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26章 痛失知音 节哀顺变

作者:卧龙生

斑空微微一笑,道:“马兄,一个杀手,还能算光明磊落么?”

马鹏道:“总比你虚伪姦诈,卑鄙小人的行径高明。”

斑空脸色一变,道:“马鹏,不要激怒我出手杀了你。”

马鹏道:“生死事伺足挂齿,我到要试试你有多大能耐。”

忽然一侧身躯,冲了过来。

庄璇玑忽然一摆柳腰,快如闪电般,拦在了马鹏身前,道:“不要动手,高空对咱们有益无害。”

柳媚道:“怎么,他觉醒了?”

庄璇玑笑一笑,道:“他告诉我不少活人冢的隐密。”

斑空道:“璇玑姑娘,别忘了,咱们还有一个约定。”

庄璇玑道:“我记得很清楚,高兄尽避放心。”

柳媚轻轻吁一口气,道:“高空,你现在是我们的敌人,还是朋友?”

斑空道:“是敌是友,要璇玑姑娘去决定了。”

转身大步而去。

马鹏冷冷说道:“姓高的,你站住。”

庄璇玑摇摇头,拦住马鹏,道:“让他去吧!”

水长流低声道:“姑娘,这个人真是活人冢的姦细么?”

庄璇玑道:“他不是姦细,是活人冢的首脑人物!”

水长流道:“原来是他!”

庄璇玑道:“有两个人统制活人冢,其中一个就是高空。”

马鹏道:“这小子好深沉的心机,我们和他相处了那么久,竟然不知道他是活人冢的首脑。”

水长流低声说道:“姑娘,这个人如此重要,我们要不要……”

庄璇玑接道:“要不要杀了他,是么?”

马鹏道:“现在,他只有一个人,我们全力施为,先把他除去。”

庄璇玑摇摇头,道:“不太容易,一是他武功太高,我们就算全力出手,也未必能够留得住他,一旦被他冲出去,召集人手,我们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

马鹏道:“留下他,岂不是更大的祸患。”

庄璇玑沉吟了一阵之道:“我们只有一个机会。”

马鹏道:“什么机会?”

庄璇玑道:“让高空帮助我们。”

马鹏道:“这小子怎会帮忙?”

庄璇玑道:“试试看吧!我们的生死,并不重要,所以,我们并不太需要高空的帮助,但江湖大局很重要,我们可以不计生死的一战,但对武林情势,并无帮助。”

柳媚道:“既然没有两全的办法,我想,也只有尽其在我了,我们战至溅血而死,总也可以死的很安心了。”

庄璇玑淡淡一笑道:“那是最后一条路了,柳媚,一个人性命的最高价值,就是他能使更多的人活下去。”

柳媚眨动一下眼睛,道:“这道理是不是很深臭,我有些明白,但又不完全明白,不过,你璇玑姑娘说的话,总是不会错了,我去找高空谈谈。”

暗箭王杰道:“柳媚,那小子心狠手辣,心机深沉,别让他暗算了你。”

庄璇玑道:“暗算是不会,但他身份已露,已是活人冢内至高无上的首脑,不是妙手高空的身份了,柳大姐和他谈什么小心一些,不要太激怒他。”

柳媚道:“我不该说出他的身份来,我该暗中毒死他算了。”

庄璇玑笑道:“去吧!只要不太使他下不了台,他不会伤害你的。”

回顾了水长流等一眼,接道:“诸位该休息一下了,活人冢送来南宫父子之后,也许我们还有些收获。”

     ※        ※         ※方真有一番好睡后,醒了过来,庄璇玑早已坐在了木榻旁侧。

无限温柔、无限情,庄璇玑取饼一方湿了的手帕,低声道:“擦擦脸,我亲手替你煮了一碗鸡丝面……”

方真坐起身子接道:“最难消受美人恩,你这样深情款款,可是想把我网入掌握之中?”

庄璇玑取饼木案上用碗扣住的鸡汤肉丝面道:“方真,吃下去,我要和你好好的谈谈。”

方真望了庄璇玑一眼之笑一笑,道:“很重要么?”

庄璇玑道:“如果你很重视我,那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了。”

方真笑一笑,未再发言,一口气,把一碗面吃了下去。

放下碗筷,擦擦嘴,道:“说吧!”

庄璇玑轻轻叹息一声,道:“方真,你好轻松。”

方真双目深注庄璇玑,瞧了一阵,道:“璇玑,现在的情势如伺?”

庄璇玑道:“我已弄清了活人冢首脑的身份,两个人,主持着这个庞大的组合,一个人主持内部,一个人在江湖上闯荡,所以,他们的消息灵通的很。”

方真道:“我对江湖的事知道不多,不用告诉我他们的姓名了……”

庄璇玑接道:“意外的是,四大凶煞中的妙王高空,竟是活人冢的首脑之一。”

方真沉吟了一阵,道:“此人本非池中物,我早已就看出来了,他甘为人下属,必有特别用心。只不过,没有想到,他竟是活人冢的首脑之一。”

庄璇玑道:“你知道他的用心伺在么?”

方真道:“十之八九为了你。”

庄璇玑道:“是猜到的,还是想到的?”

方真道:“都一样,你要和我谈的事,是不是和他有关?”

庄璇玑点点头。

方真道:“他可是直接对你提出来了?”

庄璇玑道:“你可知道提什么?”

方真道:“我想提出的条件和你有关,是不是要你的人?”

庄璇玑道:你……“方真笑一笑,道:“璇玑,你本身就是一笔很丰富的资财。”

庄璇玑哦了一声道:“方真,因为我是女人,所以,我就可以估算成一笔资财?”

方真道:“不!男人也是一样。”

庄璇玑吁一口气,道:“你说对了,高空提出的条件,是让我嫁给他。”

方真道:“你答应他了?”

庄璇玑道:“没有,所以,我来找你商量一下。”

方真道:“璇玑,令尊还在,这件事,为什么不和他商量?”

庄璇玑道:“爹不肯管我的事,由很小的时候开始,爹就不管我的事。”

方真笑一笑,道:“这么说来,这件事,你自己就可以作主了?”

庄璇玑道:“对!别人不肯管,我只有自己作主了。”

方真笑一笑,道:“这就不用商量了,姑娘作个决定就是。”

庄璇玑道:“方真,如若真的这么容易决定,我就不会来和你商量了。”

方真道:“璇矶,你的智慧,不在我之下,个中的利害得失,这件事,应该不太困难。”

庄璇玑道:“对!决定这件事,并不困难,困难的是我个人。”

方真道:“你有什么困难?”

庄璇玑道:“因为,我心中有了一个人。”

方真道:“哦!”

庄璇玑道:“我视婚姻如儿戏,那是因为,我不相信,这人世之中,还能遇上一个我会喜欢的人方真笑一笑,道:“现在,你遇上了么?”

庄璇玑道:“很不幸的,真正叫我遇上了。”

方真道:“那个人就是我吗?”

庄璇玑道:“对!你早知道了,为什么一直不肯承认?”

方真笑一笑,道:“因为,我一直觉着很奇怪?”

庄璇玑道:“奇怪?奇怪什么?”

方真道:“我已是油尽灯枯,将要死去的人,这态度,我已经表明了很多次,为什么,你竟然不肯相信我的话呢?”

庄璇玑笑一笑,道:“那是你的事,我希望你活着,但我却无能阻止你非死不可的想法,其实。我明白,你根本就有自救的能力,我想不通的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死?”

方真道:“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价值,已经不存在了,我才华已尽,活下去,会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庄璇玑道:“怎么会呢?你不过刚刚步入人生境界,如旭日初升,正是智力成长之期,怎会才华已尽,方真,告诉我真实的情形,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方真淡淡一笑,道:“我劳心大多,体能无法和心智配合,璇玑,确然已到了生命的尽头……”

突然宽带解扣,脱下了上衣。

庄璇玑微微一怔,脸上泛起了一片淡淡的红霞。

但她并不惊怕,竟然缓缓脱下了长衫。

方真轻轻咳了一声,道:“璇玑,妁要干什么?”

庄璇玑道:“我感谢你,也敬佩你,你一定要死,那就带走我一份纯挚的情意吧!”

方真道:“璇玑,不论我的想法,多么的超脱世俗,但我们却不能完全的摆脱它。”

庄璇玑道:“也许我真的容貌不错,所以,我不责怪别人对我存有非分之想。”

方真道:“璇玑,我左臂刺有两式剑招,都是天竺武功的奇学,我故意把经文译错,他们应该很难发觉,就算他们能够发觉,也要一段很长的时间,以你聪慧,可以很快记熟内情了。”

庄璇玑凝目望去,果然发觉方真臂上,刺有很小的字迹。

他瘦骨磷磷,皮肉松弛,看上去十分糊。

幸好庄璇玑的目力过人,具有过目不忘之能。

但她仍然化去大半个时辰之久,才记熟了臂上原文。

方真轻轻吁一口气,道:“你看完了吗?”

庄璇玑点点头,道:“上面除了两式剑招之外,还有一篇练气之法?”

方真道:“不错,那练气之法,大概和剑招有关。”

庄璇玑道:“我看得出来。”

方真道:“要多少时间,你才能练成那两招剑法?”

庄璇玑道:“剑招不难,不过,它是属于一种奇学,练不成那种气功,这两招剑法,就无法施展。”

方真道:“货卖识家,你确实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但不知要多久时间,你能练成用剑的气功。”

庄璇玑道:“上面练气之法,是一种速成之法,只要内功有根基,一两天可以练成了。”

方真道:“这么快?”

庄璇玑道:“不错,天竺武功,以诡异见称,严格说,那不是一种气功,但要发的有力。”

方真道:“对你可有帮助?”

庄璇玑道:“帮助很大。”

方真道:“好!现在开始,立刻练习那一种巧劲。”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我想有十一一个时辰给我,我就能运用自如。”

方真道:“璇玑,我虽然能解天竺奇文,但我却不懂武功,这两招剑式,是不是很有用?”

庄璇玑道:“有用,而且非常有用,它是在一种不可能的角度下出剑,具有了强烈的杀伤能力。”

方真道:“哦!”

庄璇玑道:“我看译成的漠文,叫它为死剑,对么?”

方真道:“对!这是我的缩写,正确的说法是,死亡的剑招,我没有武功,也不能用刺青的颜料,所以必须刺的很深,才能多保存些时间,刺的字愈少愈好,幸好,看这些刺字的是个聪明人,领悟的能力很高。”

庄璇玑道:“我真的领悟了,而且很彻底。”

方真道:“那就好,这是我在活人冢,翻译天竺奇书,最大的收获,也是我最后所有,璇玑,都已给你了。”

缓缓穿上衣服。

庄璇玑却突然拉住了方真的衣袖,道:“方真,要我怎么报答你?”

方真笑一笑,道:“好好的活下去,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庄璇玑道:“你死了,我一个人活下去,岂不是太孤独了。”

方真道:“不用为此抱咎,更不用为此难过,我计算自己的生命力,似乎是已经多活了几天…”庄璇玑接道:“方真,说实话,你究竟还能活多久?”

方真道:“三五天罢,也许只有两天。”

庄璇矶沉吟了一阵,道:“我是不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子?”

方真道:“是啊!”

庄璇玑道:“见过比我更美的女人么?”

方真道:“可能是我的生命太短促,所以,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不过,我相信,会有比你更娇艳的女人,但却很难找到你具有的一份灵气了。”

庄璇矶道:“所以,你对我一点也不动心?”

方真笑一笑道:“一个只余几天生命的人,就算对你动了心,又能如何?”

庄璇玑道:“那就留下来……”

方真道:“璇矶,葯医不死病啊!”

庄璇玑道:“我明白,真的明白留不住你了,不管我愿付出多大的牺牲。”

方真道:“我们相识、相知之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痛失知音 节哀顺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