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16章 重整堡声 严阵以待

作者:卧龙生

璇玑道:“我知道,你们都很辛苦,连拔草扫地的事都要动手,不过,目下的璇玑堡,处境十分凶险,召请一个武功不好的人来,等于是多召一个冤魂。”

第十天,于佩竟然已可以下床走动,几个轻伤的人,大都已经复元,重伤的也都减轻了不少。

庄璇玑取出了很多的银两,把重伤的人,全部遣离了璇玑堡。给他们的银钱,足可使他们伤愈后成家立业。

她准备遣走所有堡丁。

但伤势痊愈的人,都坚持不肯离开。

四大凶煞和陈振东等,逐渐的熟悉了璇玑堡的形势,但也更为忙碌起来。

璇玑堡中的人,又减了很多,但每个人都已可以担当工作。

这天午饭之后,马鹏、高空、王杰、柳媚聚在了一起。

王杰冷然一笑,道:“柳媚,这工作如何?”

柳媚道:“很好啊!四大凶煞会拔草、扫地,传扬到江湖上去,只怕是没有人会相信。”

马鹏叹一口气,道:“我知道大家都很辛苦,不过,璇玑堡的地方太大,靠咱们几个人,加上这几个堡丁,实在照顾不到,诸位应该帮帮我,要求庄姑娘增加一点人手。”

柳媚道:“庄姑娘不是说过了么?如若召请的人武功不好,那是害了他们,多一条冤魂,对咱们也没有什么帮助。”

马鹏道:“话是不错,但咱们人手太少,连布哨都不够用。”

高空道:“马兄,咱们看到的问题,我想庄姑娘早已看到,她可能有意在磨练咱们,想想看,诸位用执剑之手,握住了扫地的扫帚,有的人,都很难有出手的机会。

王杰双手一挥,十几种暗器,脱手飞出。

这都是重型暗器,有铁胆、金镖,还有两面钢钹。

挟带疾劲的金风,冲入了剑光之中。

但闻一阵铿铿锵锵的金铁交鸣之声,飞闭起了一连串的火星。

那些黑衣武士的手劲很大,剑上的力道,十分强大,所有的重型暗器,大部份都被剑光磕飞。

王杰打出了一把暗器之后,高声说道:“试试看咱们联手合搏的威力。”

马鹏道:“好!大家上。”

上字出口,刀已出手。

应声惨叫,一个黑衣剑士,被一刀穿心而死。

高空、柳媚也卷入了剑光之中。

庄璇玑传四人这一招合搏之术,完全是以四个人的极峰成就,揉合而成的一种变化。

每个人,都把本身的武功最高成就,揉合于一起发挥出来。

高空指点、掌指,加杂了他空手入白刃的特殊造诣。

柳媚的弹指飞毒。

王杰的暗器,各种不同的暗器,飞刀、银梭、金针。

马鹏的“穿心一刀”。

没有方法能形容出,四人配合出手的快速、威势。

那密密的剑幕,完全无法阻止四人合手的一击。

一流的剑手,也无法抗拒这等凶厉、霸道,再加上相互巧妙的变化。

只不过四五招,九个剑士,全都倒了下去。

如此强大的合击威力,连四大凶煞自己也有些惊愕。

马鹏呆了一呆,道:“好厉害啊!二人同心,力能断金,咱们四个的联手合击,足可和天下第一高手一搏了。”

柳媚道:“第一次,我只觉得很厉害,这一次,却证明了,不但厉害,而且,简直是厉害的要命。”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接道:“不是你们厉害,而是他们太差了。”

马鹏霍然转身,道:“什么人?”

“我!”一个身着淡青色长衫的中年人,不知何时,已站在大厅前面的石阶上。

好像他一直就站在那里,一直看着这场搏斗。

他手中执着一柄摺扇。

很潇洒的挥动着,脸上,带着一抹轻淡的笑意。

马鹏冷冷说道:“你没有一个名字。”

青衫文士道:“有!”

柳媚道:“那就报上名来。”

青衫文士道:“璇玑堡的庄璇玑呢?”

柳媚道:“你也配见庄姑娘。”

青衫文士摇摇手中的摺扇,道:“正像你们不配问我的姓名一样。”

柳媚道:“你好狂。”

青衫文士道:“你的弹指飞毒,是压箱的本领,何不对在下试试。”

柳媚怒道:“试试就试试。”

举步向前冲去。

高空伸手抓住了柳媚,道:“没规矩不成方圆,咱们听马老大的。”

马鹏轻轻咳了一声,道:“你要见璇玑姑娘?”

青衫文士道:“对!我要见庄璇玑。”

马鹏笑一笑道:“那并不困难,只要阁下过我们这一关。”

青衫人点点头,道:“你们一齐上呢?还是一个一个的来?”

马鹏道:“你连我们四个人联手之势,都不放在眼中,看样子,自然不会和我们单打独斗了。”

青衫人道:“单打独斗,你们只是受一点教训而已,但如你们四人联手,那就很难说了,也许,我会失手伤了你们。”

王杰冷冷说道:“说你胖你就喘起来了。”

青衫文士道:“最好的证明,就是四位联手一击。”

高空也有点火了,冷笑一声,道:“朋友,太托大了。”

马鹏道:“好吧!绑下既然一定要较量我们一下,咱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人太狂傲,但他的举止却又很从容,这就使得四大凶煞都有了警惕之心。

马鹏回顾了高空一眼,道:“高兄弟,你先上如何?”

高空道:“在下遵命。”缓步行了出来,直走到青衫文士的面前,笑一笑道:“阁下如此托大,必有特殊的武功了。”

青衫文士笑道:“这要武功上分出生死的事,不是说几句大话,就可以了结。”

高空道:“在下高空,先来领教。”

青衫文士道:“我知道,你有一双妙手,小心你的手,如是被伤着啦!那就不妙了。”

高空道:“动手相搏,生死由命,何在乎这一双手。”

忽然扬手一掌,拍了过去。

青衫文士摺扇一张,忽然间幻出一片扇影,高空点出的一指,生生被逼了回来。

没有人能说出那是什么样的招术。

至少,高空就没有见过这种武功。

高空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所以,他立刻退后了三步。

双目盯注在那青衫文士手上的摺扇瞧着。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怎么?不攻了。”

王杰冷冷说道:“马老大,这一阵,该我的,怎么要高兄弟抢去了。”

口中说话,人却大步行了出来。

马鹏没有阻止。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我可以让你们四位一齐上,何在乎你们车轮大战。”

马鹏道:“幸好,我们四大凶煞,也不是什么侠义英雄,阁下这几句话,对咱们没有什么多大用处。”

王杰冷笑一声,道:“小心了。”

忽然一扬手一道寒芒,挟带着万千银针,电射而出。

双方距离很近,王杰又全力出手,这一击凶狠无比。

青衫文士右手一挥,忽然间,又闪起一片扇影。

就像有千万把的摺扇,早已罩在了他的身上。

扇影敛收,青衫文士的人影重现,仍然好好的站在那里。

他的摺扇已经合了起来。

只见他一张摺扇,数千枚银针,和一柄飞刀,全数的散落了下来。

王杰呆住了。

四大凶煞全都呆住了。

他们出道江湖以来,从未遇到这样的高手。

庄璇玑使他们内心中生出了无比的敬意,但庄璇玑一直没有和他们真正的动过手。

如论震骇的力量,这青衫文士给他们的,比庄璇玑还要强大。

四大凶煞都有着很丰富的江湖经验,心中都了解,如若单打独斗,只怕四个人之中,任何人都无法接下对方三招。

看来,也只有四个人合手一击了。

但四个人心中明白,纵然合手一击,也是胜少败多。

但形势迫人,四个人除了合手一击之外,似乎也别无良策了。

长长吁了一口气,马鹏缓缓说道:“勿怪阁下的口气那么狂妄,确然有着了不起的高明。”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看来,你们四大凶煞都还有一点自知之明。”

马鹏道:“就算咱们自知非敌,这一战也非拚不可。”

“那不是徒逞血气之勇,对敌之前,先无信心,怎么能克敌制胜呢?”

这声音,熟悉的很,也正是四大凶煞盼望的声音。

庄璇玑缓步由厅中行了出来。

马鹏笑一笑,道:“见过姑娘。”

庄璇玑道:“不用多礼……”目光一掠那青衫文士,接道:“你要找我?”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不错,我要找你。”

听口气,似乎是两个人早已认识。

庄璇玑道:“现在,你已经见到我了。”

青衫文士道:“时犹未晚,对么?”

庄璇玑道:“那要看,你怎么样解释这句话了。”

青衫文士道:“好!我想先听听你姑娘的解释。”

庄璇玑道:“其实,这也不是一件很深奥的道理,只是我们彼此间的看法而已。”

青衫文士道:“你的看法呢?”庄璇玑道:“日下江湖上正面临一场捌劫,你这一身武功造诣,对江湖大局,应该有些帮助。”

青衫文士道:“可以,这一次,我下山找你,就是想为江湖大局,稍尽绵力,不过……”

庄璇玑接道:“有条件?”

青衫文士道:“对!有条件,在下既无争胜江湖之心,也没有逐鹿武林之愿,如若我为江湖上正义尽一份心力,那只是为了一个人。”

庄璇玑道:“为谁?”青衫文士道:“你。”

庄璇玑道:“为了我?”青衫文士道:“对!只要你能给我一个很明确的交代,我就会全力以赴。”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要我交代什么?”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璇玑姑娘,有些事,你知,我知,也就够了,用不着让这些庸俗之人知道。”

庄璇玑笑一笑,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不论什么事,你尽避请说。”

青衫文士一皱眉头,道:“你一定要我说明白么?”

庄璇玑道:“不错。”

青衫文士道:“好,你只要答应嫁给我,我就留在璇玑堡。”

庄璇玑道:“哦!”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你现在,正是需要人的时候,而我留下来,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庄璇玑笑一笑,道:“璇玑堡需要人手,不过,我不会答应你的条件。”

青衫文士道:“庄璇玑,你想想清楚,当今江湖之上,除了我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帮助你。”

庄璇玑道:“吾道不孤,你不愿帮忙,尽避请便。”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你可会想到,我如不为你用,很可能为敌所用。”

庄璇玑笑一笑,道:“我想你不该是那样的人。”

青衫文士道:“很难说,姑娘应该知道,因妒成恨这句话。”

庄璇玑叹息一声,道:“我们之间,本无恩怨,自然也谈不到妒恨二字了。”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那是你姑娘的感觉,在下本是闲云野鹤,天下没有我挂心的事,现在,在下却有了一件心事。”

庄璇玑道:“和我有关?”

青衫文士道:“不错,一个人,如若有十件心事,他可以一件也不用完成,如若只有一件心事时,必将会全力以赴,直到心愿完成为止。”

庄璇玑道:“有些心愿,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穷其一生,也没有完成的机会。”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璇玑姑娘,可是劝我么?”

庄璇玑冷冷说道:“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青衫文士脸色一变,道:“好!那就先杀四大凶煞。”

庄璇玑道:“很可惜,你已经错过这个机会了。”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什么意思?你可是认为我杀不了他们?”

庄璇玑道:“那倒不是,你的霹雳神拳,能够接下你十招的人,都不太多,我相信,你能杀得了他们,错过机会的意思,是因为,我已经现身了。”

青衫文士笑一笑,道:“你是说,我如出手,你也会出手了。”

庄璇玑道:“我不会着着他们被你杀了。”

青衫文士点点头,道:“你有把握胜得了我么?”

庄璇玑道:“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重整堡声 严阵以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