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24章 风雨同舟 生死一命

作者:卧龙生

柳媚趁势,挣脱了被握的右腕。

四大凶煞的巧妙合击之术,实具有极大的威力。

水长流五指如刀,忽然发觉对方腕脉不见,不禁心头一震,暗道:这小子,已经习会了转穴移位。

未制住对方脉穴,闵信,就仍然保有着反击的能力。

水长流双手抓着敌人,就很难有封架对方的反击。

当机立断,水长流立刻发动,一个过肩摔,把闵信摔出了七、八尺远。

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一瞬间中,闵信散功尚未复聚,人已摔了出去。

但他身躯尚未着地,真气已然迥聚,卷腿挺腰,人着地,已然头上脚下站了起来。

水长流正要欺身攻上,突闻庄璇玑的声音,传了过来,道:“退。”

各人的路线,早已约好,一声命下,立时飞跃而起,消失不见。

四大凶煞集于一处,在大厅一处石屏之后。

两盏孔明灯突然亮起,照射在闵信的脸上。

强烈的光亮,使得闵信的双目,瞬息间。失去视物之能。

一条人影,忽然由大厅一角处冲了出来,疾如流矢一般,冲向了闵信。

闵信虽然目难视物,但却感受到那股冲来的疾风,扬手一掌,拍了过去。

他虽然目视不清,但出手认位奇准,那一掌,正击在来人的右臂之上。

只见来人身躯坚如铁石,这一掌,竟然未击倒强敌,不禁心头一震,匆匆的闪向一侧。

忽然脑后生风,一拳道捣了过来。

闵信吐气出声,抬手一封。

这一次,他有了经验,右手缩入了衣袖之中,借宝衣相护,接敌一招。

他武功卓绝,造诣高深,两招一接,已觉出不对,忽然伏地一滚,脱出了四人挟击之势。

但见人影如矢,各自冲入了大厅一角不见。

这时,隐在一角的柳媚,忽然低声说道:“高空,你人表面上最是和善,骨子里却是阴得很啊。”

高空哦了一声,道:“为什么?”

柳媚道:“我受人制,马鹏出刀,王杰打出暗器,人家水老前辈,全力出手相救,你却袖手旁观,是不是希望我被人杀了?”

高空微微一笑,道:“我解开了他黑衣上两个扣子,只可惜时间太短了……”

柳媚笑一笑,接道:“真的。”

高空道:“我为什么耍骗你。”

语声一顿,接道:“他不但武功奇高,那件黑宝衣,更是刀枪难入,慾杀此人,要去了他的护身宝衣。”

马鹏道:“我刚才“穿心一刀”,竟然未能伤他,是兄弟出手以来,第一次未能得手。”

柳媚道:“高空,你真能脱了他的衣服么?”

高空道:“我能解开他身上衣服扣子,问题在,他很可能会发觉。”

王杰道:“他脸上没有保护,只是不易伤到。”

马鹏低声道:“咱们四人合手,如若能取得那件宝衣,那可是一件大大的功劳。”

高空道:“在下正有此意。”

柳媚低声和王杰商谈,王杰不住点头。

闵信脱出四个铁人合击之后,高声说道:“庄璇玑,你用机关操纵的铁人对付在下,算什么英雄人物?”

大厅屋顶一角处,飘落下庄璇玑的声音,道:“闵信,你不算活人冢的嫡传弟子,所以,我们手下留情,你如仍然执迷不悟,下一回合,定取你命,你现在该作一个决定了。”

闵信道:“决定什么?”

庄璇玑道:“和我联合一处,抗拒活人冢的真正统制人物。”

闵信哈哈一笑,道:“庄璇玑,你可是在做梦么?”

庄璇玑道:“哦!怎么说呢?”

闵信道:“再过半个小时,活人冢,冰、火杀手,都将赶到,那时间,你这一座大厅,亦将化作飞灰,璇玑堡,也将会鸡犬不留了。”

庄璇玑冷笑一声,道:“璇玑堡失败之后,你可知道是什么结果么?”

闵信道:“还会有什么结果?武林中大统的局面,即可出现了。”

庄璇玑道:“鸟尽杯藏,兔死狗烹,那时候,你也该死了,他们不会留下你。”

闵信沉吟了一阵,道:“不会吧!你是危言耸听。”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璇玑堡中,有不少反正过来的人,这些人都还在此,你为什么不和他们谈谈呢?”

闵信沉吟了一阵,道:“好!你找一个人出来和我谈谈。”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魔手时天长,一身武功,源出于中原武学,和天竺武功,并非一源,你想想,他们会真的相信你么?”

闵信道:“我在活人冢住了十余年,难道,还会被骗了不成?”

庄璇玑道:“闵信,我们很希望你能悬崖勒马,和我们合作,但我也无意勉强你,这一点,希望闵兄明白,合作是大家的事,不是一方面同意就行。”

闵信四顾了一眼,道:“银龙死了没有?”

暗影中响起了银龙的声音,道:“我活的很好。”

闵信冷冷说道:“真的么?”

银龙缓步行了出来,道:“真的,闵信兄,要不要检查一下?”

闵信突然挥手一掌,拍了过去。

银龙封开了闵信的掌势,脸色一变,道:“闵兄,想和在下打一架?”

闵信道:“现在,我已证明了,你真的很好。”

银龙冷笑一声,道:“璇玑姑娘说的都是真话,闵兄最好相信。”

闵信道:“你已经相信了?”

银龙道:“金蛟用他一条命,求证了是非,血淋淋的事实,放在眼前,我怎么会不相信?”

闵信沉吟了一阵,道:“银龙,你有什么看法?”

银龙道:“活人冢,把咱们分批派来,就是想借璇玑堡把咱们都杀了,当然,璇玑堡也会有很大的伤亡,这是一石二鸟之计。”

闵信点点头,道:“你这么一分析,倒是有些像了。”

银龙道:“就我所知,活人冢的杀手,早已到了璇玑堡外,他们隐伏不动,却让我们来打头阵。”

闵信点点头,道:“金蛟,银龙和我之外,还有些什么人?”

银龙道:“南宫世家老少两代主人,都被他们封住了脉穴,同时,他们也不敢冒着使他们武功恢复的危险,至于九大门派,都早暗入他们掌握,天下武林同道,十之七八,已被他们掌握在手中了。”

闵信道:“我们这一批人,如若拚死在璇玑堡,中原黑、白两道上的精锐之士,那就差不多伤亡将尽了。”

银龙道:“闵兄一语中的,道尽蚌中所有之秘了。”

闵信道:“银龙兄,你有什么高见呢?”

银龙道:“兄弟觉着,此时此刻,咱们应该抛弃门户之见,个人恩怨,黑、白两道之别,合力同心,共同对付活人冢,挽救这一次江湖浩劫。”

闵信道:“听银龙兄的口气,似乎是早有成竹在胸了。”

银龙道:“那倒没有,只不过,这是我们唯一能走的路,唯一的机会。”

闵信低声道:“如若能想法子,使南宫世家的人,恢复武功,咱们就可多几分胜算了。”

银龙微微一笑,道:“闵兄,南宫世家,这二十年,声望已到极峰,尽掩少林、武当的光辉,我们知道,活人冢也知道,想救他们出来,必须要有很精密的计划,一击不中,后果就十分可虑了。”

闵信低声道:“你觉着,庄璇玑觉能领导咱们?”

银龙道:“闵兄的意思是……”

闵信道:“当世高人,最使人敬佩的,是南宫豪和天台老人,你觉着,她比两人如何?”

银龙道:“以武功言,璇玑姑娘不会在南宫里和天台老人之下,以策略、胆识而言,似更在两人之上了。”

闵信道:“哦!”

银龙道:“至少,这是我的感觉。”

这时,庄璇玑等,似是都有意的避了开去,闵信目光所及之处,似是只有银龙一人。

自然,这使两人交谈时,有了很大的方便。

轻轻吁一口气,闵信缓缓说道:“银龙;咱们对抗活人冢,有几分把握?”

银龙道:“一分也没有。”

闵信双目一瞪,道:“这不是胡闹么?一分把握也没有,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银龙道:“留在活人冢,被他们杀了,死的就更窝囊了。”

闵信道:“璇玑姑娘,可有什么妙策打算?”

银龙道:“没有。”

闵信道:“那就是说,就凭璇玑堡这一点人手,硬拚了?”

银龙道:“我们都已有必死之心,所以,不觉活人冢很可怕。也不会感觉到我们人单势孤。”

闵信沉吟不语。

银龙道:“闵兄,我没勉强你留下来的意思,你如不想淌这次混水,那就走为上策,愿意留下来,我们欢迎。”

闵信道:“唉!看来,这是死,前进和后退,都是死路一条。”

银龙笑一笑,道:“对!我们现在要抉择的,就是如何去死?死的有骨气,还是死的很窝囊。”

闵信道:“银龙,你的择抉,也许不错,但我的抉择,就有些困难了。”

银龙道:“你有困难,什么困难?”

闵信道:“正大门户中人,未必会谅解到我,就算我为此战死,武林中,也不会留下我一点英名。”

银龙冷笑一声,道:“闵兄,江湖行道,求我心安,此情此景,旨在拚命保命,能否留下英名,那似乎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了。”

闵信轻轻叹息一声,道:“银龙,你觉着,我应该如何?”

银龙道:“我们已经看清楚了整个事件,就算咱们甘心效命,幸脱战阵死亡之危,他们也一样不会放过咱们。”

闵信道:“我看到了福、禄、寿三星在此,过去,他们都是对付先师的人物,只怕他们对我嫌恨未消。”

银龙道:“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他们如若真的对你嫌恨未消,只怕你早已经受到围攻了。”

“对!老夫等不会记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们很欢迎你弃暗投明。”

水长流缓步由暗影中行了出来。

庄璇玑紧随行出,道:“闵兄,你所顾虑的事,绝对不会发生,而且,渡过这一段武林劫难,我相信,阁下会在武林中留下英名。”

闵信沉吟了一阵,道:“说不上弃暗投明,我们对是非的衡量标准不同,姑娘认为对的,在我的看法里,却未必是对?诸位说服我的是,活人冢那些主事人,不是个可以合作的朋友,也不是可以信赖的人,他们别有用心,已很明显,不能被他们利用。”

庄璇玑道:“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我们都很欢迎闵兄,以后的事……”

闵信接道:“璇玑姑娘,只怕没有什么以后了,有一件事情,我如说出来,只怕会影响到你们的对敌信心。”

庄璇玑道:“不妨事,阁下尽避请说。”

闵信道:“没有以后,我答应和你们合作,等于我把这条命交给了你们。”

庄璇玑笑一笑,道:“那样严重么?”

闵信道:“姑娘也许还不太相信,我被困于此,加上你们这些高手环伺,也不过是九死一生,如若我加入你们,和你们合作了,那是必死无疑的结局。”

庄璇玑淡淡一笑,道:“闵兄,就算是必死吧!有我们这些人陪你,至少你死的不寂寞。”

闵信哈哈一笑,道:“所以,我们没有以后了,只有现在。”

庄璇玑道:“现在,咱们处在很危险的局面中,但闵兄是否有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

闵信凝目思索了一阵,道:“好像是解除了身上一部份的压力,但我却说不出,那是什么压力,压力来自何处?”

庄璇玑道:“来自心灵上的一种解脱,你会感觉到,我们虽然刚刚化敌为友,但是,我们却能很真诚的相处。”

闵信道:“这一点,我倒没有想得如此清楚,但姑娘这么一提,在下倒是感觉到了。”

庄璇玑道:“这就是我和活人冢最大的不同的地方。”

闵信笑一笑,道:“姑娘,好像我已被说服了,不过,在下有一事请求姑娘,还望姑娘答允。”

庄璇玑道:“闵兄请说。”

闵悟道:“我如不幸战死,不用关心,照顾我的体,只求姑娘务必把黑宝衣,设法带走,万一,璇玑堡中所有的人,都生机渺茫,希望姑娘能将黑宝衣善为处置,不让它落人敌人之手。”

庄璇玑道:“我们尽力而为。”

闵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风雨同舟 生死一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