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22章 金龙令主

作者:卧龙生

庄璇玑由攻变守,一面说道:“逼我退入宅院,咱们约定行事,我去说服金蛟,如他不肯答应,那就只好移花接木,找人改扮成他,助你一臂之力。”

银龙道:“最好不要伤害他,姑娘既然说服了我,相信可以说服金蛟。”

庄璇玑道:“我会尽力而为,阁下请加紧攻势吧!”

银龙拳、掌,更为凌厉,击出的拳势,带起了呼啸的风声。

他没有再保留实力,一方面,也想藉此机会,试验一下庄璇玑真正的武功。

庄璇玑也有试试东方世家的武功之意。

两人在激烈的打斗中,暗拚了两招。

虽只两招,但已经够了。

两招交接,已然彼此心中有数。

银龙不但有深厚的功力,而且招数的变化,确也有过人之处。

但庄璇玑却轻松的化解开去。

这一战,给了银龙真正的一个警觉,那就是庄璇玑确有制服他的实力。

庄璇玑退回了宅院之中。

银龙紧跟到了大门口处,停了下来,高声叫道:“你们听着,限一个时辰之内,放了金蛟,否则,我要全力攻入宅院中了。”

一个时辰之后,现在,自然是暂时休息了。

银龙话声一落,退回原地。

宅院约两扇大门,也迅快的关闭了。

大厅中,马鹏却开始拷问神眼七郎。

王杰一抖手,打出了七枚金针,钉花了神眼七郎的七处大穴之上。

然后,拍了他被点的穴道。

马鹏笑一笑道:“七郎,你自己估算一下,能承受多少的伤害。”

神眼七郎道:“我要见璇玑姑娘。”

马鹏道:“她太仁慈,不忍对一个人施下毒手,所以,她避开了,老兄有什么事,尽避对我说。”

神眼七郎道:“杀了我,对你们没有好处。”

马鹏道:“我们不会杀你,七针制穴,你也没有了自尽的能力。”

神眼七郎骇然说道:“你们要干什么?”

马鹏笑一笑,道:“我想你投效活人冢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你很痛苦,所以,我准备让你痛苦一下。”

神眼七郎道:“我……”

马鹏接道:“对!你现在生不如死,我想,你一定不怕死了,但你现在很怕痛苦,最好是让你痛苦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四大凶煞不是善男信女,活人冢能耍出来的手段,我们照样也能。”

神眼七郎轻轻吁一口气,道:“你们不能这样整我,我只不过是被迫加入了活人冢。”

马鹏道:“那也成,不过,要看阁下的合作程度了。”

神眼七郎苦笑一下,道:“你们可是认为我知道很多的机密?”

马鹏道:“你能派出来监视别人,自然是应该很受欢迎了。”

神眼七郎道:“表面上是这样,但事实上,不是这么回事了。”

马鹏道:“哦!”

神眼七郎道:“老实说,对活人冢的内幕情形,我知道的还不到银龙的一半,他们是真正的重要人物,参与机要,我只不过是一个被派来监视他的人,对银龙,我是了解的很多,我们是负有专责的人,只了解本身事物。”

马鹏突出两指,点荏了神眼七郎的身上,冷笑一声,道:“至少,你该知道,如何传出银龙背叛消息的方法。”

他用的逆脉点穴手法,神眼七郎立刻感觉到行血逆转,全身微微颤抖,经脉收缩,一种奇烈的痛苦,使得神眼七郎的脸上,也开始巨扭、变形。

王杰道:“说不说?”

神眼七郎道:“说,说,解开我行血逆转的穴道,我……”

高空出手如电,一连七掌,止住了神眼七郎的行血逆转。

举手拭去头上的冷汗,神眼七郎长长吁一口气,道:“答应我,说出传递消息的办法之后,给我一个痛快,或是让我有自绝一死的能力。”

马鹏道:“怎么非死不可么?”

神眼七郎道:“褛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了,但活罪难受,倒不如一死百了,唉!当年,我若有今日求死之心,也不会落人活人冢了。”

马鹏道:“好!我答应,只要你真心合作,生死由你选择。”

神眼七郎道:“在我的衣袋之内,有一个黑色的腊丸,请马兄取出来。”

那是一个鸽蛋大小的圆珠,通体如墨,不知是何物作成。

神眼七郎道:“捏碎圆珠之后,会散发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马鹏道:“散发出一种味道,也和传递消息有关么?”

神眼七郎点点头,道:“这种味道,顺风而下,能传出数里之遥,人还不怎么觉着,但对一些动物,却有着强烈的引诱,他们就从那股味道传播中取得我留下的东西,或是找到我的人。”

马鹏道:“收集这些的人,也是你们神眼组的人了。”

“是的,在活人冢内,我们是一个很特别的组织,身分一直要保持隐密。”

马鹏冷笑一声,道:“如非强自出头,银龙到现在也不会发现你。”

神眼七郎苦笑一下,道:“他是特殊人物,我们的职司是,报告它的异常行动,阻止他背叛。”

柳媚道:“神眼七郎,你这有味的葯丸子,每天都要捏碎一粒了?”

神眼七郎道:“那倒不用,没有特殊的事情,每隔上两三天,会有人来问问情形。”

柳媚道:“哦!原来你刚才是吓唬我们的了。”

马鹏道:“神眼七郎,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神眼七郎摇摇头,道:“在下知道的,就是这些了。”

王杰道:“阎王爷没有鼻子,鬼都不信,我不信,你只知道这些,大概,还要咱们再动点手脚,你才肯说了。”

“不用再折磨他了,他不会知道的大多。”庄璇玑缓步行了进来,解去神眼七郎一次危难。

马鹏道:“姑娘,这个人该怎么处置?”

庄璇玑道:“先把他关入密窒。”

     ※        ※         ※金蛟、银龙,撤出了璇玑堡。

但璇玑堡仍在活人冢大批人手的围困之中。

金蛟和银龙率领了一百余位江湖高手,围攻璇玑堡,折损近三十人,一直未能攻破璇玑堡的宅院。

进入宅院中的人,就像是投入了海中的砂石一般,消失不见,不知是生是死。

但金蛟却在少林三僧和峨嵋双剑的保护之下,冲出了宅院。

这是活人冢冲入庄家宅院中仅逃出的六个人。

在几人口中,说出了宅院中的奇妙机关,和拦截的高手的佳妙配合,形成了铜墙、铁壁的防围。

就在金蛟、银龙撤出了璇玑堡第二天中午时分,两辆神秘的蓬车,驰到了璇玑堡外。

蓬车中,亮出了一面金牌,很容易的闯过很多道拦截。

蓬车直闯到金蛟和银龙的宿住之魔。

金蛟和银龙住在璇玑堡外一片竹林中。

蓬车直驰到竹林外面停下。

守护在竹林外面的是娥嵋双剑。

两人和少林上座三僧,都已经恢复了正常,但在表面上仍然接受解葯。

两人忽然现身,双剑站出,而且是剑出如电,剌入了蓬车之中。

但闻当当两声,两柄刺入蓬车的长剑,突然被封挡出来。

紧接着,蓬车中,伸出了一面金牌。

金牌上,雕刻了一个龙头。

“金龙令”,活人冢内,最权威的金牌。

峨嵋双剑知道这个令牌,但却是第一次见到。

两人立刻退了下去,还剑入鞘,垂手而立。

车开启,露出了一张很清秀的脸儿。

竟然是一位姑娘。

梳着双辫子,左鬓上还挂了一朵黄花。

一缕清音,自那少女樱口中婉转而出,道:“你们认识这面金牌么?”

峨嵋双剑齐声应道:“认识,属下等恭候令谕。”

对峨嵋双剑的答覆,似乎是十分满意,微微一笑,道:“金蛟、银龙在么?”

峨嵋双剑又具齐声应道:“在。”

车中少女道:“你们去一个人通报,一个人带路。”

田玉转身而去,王雷留下带路。

但蓬车还未移动,金蛟、银龙已疾奔而至,迎了过来。

蓬车中又伸出龙头令牌。

金蛟、银龙立刻跪了下去。

佩花少女穿着一身青衣,缓缓说道:“两位请起来答话。”

蓬车中传出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你们失败了。”

金蛟急急说道:“璇玑堡机关神奇,又有很多高手,属下等为了保存实力,暂时撤出。”

蓬车中传出了一声冷笑,道:“那不是失败么?”

银龙道:“属下等知罪。”

立刻又跪了下来。

一时间,寂然无声。

良久之后,蓬车中又传出了声音,道:“你们作何打算?”

银龙道:“恭候裁示,属下等不惜舍死一战,再攻璇玑堡。”

那青衣少女突然又接了口,道:“两位请带路,主人要面示两位机宜。”

金蛟、银龙住的地方很简单。

那是竹林中一座蓬帐。

蓬车在帐外停下,两个青衣少女,鱼贯下了蓬车。

这两位姑娘,穿着一般的青衣,流着一样的辫子,唯一不同的是,两个鬓上的花色,一个佩黄花,一个佩红花。

红花少女先由蓬车上,取下一卷黄毡,在地上,直入蓬帐。

鬓佩黄花的少女,却扶着一个身着黄袍的老人,踏毡而行。

活人冢的人,都知道金龙令,但却极少见过金龙令的主人。

金蛟、银龙都暗中留心,看到心头大感奇怪。

那黄袍老人,老的似是很利害,连走路,都必须由人搀扶。

这样的人,竟会是执掌金龙令的主人,活人冢的首脑。

峨嵋双剑站在两丈外的地方,他们也很留心,看到了那黄袍老人。

金蛟、银龙紧随那黄袍老人,行人了蓬帐之中,红花少女立刻放下了蓬帐上的垂。

“金龙令”是活人冢内最高权威之徵,但“金龙令”的主人,是什么样子,却是无人知晓,包括金蛟、银龙在内。

银龙以东方世家主脑人的身份,易容改名,在活人冢内,极受倚重,自觉已经接触到了活人冢内的首脑人物。

但出人意外的是,这位黄袍老人,竟然是素不相识。

但“金龙令”的专严,却代表了他的身份,金蛟和银龙,不敢不对他十分敬重。

同来有两辆蓬车,圭在后面的一辆,更显得神秘,它只是静静的停在第一辆蓬车的后面,没人下车,甚至,连车也未启动过一下。

谁也不知道,车中坐的什么人?

峨嵋双剑护守蓬帐,暗中却一直留心后面一辆蓬车中的情形。

但那车中竟似没有生人似的,连一点声息,也听不到。

蓬帐内,黄袍老人已不侍奉让的坐了上位,冷冷说道:“庄璇玑说服了你们,还是征服了你们?”

银龙道:“都没有,我们只是遇上了一点挫折。”

两个青衣少女,分站在黄袍老人的两侧,黄花站左,红花居右。

两位姑娘都很美,而且,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年纪,但两个人,似是都故意的把脸蛋紧紧的绷了起来。不见一丝笑意。

只听黄袍老人轻轻吁一口气,道:“你们率领的都是武林精锐,江湖高手,庄璇玑用什么力量挫折了你们。”

银龙道:“庄璇玑本身的武功高强,又有四大凶煞相助……”

黄袍老人接道:“那四大凶煞,是不是鬼刀、妙手、暗箭、毒花?”

银龙道:“正是他们四人?”

黄袍老人道:“我知道这四个人,他们连进入活人冢的资格都不够,还能对你构成威胁么?”

银龙道:“但四人似是经过了庄璇玑的调教,他们合搏威力,十分强大,再加上璇玑堡内的机关布置,变化多端,致使我们遭遇了很大的挫折。”

黄袍老人沉吟了一阵,道:“璇玑堡还有些什么人物?”

银龙道:“金冠人方奇……”

黄袍老人道:“这个叛徒,还有么?”

银龙道:“还有一些武功奇厉,不畏刀剑的高手。”

黄袍老人道:“他们长的什么样子?”

银龙道:“他们隐藏于大厅之中,借黑暗掩护,看不清真正面目。”

黄袍老人道:“你们冲入过大厅中。”

银龙道:“是,冲入到大厅中去过。”

黄袍老人两道目光,突然投注银龙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金龙令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