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29章 大罗罩

作者:卧龙生

马鹏望望二十四个红衣武士,长长呼了一口气,道:“这真是一场侥幸的胜利,咱们只要有一个人被击中一掌,大概,四大凶煞早就变三缺一了。”

柳媚笑笑,道:“马老大,四大凶煞早就三缺一了,高空的身份何等高贵,如何还能和咱们混在一起。”

斑空苦笑道:“柳家妹子对我的成见,似乎是很难消除。”

柳媚呆了呆,道:“你叫我什么?”

斑空道:“我高空比你痴长几岁,叫你一声大妹子,不算过份吧?”

马鹏哈哈一笑道:“高空,你小子好像要降格以求了。”

王杰冷冷说道:“一个人爬的越高,就越寂寞。”

斑空道:“这倒也是,我忽然发觉,我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有真正的快乐。”

马鹏道:“你看看,下一次,活人冢的攻势如何?”

斑空道:“谭奎已经骑上了虎背,就算把活人冢所有的精锐,完全断送于此,他也不会罢休了,这是一场不分胜负,很难罢手的战斗。”

柳媚笑一笑,道:“说起来,方真那小伙子,当真是可爱的很,他造这十二铁人,当真是奇妙的很,不但可用于拒敌,而且,还可以用作掩护之用,要不是这十二铁人,咱们要杀一个红衣武士,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王杰道:“他们的掌力中,有一股炙人的热力……”

斑空接道:“那是中人必死的火焰掌,老实说,咱们四个人,目前能全无损伤,除了运气之外,璇玑姑娘替咱们阻挡了一次凌厉的攻势,使咱们死莫逃生。”

柳媚呆了一呆,道:“璇玑姑娘呢?”

马鹏道:“咱们找找看。”

斑空摇摇头,道:“不用了,她如违活看,必在运气疗毒,她如已毒发而死,那就让她死得安静一些,别惊扰了她。”

马鹏黯然一叹,道:“她如死了,那也是替咱们而死的。”

王杰冷冷说道:“马老大,你少咒人,璇玑姑娘不会死。”

柳媚道:“她要是真的死了,那才是天道不公,诸神无眼,她死一次,咱们都该死一百次。”

这时,水长流、余长贵、南长命、武林三仙,缓缓行了过来。

武林三仙在江湖之上,本是大大有名的人,但这一次,在对抗活人冢的搏杀之中,他们似乎是并没很大的贡献。

现在,三个人,突然出现。

水长流神情甫然的说道:“庄璇玑死了?”

斑空摇摇头,道:“现在,还不知道。”

王杰道:“谁说她死了?”

马鹏道:“我们只是在猜想。”

水长流道:“如若她还活看,她人呢?”

“在这里。”庄璇玑缓步行了出来。

她脸色苍白,神情憔悴,似乎是刚经历了一场大病似的。

水长流道:“你受伤了?”

庄璇玑道:“现在已经好了。”

水长流道:“姑娘,江湖上的劫难,已到了存亡关头,姑娘似是不用再心存顾忌了。”

庄璇玑道:“老前辈的意思是……”

水长流道:“去见你师父,她的胸中所学,强你十倍,难道真的会坐视不管。”

庄璇玑道:“老前辈,现在不用了。”

水长流道:“姑娘,我们三人,刚刚决定了一件事情。”

庄璇玑道:“哦!”

水长流道:“武林三仙被江湖上尊敬了很多年,此情此景之下,我们也该为武林同道尽些心力了”庄璇玑道:“三位准备……”

水长流接道:“当年我们摆脱江湖俗务之时。曾经有过誓言,今生不再施用『大罗罩』的手法伤人,现在,我们不惜违背誓言,决心放手施为了。”

庄璇玑道:“我好高兴听到三位的决定,那其是江湖之福、武林之幸了。”

水长流道:“姑娘,我们三个老头子,虽然决心拚了,不过,我们胜算的机会还是不大,只有令师夫妇肯伸援手,我想,才会有胜算。”

庄璇玑沉吟了一阵,道:“我会仔细的想想这件专情。”

余长贵笑道:“姑娘,南宫豪父子,把南宫世家中七剑不传之秘,告诉了峨嵋双剑,现在。他们正在练习。”

庄璇玑道:“好!南宫世家,屹立江湖数百年,历遭大劫,屡仆屡起,自有他们的特异之处。”

南长命道:“南宫豪也在传授银龙一种武功。”

庄璇玑道:“目下,我们是生死同舟,南宫豪已打破了武林门户之见。”

水长流望望马鹏,道:“你们四个虽是杀手,但却能在武林中最危急的时候,挺身而出。这不但是足以洗去四位的污名,且将是江湖最受敬重的人物。”

马鹏道:“不用客气,咱们是受了璇玑姑娘的感召。”

水长流道:“令师以绝世容色,习练成『大移神功』听说能在默默之中,变化一个人的气质,你好像也学会了。”

庄璇玑道:“只学得一点皮毛,难及家师之一二。”

水长流轻轻叹息一声h道:“庄姑娘,令师古道热肠,如若她知晓了这件事情。

绝对不会坐视,你又为什么不肯告诉她呢?”

庄璇玑道:“老前辈有所不知,家师决心不问江湖中事,实有她的苦衷……”

水长流接道:“难道她忍心看到武林中生灵涂炭么?”

庄璇玑道:“晚辈如若因此而死,家师也许会念及师徒之情,会为我报仇。”

话到此处,已然说绝,水长流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庄璇玑言中之意,已经很明显的表现了出来。今日之战,唯死而已。

斑空轻轻咳了一声,道:“璇玑姑娘,现在,我想纵然令师愿意出山,似乎是也已经来不及了……”庄璇玑点点头,道:“高兄,有什么高见?”

斑空道:“活人冢的实力,似乎不是我们这些人的力量,可以击溃他们,他们的人数太多了,而且,谭奎也有意使这一批人,在江湖大势底定之日,把他们一举毁灭,借我们之手,杀了他们,正是他的用心。”

庄璇玑道:“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去这个死结呢?”

斑空道:“擒贼先擒王,只要我们想办法一举制服谭奎,其他的事,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庄璇玑道:“高兄,这个办法虽然不错,但却很难使谭奎现身,和我们决一死战。”

斑空沉吟了一阵,道:“姑娘,还记得逍遥堂这个地位吧?”

庄璇玑点点头。

斑空道:“如若能找到回春手,也许有办法,瓦解了活人冢的实力。”

庄璇玑道:“他真有这种能力?”

斑空点点头道:“有!只可惜,他们已经被囚在那里,很难有机会离开了。”

庄璇玑道:“就算他们能够离开,但目下情形,也无法通知他们了。”

斑空道:“姑娘,怎知道他们能够离开?”

庄璇玑道:“实不相瞒,我已经解去了他们的束缚。”

斑空怔了一怔,道:“真的么?”

庄璇玑道:“此时何时,此情何情,小妹怎会欺骗高兄?”

斑空道:“姑娘,他们会不会听你的呢?”

庄璇玑道:“我想应该会。”

斑空道:“姑娘,要不要一种信物,使他们相信呢?”

庄璇玑道:“你有办法找他们?”

斑空道:“试试看吧!老实说,我也没有把握。”

庄璇玑淡淡一笑,道:“高空,没有把握,如何能把信物交给他们。”

斑空道:“只要我把信物交到他们手中,我相信他们会把东西送到逍遥堂去。”

庄璇玑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斑空道:“目下我还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他们至少有一部份,在璇玑堡的四周。”

庄璇玑轻轻叹息一声,道:“我明白了,他们就是活人冢的人。”

斑空点点头。

庄璇玑道:“你不愿使他们暴露出身份,对么?”

斑空道:“是!我不能让谭奎发觉了他们。”

庄璇玑道:“高空,他们似是都被一种葯物控制了,你的人,神志是否清醒呢?”

斑空道:“清醒,不过,谭奎不知道,他们常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早已学会了一种保护自己的伪装。”

庄璇斑点点头,道:“高空,可惜,我现在还不能和人动手,没有办法保护你去了。”

斑空道:“不要紧,我一个人行动,倒还方便一些。”

庄璇玑道:“谭奎不是太笨的人,他们已经吃过了一次亏,不会再上第二次富,你一个人去,未免是太危险了。”

斑空道:“情势如此,也只好冒一点险了。”

庄璇玑道:“要不要马鹏他们陪你去?”

水长流道:“用不再劳马鹏他们了。我们三个人送他出去。j斑空道:“三位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南长命冷冷说道:“怎么!你可是觉看我们不如马鹏他们么?”

斑空笑道:“那倒不是,这件事,不是和人拚命、搏斗,人多了,反而太过扎眼。影响行动。”

庄璇玑道:“你准备怎么作?”

斑空道:“易容改装,混入他们之中。”

庄璇玑道:“办法不错,但如是被他们发觉了呢?”

斑空道:“这就靠七分小心,三分运气了。”

庄璇玑道:“小妹有一点意见,不知高兄的看法如何?”

斑空道:“姑娘的主意,定然十分高明了。”

庄璇玑道:“咱们约好一种信号,你万一遇上了什么危急,我想,可以放出信号,我们全力出动救你。”

斑空点点头道:“好吧?但愿不要惊动诸位。”

庄璇玑缓缓取出一方绢帕,道:“把这个交给回春手,代我邀他们来此就行了。”

斑空仔细的看过绢帕,道:“姑娘,只有这一方白绢么?”

庄璇玑点点头。

斑空道:“把这方绢帕送到了回春手的手中,就此刻情形而言,是一件大事,一定要让它发挥作用才好。”

庄璇玑道:“送到这方手帕,一定会有作用。”

斑空道:“在下实在瞧不出,这一方白绢手帕,有什么异常之处。”

事实上,不只高空怀疑,就是武林三仙,也看得大为不解。

他们想不通,为什么这一方绢帕,会使回春手相信,这是庄璇玑的信物。

那只是一方普通的白绢帕,怎会有使人相信的力量。

庄璇玑环顾了四周一眼,道:“如若是交到铁铃叟和伏虎索的手中,那就很难说了,但如交到回春手的手中,他一定会相信。”

斑空道:“姑娘,能不能先使在下相信。”

庄璇玑道:“能,那方绢帕上有一种淡淡的奇香,回春手是一代医学大师,他能够分辨出来的”她这一提,高空果然闻到一缕淡淡的香气,直扑入鼻孔之中,点点头接道:“在下明白了。”

庄璇玑道:“高兄,珍重了。”

斑空微微一笑,道:“姑娘,在下忽然油然生出一种强烈的信念。”

庄璇玑道:“什么样的信念?”

斑空道:“咱们的成功机会恨大。”

庄璇玑道:“这要仗凭高兄很多了。”

斑空道:“在下尽力而为,诸位等候一下,在下去了。”

举步行出厅外,闪入了一侧不见。

水长流目睹高空离去,低声说道:“姑娘,高空这个人,可以信任么?”

庄璇玑道:“应该可以信任,谭奎急于谋他之心,似乎是犹过对付我们了。”

马鹏呼一口气,通:“这小子顽石点头,似乎是真的改邪归正了。”

王杰道:“他虽然不是好人,但对咱们目下的处境资助很大,总不能坐视不理。”

马鹏道:“王兄的意思呢?咱们出去,接应他。”

庄璇玑道:“那倒不用了,他有困难,自会发放信号求救,咱们此刻如若出动,对他不但无助,反而打草惊蛇,有害于他。”

这时,突然几声厉叱传了过来。

马鹏道:“果然,他们准备由窗子攻进来了。”

但闻田玉的声音,远远传了进来,道:“一个人探头探脑的,已被我们挡回去了。”

庄璇玑道:“马鹏,调十二名弩箭手,分别防守四个窗口。”

柳媚道:“我去。”

转身奔入大厅一角。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马鹏,现在,是不是柳媚在管理这些弩箭手?”

马鹏道:“是,在下把这件差事,交给了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大罗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