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03章 四凶煞各使绝学

作者:卧龙生

王杰快步行近了庄璇玑。

在四大凶煞,他是生性最冷酷,也最不肯服输的人。

但他见识过高空的武功,再和那黑衣人对过之后,内心中高傲的气焰已经消退了不少。

他开始明白,四大凶煞表面上最弱的高空,真实武功的成就,决不在他王杰之下。

高空,却是第一个敬重庄璇玑的人。

事实上,庄璇玑表现的冷静,才慧,已使王杰有些折服。

庄璇玑的脸色,有些严肃,但并非严肃的可怕,只是在那美丽的脸上,平添了一些责怪的意味。

她伸出纤巧的手,握住了王杰的右腕,轻轻的抬动了一下。

王杰流出了一脸冷汗。

强悍的王杰,一直没有发出过呻吟之声,但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王杰冷冷说道:“柳媚,有关医葯的事,以后有暇再谈,此刻大敌当前,别再分了璇玑姑娘的心神。”

柳媚冷哼一声,慾言又止。

这时,一个身着锦衣,面色苍白的年轻人,突然缓步行了进来。

他锦衣的前后,各绣着一个虎头,口大如盆,虎牙外露,绣工十分精致,似乎是要择人而噬。

只见他举手轻轻一挥,两个白衣人立刻奔向他的身侧,两个黑衣人却抬起董子川的体,奔出大厅。

锦衣人目光一掠庄璇玑,淡淡一笑,道:“你杀了董子川?”

未待庄璇玑开口,马鹏已冷冷说道:“谁杀他都是一样。”

锦衣人缓缓转过头来,望了马鹏一眼,道:“你是鬼刀马鹏?”

马鹏道:“正是区区在下。”

锦衣人道:“听说你出刀很快,一刀穿心,这些年来,从没有失过手。”

马鹏道:“确有其事,看过我马鹏出刀的人,现在还没有一个活的。”

锦衣人道:“你的运气实在不错,这些年,都没有碰上一个能杀你的人。”

马鹏道:“我的运气本来就很好,碰上我的人,运气就差了。”

锦衣人淡淡一笑道:“运气有走完的时候,现在,你已经没有运气了。”

他双目中已闪动起杀机,但他的声音,仍然是那么平和。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庄璇玑突然开了口。说道:“你身上绣的这两只老虎。张着血盆大口,看起来,实在很滑稽,不知道它们代表着什么?”

锦衣人的目光,又转到庄璇玑的脸上,道:“那是一种标识。”

庄璇玑道:“有些什么意义,难道你的名字,就叫老虎?”

锦衣人道:“我不叫老虎,可是有老虎一样的凶厉。”

庄璇玑道:“难道你也会吃人?”

锦衣人道:“不!我会杀人,就像一只老虎扑杀一只小绵羊那样容易。”

庄璇玑道:“看上去你有些文弱,想不到竟是如此的凶残。”

锦衣人道:“姑娘貌美如花,但你却杀了董子川。”

庄璇玑笑一笑,道:“那是因为他要杀我,我已经警告过他,可惜。他太固执。”

锦衣人点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现在,你也在警告我了。”

庄璇听道:“如若你感觉到这是一样警告,那证明了你实在很聪明。”

锦衣人道:“我一向不喜欢伤害女人,但有时候又没有办法避开这种事。”

他的双目中又露出了浓重的杀机。

庄璇玑提高了警觉,同时,对马鹏说道:“这个人,虽然衣服穿的很可怕,绣着两头张口的虎头,但他看上去很文弱,所以,我想,他的武功,一定不怎么高明,对付武功太坏的人,你们用不着出手。”

马鹏明白,庄璇玑说的是反话,那是说这个人很厉害。庄璇玑准备亲目出手。

笑一笑,马鹏向后退了两步,道:“璇玑姑娘既是想小试牛刀。在下只好退让了。”

锦衣人双目中的杀机更是强烈。缓缓向庄璇玑的身前逼来,一面笑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是谁,我这衣服上。绕着两个老虎头的意义?”

庄璇玑道:“你是伏虎公子,在活人冢内四大公子中排名第二,好像还有一位降龙公子,排在你前面,一般人都称你叫虎公子。”

他果然就是虎公子。

虎公子停下了脚步,冷冷说道:“你怎么知道?”

庄璇玑道:“你身上绣了两个老虎头,那不是已经很明显了么?”

虎公子道:“你对我们的事,好像知道的不少。”

庄璇玑道:“天下好像没有绝对机密的事,何况,你们龙、虎、蛇、鼠都已经杀过不少的人。”

虎公子对庄璇玑如此了解,感觉到惊震,一时间,未再向前逼进。

但更震惊的是鬼刀、妙手、暗箭、毒花。

四大凶煞常年在江湖上行走,但却从未听说过龙、虎、蛇、鼠四公子。

庄璇玑竟然知道。

而且,知道的很清楚。

虎公子终于又移动了脚步,缓缓向前行来,他走的很慢,一点地没有老虎扑人的样子。

鬼刀马鹏没有见过虎公子,甚至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他的感觉中,这个人至少要比董子川高明一些。

他准备对抗虎公子,蓄势以待。庄璇玑笑一笑,道:“马鹏,你闪开。”

马鹏呆了一呆,依言闪退。庄璇玑却缓步迎了上去。两个人虽然都走的很慢,但仍然碰上了头,相互之间,保持了三步距离,对峙而立。庄璇玑缓缓说道:“虎公子,真的准备出手了?”虎公子道:“看来庄姑娘很镇静,似乎完全不把区区在下放在心上。”

庄璇玑道:“璇玑只听过虎公子的威名,还没有见过虎公子出手的情形。”虎公子道:“姑娘很快就可以见到了。”柳媚低声道:“这个家伙,在衣服上绣着虎头,看起来实在不顺眼,我要他中毒的滋味。”王杰冷冷说道:“你最好不要动手。”

柳媚道:“为什么?”王杰道:“如是你的弹指戒毒,真能对付虎公子,只怕璇玑姑娘早就请你出手了。”柳媚道:“我……”高空低声接道:“柳姑娘,咱们还是坐以观变吧!”柳媚闭上了嘴巴。虎公子缓缓伸出了右手。

右手上无名和小指上,本来卷着指甲,随着他右手的伸动,忽然伸直,竟然有七寸多长。

他的中指上,戴着一个白色的指套,也有三寸多长。

大指和食指上疾如流星。

柳媚娇叱一声,飞迎而上。

柳媚和那白衣少女,两个人一来一往,势子更为快速。

但闻蓬然一声,两人的掌势,在空中接实。

彼此之间,身子一顿,同时由空中跌落下来。

柳媚心头震动了一下,忖道:“那里来这么多的丫头,一个个的武功,都如此高明。”

直到此刻,柳媚才觉着,名动江湖的毒花,并不是江湖中的一流人物,这活人冢内,就有很多个可以和自己一争长短的人物。

但最使柳媚心中不服服服的,就是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女人。

而且,都是很年轻、美丽的女人。

和她柳媚比起来,毫不逊色的女人。

心中的气怒,变成了很浓重的杀机。

于是,柳媚展开了一轮最猛烈的攻击。

但那白衣女人,竟仍然能够应付下来。

扑向庄璇玑那位白衣少女,似乎是极为顺利。

她伸出的双手,眼看就要接触到庄璇玑的身上,却似乎是遇上了一种无形的阻力。

白衣少女一记千金坠,落着实地,同时,也收回了双手。

她明白遇上了高人,所以,足落实地之后,立刻改采守势。

但庄璇玑却像没事一样,根本就没有回望她一眼。

白衣少女心中大感奇怪,忖道:难道,那一股无形的劲力,不是她发出来的。

心中念转,人却一扭柳腰,又向前扑了过去。

庄璇玑忽然间,向前跨出两步。

那白衣少女全力施为,一下子收势不住,直向高空和那黑衣人冲了过去。

高空正举右手还击那黑衣人的攻势。

但高空还击的右手部突然收了回来。

这就使那白衣少女向前扑攻之势,正好迎向那黑衣人的有掌五指。

眼着那白衣少女的身躯,就要撞上了黑衣人的右手,这就迫的那白衣女子,不得不出手目保,左臂一握,格向那黑衣人的右臂。

蓬然一声,两人接个正着。

两个人都已经看清楚了是自己人。

所以,都尽量在收缩自己发出的内力。

高空却乘势退到了庄璇玑的身侧,微微一笑。

庄璇玑低声道:“你为什么不求胜。”

高空道:“杀了他,还有十个八个的跟着来,杀之不尽。”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高空,马鹏他们都太低估你了。”

高空叹息一声,道:“但还是被他们瞧出来了。”

庄璇玑道:“这是生死相搏的环境,没有法子再掩饰下去了,不过,你不杀他,更见高明……”

这时,那黑衣人和白衣女已然同时向两人扑了过来。

高空大喝一声,飞迎而上,两手并出,分袭两人。

他一个人,竟然独斗那黑衣人和白衣女。

庄璇玑缓缓向后退了两步,目光一掠柳媚和另一个白衣女子的搏斗。

柳媚和那白衣女子的搏斗,更见激烈,形同拼命。

庄璇玑一直盼望着见识一下柳媚的弹指飞毒,奇怪的是,柳媚宁肯全力施为和人硬拼,但却一直不肯使出她江湖上人人畏惧的弹指飞毒。

就好像柳媚早已经明白了庄璇玑的用心一样,她宁可作生死之搏,也不愿意施出他的看家本领。

庄璇玑心中大感奇怪。

毒花柳媚的武功,和那白衣女子虽然在伯仲之间,但柳媚的丰富搏斗经验,在这场激烈的搏杀中,发生了很大的作用。

双方面虽然是势均力敌,但应付凶险的技巧上,毒花柳媚似是要高明很多。

高空以一对二,却打出了另一番景象出来。

看上去,高空独力应付两个人十分吃力,但高空却总能在两人合击的凶险中,轻轻的闪避开去。

庄璇玑看得出来,高空实有足够的能力,应付两个人的猛攻,但他却采取了另一种奇怪的打法。

只是在勉强应付两个人的攻势。

就在庄璇玑分神旁顾之时,柳媚和那白衣少女的搏杀,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只听柳媚大喝一声,紧接着传来了一声惨叫。

庄璇玑回头看去,柳媚已一掌击在那白衣少女的前胸之上。

那白衣少女耳鼻之间,流出了鲜血,倒摔在地上。

四大凶煞,果然都不是简单人物,每个人都有一套杀人的本领。

庄璇玑心中暗暗忖道:不知她是否用出了弹指飞毒的手段,竟然杀了这个人。

毒花柳媚杀了那人之后,汗水已湿透了罗衣。

这两阵搏杀,用出了她全部的力量。

杀了那白衣女子之后,柳媚并没有再向前奔冲,却停了下来。

举手理一理鬓边散发,拭一拭额上滚落的汗水,信步行向了庄璇玑,道:“庄姑娘,看来被你猜对了,冲出这接引山庄,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对面不远,又出现了四个身着白衣的少女。

庄璇玑轻轻一扬柳眉儿,没有作响。

她忍下了心中的惊异。

但柳媚却无法控制心中惊异,低声接道:“这些白衣女子的武功都不错,不知他们从那里找来的。”

庄璇玑道:“训练出来,她们年龄相若,在同一个时间内,接受训练,所以,她们的武功也相差不远。”

柳媚道:“这么说来,她们并不是活人冢内的主要力量了。”

庄璇玑道:“活人冢内,有太多的事,使我们无法了解,所以,我们要留这里。”

柳媚道:“活人冢内有这么多的高手,留下来,岂不是死路一条。”

庄璇玑道:“如若我们闯不出去,岂不是也要战死。”

柳媚道:“比起留这里来,总该多几分生机。”

庄璇玑道:“柳大姊,生死一关,很难堪破,所以,你选择求生之路,小妹不便阻拦,而且,马兄等地不会阻拦,但你要想明白,你闯出去的机会有多大。”

柳媚道:“我一个人,机会不大,但如你们肯合作……”

庄璇玑摇摇头,接道:“柳大姊,有些事不能凭一时的感受抉择。”

柳媚道:“难道我们留这里,会比闯出去的机会大一些么?”

庄璇玑道:“小妹的看法,确然如此。”

柳媚道:“璇玑姑娘,这几天,我一直很佩服你对事的精到见解,唯独对这件事,我一直有些不太服气,你为什么一定要留这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至少,我们离开此地,比留这里的生机大一些。”

庄璇玑笑一笑,道:“柳大姊,其实,你心中很明白,四大凶煞合在一处的力量,十分强大,一分开,力量就会大打折扣,这几天,我观察所得,你们四大凶煞的武功,各有所长,如若能够想办法组成一个合击的阵势,你们四人的武功所长,就更能发挥的淋漓尽至。”

柳媚道:“璇玑姑娘,如若我们离开了此地,难道就不能够联成了四个人的合搏之术。”

庄璇玑道:“那倒不是,问题在,咱们闯出去所冒的险,比留在这里更大一些。”

柳媚道:“璇玑姑娘,就是这一点,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留下来,才能够学习合搏之术。”

庄璇玑道:“柳大姊,有一件事情你想到过没有?”

柳媚道:“什么事?”

庄璇玑道:“留下来,我们是以静制动,冲出去,就变成了敌暗我明,而且,这些年来,从没有一个人能逃出这个接引山庄,所以,我觉着这地方有些不对。”

柳媚的语气,突然间变的十分低微,道:“璇玑姑娘是说……”

庄璇玑接道:“我是说,他们除了拦截的人手之外,也许还有别的埋伏。”

柳媚道:“哦!”

庄璇玑道:“我们只有五个人,所以,我们不能轻易有所牺牲,也不能受到伤害。”

柳媚道:“喔!我明白了,姑娘和令尊,可是早有约定,他会带人来接应咱们。”

庄璇玑摇摇头,道:“没有,我爹不会来,甚至,他根本不知道我现在何处。”

柳媚道:“深入一些,不但说出了他的武功的精奇之处,而且,也说出了他们的缺憾所在。

四个人内心之中,都很佩服,但都忍下去没有说出来。

庄璇玑只用了几十句话,却把四个各具特殊武功的人,组合在一起。

然后,笑一笑.道:“四位再好好的商量一下,不过,声音要小一点,而且,除非形势需要,不要用联合的手法对敌。”

马鹏点点头,道:“姑娘今日给咱们一点指点,使咱们获益不浅。”

庄璇玑道:“四位如若能再化工夫研究一下,我想,一旦用上时,会对诸位更有帮助。”

四大凶煞,没有再说话。

原来,四个人已经找到了路子,又开始研商起来。

庄璇玑看四个人商谈的十分入神,缓缓站起身子,行到了厅院门口处,探首向外望了一眼,又缓缓行了回来。

就是那一眼,他已经看出了危机。

四个人衣着各具特色的人,正缓缓向前行来。

庄璇玑轻轻叹息一声,转身行人回来,低声道:“诸位,可以停下来了。”

马鹏霍然站起身子,道:“怎么回事?”

庄璇玑道:“他们来了,一场很激烈的血战,只怕就要开始了。”

马鹏道:“怎么样?”

庄璇玑道:“他们的人手已经赶来了。”

马鹏道:“什么人?”

庄璇玑道:“龙、虎、蛇、鼠,四公子。”

柳媚道:“四个人都来了。”

庄璇玑道:“不错,虎公子没有讨得好去,所以,大概回去说出了这件事,所以,龙、虎、蛇、鼠四个人都来了。”

高空道:“那是准备决一死战了。”

庄璇玑道:“是!他们这一次来,只怕是准备打一架。”

王杰道:“早拼一场也好,反正这一战免不了。”

庄璇玑道:“你们听着,免不了的一场血战,不过,不论血战如何激烈,我都不希望你们受到伤害。”

王杰道:“璇玑姑娘,既然是动手相搏,只怕是难免有所伤亡,我王杰活了这几十年,也杀了不少的人,老实说,死了也不算夭寿。”

庄璇玑道:“王杰,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在我的想法之中,你受了这一次伤之后,自己应该会好一些,王杰,你要知道,我们目前的处境,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你的死,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王杰道:“我……我……”

庄璇玑接道:“你和别人合作,像一个环体一样,如是环体缺了一环,整体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王杰道:“哦!”

庄璇玑道:“所以,你必须要珍借你的生命,那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整体,包括我在内的整体。”

王杰道:“这么说来,在下连死的自由也是没有了。”

庄璇玑道:“对!所以,不可轻易的言死。”

王杰道:“唉!多谢姑娘的指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