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甲》

第08章 逍遥堂火焰洞

作者:卧龙生

庄璇玑道:“怎生知晓?”

伏虎索道:“我们想过了很多的办法,这只不过是办法之一。”

回春手道:“除非有斩金、切玉的宝刀,或可一试之外,恐怕是只有一个办法。”

庄璇玑道:“愿闻高见。”

回春手道:“你们替老夫护法,我替他们动手术,取出丝索。”

庄璇玑摇摇头,道:“你要多少时间?”

回春手道:“半天就够了,问题是,这是大手术,他们必须要七日以上的休养。”

庄璇玑笑一笑,道:“这办法,不太好,晚辈此时还不宜和他们冲突,因为,我没有见到统治这活人冢的真正首脑。”

回春手道:“唉!庄姑娘,你如是真有好计划,那就别管我们了。”

庄璇玑沉吟了一阵,低声道:“三位老前辈,就晚辈所知的江湖中,目前确已无可用之人,晚辈带来这几个人,在年轻的一辈中,算得上是高手,但他们如何能抗拒活人冢这等庞大的实力呢?所以对付活人冢,必须还要三位老前辈的支持。”

铁铃叟道:“就算我们三个老人家,愿意为江湖尽一分心力,但如无法斩断困我们的天蚕丝索,还是无法帮你。”

伏虎索道:“小丫头,你已经说服了我们,问题在我们无法走出这逍遥堂,他们断了水粮,可以把我们渴死,饿死,他们如是放一把火,可以把我们烧死,你想想看,我们如何能帮助你,我们都是年过古稀的人,生死之事,实也不放心上了,如若能帮助你,我们自然会尽最大的心力了。”

庄璇玑道:“老前辈,那一位去把大厅的门关上。”

伏虎索道:“关上厅门干什么?”

铁铃叟道:“我们这三个徒儿,对我们十分忠心,只要姑娘带来的人,能够保密,这消息就不会外了。”

回春手道:“再说,我们只要断了被困于此地的天蚕丝索,我们就会跟你一起行动,还有什么要保密的。”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晚辈只是想试试看几种方法看,能不能解去这天蚕丝索,万一解不开,岂不是要为人耻笑。”

回春手道,“这个么?倒也有理。”

伏虎索行了过去,掩上了厅门。

站在厅庭的四大凶煞,眼看到伏虎索掩上房门,心中吃了一惊。

马鹏道:“咱们冲进去。”

高空道:“赞成,赞成,咱们拼了这条命,会会江湖上三大奇人,也算是人生一大乐事。”

幸好庄璇玑用手势阻止了他们几个人的冲动。

铁铃叟笑一笑,道:“女娃儿,厅门关上了,你有什么法子可以解去天蚕丝。”

庄璇玑道:“武林中有一件天龙甲的事,诸位听过没有?”

铁铃叟道:“自然是听过了,那是一件宝衣,听说可避刀枪、火、毒。”

庄璇玑道:“晚辈也听说过,那件天龙甲,就是天蚕之丝,合以龙鳞而成,天蚕丝可以成衣,虽要巧手编织,但总要裁剪之法才行,所以,这世上,应该有一种可以克制天蚕丝的方法,否则条条蚕丝,绵绵不绝,如何能织成衣物呢?”

回春手道:“女娃儿,你这点年纪,竟然知晓如此多的事情,实在是叫人敬服,不过,就老夫所知,天蚕之丝,历久弥坚,听说,在初抽成丝约六日之内,可用利刀剪断,过期则坚韧逾倍,无物可伤了。”

庄璇玑笑一笑,道:“事物始生,乃具相克之理,晚辈相信必有断丝之法,只不过要化去一些时间罢了。”

铁铃叟道:“要多少时间?”

庄璇玑道:“三个时辰,应该够了。”

回春手道:“这个,我们倒可以想个办法。”

伏虎索道:“你有把握么?”

庄璇玑道:“十之八九,不过,晚辈还有一个不情之求。”

铁铃叟道:“好!你说吧!”

庄璇玑道:“三位老前辈最好能熟睡一阵。”

铁铃叟道:“什么?熟睡一阵,这恐怕不太容易了。”

伏虎索道:“不怕告诉你小丫头,我们被困于此,十有余年,也没有白白浪费,我们三个人互相切磋,内功大进,近两年来,我们已经很少睡觉了,只要打坐一下,就可疲劳尽按。”

庄璇玑目注回春手,道:“老前辈可有良策?”

回春手道:“女娃儿,我们闭上眼睛不看就是,良医救人,心存正大,不要想儿女之私,也就是了。”

原来,他们认为庄璇玑姑娘家,不愿为人撩襟医疾。

庄璇玑心中暗道:这倒是一个很好的藉口。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三位老前辈,璇玑年幼面嫩,初入江湖,还有很多地方,看它不开,三位老前辈丝索又穿在琵琶骨上,实也很多不便之处,三位如非睡熟,晚辈怎敢下手。”

伏虎索愣了一愣,道:“小丫头,你究竟要怎么样整治我们?”

庄璇玑道:“试断天蚕之丝。”

伏虎索道:“那为什么要我们睡熟了才行?”

庄璇玑笑道:“其实,三位也可以提出一个相对的条件,晚辈定当接受。”

铁铃叟哈哈一笑,道:“算啦,你如是想谋杀我们三个,老夫也认了,不过,我们很难睡的熟,只有一个法子,可以使我们失去知觉,那就是点了我们的穴道。”

回春手道:“铁老儿,她转弯抹角的,就是这个用心,难道你还听不出来。”

铁铃叟道:“我自然是听出来了,所以,老夫才把事情挑明了。”

伏虎索道:“现在,咱们该有个决定了。”

回春手道:“我实在想不通,她要断咱们身上的天蚕丝索,为什么一定要咱们熟睡一场呢?”

庄璇玑道:“三位老前辈至少应该相信,晚辈决无加害之心。”

回春手哈哈一笑,道:“女娃儿,想不到老夫活了七十岁,竟然被你这个女娃儿给要的团团乱转。”

伏虎索道:“女娃儿,老夫好像是被你说服了,来吧!先点老夫穴道。”

铁铃叟道:“看来,咱们非要跟你配合了。”

回春手道:“一条线上,栓了咱们三个人,一个人不同意,都无法完成这件事。”

说完话,三个人同时闭目而坐。

庄璇玑不再犹豫,突然出手,点了三个人的穴道。

三个人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夜暮低垂的时分。

不知不觉间,已然过去了两三个时辰。

铁铃叟道:“咱们被一个女娃儿耍了半天,不知道身上的天蚕丝索解了没有。”

庄璇玑的声音由暗影中传了过来,道:“幸未辱命,不过,三位最好还要装着丝索未解,请三位帮忙的时候,我自会派人来通知。”

语声一顿,低声道:“天蚕丝索是很难解,所以,化了我近两个时辰的时间,这件事,已然引起了一些麻烦。”

铁铃叟道:“什么麻烦?”

庄璇玑道:“我在此地停留的太久,引起了他们的怀疑。”伏虎索道:“什么人的怀疑?”

庄璇玑道:“能够怀疑你们的人,这活人冢内不多,三位想想看,就可以知道了,我该走了,如是有人来找麻烦,只好由三位自己应付了。”拉开厅门行了出去。

铁玲叟、回春手、伏虎索,都没有出言阻止,只因此刻,他们心中忽然感到一阵震动,他们想到了很多年,都没有斩断的天蚕丝索,竟然被一个女娃儿化了半天的时间,把它给斩断了。

这是何等惊人的才慧,何等惊人的能力。

逍遥堂的庭院中,坐满了人,四大凶煞,龙、虎、蛇、鼠四公子、孟雷。

这些人都很焦急,但他们还都在坐着,只有一个人,却不停的来回走动。

那是项青阳。

但铁铃叟等三个弟子,还是守在大门口处。

这三个人,一直保持严肃的警戒。

直到庄璇玑行出厅门,群豪才松了一口气。

项青阳快步迎了上来,道:“璇玑姑娘,你还好吧?”

他似是比别人,都心中焦急。

庄璇玑道:“我很好啊!二总管是不是等得很焦急?”

项青阳道:“唉!泵娘,你再晚上片刻出来,只怕就要出事了。”

庄璇玑道:“会出什么事呢,太上三护法,都是活人冢内很受敬重的人,难道你还信他们不过。”

项青阳道:“不是信不过,而是……而是……”一时间,想不出适当的理由,竟然说不下去。

幸好,庄璇玑接了口道:“我有些饿了,项总管能不能赏给我们一顿饭吃。”

项青阳道:“早已安排好了吃饭的地方,咱们走。”

只听一阵金锣之声,传了过来。

项青阳急道:“快走!金锣二响了。”

庄璇玑一面举步而行,一而说道:“金锣二响,是何用意。”

项青阳道:“那是召唤在下和姑娘的锣声,如是三响之后,咱们还未离去,他们就冲进来了。”

庄璇玑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冲进逍遥堂来。”

项青阳道:“会来些什么人,我不知道,反正有人会来就是。”

三个童子,仍拦在大门口处。

这三人守了半日,一直戒备不松懈。

庄璇玑笑一笑,道:“三位可以让让路了。”

三人相互望了一眼,齐齐摇头。

铁铃叟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开门,让璇玑姑娘出去。”

三个童子退到一侧,拉开木门。

庄璇玑微微领首,道:“三位对师父都很忠心。”

举步行出大门。

项青阳紧随身后,出得大门,才轻吁了一口气,道:“好险啊!好险!”

庄璇玑道:“什么事好险啊?”

项青阳道:“如是璇玑姑娘在那大厅中再多留一会儿,咱们在金锣三响之后,还未离开逍遥堂,那就立刻会造成一场激烈的冲突。”

庄璇玑道:“你很担心会发生这一场冲突?”

项青阳笑一笑,道:“只能说,我们的运气不错,不管如何,这一场冲突,还是没有发生。”

庄璇玑低声道:“项总管,如若真要发生一场冲突,那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结果?”

项青阳沉吟了一阵,道:“关键在三位太上护法的态度了,他们能遵从和容忍,把咱们交出,如若,他们不肯遵从,那就会引起一场十分激烈的搏杀。”

庄璇玑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咱们是先遭殃了。”

项青阳道:“护法三老如是一出手,那就更不堪收拾,必将会拼一个血溅逍遥堂。”

庄璇玑道:“血溅逍遥堂,你是说护法三老会死?”

项青阳道:“护法三老虽然在江湖上身份崇高,但手臂终归粗不过大腿,真要动起手,他们必败无疑。”

庄璇玑道:“这活人冢内,谁有如此大的力量,能使护法三老死亡。”

项青阳道:“姑娘难道还感觉不出,什么人才能使你在活人冢内畅行无阻。”

庄璇玑道:“我有些明白,不过,我也感觉他还是有些顾虑。”

项青阳道:“像你这样聪明的姑娘,实在少见,不过,他的势力已经很大了。”

他似是生恐庄璇玑再问下去,加快脚步,行入了一座厅中。

厅中燃着四支红烛,四角处,却吊着四颗明珠。

烛火、珠光相映,厅中一片通明。

两张方桌上,已摆好了酒菜,四个白衣童子,垂手站在厅中。

项青阳道:“这活人冢内,虽然是僻处地下,不过,这里却有世上很有名的厨师,和自酿的好酒,在吃上,该是第一流的美味。”

高空冷冷说道:“就怕这酒是生命之泉,咱们喝了之后,也要成为这活人冢内的护法了。”

项青阳笑一笑,道:“诸位是秃子跟着月亮走,沾了庄姑娘的光啦,否则,就凭诸位连进接引山庄的身份还不够。”

项青阳道:“如是姑娘不累,那就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庄璇玑笑一笑,道:“项总管的意思,可是说咱们累了要休息,不累的时候也要休息么?”

项青阳笑一笑,道:“璇玑姑娘,事实上,姑娘和他们也该休息一下了。”

庄璇玑道:“那是要休息了。”

项青阳苦笑一下,道:“姑娘,别这样咄咄逼人,在下也只是奉命行事。”

庄璇玑道:“不!我要见他。”

项青阳愣了一愣,通:“见什么人?”

庄璇玑道:“什么人要你接引我进入活人冢的……”

轻轻吁了一口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逍遥堂火焰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龙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