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九、诱敌入岛

作者:卧龙生

江豪很注意这六个年轻人,大约估算,四个男的,都在二十至二十四岁之间,个个精神饱满,两面太阳穴微微突起,显示出这些人都已有很好的内功基础,是一批极可造就的人才,年轻、英挺、气质不凡。

两个女的小一点,但又比绿云大一点,虽然不及绿云的姿色出众、秀绝人间,但窈窕脱俗,也是相当出色的美女。

在铁飞龙示意下,四个男的行近江豪,两个女的行到白翎身侧。

她们不似绿云活泼,规规矩短的站在白翎身侧。

铁飞龙哈哈一笑,道:“少主,铁老五辛苦了十几年,也只有这点成就,二代精英人物,全交三公子了。”

“五叔辛苦,江三会珍惜他们,我不能保证他们和敌人动上手后的安全,但我会尽全力维护他们,希望他们在这番江湖大搏杀中,能够碎炼成英勇顽强的英雄。”

“张前辈,安排好传递消息的人,请把动员的人手遣回原处,好好的隐藏起来。”

白翎道:“三圣会以篷车运来的杀手,都是葯物控制的死士,他们没有人性,恶毒得很,而且以夜间袭杀为主,集息之地,要安排强弩、火阵的防守,那些杀手,未必会得到什么消息,但他们有追踪气息的本领,不能有丝毫大意。”

“多谢姑娘指点,张老二立刻就办。”

白翎笑一笑,目光转注到江豪的脸上,道:“三公子,咱们兵分雨路,希望明天黎明时分,把三圣会的人引诱到湖岛之上,方姑娘告诉我,那地方藏身不易,最好的藏身方法,就是扮作三圣会的武士,希望明日的一战,能打出唐虹的原形,也揭开湖岛上息隐高人之秘,及朱元璋收藏武林珍品中,除了一瓶九九回生丹,还有些什么宝贝。大师、道长请助三公子一臂之力,小妹有方姑娘之助,再加上绿云三位,小心些,可应付了。”

“贫道和大师,可要恢复本来面目?”燕云子道:“除了让三圣会中追杀进湖岛之外,再也想不出一个诱敌办法了。”

“以散花仙子之精,慕容长青的多疑,大师和道长以真正身份出现,除了会立刻引起他们在场高手全部出动,群攻之外,也会引起两人怀疑,引他们入湖登岛,恐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白翎道:“这个办法不好。”

“此事太不易,”天衣大师道:“姑娘有何高见?”

“掩去本来面目,最好把你那柄戒刀,也换成一般的单刀,”白翎道:“遇上一个来历不明的顶尖高手,引起三圣会慕容长青等三位首恼人物的心态是错愕、舆漆,希望能追查个水落石出,引他们进入瑚岛的机会就很大了,如果三位的身份暴露,引起他们的是浓重的杀机。”

“对!真是一语提醒梦中人,”飞云子道:“我们早已列入了三圣会必杀对象,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只恐还没说上一句话儿,他们就下令全力出手了,且将是四面八方约合围上来,绝不会给我们引君入画的机会。”

“最重要的是,他们对我们心存疑惧,决不会人潮上马,”江豪道:“这件事,要仔细的策刮一下才行。”

“第一,人数要减少,三个人同去,无疑是表露你们的身份,大师、道长走一起,”白翎道:“一把刀、一柄剑,也会引起他们的联想……”

“姑娘的意思,是一个人单独行动了?”天衣大师道:“贫僧愿为诱敌之饵。”

“一个人现身最好,”白翎道:“我可没有说单独行动,事画上,三位圭在一起,有如天镜、龙道长、江盟主三位老人家联袂行动一般,大概可以挡得住江湖上顶尖百手的联合围袭,至少,可以破田而出把行动联合一处,一日一遇上大变,方可联手对付,只要稍为花香心思,就不难行动仍在一处,但看上去却是只有一人拒敌了……”

“另外两个人扮作三圣会黑衣武士,混在他们之中,”江豪道:“既可随时支持,方可监视现场变化,苦思应付之策,只不过,三圣曾约三位会主,好易的侍卫、从顺,都嘴心腹,要冒充他们,就有些危险了。”

“事情难一点,但不是太难,他们人数很多,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自栩道:

“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不能冒险,一旦拆穿,不但白费了一番心血,而且也误了大事,”目光一扫天衣大师,接道:“江湖中事,变化多端,有些事要随机应变,不能墨守成规,固执己见。”

天衣大师微微一笑,道:“姑娘吩咐,老柄一定遵行。”心中却是暗忖:自相处以来,我和尚处处对她迁就,纵有不满,也都隐忍不发,这番话是劝勉和尚呢,还是弦外有因?

江豪微微一笑,突然接道:“多谢姑娘指点,江三明白该怎么办了。”

“我先走,”自翎道:“咱们在瑚岛再见。”带着力秀娟、绿云和另两位姑娘走了。

铁飞龙望着五人离去的背影,笑道:“两位姑娘的父亲也是洞庭盟中人,两个丫头一个叫杨玲,一个叫陈珊,不如绿云活泼、精明,但却多了绿云一份沉稳。”

江豪点点头,目光转注到四个年轻的男子身上,道:“你们自己报上姓名吧!”

四个人早已得岩飞龙指点,江豪可能是未来接掌洞庭盟的第一人选,也早是匹人心中少主人,由左至右,第一个躬身抱拳,道:“从属左欢,善打火弓弹。”,江豪心中忖思:火弓弹,是一种可以发火的暗器了。心中忖思,却未说出口,点点头,目光转到第二人的身上。

“从属石当,双手能发连环子母镖。”

双手能发连环镖,倒不希奇,但能发连环于母镖,倒是下周一番工夫才行,镖发连环,子母之间,如何变化,江豪还未曾见过。

第三个不待江豪问话,已抢先答道:“从蛮颜玉,刚刚练成五剑齐飞,只是火候不足,远望少主指点。”

江豪心中忖思:五剑齐只是父亲绝技之一,我还没有练过,他倒练成了,不禁多看了颜玉两眼。

此人名叫颜玉,倒也生得十分英俊。

第四个躬身说道:“从属马勇,修习浴血八刀,还末登堂入室。”

“浴血八刀,”江豪一皱眉头,道:“凶厉无匹,伤人亦伤己,非面临生死危境,不得施用,家父怎会传你这套刀法?”

“马勇人如其名,勇冠群伦,”铁飞龙道:“刀是人人能学的武功,如不让这套刀法失传,马勇是最适合承继这套刀法的人了。”

江豪摇摇头,目注马勇,道:“给我记着,非到生死对决的局面,不得施出这套刀法。”.“是!马勇铭记于心。”

铁飞龙呼口气,道:“三哥,六弟,咱们走吧!也好让少主和大师、道长心无旁观,专心对敌。”

“对!这种江湖上一流高手的对阵,我们确实帮不上忙,”张凤楼道:“勉强参与,反而会累人分心,扫荡三圣会的武士,才是我们的任务,走!把人隐蔽好,不要卷入这场搏杀中。”

铁飞龙、席一山点点头,跟在张凤楼身后走了。

左欢、石当送出门外,再回到客厅中,衣着已变,左欢是一身三圣会的黑衣武士装,石当却穿了一身军士的装东。

敢情这些人,不但艺有专精,也学过易容、改装、假冒、诈骗的江湖技俩。

“蓬车已到门外,由在下扮作驭车的车夫,”石当道:“有各种备换的衣服,三少如何调配,请登车后,再依敌情变化决定……”,大门外,果然停了一辆四匹健马拖拉的大蓬车,车上也准备了各种衣服、兵刃。

车中议定,江豪和飞云子扮作三圣会的武士,先行混入武士群中,再看情形接近或混入三位会主的近卫队中,至少也要接近核心,以便能入瑚岛。

现身诱敌的由天衣大师担任,他改扮得确怪,一袭灰衣,白发披垂,戒刀深藏,手提齐眉棍,腰中又悬长剑,一身打扮得四不像。

事实上,天衣大师也没有改扮的对象,也许武林中根本没有这号人物,但不要紧,时间累积了数十年,谁又会记得很清楚?

最重要的是这身衣着轻松舒适,不彰峰他技艺的发挥。

这是一吹非常艰苦、凶险的任务,可能会遭到三位会主的攻袭合堆,也可能被必死杀手的毒火攻击,当然,也可能遇上神女峰明月观中的金牌剑手和术法高手约合攻。

飞云子和江豪虽然已和天衣大师约定了接应的讯号,但他们在哪里?隐在数百位黑衣武士中,他们怎能一定看到告急讯号?

所以,天衣大师的盘算是靠自己,但不能太过争强好胜,意气用事,最大的心愿是把他们引入湖岛上那座石屋中,本身的技术造谐,才是保命的依靠。

一群黑衣武士迎面而来,行动迅快的分列两侧,目光盯注蓬车察看。

这一队黑衣武士个个精神饱满,目中精芒如电,似是来自三圣会的精锐。

果然,飞云子透过蓬车的幕布,看到了慕容长青,一袭青衫,腰佩古型剑,长雪垂胸,衣袂飘风,颇有一派仙风道骨的气派,飞云子突然心头一动,忖思:这把剑形式古雅,不是慕容长青过去的佩剑,难道是一把嘴刀?

他是施剑的大行家,一眼就看出此剑与众不同,不禁为天衣大师担起心来。

慕容长青的构绝技艺,再加上一把宝刀,天衣大师一个人罩得住么?

这件事一定要告诉天衣大师一声,让他心中先有一个谱。

飞云子作了决定,一回头,竟已不见了江豪,同时,失踪的还有左欢、颜玉。

三个人走得谨慎小心,连飞云子都没听出一点声息。

马勇已经换穿了黑色动装,身佩双刃,完成了随时潜下蓬车的准备。

原来,慕容长青带这一批近卫中,有的佩长剑,也有一批佩带双刃的人。

飞云子暗暗呼一口气,道:“大师,慕容长青身麻的长剑,可能是一把宝刃,看剑型的古雅,颇似传言的神兵利器,人天衣大师你要小心了。”

这番话施展了传音之术,马勇就在身侧,却是一字未问。

天衣大师笑一笑,笑得一脸庄严,飞云子竟无法分辨那是视死如归的豪壮,还是无可奈何的苦涩?

三人同行,要天衣大师一人诱敌涉险,是有些不太公平,但飞云子也没有取代大天衣大师的勇气,倒不是害怕血溅五步的死亡,而是心中明白,禅心定力、技艺造谙,都还和大天衣大师有点距离,不能毛遂自荐。

心中纵然有万千关怀,但已无法再表达什么。

这时,蓬车已越过慕容长青排列放大街两边的从卫、武士,转入了另一条街道上。

石当对金陵的地形十分熟悉,也很会利用地形地物。

所以,车子转过一条街,来到一条很幽静的街道,飞云子和马勇也借机下了蓬车,隐起身形,准备寻找一个适当的时机,混入三圣会的武士至中。

车中哪还有天衣大师的人?

原来,天衣大师已利用和石当交谈的机会,下车而去。

此刻,天衣大师正衣袂飘飘的行走在另一条大街上。

三圣会的武士大举出动,搞乱了金陵的买卖市场,就算开了门的生意,不敢再关门停业,但也是门可罗雀,人们不敢出门哪,佩刀挂剑的人满城游走,也没个法律约束,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一个闹不好,给你一刀,那可比害眼病厉害,轻则受伤流血,重一点可能会要了老命,所以,大部份的街道很幽静,行人稀少。

谁敢拿性命开玩笑啊!

但这条街上人很多,不过,千之七八都是佩刀带剑的黑衣武士。

而且是两头堵,每一头有五六十个人,两头逼过来,可说是前进无路,后退无门.当然,可以往街两边店面跑,但那会拖累无辜,也非天衣大师的用心。

天衣大师的用心就是要引人注意,而且,要引来三圣会的重要人物。

所以,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像脚下装了风火轮,在大街上驭风滑行。

事画上是它的双脚末动,用动两只大袍袖,捣起了两片风,人就被那两股风带着奔行。

这情景着得店面里伙计们发楞,当然,也惊动了黑衣武士。

天衣大师除了腰中佩剑之外,手中还提着一根齐眉棍,现在,他把齐眉棍扛在肩上,眼着两头的黑衣武士堵过来,他干脆停下来,取下枉在肩上的齐眉棍,站着等候,两面武士来得快,一接近就把他围起来。

所谓围起来,就是把两侧空着,通向店面的去路,也补上了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九、诱敌入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代天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