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17章 许婚条件 先公后私

作者:卧龙生

夜色中衣袂飘风,来人竟然是和他们分手月余的金冠人。

这时,他头上的金冠已经残破了,身上的衣服,已经处处裂痕,身上到处是伤痕鲜血。

他怀中抱着一个人,一身着蓝衫的人。

如若不是他头上,还余了一个金冠的空架子,一眼间,实在无法看出他的身份。

和初见他时威武、冷傲形像大不相同,现在,他狼狈不堪。

马鹏横身拦住了金冠人,冷冷说道:“苦肉计,……”

金冠人吸一口气,稳住了摇摇慾倒的身子,道:“这是璇玑堡?”

马鹏道:“不错。”金冠人道:“我身经十三次搏杀,四个弟子,全数战死,我也身受二十六处刀剑之伤,全凭强烈的心愿支持,我来此地,我的视线已经不清了,能找到此,实是徼天之幸,我死不足借,告诉璇玑姑娘,救我兄弟,他能帮助你们……”

身子一幌,倒向地上。

他人虽倒卧了下去,但却把抱在怀中的蓝衣人举了一下,压在自己的身上。

他已经神志昏迷,举起蓝衫人,不让他被摔伤,实是一种潜在意识的举动。

马鹏一伸手,抱过蓝衫人。

高空却扶起了那金冠人。

只见他双目紧闭,脸色变青,一口气虽未断,但已细若游丝。

庄璇玑快步行了出来,左右双手,分执着两粒丹葯,分送入那金冠人和蓝衫人的口中。一面说道:“高空,用内力助他。”

自己却伏身检查那蓝衫人的伤势。

高空右手一抬,抵在金冠人背心之上,送入内力。

金冠人内功精湛。得高空内力之助,立刻清醒了过来。

只听他长长吁一口气,说道:“庄姑娘,舍弟的伤势如何?”

他不顾自己的安危,却担心弟弟的伤势。

庄璇玑轻轻叹息一声,道:“他伤的不太重,重的是你。”

金冠人道:“我死不足惜,庄姑娘必须要想法子救活我的兄弟。我相信,他对你们会有很大的帮助。”

庄璇玑道:“不管他能不能对我们有帮助,我也会全力救他……”

金冠人接道:“谢谢姑娘。”

庄璇玑道:“金冠人,听我说,令弟的伤势,真的不重,我保证可以救活他,但你也必须要活下去。”

金冠人道:“这点伤,要不了我的命。”

庄璇玑道:“我知道,你内功精湛,只是你太轻贱自己,你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你却忽略了一件事,令弟清醒之后,必亦会关心你的伤势,你如伤重奄奄,必将令他的心情不安,影响他的复元。”

这几句话,有如铁一般,敲打在他的心上。

金冠人道:“多谢姑娘指教,在下好生糊涂……”

回顾了高空一眼,接道:“我能运气调息,请替我敷上金创葯物。”

这一夜,幸好没有人来攻。

庄璇玑真的把全部精神,摆在了救助那金冠人之弟身上。

他受的伤,却没有金冠人重,但他也没有金冠人那样的武功。

庄璇玑针、葯并用,总算及时稳住了他的伤势。

金冠人伤他虽然比弟弟重,但却复元的比弟弟快,外伤敷葯之后,自己调息一阵,人已完全清醒过来。

这是一间雅室,庄璇玑坐在一张木椅上。

金冠人睁开眼第一句话,道:“我兄弟醒过来没有?”

庄璇玑道:“他还没有醒过来,不过,伤势已经稳住,上灯之前,我保证,你们可以说话。”

金冠人道:“多谢姑娘……”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在下的精神很好,姑娘有什么要问在下的话么?”

庄璇玑道:“我想要问你们的姓名。”

金冠人道:“在下方奇,舍弟方真。”

庄璇玑道:“年前,挂冠逃走的新科状元可就是他?”

方奇道:“不错,我只有这一个弟弟,也是当今之世,我唯一的亲人。”

庄璇玑道:“你逃离了活人冢,而且,又带了你的兄弟一起出来,这一份胆识和成就,实已可傲视江湖了。”

方奇道:“这是一个机会,化了舍弟很多心血才造成的机会,但我竟然保护不周,使他身受了重伤。”

庄璇玑道:“这是令弟创造出的机会?”

方奇道:“是!在下一介武夫罢了,如若只我一人策划,再给我十年的时间,只怕我也想不出逃出活人冢的办法。”

庄璇玑道:“令弟虽然有了很好的计划,但如没有你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哥哥执行,只怕也很难逃出龙潭虎穴。”

方奇道:“舍弟的计划,精密完善,无懈可击,只是我这个作哥哥的在执行时,有了差错,所以,才有了这样一个结果,付出很大的代价,我四个长随警战而死,我也受了十余处的创伤,连累舍弟也受重伤。”

庄璇玑道:“我为你四个长随之死,感到哀伤,但也为你们兄弟逃出活人冢感到高兴,不过,方兄,这并非整个事件的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方奇道:“我明白,在下自信,再有三、五天,就可以完全复元,而且,在下也决定追随姑娘,为江湖正义尽一份心力,为我四个情如手足的长随报仇,但在下只求庄姑娘一件事……”

庄璇玑接道:“保护令弟的安全。”

方奇道:“在下只有这一个心愿,不情之请,还望姑娘答允。”

庄璇玑笑一笑,道:“方兄,我不能对你保证什么?但我很欢迎两位到璇玑堡来,至于令弟的想法如何?我想,等他清醒之后,由他自己决定,目下情势,只有两途可循,一个是他留此地,和我们生死与共,一个是隐名埋姓于市井、田园之中,令弟如何抉择,我想,我们都不便代他决定了。”

方奇点点头,道:“姑娘说的是,应该如何,由他决定。”

语声一顿.接道:“活人冢,没有人追来么?”

庄璇玑道:“没有,不过,这只是大风暴前的一段平静,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发动很猛烈的攻势。”

只听一个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时间越久,攻势也越猛烈。”

说话的是方真,不知何时,他已经清醒了过来。方奇激动的说道:“弟弟,你清醒了。”

方真笑一笑,道:“我的伤势,似是已经好了,不过,我还是有点虚弱,只要吃点东西,就可以复元。”

他不会武功,刚刚从大劫中清醒过来,但他对生死的轻重,竟然是全不放在心上。

庄璇玑道:“你想吃什么?我要他们给你准备。”

方贝道:“这是什么地方?”

庄璇玑道:“洛阳璇玑堡。”

方真道:“可惜啊!洛阳不靠黄河,要不然,来一碗黄河鲤鱼汤。”

庄璇玑笑一笑,道:“幸好,璇玑堡中,还有几尾黄河鲤鱼。”

方真道:“加上一点姜丝,我想会更出味一些。”

庄璇玑道:“我们璇玑堡中的厨下手艺,还不算太差,你不妨品一下。”

方真笑道:“那很好,我品过之后,会告诉你们缺了一些什……什么佐料。”

他说了这么多话,实在很费劲,最后一句话,好像用完了他身上所有的气力,立刻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方奇叹息一声,道:“庄姑娘,舍弟读书成痴,说话狂放一些,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庄璇玑道:“怎么会呢?我去替他烧鲤鱼汤。”

方奇望着庄璇玑的背影,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惭愧之感。

庄璇玑的武功,决不在他之下,才智胜他十倍,但她为人却是这样的和气、温婉,自己却凭仗技艺,盛气凌人,飞扬跋扈,自己总觉着高人一筹,现在想起来,却有着十分不安的感受。

     ※        ※         ※庄璇玑亲自端了一碗鲤鱼汤。

室中只有三个人,方奇仍然在盘坐调息。

方真仍然仰卧在木榻上,紧闭双目,他似乎是人仍在昏迷之中。

庄璇玑叹息一声,行到了方真的木榻前面,低声说道:“方兄,请吃鲤鱼汤吧!”

方真睁开了眼睛,缓缓说道:“很可惜,我吃不到,但我闻到了那股香味。”

庄璇玑心中暗道:他坐不起来,那只好由我他了。

心念一转,缓步行近了木榻前面,玉手轻抬,竟然起了方真。

一碗鲤鱼汤喝了下去,方真立刻精神大振,睁开眼睛,笑道:“贵府中的厨师,可以列入二流手艺。”

庄璇玑道:“只是二流么?”

方真叹了一口气,道:“一流的手艺,实在很难吃到。”

庄璇玑道:“方兄可知道,这一碗鲤鱼汤,是谁作的?”

方真道:“你。”

庄璇玑道:“哦!你已知道了。”

方真道:“本来是不知道,不过,你问这一句话,提醒了我。”

庄璇玑道:“你现在的精神很好。”

方真道:“不错,都是姑娘这一碗鲤鱼汤之赐。”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我对目己这一碗鲤鱼汤,很用点心,柏信烧的不错。”

方真道:“是不错,所以,我把你的手艺,评为第二流。”

庄璇玑笑一笑道:“你吃过第一流的手艺么?”方真道:“吃过,可惜只吃到一次。”

庄璇玑道:“在什么地方?”

方真道:“大内的御厨。”

庄璇玑道:“在大内御厨,那是你作状元的时候了?”方真道:“不错。”

庄璇玑道:“琼林宴上。”

方真道:“不是!琼林宴虽然是大内御厨,但还吃不到第一流的手艺。”

庄璇玑道:“那你在那里吃的?”方真道:“内宫之中。”

庄璇玑道:“什么人请你吃的?”方真微微一笑,道:“公主。”

庄璇玑道:“什么?”方真道:“公主,也就是皇帝的女儿。”

庄璇玑道:“她要你招驸马?”方真道:“这也就是我辞官而逃的原因。”

庄璇玑道:“你怕作驸马?”

方真道:“也不想作官。”

庄璇玑道:“你想作什么?”

方只道:“我本来只想看看天下名山大川,但现在这心愿只怕很难实现了。”

庄璇玑道:“为什么呢?”方真道:“因为,我有一个名震江湖的哥哥。”

庄璇玑道:“所以,你也被卷入了江湖的恩怨之中。”

方真笑一笑,道:“哥哥,不希望我卷入江湖恩怨之中。”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天下不如人意的事,十占八九。”

方真道:“不过,他们把我掳作了人质之后,倒是引起了我对江湖中人物的兴趣。”

庄璇玑道:“所以,你准备身入江湖?”

方真道:“我身已在江湖中,相识尽是江湖人。”

方奇叹息一声,道:“兄弟,只怪你有了一个行走江湖的哥哥,才把你完全拖入了江湖之中。”

方真微微一笑道:“大哥,其实,身入江湖,也没有什么不好,小弟已发觉江湖上的可爱了。”

方奇道:“惭愧,惭愧,我这行走江湖的哥哥,不但未能帮你一点忙,反而拖累你受到痛苦,真是惭愧对九泉下的父母阴灵。”

他们兄弟情深,庄璇玑都听得有些感动。

方真道:“长兄如父,大哥千万不要如此说,何况……”

庄璇玑道:“何况活人冢抓你去,也不是全为了令兄的事。”

方真笑一笑道:“看来,姑娘实在很聪明。”

庄璇玑道:“夸奖,夸奖。”

方奇道:“兄弟,难道他们抓你过去,真的不是为我么?”

方真道:“就算大哥不是江湖人,他们也一样会抓我去,这一点,大哥实在不用引咎了。”

方奇笑一笑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方真道:“大哥,你知道我读书很杂,而且,看得懂天竺文。”

方奇道:“这个我知道。”

庄璇玑道:“活人冢内人才济济,就我所知,其中就有一人,可以看得懂天竺文。”

方真微微一笑,道:“那个人是周春平。”

庄璇玑道:“活人冢的大护法。”

方真道:“我的能耐是,除了看懂天竺又字之外,还有精深的医术,更可悲的是,我读通了“易经”。”

庄璇玑道:“那也精通河图洛书了。”

方真道:“大哥说我身子单薄.不适练武,其实,只要苦一点,我还是可以练成一点小名堂的,但是大哥太爱惜我,不忍让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许婚条件 先公后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