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六、运筹对策(3)

作者:卧龙生

他们基础深厚,收画不少才能卓绝的人士,专以剖析各种秘岌上的疑问,破解各种物品上的隐密,找出珍藏,和历代喜爱布下一些小秘局的武林中人,展开一场场斗智工作。

南宫世家这方面收获很大,发现了很多失传的武功、绝技,但也在刻意的追求之下,毁坏了不少艺品杰作,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去指导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便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 ,很多花费名匠心血,精雕细琢,巧夺天工的艺品,也在被误认的错失下被毁去。

所以,如论搜罗江湖技艺之多,南宫世家绝不在慕容世家之下。

力斗南宫秋用的正是飞云子,虽已遭人叫破身份,但他蒙面吞声,挥剑而战,一语不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慕容长青劈下的一剑,剥光仿如一轮明月落下,兼具了诡异、凌厉之势。

飞云子应付得却很从容,长剑在顶上两尺处绕出一片光圈,迎向落下的剑势。

同样的以剑气幻出相同的形象,一上一下,相互迎撞。

南宫秋月心中忖思:这牛一子老道外柔内刚,竟以同样手法,使出相同的技艺,拼上了。

但闻一阵金铁大震,两圈形同回周的剑势撞住了一起。

一种从未见过的景象出现了。

两只触接的长剑,有如组夹在一起的烟花,不停的闪冒出火星,火星射出老远,一片落在窗帘上,立刻燃烧起来。

两人手中的精钢长剑都在开始缩短,剑身正熔化成铁汁。

突然间,一条黑影穿窗而入,横掠大厅空间而过,一把抱起了全大夫,飞掠而去。

迎春惇然哲觉,举剑刺敌,人却被一股暗劲撞得斜退三尺。

黑衣人抱着全大夫已穿窗登空而行,眨眼不见。

这那像人的动作,而是一只灵活的大鸟,在有限空间中折转自如,是一种飞行绝迹的功夫。

飞云子长剑突然用力一绞,一片火星迸飞,射向慕容长青,逼得慕容长青向后退了两步。

南宫秋月冷哼一声,拔刀拍出两刀。

原来,楼台失火,殃及池鱼,一片火星飞向了南宫秋月。

火星虽全被两人群落,但疑似飞云子的黑衣人却已借机遁走。

慕容长青征了一征,道:“不能让全大夫落在他们手中,追!”

“不用追了!”散花仙子道:“和尚也走了,我们困不住他们,追上又如何?”

“难道就这么罢手不成?”慕容长青道:“生生被他们带走了全大夫,真是心有不甘哪!”

散花仙子冷笑一声,道:“真想找他们也非难事,他们救走了全大夫,但也暴露了他们的行踪,此后再想隐匿不出,就难如他们之愿了。”

慕容长青、南宫秋月都已知她追踪的手段花巧百出,说得如此肯定,自是早有设计。

“重要的还是人。”散花仙子缓缓行近木案坐下,收起金、银双剑,接道:“除了和尚、道士之外,还有些甚么人?”

“江豪。”慕容长青一面收剑入销,一面淡淡的接了一句。

散花仙子道:“慕容兄认为救走全大夫的是江豪?”

“来人不是江豪,江三不够修伟高大,但也没有那么单薄窈窕,”南宫秋月道:“没见过这个人,只看他救人的技艺,不在和尚、道士之下。”

散花仙子点点头,道:“这是一个布局,他们等到了然了我们全盘布署之后,再决定他们该采取哪些行动。”

“除了救走全大夫之外,他们还能有甚么行动,”南宫秋月道:“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大开杀戒?”

“对!”散花仙子道:“大开杀戒,开不开得成是一件事,但他们确有这个打算。错在他们低估了慕容兄和南宫贤妹,所以,改采了夺走企大夫的计到。”

南宫秋月忖思:看来我暗藏实力的装作,也被她看破了。

慕容长青道:“现在,当急之务,是我们应该如何行动。”

“先把敌人的来路、人数摸清楚,才能理出个精密的围杀策略。”散花仙子道:“让他们带走全大夫,懈其戒惧,骄其心志,对我们有益无害。但我们还要明确的知道他们是谁,来自何处。”

“我肯定那个人不是江三。”南宫秋月道:“黑衣飘飞,看上去有些宽大,会不会是个女人?”

慕容长青微微一怔,道:“女人?这一代江湖女杰,都入了三圣会中,放眼当今,哪还有巾帼英雄?”

“数尽百花漏海棠,来人确是女人!”散花仙子道:“我闻到她身上散出的风仙花香,虽然是香味很淡,但已经够鉴定她的身份了。”

慕容长青道:“那会是谁呢?连想也很难理个思路出来了。”

他本不想把屋面上通黑衣人的事说出来,但现在,却又感不宜隐瞒,导致敌情判断错误,可是一件大大的憾事。轻轻咳了一声,接道:“和春逃走,在下追出去,想不到竟有一个黑衣人护花拦截……”

“慢慢慢,”散花仙子接道:“你是说两个丫头早已和外人有了勾结?”

“照说是不太可能,但如今情势奇诡,在下也不敢把话说满了,”慕容长青道:突然想到迎春,大声叫道:“迎春何在?”但见人影闪动,六个秀美少女分由三个方位出现听中,就是没有迎春。

不容六女开口,慕容长青已连连挥手,示意六女退下,道:“又是晚了一步,迎春已经离去,如果仙子和南宫贤妹的推断不错,今夜出现在此地宅院的照衣人,至少有四个人,这还没把江豪计算在内。”

“多出了一男一女,他们是谁?””南宫秋月道:“他们筋和尚、道士有些甚么关连?”

问题很简单,但很难答复,慕容长青被南宫秋月两道眼光逼得心头冒火,但又不能真的发作出来,只好转头看向散花仙子。

散花仙子道:“我们遇上了大困难,风尘多奇人,似不是一些传闻能够概括,但也不用英雄气短,三圣会过去进展顺利,很快建立了有系统的组合,控制了江南半壁,引起一些避世高人的不满,也是想当然耳,倒希望他们能早现全身,联手一处,来一场大决战,生死成败一战分,很难说鹿死谁手,如是他们想集小胜为大胜,那就是他们的错误了。”

这番话不但豪气干云,也有激厉士气的作用,原本,有点挫折感的慕容长青和南宫秋月,都被这番话激发了霸气、豪情。

“对!我们先下手,”慕容长青道:“但要让实力凝聚,不能备多力分,集中我们最大的力量,作雷霆之击。”

“下一次,搭上手就要追杀个水落石出,生死分明,”南宫秋月道:“绝不能中途罢手,打到伤亡殆尽,亦应在所不惜。”

一句话,把慕容、南宫两位家主的气势引发出来,散花仙子也很满意掌控大局的手法,笑道:“对!我已遣人回巫山明月观请调四大金牌剑手赶来助战,南宫妹说得对,这一次接上手,就要打一个明确胜负出来,至少,要把强弱形势分出来,一切策到行动,全都取消,全力追杀五人……:

慕容长青道:“几时开始行动?”

“这也是我要和两位研讨的事,追杀一旦开始,就要御尾不放,到分出胜败为止。”散花仙子道:“除非是敌人全部被消灭,或是我们遭到了重大伤亡,无力再战为止。”

“仙子有此决心,在下愿为先驱,全力以赴,”慕容长青道:“早晚免不了的一场决战,晚就不如早了。”

“没有先驱,我们三人合力,”散花仙子道:“现在,我们先部署一下战力,把部份杀手分别隐匿各处,备好车马,随时待命支持,追击五人的行动,以我们三人为.”主,各处分会都要动员部署,提供线索,至于我们三人要带多少随行追缉铁骑,要你们斟酌了,分批、分站,各自计算,总之,要保持最大的实力,你们思量一番,我先把明月观的人力配属说个明白,以示绝无私念。”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要把明月观的卖力暴现在两人之前,慕容长青、南宫秋月都听得心中一动,目光凝注在散花仙子的脸上,不再移动。

这不是说说就算的事,一定要表现出诚意,具体展现,才能使人信服。

“先说金牌剑手,”散花仙子道:“他们在明月观中专负对敌之责,抗御外侮,追杀叛逆,是历代优秀弟子中选拔出来的高手,熬到金牌这个身份,至少要历经数十战,她们身份很高,有两个和我同辈,我这次约请的四位金牌剑手,两个集剑术大成为主,两个兼修异术,是明月观中很杰出的人物。”

说得很坦白,但却未把金牌剑手总数说出来,但已说得脸上见了汗水,颇有字字千斤的负担。

“下山时,我带了十二个弟子,称她们十二金钗,是最有成就的十二个人,”散花仙子拭出额前汗水,道:“再多补充一些人来,也无大片,明月观下一代弟子,虽还有数十人,但技艺成就上,无人再超过十二金钗,我准备把她们调集一处,筋着行动,只可惜死了一个七丫头,不过真要陷入瓮战,我会重作调整。”

“仙子姐姐,”南宫秋月道:“还有么?”

散花仙子摇摇头,道:“人数虽然不多,但却是明月观中两代间精锐人物……:

话未完,她却住口不说了。

“慕容世家武士只怕很难有独当一面大任的人物,”慕容长青接道:“他们善于群攻,唯一可当大任的是,我训练了十二个善用毒物、毒葯的人,他们六男六女。阴阳分明,兄弟准备带他们一半同行。”

“好!全大夫也许已传了他们应付毒技的方法,也传了他们一些御毒的能耐,”散花仙子道:“但醉过方知酒渡,如毒才知毒的可怖,不停以毒物攻袭,先寒其瞻,我相信他们还没练成百毒不侵的躯体。”

慕容长青道:“六个用毒高手再配合兄弟约三甲武士,连番进攻,应该可挡住他们的攻势,两位援手赶来,就可收夹击之效。”

“适才之战,我没有放尽技艺,所以,我能从容的观察了和尚、道士的武功。”南宫秋月道:“不错,确是我出道以来,未曾遇上过的强敌,但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可怕的高强,如若我全力施为,可以和道士力拚三百合。”

“南宫旦妹,我想天衣和尚、飞云子也都保留了大部技艺未曾施展出手,”慕容长青道:“别被两个外人骗了,他们早已没有了出家人那份忠诚。”

“我知道,明白点说,大家都有保留,初度交锋,都有着一探虚卖的用心。”南宫秋月笑一笑,道:“还不是拼命一决的时间,何况,大计未定,要胜要败,还未作成决定,不过,小妹已想到了一个对付他们的办法。”

“愿间其详。”慕容长青急急接道。

“火烧战船,水淹七军,不过是“水火”二字,”南宫秋月道:“小妹这次用火,先烧烧他们的锐气。”

“用火烧他们,那要多大的火?”慕容长青道:“人数上,我们一直站着绝对优势,火烧孤军……”

散花仙子生恐两人又引起孟气之争,急急说道:“甚么火?能烧到飞行绝迹的高手?”

“九幽怜火,”南宫秋月笑道:“沽上一片火星,就够他们受的了,怜火扑打不灭,水浇不息,躺在地上滚,也得滚上个三五圈,才能压制住火苗,飞行绝迹好啊!那就越烧越旺。”“九幽磷火,配方难得啊!”散花仙子道:“南宫世家竟然收藏有如此珍贵的秘方。”

言下之意,流现出无限羡慕之情。

“雏虫小技耳,仙子姐姐如果需要,小妹将双手奉上配方。”

“君子不夺人之所受,我虽不是君子,但这点方寸,还能把握,”散花仙子道:“如若我接受了你的九幽磷火配方,一定会拿一样让你满意的物品交换。”

“多谢仙子姐姐的体惜。”南宫秋月暗中却呼了一口长气,忖思:一言错出,独门奇方,就立刻变成江湖共有,幸好散花仙子还识大体,没有借口逼我猷出配方。

偏是慕容长青不肯放松,淡淡一笑,道:“南宫贤妹要如何打出九幽磷火,三五只暗器,只怕没法子伤到他们。”

“南宫门下武士有一组人手,专以施放怜火,火箭火弹之外,还不远及数丈,扩散五六丈方回的火网,让他们身沾磷火,实非难事。”南宫秋另说了很多话,但还没有具体说出施放毒火的方法。

“就这么办了,人手分配已研商完成,大致可行,”散花仙子道:“江山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六、运筹对策(3)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代天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