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19章 较技较智 弃暗投明

作者:卧龙生

庄璇玑道:“璇玑堡中确实没有什么人手,只有几十个弩箭手。”

银龙道:“但他们发挥的威力都很强大,竟然使我的人,有着很重大的伤亡。”

庄璇玑笑一笑,道:“我想你带来的人手,不止这些吧!”

银龙道:“不错,还有一批更强的人,他们是一个很有组合力的团体。”

庄璇玑道:“也有很强的战斗力。”

银龙道:“对!其中有一些人,具有很特别的能力和武功。”

庄璇玑道:“他们为什么不肯现身呢?”

银龙哈哈一笑,道:“因为,他们是攻打璇玑堡的真正主力,必须用于决战之时。”

庄璇玑道:“你能阻止他们么?”

银龙道:“能!我有绝对的权力,可以使他们听命行事。”

庄璇玑道:“银龙,你是很谨慎的人……”

银龙接道:“也很讲道理。”

庄璇玑道:“这一战,分出了胜负之后,活人冢和璇玑堡之间,是否还会发生事故?”

银龙道:“不知道,我如果败了,留在璇玑堡,但这未必能使活人冢就此罢手。”

庄璇玑道:“你究竟在活人冢内,是个什么身份?”

银龙道:“璇玑姑娘,我银龙离开了活人冢,活人冢也不会因而溃散,但我如在活人冢中,就有相当大的权势,这样说,应该是很明白了。”

庄璇玑道:“那是说,咱们这一战,只是你我之间的事了?”

银龙笑一笑,道:“不错!只是你我之间的事,和目下这一战,姑娘胜了,这一战,也不会再打下去。”

庄璇玑道:“有一件事,不知你想过没有?”

银龙道:“请说吧!”

庄璇玑道:“你如留在璇玑堡作总教习,你会面对着活人冢的第二次攻势,那时,你准备如何应付呢?”

银龙笑一笑,道:“我会听命行事。”

庄璇玑道:“活人冢内,都是你的亲友,你能和他们对手拚命么?”

银龙道:“我如已成了璇玑堡中的人,自然有保护璇玑堡的责任,谁要侵犯璇玑堡,自然会放手一拚。”

庄璇玑道:“我明白了,你对这一战,充满着信心。”

银龙道:“是的,姑娘,你现在,可以出手了。”

庄璇玑点点头,道:“好……”

只听一个威重的声音,传了过来,接道:“且慢。”

庄璇玑转捡望去,只见方奇头戴金冠,大步行了过来。

银龙脸色一变,道:“你还没有死?”

方奇道:“这倒叫你很失望了。”

银龙冷冷说道:“我和璇玑姑娘已经有了约定,等我们这一战分出了胜负之后,你再搅和不迟。”

方奇道:“第一,我不是璇玑堡中的人,所以,用不着遵守这里的规定,第二,你不是璇玑姑娘的敌手,你如落败了,我再落井下石,方某人不愿为也。”

银龙冷冷的望着庄璇玑。

庄璇玑笑一笑,道:“方兄,小妹已和银龙有约在先。……”

方奇接道:“我知道,不过,我和他之间的恩怨,必须先作了断,因为,你如胜了他,他就变成了璇玑堡中的人,我就无法找他一拚了。”

银龙冷冷说道:“方奇,别忘了,你是我手下败将。”

方奇淡淡一笑,道:“这一次,咱们是生死之搏,和上次不同。”

银龙点点头,道:“好!先和你作个了断也好,不过,在下要先得璇玑姑娘同意才行。”

目光一掠庄璇玑道:“姑娘,对此事看法如何?”

庄璇玑道:“如若你不和他动手,我可以阻止这件事情,如若你同意,我就不便阻止了。”

方奇道:“银龙,不想和我动手也行,只要你当面承认,非我之敌,也就行了。”

银龙淡淡一笑,道:“方奇,别认为你的激将之法,发生了很大的效力,我答应和你动手,只因为,我感觉到你不过是一个不足为敌之人。”

方奇道:“你好狂。”

忽然飞身而起,击出一拳。

这一拳来势凶猛,有如铁锤击岩一般。

银龙冷哼一声,不闪不避,右手一扬,硬向拳上迎去。

但闻蓬然一声,双拳接实。

方奇向前冲飞的身子,竟被这一拳震的向后倒飞了出去。

银龙却突然一皱眉头,道:“鼠辈,敢施暗算。”

飞身而起,直向方奇攻了过去。

两人拳势相击,本是硬碰硬的功夫,怎会喝出施用暗算。

方奇双足落地之后,立时戒备。

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绝伦的恶斗。

银龙抢攻,拳掌快如闪电。

方奇防守,有如千掌万手,接下银龙的攻击。

双方恶斗了五十余招之后,银龙突然收住了拳势。

方奇道:“为何不战了?”

银龙道:“你的武功有了一点长进。”

方奇冷冷说道:“上一次,你侥幸胜了一招罢了。”

银龙低头望了右拳一眼,突然长叹一声,道:“方奇,我一定要杀了你,你和你的弟弟。”

突然转身一跃,人已到了三丈开外,才高声说道:“退。”

随来的高手,纷纷向外奔去。

庄璇玑和四大凶煞,都未出手拦阻。

马鹏觉得好生奇怪,心中暗暗忖道:“方奇和银龙之战,银龙不但已占到优势,很显然的如若再打下去,方奇非败不可,何以,银龙竟然退了下去。”

银龙等去的很快,不大工夫,除了死亡重伤者之外,已走的一个不见。

只见方奇身子摇了两摇,突然倒了下去。

高空眼明手快,忽然间窜了过去,一伸手,扶住了方奇。

庄璇玑一掌拍在方奇的背上,方奇一张嘴,吐出了两口淤血。

高空道:“他伤的很重。”

庄璇玑道:“现在不妨事了,他刚刚忍住了两口淤血,没吐出来,憋在胸口。”

方奇长长吁一口气,道:“好利害的银龙。”

庄璇玑道:“你坐下调息吧!”

方奇道:“不,咱们回宅院中去,不能让他瞧到,他打伤了我。”

庄璇玑道:“我是个很有自信的人,我相信,他已经瞧出你受了内伤,你现在不宜行动,快坐下调息。”

方奇点点头,盘膝坐了下去。

高空低声道:“姑娘,银龙的武功,实在高强,如是在下,只怕接不下他三拳。”

庄璇玑点点头,道:“你们很可能会遇上他,千万不能和他硬拚。”

马鹏道:“姑娘,如若在下拚命接他一拳,不知道能不能刺中他一刀。”

庄璇玑道:“穿心一刀,是天下刀法中的奇学,只要你能在适当的距离、部位,攻出这一刀,我想天下没有人能闪过你这一刀。”

柳媚道:“这样说来,天下没有人,能够破解他的一刀了。”

庄璇玑道:“有。”

柳媚道:“什么人?”

庄璇玑低声道:“在他刀势击出之后,没有人能够破解,但却有人能在他刀势击出之前,防止他刀势出手。”

马鹏点点头道:“我明白。”

柳媚道:“我不明白。”

庄璇玑道:“如是有人能在他出刀之先,就可能占去先机,破去他穿心一刀。”

高空道:“不管如何,马兄的穿心一刀,杀不了银龙。”

王杰突然开了口,道:“银龙也受了很重的伤,对么?”

庄璇玑点点头。

王杰道:“伤在方兄的暗器之下。”

庄璇玑又点点头,目光却凝注在方奇的右手之上。

高空、马鹏,都向方奇约右手上望去,但却一直看不出什么。

柳媚忽然蹲下身子,仔细在方奇约右手上瞧了一眼,道:“很巧妙,装在中指的指甲上。”

庄璇玑道:“也只有如此,银龙才会上当。”

这时,马鹏、王杰等,都看到了,在方奇的中指上,有一个指套,制作精巧的和指甲一样,如不特别的留心,很难看得出来。

指套上,有两枚尖利的小针。

所以,他虽然被针刺中了,但却看不到伤势。

只有中针的人,自己明白受到了伤害。

庄璇玑道:“针上可有淬毒?”

柳媚道:“有,不过颜色很淡。”

庄璇玑神情木然,瞧不出她心中是喜是怒。

高空低声道:“姑娘,对暗算银龙这件事,可是有些不满?”

庄璇玑道:“活人冢是一个只讲利害,不择手段的组合,所以,我们用不着对他们存什么抱歉之心,但银龙这个人,好像是很讲理。”

柳媚道:“活人冢内,那有什么好人,这一点,姑娘也不用斤斤计较了。”

庄璇玑答非所问的,道:“你们留在这里,为方奇护法,等他坐息醒来,再回宅院中去。”

四大凶煞都着出了她心中很不快乐,但却不知该如何慰劝于她。

望着庄璇玑的背影,柳媚长长吁一口气,道:“高空,你瞧出来没有,庄姑娘很不快乐。”

高空道:“我瞧出来了,但为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方奇用毒针伤了银龙。”

柳媚道:“她好像不喜欢我们用这方法对付银龙。”

高空道:“但对付活人冢的人,还要讲究光明磊落的方法不成?”

方奇听到了几人说话,但他苦于练功在最重要的关头,一直不便开口。

柳媚轻轻叹息一声,慾言又止。

方奇匆匆行功完毕,睁开眼睛,道:“我知道庄姑娘为什么生气。”

柳婿道:“你知道?”

方奇道:“对!她为我用毒对付银龙这件事,心中极端不满,所以她很生气。”

柳媚道:“为什么呢?活人冢内的人,那里会有一个好人。”

方奇道:“因为,她想收服了银龙。”

柳媚道:“哦!”

方奇道:“所以,她很不满我对银龙下手。”

柳媚轻轻吁一口气,道:“哦!原来如此。”

方奇叹息一声,道:“不过,庄姑娘太不了解银龙了,只为他外形的柔和所骗。”

柳媚低声道:“你了解银龙么?”

方奇道:“找也不太了解……。”

柳媚接道:“那你在胡吹,……。”

方奇苦笑一下接道:“姑娘,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柳媚尴尬一笑,接道:“抱歉,你慢慢说吧。”

方奇道:“舍弟了解,他和我特别提起了银龙,说这个人,由内到外,全是姦诈,如若来的是他,要我出手对付他,这枚指套和毒针,都是舍弟给我的。”

柳媚道:“那好啊……”

王杰接道:“好什么?庄姑娘算无遗策,难道她还会瞧错银龙不成,惹她生气,总不是一件好事了。”

柳媚笑一笑,道:“王杰,你急什么,也要我把话说完啊。”

王杰道:“还有下情。”

柳媚道:“难道你把我看成了半吊子不成。”

马鹏道:“说吧!柳姑娘有什么高见。”

柳媚道:“这件事,只怕要方二公子解释才行。”

马鹏道:“对,方二公子,学富五车,必有一片很动人的说词。”

方奇道:“唉!事实上,这些事,都已在舍弟的意料之中了。”

马鹏道:“意料之中?”

方奇道:“舍弟告诉我说,庄姑娘求才若渴,很可能会被银龙迷惑,所以,要我想法子对他。”

马鹏道:“以庄姑娘的才智,会上他的当么?”

方奇道:“银龙有一种很特殊的武功,叫做袖里干坤,据舍弟说,那不能算是一种武功,而且一种恶劣的用毒手法,不过,很少人能够看得出来。”

马鹏道:“有这等事?”

方奇道:“他花言巧语,装作出一副坦荡君子的样子,用心在疏忽璇玑姑娘的防范,然后,突然一举间,制服对方。”

马鹏道:“好!咱们见璇玑姑娘去,跟她说个明白。”

方奇道:“马兄,这件事,我看,还是由舍弟说的好。”

马鹏道:“我看璇玑姑娘,一直在强忍着心中一股气恼,早些给他说明白,也好让他早日消去气忿。”

方奇道:“我只怕说的不很清楚,如由舍弟说明,定是十分明白。”

马鹏道:“好吧!你去转告令弟一声,自从我们追随庄姑娘以来,从没有见过她有过气恼情形,此事不可拖延。”

方奇心中暗道: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着名的凶煞、高手,但庄璇玑却能使他们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较技较智 弃暗投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