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05章 接刀手法高绝 艺业不减须眉

作者:卧龙生

龙公子脸一红,说不下去。

鼠公子却笑一笑,接道:“那座别院的天地虽小,但却有着最好的供应,最好的酒,最好的厨师指挥党”。 ,最好的女人,我们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

庄璇玑道:“哦!”

鼠公子道:“我们也可以离开别院,到洛阳、开封等去玩玩,有很丰富的程仪,化用不完的银钱供应。”

庄璇玑道:“这些供应,对一个身怀绝技的江湖高手,未必就能使他甘愿效命,我想,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鼠公子道:“这个,这个……”

蛇公子接道:“鼠老四,为什么不说下去?”

鼠公子道:“我……”

蛇公子冷冷说道:“怕什么?你不敢说,我来说好了。”

鼠公子道:“不是不敢,而是不好意思说罢了。”

龙公子道:“说吧!有什么说什么,不用保留。”

鼠公子道:“这里有一种特制的酒,不是天下任何美酒可以替代。”

庄璇玑道:“真想不到,一种美酒,竟也有使人效命的能力。”

鼠公子笑一笑,道:“璇玑姑娘,那种酒不但味道很美,而且,对一个人的体能,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庄璇玑道:“如若有几天不饮这种酒,会有些什么感觉?”

鼠公子的神情,突然间转变的十分严肃,道:“如若有十天不饮这种酒,就会感觉到体能在衰退。”

庄璇玑道:“难道四位还没有发觉,这酒中早已有了葯物?”

鼠公子道:“知道,不过,我们知道的晚了一些,知道酒中有鬼时,已经中了酒毒。”

庄璇玑道:“鼠老四,士天不饮那种酒,体能就开始衰退,以后又会如何?”

鼠公子道:“龙老大是我们四人中耐力最强的一个,他最长忍耐了二十一天,没有喝过这种酒。”

庄璇玑道:“那是什么样子?”

鼠公子道:“二十一天,龙老大,完全不像一条龙,像一条虫样,躺在了那里,连动也不会动一下了。”

庄璇玑皱了皱眉头,道:“这么严重。”

鼠公子道:“所以,我们知道,不饮那种葯酒,最多只能支撑二十一天,二十一天之后,一个人,不论武功如何高强的人,就无法再撑下去,那时,他连一点的行动能力。也是没有了。”

柳媚道:“那是说,你们就算是要帮我们,最多也只有二十一天了。”

鼠公子道:“只有十天,十天之后,我们就无法和人动手了。”

柳媚轻轻吁一口气,道:“你们那里还有没有那种酒?”

鼠公子道:“有!我们那座别院中,还有两瓶存酒。”

柳媚道:“两瓶存酒,可以够你们用几次?”

鼠公子道:“我们四个人,每次要喝一瓶才行,两瓶酒可以用两次。”

柳媚道:“你们不会少喝一点么?如是酒瘾发作,那就喝别的酒。”

鼠公子道:“不行,至少一个人耍喝一大杯酒,力量才够。”

柳媚道:“哦!”

鼠公子道:“那一瓶酒,只能倒够四大杯酒。”

庄璇玑道:“那两瓶酒,可以使你们保持十四天的体能。”

虎公子道:“我们来此之前,都喝过了一大杯酒,我们现在可以撑过十天,如若,还能取得那两瓶酒,我们还可支撑二十天。”

鼠公子道:“咱们背离了他们的事,只怕早已经传了出去,也许他们早已经把酒取走了。”

虎公子道:“蛇老三,你怎么样了?”

蛇公子道:“好多了。”

虎公子道:“好!咱们回去取酒。”

龙公子道:“慢一点。”

目光转到庄璇玑的身上,接道:“对我们四兄弟的处境,大概你已经很清楚了。”

虎公子黯然一笑,道:“强敌过招,对手拼命,总还有一半机会,而我们背叛了活人冢之后,就断绝了生命之酒的供应,非死不可,而且,我们每一个人,事先都很清楚,这一份压力很强,预知死期的煎熬,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庄璇玑点点头,道:“我一直在想,他用的什么方法,把你们控制得如此严密,原来是生命之酒作祟。”

龙公子道:“在没有取得生命之酒前,我们只有七日好活,珍贵的七天,我们也以能为你尽七天心力。”

柳媚道:“十大之后呢?”

龙公子道:“没有之后,到那一天,我们会自绝而死。”

柳媚道:“那又何苦呢?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都会尽力保护你们。”

龙公子道:“如是我们活着时连自己也不能保护,活下去,也是没有味道得很。”

虎公子道:“就算你们能保护我们,那也只是不让别人杀我们,但我们缺少了那生命之酒,就会枯萎而死,这又岂是你们能救得了的。”

龙公子笑一笑,道:“英雄只怕病来磨,我宁肯轰轰烈烈的死于搏杀之中,也不愿躺在病床上,让生命干枯而死。”

庄璇玑道:“现在我们就到你们的别院去瞧瞧,我们要取得一些你们生命之泉的葯酒。”

鼠公子道:“也许他们早已把那两瓶葯酒食走了。”

庄璇玑笑一笑,道:“你说,那竹林中有很多别院。”

鼠公子点点头。

庄璇玑道:“那控制你们精神,生死的葯酒,如右具有那等神效,配方并非易事,加诸你们身上的,也可能加请在别人身上。”

虎公子道:“对!咱们去抢葯酒。”

龙公子笑一笑,道:“我看不用了,璇玑姑娘,七天时间,在一个人数十年的生命中,虽然很短促,但就我们目下的形势而言,七天的时间已经很够了,所以,不用为我们四兄弟的生命,耽误了别的大事,影响了璇玑姑娘的计画。”

鼠公子苦笑一下,道:“龙老大说的不错,有七天时间,我们已经足够了。”

柳媚道:“老鼠,你这是什么意思?”

鼠公子苦笑一下,道:“你认为,我们进了活人冢后,还真能活着出来。”

柳媚呆了一呆,未再多言。

对活人冢,龙、虎、蛇、鼠四公子,自然比柳媚了解的大多。

马鹏道:“怎么?鼠兄觉着我们进入活人冢,算是死定了。”

龙公子道:“马儿,鼠老四说的不错,咱们进去之后,生出来的机会,并不大大。”

庄璇玑淡淡一笑,道:“龙公子,你们的豪气那里去了?”

龙公子道:“在下豪气,只是我已存必死之心,庄姑娘可以放心。”

庄璇玑道:“我知道你们已存了必死之心,有此意志。才能战志昂扬,不过,你们却少了那一份死中求生的观念……”

轻轻吁一口气,接道:“你可记得,你对我要求些什么?”

龙公子苦笑一下,道:“璇玑姑娘,这不过是说说算了,姑娘不可认真。”

庄璇玑道:“不管你心中怎么想,但我已经答应你了。”

龙公子道:“算了吧!庄姑娘,你真的答应了,我还有些自惭形秽。”

庄璇玑道:“龙公子,你真的想死么?”

龙公子道:“姑娘,你还不太知道我们的处境。”

庄璇玑道:“哦!”

龙公子道:“在下愿意当众声明……”

庄璇随摇摇头,道:“不要说下去,不管如何?我们要活下去,你们说的隐密,不但关系着你们,而且,可能关连看整个的活人冢,我们必须取得那些续命的葯酒,我要你活下去,多给我一些时间,也许我能为你尽些心力。”

龙公子双目中神光闪动,道:“你真的如此关心我?”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是!我不但关心你,也关心你的三位兄弟。”

这几句话,无限温柔,不但振奋起龙公子的求生意志,也振起虎、蛇、鼠三个人强烈的求生之念虎公子豪气忽生,高声说道:“对!璇玑姑娘说的不错,我们就算一定要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现在,我们还没有到死的时候,自己却先失去了活命的信心,这算那门子英雄、豪杰。”

蛇公子道:“二哥说的不错,咱们替活人冢卖命,那一天都可能战死,为什么咱们却一点也不在乎,但却为了那几瓶葯酒把咱们给困扰的心神不宁。”

龙公子道:“不管前途多么的艰困,咱们也要振作起精神,应付难关。”

庄璇玑低声道:“现在,咱们立刻行动,先取到几瓶生命之泉的葯酒再说。”

虎公子道:“好一在下带路。”

庄璇玑道:“慢一点。”

虎公子道:“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庄璇玑道:“你准备先到那里?”

虎公子道:“自然是先回到我们的住处,先取那两瓶葯酒。”

庄璇玑摇摇头,低声道:“不行,他们既然派来了专门对付你们的黑猫王计,那足以说明了他们已经知道了你们背离这个组合的事,那两瓶葯酒,可能早已经被人取走了。”

虎公子道:“哦!”

庄璇玑低声道:“如若我的推想不错,那竹林别院之内住的人,都和你们一样,也可能都是食用葯酒成习的人。”

虎公子道:“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

庄璇玑道:“如是我的推断不错,竹林之内的别院之中,所有的人,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如是,咱们出其不易的先冲入一座别院之中,取得了一些葯酒,既可延续你们的生命,我也可以试试看能不能由那些酒中,找出解除的葯物。”

鼠公子道:“看来,璇玑姑娘对医道似是十分在行。”

庄璇玑道:“不错,我身怀的灵丹,功效如何?”

蛇公子接道:“起死回生,我连想都没有想到过,世上会有那样的灵丹。”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那些灵丹,都是我自己炼制而成的。”

蛇公子呆了一呆,道:“真的?”

庄璇玑道:“我为什么要骗你。”

蛇公子道:“真要如此,姑娘的精湛医道,实在叫人敬服。”

庄璇玑笑一笑,道:“我的医道,相信不错,不过,还需要你们的帮助。”

蛇公子微微一笑,道:“咱们自己救命的事,自然应该全力以赴了。”

他服用过庄璇玑的丹丸,对她充满着一种信任的敬佩。

只是几句交谈,但庄璇玑却鼓舞起了龙、虎、蛇、鼠公子的求生念头,也激起了他们的拼斗意志。

龙公子带着虎、蛇、鼠,当先步出了花厅。

庄璇玑居中而行,四大凶煞却随护庄璇玑的身后。

龙公子刚刚步出厅门,一枚挟着轻啸金风飞刀,疾飞而至。

那是完全异于一般暗器的飞刀,它盘旋而至,快速如电。

龙公子忽然向后缩退了两步,人已进入了厅门之中,道:“活刀。”

那飞刀真如活的一般,旋飞而来的力量,刚刚好到了厅门口处,突然转向一侧。

龙公子如若再向前多走一步,那寒厉的刀芒,就正好击中他的天灵要害。

王杰凝目望去,只见那飞刀微偏,掠着墙壁,成弧形向上旋飞而去。

轻轻吁一口气,王杰缓缓说道:“力量控制,恰到好处,有此人在世,在下实有负暗箭之名了。

马鹏也觉着,一个人把飞刀运用到此境界,真是有活刀之誉了。只听庄璇玑缓缓说道:“王杰,这飞刀手法,确有如活刀一般,不过,它是借重了构造上的机巧,才能使得这把刀,有着活的感觉,如若他用的是你的暗器,那就未必有你一样的灵活了。”

王杰苦笑一下,道:“就算给我同样的一把刀,只怕,我也是无法用的像他一样的灵活。”

庄璇玑道:“现在,你当然不能,不过,如若给了你三五个月的练习,我相信你会比他们用的更好。”

王杰道:“这就不知道了,姑娘如此看得起在下,在下倒真有些受宠若惊了。”

庄璇玑道:“王杰,不要这样妄自菲薄。”

一面说话,一面举步跨出了厅门。

她本来走在中间,但现在,如突然走在最前面。

龙公子急急说道:“庄姑娘,快些停下来。”

庄璇玑一伸手,拦住了向前奔冲的龙公子,道:“你们都别出来,快些退回去。”

就是这说两句话的工夫,四柄飞刀已然卷袭而至。

四把刀分由四个方向,一齐向庄璇玑攻到。

飞刀将近庄璇玑时,其中两柄忽然向下一沉。

两柄削向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接刀手法高绝 艺业不减须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