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30章 邪不胜正 活人冢败亡

作者:卧龙生

夕阳西下,夜色已降临到大地。

活人冢的人,还未见围拢上来。

但大厅外,却有了不少的人。

原来,天已入夜,坐息醒来的人,都悄然行了出来,布守在庄璇玑的身侧。

武林三仙、王杰、柳媚、城嵋双剑、方奇,都现了身。

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庄璇玑回顾四周的群豪一眼,道:“你们都出来干什么?”

方奇又恢复了他过去的衣着,戴着一顶金冠,腰中佩了两把长剑。

他本来已除去了金冠不戴,但现在,又复旧观。

方真之死,使他有看极端的悲痛之感,既伤手足折断,又觉着自己是害死弟弟的凶手。

这种深刻的悲痛,又使他恢复了昔日的冷傲神情。

唯一的不同是,金冠人方奇过去只用一把剑,现在却多了一把剑。

多的是一把短剑,一尺八寸的短剑。

方奇用的剑三尺六寸,多这一把剑,刚好是长剑的一半。

说也奇怪,同样是一个人,戴上了金冠,佩上了长剑之后,似是完全改变了一个人似的,增加了一份高傲,和七分杀气。

王杰道:“姑娘,该你休息下了,这里由我们防守。”

这本是几句很温婉的话,但从他口中说出来,听起来,也带着一股冷冰冰的味道。

庄璇玑笑了一笑,道:“他们今天该来了。”

什么人该来了,庄璇玑没有说出来,竟也没有人追问。

在场的人,都明白这是实力很悬殊的搏杀,真要凭藉实力的一拚,只怕,璇玑堡完全没有获胜的机会。

但璇玑堡竟然撑过了几场硬仗。

庄璇玑调动得宜,和机智应对,是一大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方真的帮忙,高空的反正,和庄璇玑表现出的惊人奇技。

高空重伤,马鹏在黑宝衣的保护下,仍然战死,使得群豪都产生了一种决死一战的心。

他们已不问敌势,不问援军,不再有几分致胜的把握,只管全力以赴,战死为止。

所以,庄璇玑的话,并没有引起他们的追问和兴趣。

夜色迷蒙中,忽然奔过来三条人影。

金冠人方奇突然大喝一声,疾冲而上。

他的速度,快如流矢光影,一眨眼间,已冲出了三丈多远。

长短双剑一齐出鞘,闪起的剑光,带起了一片飞旋的冷芒。

一阵兵刃交击之声,三个来人,完全被他阻拦于三丈以外。

庄璇玑急急叫道:“方兄住手。”

就这一阵工夫,方奇已左七右九,攻出一十六剑。

骠悍的打法,快速的剑势,使得来人骤然止步,布成联手的防守之阵。

庄璇玑赶上去的时候,方奇已经住手。

他是很不愿住手,但又不愿忤逆庄璇玑。

只见他双目赤红,轻轻吁一口气,道:“他们是什么人?”

庄璇玑道:“逍遥堂中三位逍遥堂主,回春手、铁铃叟、伏虎索。”

方奇道:“他们……”

庄璇玑道:“他们已经弃暗投明了。”

方奇道:“好!那么姑娘和他们谈谈吧!”

理也没理回春手等,举步向前行去。

庄璇玑急道:“方兄,你要到那里去?”

方奇道:“我闷的很,要发一下,我去找活人冢内的人,好好的打上一架。”

庄璇玑叹口气,道:“方兄,不可造次……”

方奇冷冷说这:“姑娘,你猜我现在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心情。”

庄璇玑道:“我,我不知道……”

方奇道:“杀人,或是被人杀了,你知道,方真他很寂寞。”

庄璇玑道:“我知道,但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你要冷静。”

方奇苦笑一下,又回入大厅。

铁铃叟低声道:“姑娘,他不是金冠人么?”

庄璇玑道:“是!”

铁铃叟道:“他是活人冢内最有名的六人杀手之一,现在……”

庄璇玑接道:“现在,他是我们的朋友,三位看到我们目下的处境了么?”

铁铃叟道:“看到了。”

庄璇玑这:“现在,我们要如何应付这些人?”

回春手道:“当年老夫替他们配制这些葯物时,就一直在思索解葯的配制之法。”

庄璇玑道:“对他们全都这用么?”

回春手道:“我们屋里说吧……”

这时,突见八条人影,闪电一般,疾射而来。”

庄璇玑道:“三位快入厅……”

话未说完,金冠人已突然返身一跃,迎了上去。

王杰、柳媚,也疾如流矢般,飞跃而至,越过庄璇玑。

武林三仙,也紧跟着发动,迎了上来。

双方一下子就接上了手。

没有听到一句话,兵刃、暗器,已经纷纷出手。

这是凶厉的搏杀,武林三仙,王杰、柳媚、方奇,六人对付八个,一眨眼间,已然无法分出敌我。

庄璇玑回顾了回春手一眼,低声问道:“他们的武功不错。”

回春手道:“我不认识他们。”

庄璇玑道:“他们不是一斑的武林中人。”

回春手道:“不是,他们是活人冢训练出来的人,也是活人冢真正的实力。”

庄璇玑道:“那是不在你葯物控制之下了。”

回春手道:“是,他们在活人冢卓然自生,除了活人冢的首脑之外,不会听别人的令谕。”

庄璇玑道:“三位离开活人冢的事,是不是已经被他们知道了?”

回春手道:“得姑娘相召之命,我等立刻赶来,但一路上,连连道上了截杀之人,奇怪的是,一直有人在暗中相助我们,所以,没有什么耽误……”

庄璇玑心中明白,那是高空的属下,发挥了很大的威力,暗中帮忙所致,点点头,说道:“卫老前辈,我想知道,如何能使你葯物控制的人,清楚过来。”

回春手道:“当时,配成这种毒葯时,确然没有解葯,不过,他关了我们这么多年,使我想出了一个解毒的配方。”

庄璇玑道:“好极了,老前辈能想出配方,那是天下之福……”突然脸色一黯,住口不言。

这时,双方的搏杀,更见激烈,刀光剑影,势均力敌,仍然是一个胜败难分之局。

回春手接道:“姑娘,有什么为难事,何不说出来,大家商讨一番。”

庄璇玑道:“就算老前辈想出了配方、解葯,又如何能把葯物,交到他们的手中呢?”

回春手微微一笑道:“原来,姑娘为此事在烦心。”

庄璇玑道:“这是胜败的关键,我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才能使他们服下葯物。”

铁铃叟接道:“我们三个人,早就在商量这件事,总算找出了一个可以试试的办法。”

庄璇边道:“快说。”

回春手道:“我可以把葯物混入茶水、食物之中,给他们服下。”

庄璇玑道:“效果如何呢?”

回春手这:“不会受到影响,立刻可以见效。”

庄璇玑道:“要他们服下茶水、食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总算解决了一小部份的难题。”

回春手道:“姑娘,只要把葯物,投入他们用水之处就行了。”

庄璇玑点点头,道:“这个可以即时进行,老前辈葯物……”

回春手道:“葯物已经配好了。”

庄璇玑道:“老前辈,那点葯物,如若投入了水井之中,能够发挥出力量么?”

回春手道…“这葯物很强大,而且是对症之葯,只要他们服下一点,葯性立刻可以解除。”

庄璇玑道:“好!把葯物交给我吧!”

回春手取出了两包葯物,道:“葯物只有两包,其中有两味主葯,很不容易找到,配制不易,但我算过了,这两包葯物的量,足以解除这些人的毒物,问题在,必须让他们服用下去。”

庄璇玑道:“我知道,我会很珍惜这些葯物。”

转眼望了场中的搏杀一眼,庄璇玑接道:“这八个人的武功,个个都是江湖上第一流的身手,他们是不是也受了葯物控制。”

回春手道:“这是活人冢的十二金卫,是他们造就出来的人才。”

庄璇玑道:“由那里看出来,他们是十二金卫。”

回春手道:“他们衣袖上绣的金线……”

庄璇玑点点头,道:“十二金卫,顾名思意,应该有十二但人才对,为什么只有八个?”

回春手道:“四个人已经死了。天竺武功很凶狠,但习练起来,却很危险,四个是真气分岔而死,老朽替他们诊断过……”

庄璇玑接道:“没有办法救治?”

回春手道:“可以救治,不过,要废了他们的武功才行,活人冢的人决定是要他们死。”

庄璇玑叹息一声,道:“这是很激烈的搏杀,打下去,只怕要互有伤亡。”

铁铃叟、伏虎索同时说道:“我们去助一臂之力。”

庄璇玑道:“不用了,三位远途跋涉而来,必须好好休息一下。”

回春手低声道:“姑娘,对付活人冢,似乎是不在乎什么手段了。”

庄璇玑道:“老前辈,有何高见。”

回春手低声数言。

庄璇玑道:“那就有劳你去布置一下,铁、曲两位,负责保护卫老前辈的安危,三位长年相聚,足有默契了。”

回春手点点头,退入大厅。

庄璇玑突然大声喝道:“退回来。”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有如尖锥一般,直贯入耳。

搏斗中的武林三仙、方奇、王杰等,闻声突然向后跃退,八个黑衣人愣了一愣,一排横立,缓缓向前逼来。

他们的举动沉着,而且,也不肯孤军深入,单独追敌。

庄璇玑也向后退了两步,挡在大厅门口之处。

柳媚、王杰,分站身后左右两边。

八个黑衣人在接近大厅时,突然停了下来,中间两人,突然向前行了两步,布成前二、后六的队形,向前行去。

这是一个很坚强的组合体,八个人,就像一个人样。

严格的训练,佳妙的配合,已把八个人组成了一个变化如意的动体。

八个人都用着三尺六寸的长剑。

除了手中的长剑之外,每个人的腰中,都还插着一把匕首。

金柄银鞘的匕首,挂在黑色的衣服上,看上去,特别的醒目。

庄璇玑突然发觉了一但问题,那就是八个人自从现身之后,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

难道这些人,都不会说话。

心中念转,突然高声说道:“八位之中,那一位可以说话?”

两道锐利的目光,一直不停的打量八人。

八个人年龄相若,大约在二十六七之间。

那正是一个人,体能最成熟的时期,耐力最长的时间。

所以,他们经过了一场剧烈的恶斗之后,仍然保持着相当的乎静,没有疲累的感觉。

没有人回答庄璇玑的问话,两柄长剑,如指向前胸刺来。

庄璇玑暗暗叹息一声,心中已明白,这是一批绝对无法改变的敌人。

方真告诉了庄璇玑不少的事情,但却没有告诉她,这些人是如何训练成的。

两柄长剑刺来的速度并不快。

庄璇玑没有闪避。

但双剑将要近身的时候,却突然加快了速度。

疾如闪电。

庄璇玑似乎已闪避不及,两剑一齐刺中。

就在两剑近身的刹那之间,庄璇玑突然微微一侧身躯。

两柄长剑,突然由身上滑过。

紧接着寒光一闪,拦腰扫过。

那是迅如雷霆的一击,两个黑衣人手中长剑还未收回,人已溅血而亡。

柳媚低声道:“姑娘,伤到了么?”

庄璇玑没有回答,因为,她已展开了最快速的攻势。

只见庄璇玑身子向前一伏,箭一般的直射了出去,冲入了敌阵之中。

六个黑衣金卫的反应,亦极快速,忽然间一合,把庄璇玑给围了起来。

但正面两人,已无法闪过庄璇玑的袭击,但见寒芒舒卷,又毙敌两人。

她的袖中藏剑,长可及七尺左右,短亦可伤敌于对面之间。

而且,忽隐忽现,更有莫测变化的神妙。

庄璇玑虽然又杀了两人,但四柄兜过来的长剑,也刺中了她的身上。

她似是早已知道,无法避开这些剑势,所以,只让开了要害。

借四剑之力,身子忽然倒了下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邪不胜正 活人冢败亡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