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20章 舌战探虚实

作者:卧龙生

蛇公子道:“在下也是一片好心,活人冢真要全力来犯,璇玑堡这点实力,实在很难抗拒,如若堡中一些重要人物,能够离开此地,咱们也许还有重振江湖道义的机会。”

庄璇玑道:“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不过,就目下情势分析,璇玑堡也许比别处,更安全一些。”

蛇公子道:“既然姑娘也有这种看法,在下也就无话可说了。”

庄璇玑道:“三位请下去休息一会吧!敌人随时可以攻来。”

虎公子等被带入下面休息。

两天平静过去。

这是很紧张的两天,武林三仙,都在休息,这三人见识博广,武功高强,对璇玑堡的实力影响很大。

庄璇玑表面上,虽然十分平静,但内心中,却希望活人冢能拖上两天再来。

幸好,庄璇玑担心的事,没有发生。

但璇玑堡的戒备,却一直没有松懈。

第三天,日出时分,活人冢终于来了。

马鹏发现敌人时,璇玑堡已被重重围起。

看人手,至少有两百以上,集中北、西两处堡门前面。

似乎是昨夜的人手,都已集齐,只不过,没有发动攻势。

马鹏倒是很沉着,查看过四面情势之后,才回到了大厅中报明内情。

庄璇玑请出了武林三仙。

这三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名宿,经过了雨天的休息之后,人已经完全恢复。

马鹏说出了璇玑堡被围情形,水长流一直沉吟不语。

福星不说话,余长贵、南长命也一直不肯开口。

庄璇玑心中忖道:看来,他们已深得稳字一决,把这付千斤重担推到他们肩上的如意算盘,看来是不太容易。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三位老前辈,对此事有何看法?”

水长流道:“老夫只能说出自己的看法,但璇玑姑娘,你是璇玑堡的主脑,应该如何,还是要姑娘决定了。”

庄璇玑笑一笑,道:“成败存亡,晚进自然要一肩承担,但三位在江湖之上,德望具尊,经验丰博,希望三位能给晚进一点指引。”

水长流道:“指引倒不敢当,不过,老朽我倒有一得之愚,提供姑娘参酌。”

这时,四大凶煞,和虎、蛇、鼠三公子,都已布守宅院外面。

璇玑堡中,本来是花树茂密,但为了易于防守,庄璇玑已下令,砍伐去大部份的花树。

所以,站在宅院前后,可以看清楚围墙内任何景物。

庄璇玑已放弃了守护堡门的城墙,把人手集中在宅院前面。

因为,堡中的机关布置,大都在宅院附近,方真的十二铁人,活动的范围,也只限于在宅院之内。

为了这十二铁人的活动,庄璇玑已下令打通了很多的墙壁,而且,也拆掉了一部份布设的机关。

她了解璇玑堡中的人手太少,经不起分散使用。

回顾了水长流一眼,庄璇玑缓缓说道:“晚辈洗耳恭听。”

水长流道:“姑娘不肯防守堡门围墙,正像活人冢把人手集中在北、西两门一样,我们堡中的机关、埋伏,都在这宅院附近。”

庄璇玑道:“这只是重要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的人手太少,他们不由东、南二门的用心何在呢?”

水长流道:“老朽的看法是,他们第一个目的,想把我们赶离此地,所以,留下了两条退路。”

庄璇玑道:“老前辈,觉着咱们该如何应付?”

水长流道:“我想,咱们既然已经放弃守护城堡,那就给他们个不理不睬,看他们作何打算?”

庄璇玑道:“他们会不会一拥而入,分由西北两面,登上城堡,由众多人手攻向宅院。”

水长流道:“不会,他们不是干军万马,有二百人,已经是很大的声势了,一拥而上,会造成很大的伤亡……”

庄璇玑接道:“目下,他们一直按兵不动,又是何用心呢?”

水长流道:“等人,我想,他们会先礼后兵。”

庄璇玑道:“老前辈是不是想要见见他们?”

水长流道:“老朽不愿喧宾夺主,这件事,还是由姑娘的好,老朽三人,最好是先不露面,但老朽三人,也愿听姑娘的调遣。”

庄璇玑道:“三位武功高强,使璇玑堡抗拒敌势的力量,增强很多,不过,更宝贵的是三位的经验、阅历,我们目前最大的困扰,是对活人冢的了解太少。”

水长流道:“老朽对活人冢的了解,也不太多,这方面,只怕会十分失望了。”

庄璇玑淡淡一笑,道:“连武林三仙也不知道活人冢的来历,只怕当今江湖之上,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真正身分了。”

水长流道:“沽娘的意思,可是说,他们有另外一种身分?”

庄璇玑道:“晚进正是这样的想法。我不相信,真的会有几个默默无闻的人,组成了这么一个活人冢。”

水长流点点头,道:“姑娘的看法,确有独到之处,这些事,老朽都未想到。”

庄璇玑道:“其实,这些事,也不是太难猜测到的事,第一,他们对江湖上的事,十分熟悉,这证明,他们在江湖上耳目十分聪敏,但活人冢的组合,在江湖上的活动,并不大多,如若有活动,也是活人冢内高级的首级人物……”

这时,柳媚急急奔入了厅中,道:“姑娘,活人冢有人求见。”

庄璇玑道:.“什么人?”

柳楣道:“他自称是奉命而来的特使。”

庄璇玑回顾了水长流一眼,道:“三位是不是要见见那位特使?”

水长流道:“不用了,我们在后面,看看能不能认出他的真正身分。”

庄璇玑道:“去请他进来。”

马鹏、高空,陪着那位特使行了进来。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青衫中年人,留着三绺长髯,神情很潇洒。

马鹏、高空,紧随那人两侧。

柳媚、王杰没有同来。

庄璇玑笑一笑,欠身说道:“阁下请坐。”

青衫人笑一笑,道:“是璇玑姑娘么?”

庄璇玑道:“正是晚进。”

青衫人道:“闻名久矣,有幸一晤。”

抱抱拳,缓缓坐了下去。

马鹏、高空,退守在庄璇玑身侧。

庄璇玑道:“晚进入江湖不久,闻名久矣的夸奖愧不敢当,不知道阁下大名怎么称呼?”

青衫人道:“在下姓闻名千里。”

庄璇玑道:“原来是闻二先生……”

闻千里接道:“姑娘听过在下的名字?”

庄璇玑道:“闻二先生是不是有一个外号,叫做舌灿莲花。”

闻千里笑一笑,道:“不错,不错。”

庄璇玑道:“听说先生的口才很好,能够舌灿莲花,使顽石点头。”

闻千里笑一笑,道:“好说,好说,这是江湖上的传说,不足以凭信。”

庄璇玑微微一笑,这:“顽石终归是顽石,岂能真的点头呢,这不过形容先生能说会道,口若悬河罢了。”

闻千里道:“听姑娘一言,在下顿有着前途困难重重的感觉。”

庄璇玑道:“先生既来之,则安之,有什么话,尽避请说吧。”

闻千里道:“以姑娘之才,想必早已经知道在下来此的用心了?”

庄璇玑道:“就算晚进知晓闻二先生的来意,但二先生总不会一语不发的就离开吧!”

闻千里道:“姑娘说的是,在下来此的用心,是希望说动姑娘,免去一场杀劫,挽救数十位大好生灵。”

庄璇玑道:“果然是说词动人,但不知有什么条件没有?”

闻千里道:“事实,敝上仰慕姑娘,希望姑娘能到活人冢内一行。”

庄璇玑道:“闻二先生也许还不知道,晚进刚刚从活人冢回来不久。”

闻千里道:“敝上未能好好的接待姑娘,为此抱憾很深,姑娘如若再度驾临,必将盛大款待。”

庄璇玑道:“那里布置很精奇,只可惜,不是留恋之地,没有去过的人,实在应o猛攻,只怕璇玑堡早入我手。”

庄璇玑道:“这一次,你准备比上次强过百倍,你可以试试,是否攻下璇玑堡。”

金蛟冷笑一声,道:“银龙,我看,咱们谈不下去了,我们应该动手了。”

银龙道:“金兄,动手是万不得已的事情,我们要用尽镑种办法,希望能说服璇玑姑娘。”

庄璇玑道:“银龙,我一向相信,聪明人会作一种聪明的选择,但现在……”

银龙接道:“你说服了活人冢不少人,敝主人,也很佩服你的说服力,他给了你很多机会……

庄璇玑道:“哦!”

银龙笑一笑,道:“也许你见识到了活人冢很强大的实力,现在,该是你有个决定的时候了。

庄璇玑道:“银龙,我早已经决定,抗拒你们的攻袭。”

银龙轻轻吁一口气,道:“就凭你这璇玑堡的实力?”

庄璇玑道:“别太低估了璇玑堡,须知我敢和你们对抗,绝不是全无实力,银龙,轻估璇玑堡你又会锻羽而归。”

银龙道:“多谢指教,本来是一种表演的讨教,现在,在下觉得应该改变一下了。”

庄璇玑道:“哦!如何改变呢?”

银龙道:“改变的办法就是要把这三大金刚的表演性,改变成正式的挑战。”

庄璇玑道:“哦!向什么人挑战?”

银龙道:“四大凶煞,三金刚力斗四大凶煞,生死由命,咱们双方,都不许出手干预。”

庄璇玑道:“应不应战,是他们四个人的事,由他们决定,我从来不愿勉强我的朋友作什么。”

银龙道:“他们是你的朋友?”

庄璇玑道:“不错啊!”

银龙道:“哼哼,姑娘这话未免说的太客气了,他们明明是你的属下。”

庄璇玑道:“我从没有这样想过,他们是我的朋友,和我有一个共同的理想,共同奋斗,各尽所能,就是这样罢了。”

银龙哈哈一笑,道:“姑娘的词意、口气,充满着温婉,这些人,怎会不为你效忠呢?”

庄璇玑道:“银龙,告诉你,我这不是手段,而是真诚,手段,只能欺人于一时,不能使人长期信服。”

银龙道:“璇玑姑娘,咱们不谈这个了。马鹏,璇玑姑娘要你们自己决定,不知道你们四大凶煞敢不敢受三大金刚的挑战?”

马鹏道:“就算他们真是三尊金刚,四大凶煞也不会害怕。”

银龙道:“好啊,那就试试看吧?”

马鹏冷笑一声,道:“问问他们三位,是单打独斗呢?还是大家展开一场混战?”

银龙道:“客随主便,三个金刚,绝对不会对四位示弱。”

马鹏冷笑一声,道:“好!在下先来领教。”

高空突然抢先一步,道:“马老大,且慢出手,这一阵让给小弟。”

马鹏道:“哦!为什么?”

高空道:“笨鸟先飞,打旗的先上,小弟不成了,你再接手。”

王杰道:“说的也是,你是咱们四个的头儿,总不能和高空抢吧?”

庄璇玑目光一掠四大凶煞,道:“比武功,不用拚命,胜败是兵家常事,你们不可意气用事。”

高空微微一笑,道:“姑娘放心,咱们人少,任重,非必要不可轻易牺牲。”缓步向前行去。

大力金刚韩超哈哈一笑,快步迎了上来,道:“韩某人领教。”

高空面对着高过他一个头的强敌,神情仍然十分镇静,淡淡一笑,道:“韩兄腰大十围,一望即知,是一个力大无穷的人物。”

纬超道:“如若只是一把笨气力,也伤不了人……”

目光凝注在高空的身上,接道:“你号称妙手,想必在手法上,有着很再明的成就。”

再空道:“不敢当。”

韩超笑道:“自从咱们三兄弟退隐之后,你们四大凶煞在江湖上如日中天,今日在下倒要领教一二,是否名符其实。”

高空道:“三位如若是真的退隐到名山大川之中,不但我们四大凶煞,江湖上,这一行道中的人,都会把三位奉若神明,只可惜,三位不是退隐,而是投入了活人冢内。”

韩超英一笑,道:“你们四大凶煞,也不是投入了璇玑堡中么?”

高空道:“不错,只不过,咱们之间的理想,有着很大的不同。”

韩超道:“什么不同?”

高空道:“第一,我们是改邪归正,三位却是助纣为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舌战探虚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