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18章 机关消息 层出不穷

作者:卧龙生

一个人的学问,真有这样作用,古人说,学究天人,难道一个人的学问大了,真能够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么?

方真眼看庄璇玑,只管沉思不语,忍不住又道:“除非那不是天蚕丝,如是天山蚕索,非龙甲吠檀多派(vedānta)又称“后弥曼差派”。古代印度哲 ,绝难斩断。”

庄璇玑轻轻叹息一声,道:“方真,你见过龙甲么?”

方真摇摇头,道:“没有,甚至我不能确知世上,会不会真有龙甲,我希望能遍走深山大泽,就是想求证一下我心中太多的疑问。”

庄璇玑道:“那你见过天蚕丝了?”

方贾又摇摇头,道:“也没有,在冰天雪地的酷寒之中,竟有吐丝之蚕,吐出利刃难断之丝,造物之神奇,实在不能不叫人佩服了。”

庄璇玑道:“你既未见过龙甲,亦未见过天蚕之丝,怎知世上确有此物呢?”

方真道:“世上也许没有龙,自然不会有龙甲,但也不会有天蚕丝索,如若真有天蚕,那就可能有龙,蚕可吐丝,龙亦有甲,古人所着之书,就不是欺人之言。”

庄璇玑缓缓坐了下去,脸上是一片温柔,伸出纤纤玉手,扶住了方真的双肩,无限惜怜的说道:“躺下去,说话用不着很大的气力。”

方真微微闭着双目,鼻息间,闻着庄璇玑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幽香,仰身向后倒去。

但庄璇玑却不让他一下子倒卧下去,轻轻的把他放在床上。

也许是读的书太多了,方真的作人态度,有些过于轻松,人躺在了床上,口中却微笑道:“唉!如此舒适,真要多病几天才好。”

庄璇玑已逐渐适应了他的幽默、轻松,笑一笑道:“现在没有时间让你生病,记在账上,有空时间再病不迟。”

方真道:“好极,好极。”

庄璇玑道:“什么事,好极,好极。”

方真道:“在下仍是大有进步,已经能逐渐适应你了。”

庄璇玑道:“哼!是我在适应你啊!”

方真道:“这就叫近墨者黑。”

庄璇玑道:“好好养息吧!现在,你的时间重要的很。”

方真道:“哦!要我造铁人铜车。”

庄璇玑道:“璇玑堡只有这几个人,如若活人冢大举来犯时,要如何抵抗,你该有个计画才行。”

方真道:“现在,我精神很好,明天午时,你陪我,查看一下,璇玑堡四周的形势,找一处最安全的地方,筹建火炉,及应用之物,同时派人去重金礼聘一些巧手铁匠。”

庄璇玑道:“你要多少巧手工匠?”

方真沉吟了一阵,道:“至少要十个人。”

庄璇玑道:“这样多的人,事后,你准备如何处置他们。”

方真道:“他们不会知道多少机密,就算留下他们,也不会对我们有太大的影响。”

庄璇玑道:“对一般人,也许不会,但对活人冢,却不能不小心一些,他们的人才很多。”

方真道:“好!我会恨精密的安排一下,绝对不让他们知道太多。”

庄璇玑道:“你的心底很仁慈。”

方真道:“韩信问路斩樵夫的事,在下不屑为。”

庄璇玑道:“所以,我才提醒你。”

方真微微一笑道:“其实,铁人一旦出现时,活人冢就会明白了,保守机密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庄璇玑道:“所以,我们要先有准备,不让他们知道足以致死的机密,他们就可以安然无恙了。”

方真道:“我会记着这件事,不让他们有死亡的理由。”

庄璇玑道:“好!你现在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方真微微一笑道:“我现在精神很好,……”

庄璇玑接道:“精神很好也不行,乖乖的给我闭上眼睛,我要你好好的休息。”

方真道:“你好凶啊!”

庄璇玑道:“已经害怕了?”

方真道:“不过,在下一向野惯了,如若能有一个人,给在下一点约束,那倒也是一点很新鲜的试了。”

庄璇玑道:“现在,不再和你说话了。”

方真道:“哦!”

庄璇玑转身向前行去。

方真道:“要走了?”

庄璇玑道:“对!你好好休息吧!”

方真道:“看来,我不好好休息也不行了。”

立刻闭上双目。

天才和疯子很相近,而且,还带着一份孩子气。

方真就是这样的人。

英雄的心,是寂寞的,一个天才,却带着三分稚气,和七分狂傲。

但方真的才慧,确然征服了庄璇玑。

庄璇玑艺出南海门,绝世聪明的师父,教出了一个绝世聪明的徒弟。

初生之犊不畏虎,她仗恃一身惊人的艺业,和过人的聪明,闯入了活人冢,借四大凶煞之助,全身而退,但她也很快的了然内情,活人冢任她来去,那是活人冢内的一些重要人物,都正在坐关期内,更重要的是,有一道不许她受到伤害的令谕,使得活人冢内的人,有着束手、缚脚的感觉。

见到了福、禄、寿三星出现,使庄璇玑内心生出更大的畏惧。

活人冢的控制力量,已到了无远弗届的境界。

幸好,金冠人救出了他弟弟方真。

这位放荡的书生,挟绝世才华,满腹学问,竟然卷入了江湖的纷争之中。

他没有见过天龙甲、蚕索,但竟知这两物相克,渊博的学识,这使得庄璇玑有点倾心。

这是她真正由内心对一个男人生出了感情。

望着庄璇玑的背影,方真缓缓睁开双目,挺身坐了起来。

大约庄璇玑知道他爱书,在他卧室中,摆了一个书桌,上面放了很多的书。

方真没有取书阅读,却在书案上画图。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方真突然感觉到好累,好累。

他没有武功基础,伤势又未全好,身体还很虚弱。

但他心中很兴奋,才子佳人,他喜爱美女,只可惜眼界太高,有的形貌虽美,却少了那一股灵性。

有灵性的,却又少了形貌之美,见到了庄璇玑,才发觉了世上真有才貌双全的女人。

而且,这位才貌双全的美女,对他竟然还很好。

内心中一股强烈的兴奋,鞭策着他,使他有着一股表现才能的冲动,不顾身体的虚弱,竟起身伏案而书。

他要设计铁人、铜车图。

他要以自己的才能,击开庄璇玑一缕芳心。

但他忘了自己的身体,是那么虚弱,终于无法再支持下。

放下了手中的竹管,长长吁一口气,准备上床躺下休息。

一转身只见庄璇玑静静站在身后,手中托着一个木盘,木盘上放一个白玉杯,杯盖紧扣,不知杯中放的什么。

有些意外的,方真瞪着眼,瞧了庄璇玑一阵,才缓缓说道:“你来了很久么?”

庄璇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听话,所以,我来了。”

放下木盘,取饼玉杯,道:“趁有余温,快些喝下去吧。”

方真有些尴尬,接过玉杯,一口喝了下去。

他喝下之后,立刻知道,那是一碗汤。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不会听我的话,但你的身体,实在很虚弱,所以,我替你送了一碗汤来。”

方真道:“这好像是很好的野山。”

庄璇玑道:“不错,希望对你的身体有些补益。”

方真道:“很大的补益,现在,在下的精神立刻好了起来。”

庄璇玑道:“哦!这么快么?”

方真道:“对!快的很啊!”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你在画些什么?”

方真道:“我在设计铁人的图案。”

庄璇玑道:“设计好了没有?”

方真道:“这不是一时的灵感,这种方式,早已在我的心中有了腹案,只是能不能很理想,未做成之前,我也没有把握。”

庄璇玑道:“你如真的做成了铁人铜车,那就不让诸葛武侯,专美于前了。”

方真道:“成是一定能成,只不过,会不会很理想,那就很难说了。”

庄璇玑道:“你理想中的铁人,是什么样子?”

方真沉思了一阵,道:“他们可以和人动手搏杀,右手兵刃,左手暗器,自然,他们不会像人一样灵活,也不能适用任何地方。”

庄璇玑道:“对付活人冢,我们可以选择适当的战场。”

方真微微一笑道:“我现在有一点奇想,那就是把他们的形态,造成什么样子?”

庄璇玑道:“你有没有想过呢?”

方真道:“想过了,不过,希望能先得到你的同意。”

庄璇玑道:“好!你说说看。”

方真道:“我、你、我哥哥,还有你的丫头、属下。”

庄璇玑道:“你准备造几个铁人?”

方实道:“十二个。”

庄璇玑道:“四大凶煞,再加上郎四娘、陈振东就够了。”

方真道:“要带他们来给我瞧瞧,我才能画出他们的神韵、面貌。”

庄璇玑道:“就算加上我一个丫头,我们也不过只有十个人,另外两个,你想画什么人?”

方真笑一笑,道:“另外两个,我早已想好了,一个八手金刚佛,一个红袍生死判。”

庄璇玑道:“好!这也有一点警告的味道。”

方真突然叹一口气,道:“璇玑,我忽然变的没有信心了。”

庄璇玑愣了一愣,道:“为什么呢?”

方真道:“我怕,我这些构想,一旦失败了,不是让你失望的很么?”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怎么会呢?”

方真道:“想像的事,在没有证实之前,实叫人有些担心。”

庄璇玑道:“这是一种巧妙的机关、消息之学,小妹也略通一二,这逍遥山庄上的机关,都是我安装的。”

方真道:“我虽然未窥全豹,但已看了一两处地方,这里布置不错。”

庄璇玑道:“你在活人冢内住了不短的时间,觉着他们的布置如何?”

方真道:“那里,我倒是很留心看过,那也是出自名师心血的设计,只是霸气太重,不够洒脱自如,整个环境,就给人一种处处有伏,步步杀机的感觉。”

庄璇玑道:“璇玑堡中的布置呢?”

方真道:“我没有看过全堡形势,很难评论,见微知着,稍作断言,这里的鹏气稍轻。”

庄璇玑道:“我们的力量太弱,实不足和活人冢抗拒,这机关、埋伏是我们的重要仗恃,我回来之后,又把它加强了一些。”

方真点点头道:“姑娘,据在下所知,活人冢有三个首脑人物,自然,他们之间。不可能是权力平分,必也有大小之别,但另外两人,亦具有相当的权势,大概是不会错了,你可知道,他们之中,那一个志在得你?”

庄璇玑捡上微微一热,道:“实在说,我不太知道,我甚至不知道,他纤时见过我,我心目中也没有一个可疑的人物,但我从活人冢内一些人的口气上听到,似是三个人中的老二。”

方真问道:“你见过他们没有?”

庄璇玑道:“没有,到活人冢内时,他们三个人都已封关。”

方真道:“哦?”

庄璇玑道:“我想不到,他们为什么封关,可是在练一种什么武功么?”

方真道:“三个人一起封关,情势十分可疑,如若是在练一种武功,那也是和三人有关的武功。”

庄璇玑道:“照情形论事,现在应该是一个机会,只可惜,我们没有能力,把握它。”

方真微微一笑,道:“天慾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聪明人,总会遇上些比别人困难的事。”

庄璇玑道:“你还笑得出来,人家心里愁死了。”

她一向冷静、坚定,不管心中有多少愁苦,从来就不会放在脸上,她像一座白玉观音,从来没有人看得出她在想些什么。

但在方真的面前,再也保持不住那份尊严了。

自然,她发觉了方真实在比她聪明很多。

方真仍是一付很潇洒的态度,笑了一笑道:“你愁什么?”

庄璇玑道:“方真,我不是为自己担心,我忧愁的是,如何才能找出一股对付活人冢的力量。”

方真道:“我不是江湖中人,对江湖中的情形,我不十分了解,但就我在活人冢内听到的消息,只怕,很难找出能和活人冢抗拒的力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机关消息 层出不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