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23章 才子巾帼 相得益彰

作者:卧龙生

两人交谈之事,已然大出了武功的范畴,四大凶煞和银龙都是从未听闻过的事情。

世上竟然会有一种武功,在身上流出鲜血时,才能施展。

庄璇玑轻轻吁了一口气,这:“巢南非,我可以不杀你,但你已经败了。”

巢南非道:“我没有败,因为我还保有着最后反击之力。”

马鹏道:“要害受制,随时可能会丢了性命,竟然还不承认失败。”

巢南非望也不望马鹏一眼,如对庄璇玑道:“不论胜负,但我对你的渊博,十分佩服。”

庄璇玑道:“除此之外,你还证明了一件事。”

巢南非道:“什么事?”

庄璇边道:“你已证明了,你无法通过我这一关。”

巢南非道:“咱们还没有分出胜败,你总不能断言,已经胜过了我。”

庄璇玑道:“就算咱们不分胜负吧!你已无法冲过去,不知阁下作何措施。”

巢南非道:“既然不分胜负,我应该还有试验的机会。”

庄璇玑冷冷的说道:“你要明白,咱们再要动上手,那就很可能是一场生死火拼了。”

巢南非道:“我一身的修为技业,就是见血取命的玩意,对方出手愈是恶毒、凌厉,我的反击之力,也越强,所以,在下并不怕姑娘的凌厉攻势,但刚才姑娘的攻击力量似是并不强大,在下反而无能反击了。”

庄璇玑冷笑一声,道:“巢南非你不觉着这几句话,有些强词夺理么?”

巢南非道:“在下并不觉得。”

庄璇玑道:“如若是一个武功很差的人,难道也能够拦得住你?”

巢南非道:“这个,这个……”

柳媚低声道:“马老大,我发觉一件事情?”

马鹏道:“什么事?”

柳媚道:“不论什么人,只要肯和璇玑姑娘谈下去,都很可能被她说服。”

王杰一皱眉头,道:“这件事,咱们早知道了,难道还用你说。”

柳媚道:“她的说服之力,对男人此女人效力更大。”

高空道:“你是女人,怎么也被说服了?”

柳媚微微一笑,道:“你们都被说服了,我也只好跟过来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高空我看你傻傻的,这中间的道理,就算跟你说了,你也不会太明白。”

只听庄璇玑接道:“你如不是别有用心,那太肤浅了,你身负绝技,但却不太了解自己。”

巢南非道:“怎么说?”

庄璇玑道:“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人,能挡得住你么?”

巢南非道:“那富然不能。”

庄璇玑道:“这就是了,我能拦阻你,无法越渡,那是一种比你高明的武功,武功之间,相关相克,我用的武功,正好克制住你。”

巢南非道:“请教啊!那是什么武功?”

庄璇玑道:“大罗神拳。”

巢南非沉吟了一阵,道:“没有听人说过,这武功源出什么门户?”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巢南非,你知道有一种武功,可以克制你们天竺魔功就行了,这种武功,既然可以在我的身上展现,那就可能有很多人都会这种武功。”

巢南非望了四大凶煞一眼,道:“他们都会了。”

庄璇玑道:“我不会告诉你的,你的技艺证明,你已经在我们相互的约定中失败了。”

巢南非脸色一变,道:“姑娘的意思是……”

庄璇玑道:“你可以率领你的人手退回去了。”

回顾了四大凶煞一眼,返身行入宅院。

四大凶煞也跟着行了回去。

大开的宅院木门,突然间关了起来。

巢南非呆呆的望着木门出神。

银龙望了田玉、王雷一眼,缓步行了过去,低声说道:“令主,咱们是不是应该攻进去?”

巢南非轻轻吁一口气,答非所问的道:“这位璇玑姑娘,山藏海纳,实在是叫人估测不透。”

银龙点点头,道:“她对令主似是还有着显着的顾忌。”

巢南非道:“她很了解我们的武功,实叫人猜测不透。”

银龙道:“怎么?那丫头真的说对了?”

巢南非道:“是的,奇怪的是我们习练的武功,从来没有在江湖上施展过。”

银龙道:“那又如何漏出去呢?”

巢南非道:“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更奇怪的是,她确有一套拳法,封住了我所有攻势,很轻易的把我攻敌凌厉的地方,完全给压制了下去,在我刚才那一轮攻势中,有十八个取魂夺命的招数,但我却一招也施展不出。”

银龙心中暗道:璇玑姑娘既然封死了他全部招术,为什么不杀了他。

口中哈哈两声,道:“令主不用灰心,也许,那只是碰巧罢了。”

巢南非苦笑一下道:“不管如何,我还是要进去瞧瞧,但你们不用进去了,我如在半个时辰之内不出来,你们可以撤走了。”

银龙道:“这个如何使得,我们如目睹令主失陷,而坐视不救,那岂不是犯了乱刀分的大罪?”

巢南非笑一笑,道:“我如是真的败了,你们上去,也是白白送死。”

银龙道:“令主,在下自进入活人冢之后,第一次遇到令主这样慈和明理的人。”

巢南非未再答话,学步向前行去,举手推开木门行入宅院之中。

行入了宅院之后,木门立刻关闭。

田玉疾快的行了一步,低声对银龙说道:“咱们要不要进去?”

银龙道:“等一等吧。”

田玉道:“庄姑娘为什么不杀了巢南非?”

银龙道:“就目下的情势而言,璇玑姑娘如若能够杀了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了。”

田玉说道:“难道世上真会有一种武功,在死去之后,还会反击杀人么?”

银龙道:“这个,在下无法回答,但就在下所知,中原武林道上,没有这一门武功。”

过了足足有一刻工夫之久,关闭的大门,突然大开。

鬼刀马鹏,出现在大门口处,冷冷说道:“银龙,贵令主已经被困在了大厅之中,你们要不要进去瞧瞧?”

银龙回顾了峨嵋双剑一眼,点点头道:“闪开。”

忽然间,飞身一跃,冲入了大门之内。田玉、王雷,紧随而入。

马鹏放了三人之后,目光转注到巫山二煞的身上,冷冷说道:“两位,要不要也跟进去瞧瞧?”

巫山二煞应了一声,跟了进去。

峨嵋双剑迎过来,低声说道:“两位,不应该进来的。”

巫山双煞微微一愣,齐震说道:“为什么?”

田玉、王雷,忽然出手,点中了巫山二煞的穴道。

马鹏已关上了大开的木门。

田玉冷冷说道:“因为,这里是鬼门关,两位进来容易出去难。”

马鹏接道:“巫山二煞,行凶江湖,作恶多端,死有余辜,只怕很难有回头的希望了。”

田玉道:“马兄的意思,是想杀了他们?”

马鹏道:“在下只是评论一下巫山二煞的为人而已,是杀是留,我看还要两位决定了。”

田玉道:“巫山二煞积恶甚深,能否改邪归正,只怕不是我们所能决定,我看这件事,要璇玑姑娘去决定了。”

马鹏道:“好!璇玑姑娘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能使人很快的生出敬畏之感,也能用最简明的话,说出了是非分野之处。”

巫山二煞被移入了西面的厢房之中。

银龙目光四顾,不见打斗,心中大奇,忍不住低声问道:“巢南非呢?”

马鹏道:“已被璇玑姑娘引入了大厅之中。”

银龙道:“大厅中很平静啊!”

是的,厅门大开,未然灯火,看不清厅中的景物,也听不到一点声息。

马鹏笑一笑,道:“也许巢南非已被庄姑娘说服了。”

银龙道:“金龙令主,才是活人冢内培养的人,他们不会轻易的屈服。”

马鹏道:“那就可能被杀了。”

只见人影一闪,巢南非突然由一角暗影中飞跃而出,道:“你太推崇庄姑娘了,也太低估了活人冢的金龙令主。”

马鹏吃了一惊,右手已握在了刀柄之上。

他的手,在微微发抖,感觉之中,这一刀,绝对无法杀死对方。

马鹏身经百战,不论对方何等强悍,他都充满着胜敌之心,从没有像今日这样,手握刀柄,竟然完全丧失了取敌制胜信心。

巢南非双目中放射着一种摄人的神光,冷冷说道:“马鹏,放开你握刀的右手。”

在巢南非奇厉的目光之下,马鹏如受到催眠一般,不自觉的放开了握刀的五指。

但银龙和峨嵋双剑,却亮出了兵刃。

他们已暴露了身份,除了舍死一拚之外,已别无他途。

暗影中传出了庄璇玑的冷笑,道:“阁下,已习成了移魂大法,天竺异术,但你知根本是中土人氏,为什么甘为活人冢效力呢?”

另一角暗影中,缓步行出了庄璇玑。

巢南非微微一笑,道:“姑娘未把在下引入埋伏,是不是很失望?”

庄璇玑道:“你潜伏于一角,施用借力之术,攻入大厅,不过想引动埋伏,暗查情势,小妹幸未上当。”

巢南非道:“姑娘很高明啊!不知当时,何以不肯揭穿在下的诡计?”

庄璇玑道:“我想知道你的目的何在,也想证明一下,你在活人冢的身份。”

巢南非道:“姑娘证明了什么?”

庄璇玑道:“收获很大,你是我们这些时日中,数场搏杀中,遇到的真正敌人。”

巢南非道:“就算你收服了银龙等几个人,但对活人冢而言,算不得什么危害,你们还有很多的敌人。”

庄璇玑道:“那都是中原武林道中的人,我们已自相残杀了很多次,今夜,才有幸遇到阁下一个真正的敌人。”

巢南非微微一笑,道:“有一个真正敌人出现时,就会有很多的敌人出现……”

语声一顿,目注银龙,接道:“你怎么打算?”

银龙淡淡一笑,道:“令主已经听得很清楚了,在下似乎是已经无法选择。”

巢南非道:“如若你还愿对活人冢效忠,在下可以保证你们不会受到什么惩罚。”

银龙哈哈一笑,道:“我看到了你们杀死金蛟的手段,我不会相信这些保证。”

田玉道:“保有这个隐密,似乎是还有另外一个办法。”

巢南非道:“什么办法?”

田玉道:“想法子把令主留下来。”

庄璇玑缓步逼了过去,道:“巢南非,我引你进入厅中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我希望你能良知重现,助我们一臂之力。”

巢南非道:“听你庄姑娘的口气,好像怀疑活人冢是由外来的异族主持了。”

庄璇玑道:“活人冢传出的武功,大都是来自天竺,邢活人冢的首脑,就算不是天竺国人,一定也和天竺国有关了。”

巢南非道:“在下可以奉告庄姑娘的,活人冢的主脑人物,和天竺唯一有关系的,就是武功,那些武功,确是来自天竺,但却和天竺全然无关。”

庄璇玑道:“他也是中土的人士了。”

巢南非笑道:“纵横千万里,人有数千万,他是中土人,你也未必认识。”

庄璇玑道:“我不用认识他。”

巢南非道:“姑娘心中还有些什么疑问呢?”

庄璇玑道:“你……”

巢南非接道:“我!我又如何?”

庄璇玑道:“你到了应该决定的时候了。”

巢南非道:“我已经决定了,姑娘,用不着再费口舌了。”

庄璇玑轻轻叹息一声,道:“这么说来,咱们分个生死了。”

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由暗影中传了出来,道:“不用姑娘亲自出来,老夫先试他几招再说。”

福星水长流,带着余长贵、南长命,突然出现。

这名动天下的三天奇人,并没有小觑强敌,一现身,分成了三个方位,把巢南非给围了起来。

庄璇玑缓步逼了过去,道:“巢南非,我引你进入厅中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我希望你能良知重现,助我们一臂之力。”

巢南非道:“听你庄姑娘的口气,好像怀疑活人冢是由外来的异族主持了。”

庄璇玑道:“活人冢传出的武功,大都是来自天竺,邢活人冢的首脑,就算不是天竺国人,一定也和天竺国有关了。”

巢南非道:“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才子巾帼 相得益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