庄璇玑很快消失在林中不见。

王杰吁一口气,道:“高空,你怎么样了?”高空道:“我很好,柳媚呢?”马鹏道:“庄姑娘交代了,已无大碍,等她清醒过来就行了。”

这些人,都是久闯江湖的高人,也都是独来独往的人物。

但自和庄璇玑结伴同行之后,不知不觉间,都被她绝高的智慧征服。

现在,庄璇玑离开了一下,大家都有着失落的感觉。

陈振东回顾了马鹏一眼,道:“头儿,你看,咱们是不是需要一辆马车?”

马鹏道:“自然需要。”

陈振东道:“不远处,就是官道,我去找一辆马车来。”

王杰道:“去借,还是去抢。”

陈振东道:“去买一辆。”

王杰道:“陈兄,我告诉你,过去,咱们什么都可以干,杀人放火,都没有关系,但现在,为了庄姑娘,咱们一切都要仔细小心一些。”

陈振东道:“是,是,在下明白。”

马鹏道:“别人的车子,在路上行走,怎会卖给咱们?”

陈振东道:“头儿,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付他十倍价钱,我想,他会卖了。”

马鹏点点头,道:“记着,千万不可勉强别人,能买到更好,买不到时,别动强。”

陈振东道:“我知道,四娘,你留这里。”

高鹏道:“不!带着四娘一起去,也好有一个帮手。”

郎四娘道:“好!我跟你一起去。”

马鹏道:“对,两位早去早回。”

陈振东点点头,带着郎四娘飞步而去。

柳媚突然睁开了眼睛,挺身坐了起来。

马鹏道:“你醒了?”柳媚道:“高空怎么样了?”马鹏道:“满身刀伤。”

柳媚急道:“伤的重么?”

马鹏笑一笑,道:“不太重,也不太轻,唉!你们两位倒是不约而同啊!”

柳媚道:“什么不约而同?”

马鹏道:“高空带着一身伤,但他完全忽略了自己的伤势,一直嚷着要救柳媚。”

王杰道:“咱们四大凶煞,一向是互不相关,现在好像很关心高空。”

柳媚道:“王杰,别说风凉话,过去的不谈,现在,我不但关心高空,你们受了伤,我也一样关心。”

一向冷若冰霜的王杰,忽然间也有了笑容,笑一笑,道:“大妹子,别担心,我们担心的是你,高空流了很多血,但他的伤不太重,他一直关心你。”

柳媚道:“高空,高空,你在那里?”

马鹏抱起柳媚,轻轻一转。

柳媚看到了高空。

高空静静的躺在地上,微闭着双目,似乎是睡的很熟。

高空自然不会睡着,但他不好意思再睁开眼睛。

马鹏知道,王杰自然也知道。

但两个人都不肯说出来。

柳媚却不知道,急急叫道:“高空,高空,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高空只好睁开眼睛,笑一笑道:“我很好。”

柳媚突然笑了,道:“你会不会变成残废?”

高空道:“我不知道。”

王杰道:“难说啊!庄姑娘说,他那条右腿,很难复元。”

柳媚道:“王杰,你是说,他会变成跛子?”

王杰道:“这就很难说了。”

柳媚吁一口气,道:“高空,你放心,就算你断了两条腿,我也会背着你在江湖上闯荡。”

高空脸一红,道:“柳媚,我一条腿也不会断,你可以放心。”

柳媚愣了一愣,道:“庄姑娘说的还会错么?”

高空道:“庄姑娘没有说,王杰骗你的。”

柳媚道:“王杰,你要死了。”

王杰笑道:“柳大妹子,这些日子我们和你相处的很好,忽然间,发觉了一件事。”

柳媚道:“发觉什么了?”

王杰道:“发觉你可爱。”

柳媚嗤的一笑,道:“现在你才发觉啊!本来我就很可爱啊。”

马鹏道:“柳大妹子,看你有说有笑。好像是完全好了。”

柳媚道:“对啊!我记得伤的很重,怎么一下子好像全好了,小妹又欠了庄姑娘一条命。”

马鹏道:“柳媚,你的运气实在很好,你伤势之重,连庄姑娘也有些发愁,但你刚才吃下了半颗雪莲子。”

柳媚道:“雪莲子,那也是庄姑娘的了。”

马鹏道:“那倒不是,是陈振东和郎四娘的。”

柳媚呆了一呆,道:“他们的。”

马鹏说明了经过。

柳媚吁了一口气。道:“马老大,我看咱们也不用怕他了。”

这一句话,没头没脑,马鹏、王杰,都听得楞住了。

马鹏愣了一愣,道:“怕什么人?”

柳媚道:“那个人啊!带着一个怪怪面具的人,不是要咱们掳走了庄姑娘。”

马鹏哈哈一笑,道:“柳媚,这件事,咱们早就决定了。”

柳媚道:“决定什么?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老掌柜道:“如若你们肯听老夫的话,老夫已经说了很清楚,如是你们不肯听,老夫说了也是白说啊!”

庄旅玑笑一笑,道:“多谢指教。”转身向外行去。

马鹏紧随在庄璇玑的身后,低声说道:“姑娘,咱们现在应该如何?”

庄璇玑道:“回去再说吧!”

高空、王杰、柳媚、都在门口等着。

柳媚轻轻吁一口气,道:“高兄,咱们走不走?”马鹏摇摇头,道:“问庄姑娘。”

马鹏的神色,柳媚已知道了情形不对,闭上嘴不再多问。

庄璇玑行到房中,沉声说道:“诸位,咱们准备离开。”

高空第一次看到了庄璇玑脸上一片沉重。

不论遇到什么为难的事,庄璇玑都能够保持着相当的镇静。

但这一次,庄璇玑却有些沉不住气了。

虽然,她尽量保持着镇静,但高空却看出来庄璇玑神情间有着很大的不安。

庄璇玑整理了一下简单的衣物,道:“整好兵刃,咱们随时可能遇上凶险。……”

目光一掠高空、柳媚,接道:“你们的伤势如何?”高空道:“大体上都复元了。”

庄璇玑点点头,神情肃然的说道:“这一次,咱们会有很凶险的际遇,很可能,会造成大伤亡,也可能全军覆没。”

王杰哈哈一笑,道:“咱们早已经玩过几次了,都是被姑娘救了回来,早已不把死亡之事,放在心上了。”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勇士,不过,咱们的担子很重,能不死,最好别死。”

陈振东道:“璇玑姑娘,在下一向觉着,千古艰难唯一死,所以,我有些怕,别人千方百计的对付我,希望我死,但我千方百计逃避不死。”

庄璇玑道:“一个人总要设法保护目己。”

陈振东道:“在下追随姑娘的时日极短,但我却有了一个很大的收获。”

庄璇玑道:“什么收获?”

陈振东道:“在下忽然间变的不太怕死了。”

庄璇玑笑一笑,道:“这都是诸位肯帮我忙。”

郎四娘轻轻吁一口气,道:“我现在才明白了潜移默化,竟有这么大的力量。”

马鹏道:“姑娘,是不是福、禄、寿三星会截杀咱们?”

庄璇玑道:“照理说,他们不会,但目下情形,却变的十分可疑,连我也测想不出他们怎么打算了。”

马鹏道:“姑娘,请恕在下多口,姑娘是不是认识他们呢?”

庄璇玑道:“见过一面,不过,那时间我的年纪很小,但他们老态龙锺,留给我的印象很深,所以,我还能认识他们。”

怎么一个情形下认识他们,庄姑娘没有说下去。

王杰道:“咱们现在,是不是立时动身?”

天仍然下着雨,但天空的乌云,却消了很多。

似是,已有放晴的样子。

庄璇玑静静的站着,仰望天空,口中喃喃自语。

四大凶煞,看出了这位才慧绝世,胸怀大仁的姑娘,确然陷入了一种极深痛苦之中。

她习惯于自己承受,不愿把痛苦分担到别人身上。

庄璇玑缓缓收回凝注在天空的目光,笑一笑,道:“现在,咱们走!”

举步向前行去。

马鹏招招手,高空、柳媚、王杰,全都聚拢了过来。

陈振东、郎四娘互望了一眼,也行了过来。

马鹏低声道:“你们瞧出来没有?”

柳媚道:“瞧出什么?”

马鹏道:“姑娘似乎是有很沉重的心事。”

柳媚道:“对!泵娘,看上去有些忧苦。”

马鹏道:“咱们追随姑娘历经火洞、冰穴,从没有看到她有过愁容,这一次,姑娘好像是遇上了困难。”

王杰道:“她在为咱们担忧。”

马鹏道:“对!所以,咱们不要再给姑娘找麻烦。”

王杰道:“马兄的意思是?”

马鹏道:“我是告诉诸位,不可称能,遇上敌人时,不许单独出手。”

高空道:“联手合击。”

马鹏道:“过去,咱们坐井观天,不知天下之大,现在,咱们心中都该明白,如若和人单打独斗,能胜过咱们的高手,俯仰皆是,但咱们四个人合起来,大概可以算一个高手了。”

柳媚道:“我明白了,马老大的意思是,不许咱们逞强好胜,轻身涉险。”

马鹏道:“你们都该明白,璇玑姑娘绝对不会去下咱们不管,不论那一个受了伤,对她都是一种拖累。”

王杰、高空、柳媚,齐齐点头。

他们试过联手的威力,佳妙的配合,等于四个人的总和力量,还要加上十倍。

马鹏的目光一掠郎四娘和陈振东,接道:“你们两位也是一样,不可逞强,最好,和我们四人在一处。”

陈振东道:“咱们一切听命。”

马鹏道:“咱们走!”

几人放步赶上了庄璇玑。

庄璇玑已行到了店门口处。

那坐在柜台后面的店掌柜,突然睁开了微闭的双目,道:“女蛙儿,要走么?”

庄璇玑道:“三位老前辈不肯慈悲,晚进只好求去了。”

掌柜的笑一笑道:“老三,守住大门口。”

那坐在柜台旁边打盹的店小二,忽然一长身,像一只离弦之箭般,别的一声,由几人身边飞掠而过,脚落实地,人已挡在门口,伸了一个懒腰,直直的站在门口,又闭上双目。

庄璇玑走在最前面,面对着那个店小二,深深吁一口气,道:“老前辈,当真要拦阻我们么?”

店小二双目未睁,笑一笑,道:“姑娘,这是老二的命令,谁叫我是老三呢?老三当然要听老二的了。”

庄璇玑冷冷说道:“三位老前辈都是我十分敬重的人,我也相信三位老前辈留我们在此地,也没有什么恶意……”

店小二笑一笑,接道:“慢一点,你要清楚,我们是什么人?”

庄璇玑道:“福禄寿三星,阁下如是老二,就该是寿星南长命。”

南长命笑道:“不错,不错,你果然是认识我们。”

庄璇玑道:“福星顿顿美食,禄星有十二美女侍候,寿星手中应执着一根勾魂,行有驼轿,三位老前辈都是大富大贵的人,怎会一下子落魄到这种地步?”

南长命道:“你对老夫们的事,似乎是清楚的很。”

庄璇玑道:“所以,晚进才觉着很奇怪。”

南长命道:“什么奇怪?”

庄璇玑道:“三位都是我很敬仰的人,也是讲求美食衣着的人,为什么会住到王家老栈来。”

南长命道:“锦衣玉食,人人喜爱,咱们兄弟一向是享受惯了,但我们却跑到了这里受苦,这中间自然是有原因了。”

庄璇玑道:“什么原因?”

南长命哈哈一笑道:“咱们兄弟,要请小女娃儿帮个忙了。”

庄璇玑道:“我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南长命道:“要你留下来。”

庄璇玑道:“我在王家老栈,就能使福、禄、寿三星恢复旧观么?”

南长命道:“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遭暗算 误饮化功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