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02章 入虎穴 探隐秘

作者:卧龙生

璇玑堡外,停一辆篷车,一辆很普通的篷车,但两匹拉车的健马,卸十分神骏。

庄璇玑罩了一件玄色披风,提看一个小包袱,登上了篷车。

她果然只带了简单的衣服,没有女婢相随,也没有赶车的人。

柳媚笑一笑,取出了一粒丹丸,交给庄冠宇,道:“庄堡主,和温水服下去,睡一觉,就可以复元了。”

庄冠宇面色冷肃,但他仍然伸手接过了丸葯。

璇玑堡有很多人,但卸没有一个人出面阻拦,也许,他们担心四大凶煞会伤了老堡主和大小姐。

高空笑一笑,通:“看来,只有在下赶车了。”

柳媚道:“高兄赶车,我陪庄姑娘。”

闪身登上蓬车。

篷车向前驰去。

马鹏对庄冠宇一抱拳,道:“堡主请回,咱们告辞了。”

庄冠宇没有还礼,也没有答话,只是冷冷的望看远去的篷车轮影。

篷车驰离洛阳二十里,天色已是三更时分。

妙手高空一收,停下篷车。

王杰冷笑一声,通:“我还认为你要一口气跑到郑州呢?”

高空道:“其实,这赶车的滋味也不太好受。”

王杰道:“总比跟在车后面跑路好一些。”

高空道:“其实,王兄可以招呼一声的。”

马鹏轻轻咳了一声,道:“两位不用吵了,看看庄姑娘怎么了?”

车启动,柳媚飞跃而出,笑道:“庄姑娘很好,就是脾气大了一些。”

高空道:“人家是千金小姐,咱们这样把人家弄出来,老官说,也难免使人家生气,大妹子要担待一些才是。”

柳媚嫣然一笑,道:“我如是要和她一般见识,早就对她下毒了。”

马鹏忽然叹息一声,通:“我一路上在想,觉着,这件事有些不对。”

柳媚道:“咱们不是配合的很好么?高空偷了花满楼的流星弹,那等于糊狲没有了金箍棒耍,他只好乖乖的坐着,小妹也及时对庄冠宇下了毒,王兄那无声无息的暗器,突然一袭,倒下了三个武师,我如是庄冠宇,似乎也不宜再作反击了。”

马鹏摇摇头道:“事情好像不会如此简单,偌大一个璇玑堡,就这样看看我们带走了他们的大小姐,一无截击,二无追兵,实在叫人有些怀疑。”

柳媚道:“你怀疑什么?庄璇玑好好的坐在篷车里,难道会是假的不成?”

马鹏道:“咱们谁见过庄璇玑?”

王杰呆了一呆,通:“假的?”

柳媚摇摇头,道:“不像假的。”

王杰道:“柳姑娘何以知晓?”

柳媚道:“他们可以选一个很美的丫头,冒充庄璇玑,但却无法选一个有着那样好气质的人。”

车廉启开,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通:“不用多疑,我是真正的庄璇玑。”

马鹏淡淡一笑,道:“听说璇玑姑娘是庄堡主的掌上明珠,爱惜异常。但咱们看不出庄堡主对姑娘有什历看重之处?”

庄璇玑道:“因为,他们相信我可以应付得了。”

马鹏哈哈一笑,道:“姑娘不觉着太自信么?”

庄璇玑道:“不错,我恨自信,我相信你们不敢伤我。”

马鹏道:“为什么?咱们杀过不少人,又何在乎多杀你一个7”庄璇玑道:“因为,你们要把我交给你们的主人。”

王杰道:“咱们四个人一向各行其是,那来的什么主人?”

庄璇玑道:“正因为你们四个人一向各行其是,忽然间聚集一起,那证明了,你们不是出于本意马鹏一皱眉头,道:“璇玑姑娘,江湖上传言说,你很聪明,看来是果然不错。”

庄璇玑道:“谢谢夸奖。现在,请你们只管安心,我是千真万确的庄璇玑,如若你们用心在我。

可以向你们的主子交差了。”

马磅回顾了柳媚一眼。道:“璇玑姑娘,只怕还得委屈你一下了。”

庄璇玑道:“你们要我晕过去。”

柳媚道:“小妹的手法很高明,不会让姑娘感觉到一点痛苦。”

庄璇玑微微一笑,通:“柳大姊,毒花的威名,传遍了江湖,小妹绝对相信大姊的能力,不过……”

柳媚格格一笑,通:“璇玑姑娘,不过什么?我一向喜欢合作的人。”

忽然一挥手,同庄璇玑的脸上拍过去。

庄璇玑翠袖条扬,一指弹中了毒花的右手。

柳媚疾退了八尺,捧着右腕,缓缓说道:“好快的手法,小妹子,大姐姐倒是看走了眼。”

庄璇玑道:“柳大姊的性子太急,其实,你应该让我把话说完的。”

马鹏、王杰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冷冷的望着庄璇玑。

显然,庄璇玑这挥掌一击,使他们有着极大的震惊。

高空却仍然保持着适当的平静,一付袖手观火的悠闲。

柳媚道:“璇玑姑娘还有什历话,只管请说。”

庄璇玑道:“我不希望晕过去,也不愿意别人在我身上下毒。”

王杰道:“其实一个人晕过去,总比死了好一些。”

庄璇玑道:“自然,我也不愿意死。”

王杰道:“没有人愿意死,但情势逼人,有时间,却不得不死。”

庄璇玑嫣然一笑,道:“总不成你们会杀我吧?”

王杰道:“璇玑姑娘,这很难说?”

庄璇玑道:“你们如是杀了我,我爹找到了天龙甲,你们如何向他交代?”

高空道:“姑娘,那天龙甲究竟在不在贵府之中?”

庄璇玑道:“我虽然有哥哥,但我爹却只有我这一个女儿,我不知道,我在我爹心中的份量,是否会超过天龙甲?”

回答的很巧妙,强烈的暗示,天龙甲不在璇玑堡中,但却一直没有正面否认。

马鹏道:“就在下所知,天龙甲不但在璇玑堡中,而且,就在姑娘手中保管。”

庄璇玑道:“如今我跟你们来了,那天龙甲又交给了什么人保管呢?”

马鹏答不出话。

王杰冷冷说道:“跟着我们,只怕对你庄姑娘没有好处?”

庄璇玑笑一笑,道:“王杰,取不到天龙甲,我是你们交差的凭藉,你虽有杀人暗器,但我相信你不敢杀我。”

王杰呆住了。

庄璇玑目光又转注到柳媚的脸上,笑道:“柳姑娘,你用毒的手法虽然很高明,但你不敢毒死我,因为,马鹏的穿心一刀,王杰的夺命七绝针,都会替我报仇。”

她从未离开过璇玑堡,江湖上虽有璇玑玉女的传说,那是因为它是河洛大侠庄冠宇的女儿。

四大凶煞联手,很轻易的制住了名满中原的璇玑堡主庄冠宇,压服了名动长安的花满楼。

但四大凶煞竟对付不了一个庄璇玑。

庄璇玑美目流盼,嫣然一笑,通:“夜色已深,风寒露重,我看四位也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了。”

说完话,竟自登上篷车,放下了车廉。

四个人八道目光,望着那篷车发呆。

马鹏叮一口气,低声道:“吧们好像是栽了个跟头。”

王杰道:“这一股窝囊气,可真是蹩的人难受。”

柳媚看手背上一片红肿,通:“十几年来,好像第一次有人伤了我。”

高空淡淡一笑道:“马儿,我看咱们真的该找个地方过夜了。”

大厅上燃着红烛,酒香四溢。骂鹏、王杰、高空、柳媚,正在喝着酒。

红烛未残,这场酒,似乎是已喝了不少的时间。

王杰道:“小丫头,穷作怪,这十几天,一直在折腾咱们,兄弟实在忍不下去了。”

高空道:“距离七月十五还有两个多月,这六十多天的罪,实在不太好受。”

马鹏道:“咱们下手太早了一些。”

柳媚道:“奇怪的是,河洛大侠庄冠宇,竟像是不要这个女儿,半月来,竟然不肯追查咱们的行踪。”

马鹏苦笑一下,通:“如是我有了这么一个刁蛮的女儿,我也不想要她留在身边。”

王杰道:“马老大,咱们耍杀杀它的蛮气。”

高空道:“她好像把事情弄得很清楚,吃定了咱们似的。”

柳媚道:“说的也是啊,丫头的确很聪明,分析事理的能力,连你我也难及她。”

高空道:“我一直对她有些怀疑?”

柳媚道:“你怀疑什么?”

高空道,“我怀疑她是存心跟我们来的。”

马鹏点点头,通:“嗯。”

王杰一掌拍在木案上,道:“我不管她是不是存心跟咱们来的,我要决心教训她一顿了,马兄,你怎么说?”

马鹏道:“王兄要教训她,兄弟自是不便反对,不过,千万不能杀了她。”

高空道:“咱们找不到天龙甲,又交不出庄璇玑,那就没有办法覆命,其实,咱们再忍她个两个多月……”

王杰冷冷接道:“高空,你可以忍,我是忍不住了。”

马鹏道:“其实教训她一顿也好。”

柳媚想到了半月前击手之恨,随声附和,通:“我赞成,如是让他折腾咱们,倒不如使她晕迷两个月,到七月十五那一天,交给他们就是,反正咱们已经抓到了庄璇玑。交给他的是活人,应该可以交差了。”一共四个人,有三个人赞成了,高空心中就算反对,也不便出口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蓬车在一处荒凉的树林外面停了下来。高空跳下了车辕。

王杰冷冷说道:“庄璇玑,给我下来。”

车廉启动,庄璇玑探出头来,四顾了一眼,道:“这地方好荒凉啊!”

柳媚道:“你害怕了。”

庄璇玑缓缓行下蓬车,笑道:“怕什么,反正你们也不敢伤害我。”

她似乎是偏爱绿色,今日仍穿着一身翠绿的衣裤。

日光下,只见她眉目如画,微笑似花,缓步行到了王杰身前,道:“你叫我?”

她实在是一个很可爱的姑娘。

王杰征了一征,道:“小丫头,你瞧瞧这是什么地方。”

庄璇玑道:“我瞧到了,是荒野。”

王杰道:“对,很荒凉的地方,就算杀了人,也不会有人瞧到。”

庄璇玑道:“怎么?你想杀了我?”

王杰道:“就算不杀你,狠狠的毒打你一顿,总是可以。”

柳媚笑道:“这半月来,你对咱们呼来喝去,折腾的一肚子气。”

庄璇斑笑一笑道:“所以,你们今天,准备在这里打我一顿了。”

王杰道:“就算是打死了,咱们也认命了。”

庄璇玑道:“我的身体不太好,而且也不喜别人打我。”

王杰道:“可惜,我很喜欢打人,而且,要好好的打你一顿。”

说打就打,呼的一掌,劈了过去。

他还记得半月前在庄璇玑指弹柳媚右手的事,所以,这一掌去势很快,也用了四成真力。

以那次庄璇玑的手法而言,她实在不难避过这一掌。

偏偏的庄璇玑没有闪避。

王杰眼看掌势真要劈中庄璇玑的左颊,去势不禁一缓。

却不料庄璇玑突然出手,一指点中了王杰的右腕。

王杰只觉右腕一麻,整条的手臂,突然垂了下去,不觉脸色大变。

如若庄璇玑耍杀他,这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暗箭王杰,一生之中,很少给人这样的机会。

幸好马鹏冲了过去,疾快的捣出了一拳。

那真正的一拳,迅如电光石火的一击。

他已确立了一件事,这位庄姑娘不但会武功,而且是很高明的武功。

庄璇玑忽然轻轻一摆柳腰,让开了一拳,道:“马鹏,你可知道,这一拳要是击中了,会打死我马鹏一拳落空,立刻收住了奔冲之势,通:“姑娘的武功很高明,咱们早该知道的。”

庄璇玑嫣然一笑,通:“我是何洛大侠的女儿,河洛大侠的武功,一直被誉为江湖中第一流的高手。”

王杰暗中活动了一下右臂,只觉整条的右臂仍然酸麻难动。

他已明白在短时间中,很难恢复搏杀的赏力。

但他却装出了无甚大碍样子,王杰不愿让庄璇玑看出来,她对自己造成的重大伤害,也不愿让马鹏等看出来自己是这样的容易受伤。

庄璇玑灵活的目光扫掠了几人一眼,笑道:“你们打我的机会不大,但你们可能会杀了我。”

马鹏冷冷说道:“如是不能好好的打你一顿,打得你从此乖巧,那就只好杀了你。”

柳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入虎穴 探隐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