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15章 潜移默化 有惊无险

作者:卧龙生

店门外面,果然已经停好了两辆带蓬马车,而且,已打开了垂。

庄璇玑举步登上了第一辆蓬车。

柳媚、郎四娘,紧快的跟了上去。

庄璇玑回目一笑,道:“你们要不要再过来一个人?”

马鹏一堆道:“高兄去。”

高空举步行了过去。

马鹏、王杰、陈振东,并未立刻上车,只是静静的站着,看着车放下,蓬车向前行去,才举步登车。

范震背着手,站在两丈外,一付悠然自得的样子。

马鹏看了一头火,冷笑一声,道:“好神气的小子,早晚,我要他试试我穿心一刀。”

赶车的是两个穿蓝衣大褂的年轻人,两个人很冷漠,死板板的脸,紧闭着嘴巴,似乎是,一张嘴就会被人割去舌头。

这样的一种人,自然,别期望他会开口说什么话。

两辆蓬车,有着相当的默契,马鹏等一登车,蓬车立刻向前驰去。

直到追上了第一辆蓬车,才缓了下来。

车中着厚厚褥子,没有什么豪华设备,但坐的很舒适。

车行了四五里,王杰突然说道:“马老大,你相信不相信?”马鹏道:“相信什么?”王杰道:“璇玑姑娘也中了毒,这件事,打死我我也不信。”

马鹏道:“至少,咱们是真的中了毒。”

王杰道:“窝囊,窝囊,想起这件事心里就疼的利害。”

陈振东道:“这种毒,好像有着一点怪味道,奇怪的是,咱们竟然没有吃出来。”

马鹏道:“咱们太大意了一些。”

王杰道:“我要问问他那小子……”

提高了声音,道:“姓范的,你跟来没有?”

“来了,来了。”范震的声音,传入了蓬车中接道:“兄弟就跟在几位蓬车的后面。”

王杰道:“你小子也是活人冢的人了?”

范震道:“在下难非活人冢的人,但却和活人冢有关。”

王杰道:“江湖上,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没有出息的人,才会让姦邪横行。”

范震笑一笑道:“王兄,心中不痛快,尽避骂骂山门,兄弟的修养,一向很好。”

王杰冷哼一声,道:“你小子要把我们送到什么地方?”

范震道:“不太远,摸黑赶路,三更之前准到。”

马鹏突然间变的十分客气,道:“范兄,那是什么地方?”

范震道:“马兄何必问呢?你如是不愿意去,也无法不去,何苦早一刻自寻烦恼呢?”

王杰冷笑一声,道:“王大爷见过的事情多了,就算是刀山油锅吧!也不过是一条命。”

范震道:“四大凶煞,果然是豪壮人物,就凭这几句话,就叫人生出几分敬意。”

王杰道:“你小子少耍嘴皮子,王大爷被你坑死了,那只好认命,如是我解去了身中之毒,你小子就非死不可了。”

范震道:“啊!咱们有这么大的仇恨么?”

王杰道:“你对王大爷下毒,我倒不放在心上,咱们杀的人多了,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最不可原谅的是,你小子竟然敢对庄姑娘下毒。”

范震道:“在下也是情非得已呀!我是奉命行事。”

王杰道:“哼!奉命行事,也不能冒渎庄姑娘,你小子等着报应吧!”

范震道:“就算有报应,只怕你们也看不到了。”

王杰道:“姓范的,我告诉你,我有一个奇怪的感觉,那就是,我们很快会解去身上之毒。”

范震沉吟了一阵,道:“有可能,因为,你们去的地方,有解毒葯物。”

王杰道:“用不着他们的解葯。”

范震道:“王杰,别希望出现奇迹。”

王杰道:“奇迹也是人创造的,你小子不信,等着瞧好了。”

范震道:“你能创造奇迹?”王杰道:“我不能,但有人能。”

范震道:“谁?”

王杰道:“璇玑姑娘。”

范震没有再接口,王杰也未再多问。

但陈振东却以极低的声音在和马鹏交谈,道:“马兄,这化功散,实在很利害,使人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功力。”

马鹏道:“我试过了。”

陈振东道:“咱们总不能就这样任凭他们宰割啊!”

马鹏道:“陈兄,相信璇玑姑娘,她会想办法的,如若她也想不出办法了,咱们只好认命了。”

陈振东道:“不知道范震那小子身上有没有解葯?”

马鹏道:“这件事,只怕我们无法判断,等璇玑姑娘安排吧,咱们听命行事就是。”

神态肃然,表现出了内心中至诚的崇敬。

陈振东心中暗道:“看来,这四大凶煞,对庄璇玑的崇敬之心,已经到了绝对信仰的境界,不允许任何人对她有半点轻侮。”

双方突然间静了下来,静的听不到一点声息。

天色黑了下来,蓬车仍然保持着正常的速度。

庄璇玑自从登上了蓬车之后,就闭上双目,靠在车栏上养神。

她不开口,柳媚、郎四娘,也不便多说什么。

高空一个大男人,陪了三个女人坐在一处,更也是不便多言。

所以,只好装哑巴。

蓬车在沉默中,加快了速度。

郎四娘忍了又忍,到最后,还是忍耐不住了,低声说道:“柳姑娘,我想问几句话,不知道我可不可以?”

柳媚道:“你要问谁?”

郎四娘道:“问你呀!”

柳媚笑一笑,道:“好啊!不过,你会很失望,因为,我知道的事情太少了。”

郎四娘道:“不要紧,你知道好多,就说好多吧!”

柳媚回顾了高空一眼,道:“那你就问吧!”

郎四娘低声道:“庄姑娘是不是睡着了?”

柳媚心中好笑,暗道:“原来她问的是这件事。”

回头望望微闭双目的庄璇玑,低声道:“好像是睡着了,不过,璇玑姑娘内功精湛,已到了可以控制自如的境界,她需要醒过来的时间,就会醒过来了。”

郎四娘道:“庄姑娘既然睡觉了,那就请柳姑娘指点一下了!”

柳媚道:“不敢当,不敢当,你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郎四娘道:“我出身湘西五毒门,柳姑娘只怕还不晓得吧?”

柳媚道:“那是用毒高手了。”

郎四娘道:“所以,咱们被范震毒了,我心中难过的很。”

柳媚道:“那也不算什么,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范震那小子根本不会用毒,如若他是个用毒的人,咱们提高了警觉,他就无法得逞了。”

郎四娘道:“但外行整了内行,总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刚才一路在想,想出了一个法子,但却不知道能不能解去化功散的毒性。”

柳媚道:“有这种法子,快快请说。”

郎四娘道:“柳姑娘,咱们都是用毒的人,如若咱们中了毒,没有解葯时,你会怎么处置?”柳媚道:“听说用陈年老醋,可以把毒性逐逼出来。”

郎四娘道:“还有一种方法,叫做以毒攻毒,是么?”

柳媚道:“对!有这么一种方法,不过,那要医道很高明的人才能用!”

郎四娘道:“柳姑娘医道如何呢?”柳媚道:“我的弹指飞毒,只会用来杀人,距离以毒攻毒的医道,还远的很。”

郎四娘道:“我倒是略知一二,我身上也带有一十二种毒葯,我想用来试试看。”

柳媚道:“用谁试试?”

郎四娘道:“我!请柳姑娘助我一臂之力。”

柳媚道:“要我如何帮助呢?”

郎四娘道:“我把毒葯分类,一样一样的吃下去,万一中毒,我毒性发作,无法自己服下葯物时,要你柳姑娘多多帮忙了。”

柳媚道:“这个,不太好吧?”

郎四娘道:“你放心,我被毒死的机会不大。”

闭目而坐的庄璇玑,突然开了口,道:“不用试了,那不但很危险,而且,完全没有用处。”

柳媚低声道:“姑娘,郎四娘的办法,虽然不好,不过咱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啊!”

庄璇玑睁开眼睛,微微一笑,道:“这不用你们多费心了。”

柳媚低声道:“姑娘,我们身上的毒性不解,全无闪避反击之力,他们如是要击杀我们,只不过举手之劳,那岂不是太过危险了么?”

庄璇玑道:“这一点,我会想到。”

她的声音更低了,低到坐在车辕上赶车的人,也听不到。

突然间,柳媚揭开了车,道:“停车,停车。”

赶车人倒是听话的很,立刻收住了马车。

高空缓缓下了蓬车。

柳媚指着高空道:“臭男人,就该去跟男人坐在一起,挤到我们车上来,就该守我们女人的规矩滚过去。”

窝里翻,敢情,高空在车上不守规矩,给赶了下来。

蓬车又向前行去。

范震快步行了过来,笑一笑,道:“怎么!斑兄被撵下来了。”

高空笑一笑,默然不语。

范震哈哈一笑,道:“这就是失去武功的好处了,如若你们武功还在,这一下子,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不可了。”

语声一顿,又道:“男不跟女斗,还是坐在第二辆车上吧!”

高空回顾丁范震一眼,冷冷说道:“阁下作的好事。”

范震道:“多多原谅!”

高空冷哼雨声,登上了第二辆蓬车。

马鹏淡淡一笑,道:“高兄弟,我听到柳媚大喝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敢情马鹏等也把此事当真了。

高空脸上泛起了一片红晕,直红到耳根后面,口中却说道:“那女人不可理喻,完全胡说八道。”

一面连连以手势向几人示意。

高空转达了庄璇玑的逼毒方法,而且,每人送一粒解葯。

一阵吵闹之后,第二辆蓬车也静了下来,静得听不到一点声息。

马鹏、王杰等都服下了葯物,盘膝而生,运气逼毒。

高空却圆睁双目,全神贯注,替三人护法。

马车在平静中加快了速度。

辘辘轮声中,车身不停的颤动。

显然,蓬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道之上。

马鹏、王杰同时睁开双目,对高空微微领首,表示毒性已解。

片刻之后,陈振东也清醒了过来。

快速行进中的蓬车,突然停了下来。

紧接着听到木门的开动声音。

蓬车似是行入了一座院落之中。

车中人都保持了绝对的镇静,直到垂被打开之后,一道灯光,直射了进来,车中人都还在倚栏闭自而生。

一道灯光射出车中,耳际之间响起了范震的声音,道:“几位,请下车吧,已经到了。”

柳媚当先行下蓬车,四顾了一眼,道:“这是什么地方?”

范震道:“厅中已替诸位摆下了丰盛的夜点,请入厅中坐,咱们边吃边谈。”

庄璇玑、郎四娘、马鹏、高空、王杰、陈振东鱼贯下车。

蓬车就在大厅前面。

很大的一座大厅,厅中灯火高烧,照的一片通明。

这好像是一座僻处郊野,四周荒凉的一座庄院。

但建的却很宏伟,两侧厢房,不下数十间,中间大厅,相当的大。

柳媚第一个行入厅中,才发觉大厅中一座圆桌上,早已摆好酒菜,而且,座位上已坐了一个人。

那个人的衣着很奇怪,穿着一件杏黄色的长衫,头带金冠,端端正正的坐着,给人一种庄严的感觉。

柳媚直行到圆桌前面,道:“喂!你是干什么的?”金冠人冷冷的看了柳媚一眼,道:“站开去。”

柳媚呆了一呆,道:“你要我站开去?”

金冠人闭上双目,索性不再理会柳媚。

如若在过去,谁要敢对四大凶煞中人,说出这样的话,柳媚第一个反应,就会给他一词“弹指飞毒”。

但现在,柳媚忍下去没有发作。

庄璇玑加快脚步,行近了圆桌,道:“晚进庄璇玑,被邀而来,不知有何见教?”

金冠人缓缓站起身子,道:“咱们约庄姑娘来此,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庄璇玑道:“什么事件?”

金冠人道:“自然是婚姻大事了。”

庄璇玑道:“谁的婚姻大事?”

金冠人道:“庄姑娘的。”

庄璇玑道:“我!”

金冠人道:“对!咱们现在就要接庄姑娘回去。”

庄璇玑不愠不火的说道:“接我回去,回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潜移默化 有惊无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