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十一、智揭真相

作者:卧龙生

三张大方桌并在一起,上面又是瓶,又是罐,还有草葯与丸散,法上支起一个炼丹顺,有个老者正在拉风箱,拉得呼呼噜噜嘴,他一边翘起嘴巴吹灰烟,还不时地料目往床上看,床上躺着个几乎快僵的老头。

那位老者是何人?知机子是也。

床上的老人又是谁?那必是全大夫了。

天将三更,房门外忽然传来一群低低的女子声音,道:“前辈,小女子奉命前来,协助前辈的工作!”

语音甫落,人影已现,室中站走了位姑娘。

知机子抬起头,不由一征,道:“是你!是小桃红方秀娟方姑娘。”

来的正是小桃红,她微微一笑,道:“前辈,我是奉了白翎姑娘的指示才找来的。”

知机子讶异的道:“干什么?”

小桃红道:“协助前辈,救治全大夫呀!”

知机子一听之下,急忙摇手道:“我看白姑娘必是糊,了,怎么如重要之事把一个……一个……”

小桃红却幽出的道:“我心中明白,也许这项任务是白姑娘在试探、方秀娟是否真心真意的弃邪归正,所以找坦然的来了,前辈,你放心,我是诚心的,不久你就会明白的:”知机子伸出手来,只见他掌中托着一粒绿丸。

那是一枚毒丸,而且剧毒。

知机子道:“姑娘请把这个吞吃下去。”

小桃红道:“前辈要我死?”

知机子道:“在全大夫尚未能站起来之前,我不放心,除了五个人之外,而你……”

小桃红道:“我是来自三圣会,对吗?”

知机子道:“不错!”

小桃红道:“我已投诚了,我也是奉白姑娘的指示才来的呀!”

知机子道:“所以我要你服下这颗九尢断肠丸,只不过你放心,我会每天按时送你解葯,等到全大夫好起来,我当然会一举把你服的这粒九尢断肠丸解掉!”

小桃红接过了九尢断肠丸,张口吞了下去……

知机子淡淡笑了,小桃红也笑,那当然是苦笑,因为她已体会到投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知机子指着大床,对小桃红道:“姑娘,床上的人就是全大夫,切记别去翻动他,最好你别接近,他需要的是脉动神静,等到我的大还月炼就之后,全大夫就有救了!”

小桃红道:“原来前辈能炼九转大还丹呀!”

笑笑,如机子道:“我的大还月也许不及前人所炼制的高明,更难比当年秦弃子所炼的具有奇效,但就当今之世,也还算差强人意了,哈……”

他说得自在,竟然忍不住的笑开怀了。

小桃红就以为知机子得意的忘了形。

***

小桃红的动作是可人的,她勤快得令知机子十分感动。

知机子甚至想把小桃红收在身边。

知机子吩咐小桃红,只为他把各款葯物收好,小桃红便依照知机子的指示去做,甚至切根摘叶,碾粉磨末,她做得都十分细心有效。

小桃红也为知机子铺床画被,端阳送饭,她就像个体贴的小妇人似的,温柔大方又自然。

小桃红果然不走近大床,就好象大床是空的一样,甚至不看一眼。

知机子几乎相信,小桃红是真诚的改邪归正了。

就在这日过午,如机子笑着对小桃红道:“方姑娘,你的表现,使我想起了西湖畔的桃花院了,哈……”

小桃红也附和着一笑,道:“前辈提到桃花院中之事,唉,那时候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巫山明月观,如今想想,真的是后悔莫及。”

知机子道:“你能迷途知返,表示天良未眠,回头是岸,他日必有好报!”

小桃红道:“真想一辈子在老爷子身边侍候你!”

“哈……”知机子笑道:“怕是我没那个福气,哈……”

小桃红道:“你如不嫌弃,方秀媚立刻称你为干爹!”

知机子听得全神一紧,双目骤亮,小桃红已迎着知机子跪下去了。

“干爹在上,受女儿一拜!”

小桃红真的叩首,庄重至极的拜了下去。

知机子急忙双手扶起来,笑道:“太妙了,没想到在这危机重重关头,收了个聪明伶俐的干女儿!”

他拍拍口袋,又道:“干爹也没有什么好的见面礼,这么办,等我救了全大夫以后,我把我的炼丹之术传给你!”

小桃红心中着实愉快,道:“干爹,女儿在巫山明月观中也习了炼丹术,但明月观以用毒术为最厉害手段,女儿必设法把驱毒物之术,让干爹知道!”

知机子道:“太好了,如果干爹知道如何应付明月观的毒物及如何驱使,当然也会仿制,不久之后便有决战,这对消灭三圣会大有帮助了,哈……”

知机子比方小桃红愉快,他忍不住的笑了。

小桃红对如机子道:“干爹,何时攻击三圣会?届时我同干爹在一起!”

她顿了一下,又道:“至少我有能力帮助干爹对付南宫世家与慕容长青他们的人马……至于明月观,干爹呀,我得回避了!”

知机子道:“应该的,至少你是那散花仙子调教出来的人,良心上也说不过去!”

就在这时侯,远处突然传来狗叫坚,那声音很特别,因为声着有些似狼哇封忽然中止的味道。

知机子把头一偏,道:“我说干女儿,咱们这地方怎么还有狠叫?”

“是天狗!”

知机子笑笑道:“传说中,天狗吃月,人间哪来的天狗?”

“有,人间有天狗,巫山神女峰明月观就篆养有天狗,十分灵敏,善于追踪,更敏于葯物!”

知机子道:“难遣散花仙子会追踪到这儿?”

小桃红道:“干爹,别怕呀,有女儿吶!”

知机子道:“有你?你能把天狗引开?”

小桃红道:“是女儿把天狗引来的呀,干爹!”

知机子脸色一寒,叱道:“你……为什么?你原来一切是欺骗呀!”

小桃红道:“我怎么会欺骗干爹呀,我认干爹是出于至诚呀!”

知机子道:“你却把天狗引来了!”

小桃红道:“干爹,我在救你呀!”

“救我?”

小桃红道:“你想想,全大夫这人多么的重要,他是自我们观主手上被人弄走的,当时我不在场,但事后听到全大夫一身奇学,实在令我敬仰,观主的意思,要把全大夫送上巫山明月观,干爹你也一同前往吧!”

“原来你是诈降啊!”

“干爹,别那么说,我明白你有本事帮着维护全大夫的一口真气不敬,我们观主又在极其繁忙之际,我更知道和尚、道士与三公子更是忙着在收渔人之利,这正是我的机会来了,干爹,你千万成全女儿呀!”

知机子气呼呼的吐道:“我恨吶,怎么会上了你这丫头的大当,他们那么胡涂,把你派到我这儿!”

小桃红得意的道:“其实女儿也是冒着生命之危前来,江湖上只知道姑苏慕容世家的纪律严酷,稍有违抗,死路一条,岂不知我们巫山明月观中的戒律更严,别说是投降敌人了,便是上阵交手,稍有怯意,也休想活命,干爹稍加思忖,应该明白!”

知机子道:“小桃红,你的目的既是全大夫,然则又要我一同去巫山,你……”

小桃红道:“干爹,有些话说了以后,对双方都会产生不愉快的!”

知机子道:“你说,事已至此,还不是谁愉快,谁又不愉快了!”

小桃红道:“干爹呀,如是我师父前来,你早已死了,因为我师父在用葯之上也有独到之处,那就用不到干爹与女儿一同前往巫山了!”

她脸色一紧,又道:“我不行,所以我需要干爹一同前往,明月观要的是活全大夫,弄个死人干什么?”

知机子双目一亮,道:“小桃红,原来三圣会三位会主都有抢夺全大夫的意图呀!”

小桃红道:“只有我们立刻下手,才不会引起慕容长青与南宫秋月二人的疑心!”

知机子道:“你们就不怕我们把全大夫被掳去巫山之事告知慕容长青与南宫世家的人?”

脸色一紧,小桃红道:“所以干爹更应该同女儿一齐走…”。

知机子叹气道:“好象我已别无选择了!”

小桃红道:“干爹,你难道忘了,我也需要干爹呀,女儿我不是服了干爹的毒葯吗?”

忽的,她伸出一手,又道:“干爹,解葯!”

知机子尚未回答,门口忽的人影一现,只见来了三个黑衣人。

三个人中有一个粗壮的女子,只见她怀中抱了一只粗皮巨头阔嘴巴狗,那狗也只有尺半大小,怪模怪样的露出两只犬齿一寸长,状形又有些像蝙蝠……

另一女子手托着个方盒子,里面装的不知什么毒物,她拿得十分小心。

中间那女子不是别人,莲花女是也。

原来巫山明月观中丈弟子以花为名,前不久死了个梨花女,此刻这莲花女百一次出现,这些女弟子中,早已习了邪术与施毒绝技,这莲花女曾在湖岛上以一柄拂尘力斗四个青衣人,双方彼此僵持中,还是散花仙子见莲花女以死对抗敌人毒火,才出掌发招救回莲花女。

此刻,小桃红伸手索解葯,满脸得着之色。

她也不向门口着,只又冷冷的道:“十妹,你的力气大,进房去,小心的把全大夫背走,立刻赶奔巫山!”

另一女子把手上的黑盒子包起来,伸手接过那只怪模样天狗。

她真够壮,个头不比知机子矮,可是一张脸孔仍然很俏、够美。

明月宫的女人都美,看上去粗壮的女子,也一样的叫人看了心动。

莲花女走近知机子,她冷酷的道:“向你讨解葯,你为什么不拿?”

知机子看着小桃红,道:“有了解葯,你会随时杀了我这位刚上任的干爹,是不是?”

小桃红道:“干爹,我说过,全大夫需要你呀!”

莲花女忽的对小桃红道:“师妹,何不也叫他服下一颗咱们的毒葯?”

小桃红道:“我身上能泄露明月观的东西,都已不在身上了!”

莲花女突然拍出一掌,且一连三指点过去。

知机子不防莲花女出手,更想不到此文手段辛辣,冷哼一声便往地上至去。

莲花女又伸手:“解葯!”

知机子已是满头冷汗直下,上半身犹似万蚁噬心,那味道只比错骨分筋稍好一点。

知机子道:“小桃红服的不是毒葯,乃我老头子制的提神醒脑丸!”他喘了一下,又道:“老头子要小桃红的头脑再清醒啊!”

小桃红呵呵笑了:“难怪我几次运功体内,只觉得血脉四通八达,精气流转顺畅,哈,原来这样呀!”

知机子道:“老头子不忍叫你服什么毒葯,你若诈降,那些毒葯又有何用!”莲花女见十姑娘已把个僵硬的人背出门,她向小桃红道:“真要留他活命?”

小桃红道:“这一路上需他维护全大夫的那一真气,我们怕全大夫中途……”莲花女立刻又出指点向冒冷汗的知机子,霎时间,如机子撑地而起。

小桃红道:“干爹,收拾收拾,能用的葯物你全带上,出了门咱们上大车,你且安心,这一路有我孝敬你!”

莲花女道:“如想逃走,那就小心你的老命!”

知机子叹口气道:“唉,人吶,这不正是那句谁说的话来着,外婆死了儿子---无舅(救)了!”

知机子这是一语双关,明是说他自己,其实他说的正是小桃红。

小桃红原是投靠来的,她弃暗投明感动了人,尤其江三公子更感动,以为她为自己创造了大好前程,至少将来洞庭盟里会有她一席之地,岂知小桃红玩诈,还真叫白翎一眼洞穿。

白翎就曾对天衣大师几人提过,小心小桃红使诈。

白翎在决战前夕,必要试试小桃红的投降是否是真心的,她不能把一个明明是敌方中坚干部的小桃红留在自己身边。

白翎不想毁在小桃红的诈降之手,她决心要先求证小桃红的可靠性。

现在,一辆蓬车疾驰在大道上,驾车的是一个粗壮女子,另一女子坐在一旁,怪的是这女子手上仍然托着一个黑色盒子,车卖密密的遮住,谁也着不清车内的什么。

虽然看不见车内一切,但远是听到车内的对话。

“干爹呀,白河过了入大江,江上停有船,咱们是一帆风顺上巫山!”

车内的当然是小桃红方秀娟,听她的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十一、智揭真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代天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