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六、运筹对策(2)

作者:卧龙生

“我同意慕容兄的意见,”南宫秋月道:“由现在开始,我们把追杀他们列入第一大事,其它事务,全都放下。”

散花仙子笑一笑,道:“两位同意了,我也不便再作反对,我们尽力而为吧!胜负暂放一边,但这个过程的凶险《组织形态学》、《经济学简明教程》、《关于意识形态的科学》、 ,可能充满血腥……:”

“仙子,是否要出动大批杀手呢?”慕容长青道:“他们才是主力呀!”

“受葯物控制的人,不宜见到日光,适宜夜战,”散花仙子道:“但如不出动他们,你们两大世家的武士要承受极大的伤亡,就出动三十六名特级杀手吧,但要用蓬车载运他们,车内也要经一番特别设计,避免影响他们的战斗力。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要事先说明,如是在阳光普照下,要他们出击对敌,他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支撑能力,过了这个时限,他们就永远不能再和人动手了。”

“永还不能的意思,是不是死了?怎么会轻易就死亡?”

“不错,他们确已不畏一般的刀剑,比之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群不逊色,但他们怕太阳的光芒,”散花仙子道:“地无法抗拒驭剑击杀的能力,但他们不怕死,也不怕伤残的痛苦。”

“三十六个特级杀手全故出动,等于是三圣会十之五六的力量。”慕容长青道:“如果嘴住了太阳光下,那就是一件非常大的憾事了。”

“无可奈何呀!两位都认为应当的事,我也无法反对,”散花仙子道:“但两位已知道了这个秘密、漏洞,因杀和尚、道士的计到,尽土安排在夜晚、清晨或黄昏之后。”

“仙子姐姐,把全大夫带来灵岩山如何?”南宫秋月道:“既可把他们引入布成的绝地死局,也可以注杀手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这个办法,当然不错,但立刻会暴露出我们的用心。”散花仙子道:“以他们表现出的智能反应,很容易了解我们的诱敌入伏之计,有两个大变量,很可能使我们作茧自缚,应变不及。”

“第一个变量是……”慕容长青手持长垢,目注散花仙子,凝神沉思。

他在想,只是还未想出来。

“三个人也许早已到了姑苏,也正在寻觅三圣会总堂。”散花仙子道:“我们去按金大夫,可能是引狼入室,为他们带路……”

“在下明白了!最好的办法,还是仙子最先提出来的办法。”慕容长青道:“各种变量,仙子早已玫量清楚了,虽非至善,却是较好的选择。不过,在下却有一个请求。”

“慕容兄请吩咐。”

“关于诱敌一事,在下也希望参与一份,”慕容长青道:“不论敌人如何凶悍,早晚都得面对。和仙子同行,也可以受到一些照顾。”

“慕容兄言重了,一同联手诱敌,效果应该更好,”散花仙子道:“小妹同意。”

“我也去,”南宫秋月道:“绕了一个圈子兜回头,说明了仙子姐姐的判事明确,我们不该怀疑你。慕容兄既然亲身诱敌,小妹岂甘后人……”

“好!咱们三位一体,三个人一起行动,”散花仙子道:“也更能混淆他们的判断,诱他们进入画岩山的机会也就更大了,不过,要留下个指挥部署埋伏的人。”

慕容长青看了宋千和一眼,慾言又止。

“宋巡便可当此大任,”散花仙子道:“他通晓阴阳运行之理,是一位布阵好手。”

“惭愧,惭愧,”宋千和道:“比起三位会主,区区这点技艺,很难登大雅之堂。”

“宋巡便不用推辞了,”散花仙子道:“我已说明了部署之法,灵岩山中也有引导他们行动的人,宋先生依山势形态布下合出阻截的阵势就可以了,但阵势不能变动,尤其不能让葯物控制的人见到阳光,演练也要利用夜晚行动,待他们引敌入山之后,再发动阵势。”

“那时,三位会主回到灵岩山,宋某也可卸下肩上重任了。”

散花仙子点头一笑,道:“那就重托宋先生了。”目光一掠慕容长青和南宫秋月,又道:“两位准备带几个从衍同行?”

原来,两大世家随行的武士中,都有两人的从衙随行,他们不但武功精湛,也是对两人忠心不二的死士。

“人故一多,容易暴露行藏,”慕容长青道:“此行又准备亲自出手对敌,不用带入随行了。”

“我也不带,慕容兄要亲身对敌,小妹岂能后人,”南宫秋月道:“就算非人敌手,保命的能力应该有吧?”

散花仙子道:“两位有此豪气,实乃三圣会之福,随行人手,由宋巡使带入灵岩山,我们走!”

她飞身一跃,破空而去。

这是散花仙子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下展现技艺,不是跳,不是跑,而是飞!一飞冲天不见了。

慕容长青、南宫秋月也克了一手绝技,一闪身,去如流星。

就是那么一眨眼的工夫,三个人全走得踪迹不见了。

这是真正的高明轻功,去如闪电掠空,清风一阵,简直是无迹可寻。

宋千和阅历丰富,城府深沉,暗中非常留心二一人的行动。

他已见识过明月观中弟子的技艺,不在他宋某之下,但绝没料到慕容长青和南宫秋月的理功,竟也是快如电光石火,瞬息间踪迹已纱。这两人年纪都不算大,竟然有此成就,他们心存江湖霸业之田,实非无因。

       ※        ※         ※

姑苏城外黄天荡,水道纵横,连接了阳城湖和伊山湖水,中有沙洲数处,外有芦苇环绕,沙洲表面上,只有十余户渔民居住,若不出任何可疑,但却是慕容世家经营数十年约又一处秘密的藏兵所在,三圣总会就设于此。但却又在三般画桅大帆船上,设了卖架、鸽棚和外界的通讯连络、飞鸽传讯。进入总会堂的人,都得先到船上去,经过盘查,才决定是否引入总堂。

除了黄天荡的神秘部署之外,姑苏城内的天南镖局、引凤酒楼,都是经营正当生意的地方,表面上都和慕容世家没有甚么关系,但事实上,也都是三圣会的发号施令所在。

如此的神秘安排,就算第一流追踪高手,也很难查得清楚。

事实上三位会主也经常移动,分乘三艘大船,在水上飘荡,也在船上发号施令,就群三圣会中的护法、巡使.要见到他们,也要画一番心思安排。

全大夫要见他们也不容易。

他已经催了迎春、和春两个丫头三次,等了两天,还是没有见到三位会主中任何一个。

迎春、和春在第一次听到吩咐时,就把消息转告上去,两天之久还未得到回信,心中的焦忠,比起全大夫还有过之,简直已是席难安枕、食不知味了。

她们想不通以三圣会传讯的快速,竟然找不到三位会主?也害怕全大夫心中生气。

焦急的日子非常难过。二女失常的生活,也逃不过全大夫的眼睛,反过来安慰二女,道:“也许他们离开了姑苏,行程很远,就算得到消息,也赶不回来。”

“是的.听说是三位会主全都离开了姑苏,”迎春道:“也带走了很多人手,一定在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所以,咱们要等待几天,”全大夫道:“我要见三位会主,只是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他们,其实晚上三五天也不要累。”

“有全爷这几句话,我们就安心多了。”和春道:“全爷到姑苏也有几个月了,大门也未出过一次,要不要小婢们陪你老人家散散心,出去走走?”

“我们住的地方,好象是一座很大的宅院,有假山鱼池,花树草地,风景不错,也很幽静,”全大夫道:“厨师的手艺好,菜肴可口,两位姑娘也照顾得很遇到,就懒得出外走动了,当然,也怕给两位多添麻烦。”

二女对望了一眼,默然不语,全大夫不太讲话,但心中有盏灯,甚么事都清楚明白。筋着这么一位沉默妄言、大智若愚的人,是祸是福呢?

筋着全大夫生活了几个月,由开始的气恼怨恨,逐渐转变成敬重爱慕,这个男人和别的男人不同,他不为二女的美色所动,也不轻贱鄙视二女,一直对二女保持了适当的尊重,几个月神态不变。

迎春、和春突然发觉了全大夫才是把她们当作人看的人,尊重、爱画,是三圣会中唯一没对她们心存邪念、举止轻佻的人。

这使二女在诱惑全大夫、企图布施包身失败之后,而由自惭形秽中悟出的道理。

于是,二女动情了,是那种发于心、止于礼的真情,她们细心在意地,照顾这位胸藏万卷书、气度出群伦的中年书生。

其实,全大夫修的是金丹大道,已有相当成就,和常人原有不同,常在晨曦、落霞之中,迎风而立,衣袂飘飘,但要凌云而去,望之如神仙中人。

只是二女不懂,迎晨曦、送晚霞、吐纳云霞也是金丹大道一种修练的术法。

“这座大宅院中,住的人似是不多,”全大夫道:“我恨少遇上同道中人。”

“这座四进大宅院中,真正的主人,只有你全大夫一个,”迎春道:“但却有三个厨师,四个打扫宅院的男工,两个洗衣的老妈子,我们两个丫头。十一个人侍候你,这是一级贵宾的享受。”

“为甚么对你这么好?”和春接道:“可惜你不喜女色,否则,两个丫头早变成八美图了。”

“是啊!为甚么对我这么好呢?”话入正题了,全大夫一直希望二女能在无意中透出一点口风,但二女却从未提过三圣会中事务,只好借机会开口问了。

“我不知道,”迎春道:“不过,不像有加害于你的用心。”

“但暗中有监视我的人。”全大夫道:“他们的举动虽然小心谨慎,但仍被我看出了一点门道,这也是我不愿离开这座宅院的原因。”

“对!有人监视你,我和迎春也负有监视你的责任,”和春道,一说监视,还不如说保护来得贴切,你如果真的留心观察了,应该发现那些人中,有很多高手,除了布守在四周的暗桩之外,每两个时辰,还有一组巡查的人,他们是真正的高手,何况我和迎春身手也还不赖,两个老妈子,张嬷、钱嬷是暗器高手,四个男仆都是近身搏理的拼命三郎。”

“三位厨师呢?是刀客呢,还是剑手……”

“他们不会武功,”迎春打断了全大夫的话,接道:“不是学过十年以上手艺,如何能烧出可口的佳肴?”

“算起来,有二三十个人保护我了?”全大夫微微一笑,道:“可以防止敌人偷画,也层层围困住我,防我偷跑?”

“是!”迎春道:“但就部署的人力观察,防敌来袭才是重点,防你偷跑的办法很多,用不着如此的大动干戈。”

“我们看不出先生的处境有甚么危机。”和春道:“我和迎春都由衷的敬慕先生,如果我们看出来,或感觉到先生有甚么危机时,纵然冒死亡危险也会告诉先生。”

这番话说得神色凛然,一看就感觉到她是出自内心。

“大夫,三位会主为人,虽然生性冷酷一些,但却都是思维精密的人,”迎春道:“他们不会无的放矢,而且,近来的戒备日渐加强,有一种危机迫近的感觉,甚么人会杀你,大夫心中有数吧?”

“如果他们只是想把我带走呢?”全大夫道:“不一定就是想杀我呀!”

迎春呆了一呆,道:“江南道上,全在三圣会势力范围之内,再说姑苏又是三圣会总堂所在,这里高手如云,讯息灵通,就算来上十个八个一流高手,也未必有攻入宅院救走你的能力,更别说在大批人马包围中突围而出了。来已不易,脱困更难。大夫,他们如果是你的朋友,劝劝他们吧!打消这个念头,全无机会呀!勉强来,就应了一句俗-话来时艰难去亦难。大夫,不能冒险啊!”

“就算我想阻止他们,也没有见他们的机会。”全大夫道:“姑苏乃吴王旧部,像这种大宅院,不下数百座,我无法确定他们能否找到这里,也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又怎能和他们互通消息?”

二女相对默然,良久之后,和春突然一咬牙,道:“也罢!我替你传递消息,告诉我,如何能和他们搭上线?大夫,我不相信我能逃过三圣会的耳目监视,见过他们之后,说出大夫的心意,小婢便自绝而死,我这里先作拜别了。”

说拜就拜,真的跪在地上,拜了三拜。

全大夫没有阻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六、运筹对策(2)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代天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