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01章 人命关天

作者:卧龙生

漫天的浓云,密而不雨,天气闷得使人烦躁。

南阳府,白河岸畔,矗立着一座高大的宅院,朱红色的大门楼,两扇钉着金色叶片的黑漆大门柏拉图是古希腊客观唯心主义哲学家。认为真实存在的是独 ,大门两侧,摆着一对翠堤狮子,衬托出这家人的非凡气派。

但最耀眼的,还是挂在大门右面的一块千顷牌,那表示了这家人富甲一方。

一阵秋风吹飘起朱红门楼上的彩缎、绫花。

敢情,这一家人正在办喜事。

大门内宽敞的厅院中,分坐着四班吹鼓手,环绕着一座彩色绫缎扎成的花台。

贺客众多,坐落在广大的厅院,一个个衣履鲜明,似都是地方上体面人物。

这该是喜气洋溢、锣鼓喧天、新婚夫妇交拜天地的时刻,但除了那彩台绫花点缀出一片新婚的气象外,其他的,却一点也不像办喜事的样子。

大门里分两排站着八个佩刀的大汉。

四班吹鼓手,木然的坐着,盈院贺客,一个个面色发青。

厅院中云集了百号以上的人,但却静得听不到一点声息。

大厅内已坐了八个五旬以上的老者,都穿着长袍马褂,但脸色却也是一片冷肃。

这些人似乎都是这一方德高望重的巨绅,特地被让入大厅,每人座位前面,还放着一张茶几,摆一个细瓷扣盖的茶碗和一个擦得光亮的黄铜水烟袋。

奇怪的是没有人端起茶碗喝茶,也没有人抱着水烟袋呼噜抽两口。

八个老人家,有的靠在椅背上,有的两手搭在大师椅扶手上,挺着腰儿坐得笔直。

尽管八个人的坐姿不同,但脸色却是一样的难看,有的皱着眉,有的苦着脸,还有两个胆小的,顶门上不停的滚着汗珠儿。

这是一幅极不调和的画面,衣履鲜明却哭丧着脸,怎么看也不配称。

大厅一角处,软突然启动,缓缓步出一个六旬左右的老人,一身青缎子长袍,粉底逍遥福字履,紫堂脸,浓眉海口,胸前飘垂着花白长髯。

八个端坐在大师椅上的老人,齐齐站起了身子,就像是有人在下口令似的,齐齐抱拳,说道:“天奇兄,新娘子病情如何?”

紫脸老人摇摇头,黯然叹日气,道:“气息已绝!”

像一声巨大的霹雳,震得八个老人家全都一呆。

紫脸老人拱拱手道:“诸位乡邻兄台,我王天奇的为人如何,诸位兄台心中早已有了定论,此番寒门不幸奇变,我王某人留下诸位兄台,只望能够替我证明此事,绝无别意,诸位但请放心……”

八个老者长长吁一口气,一大半坐了下去。最外首坐一个年纪最长,约有七旬的老人,轻轻咳了一声,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新娘子好端端,怎会突然间死去了?我活了这大把年纪,还没有遇上过这等怪事。”

王天奇苦笑一下,道:“彭老哥,我已派人到城里去请大夫,怎么一回事,要大夫看过再说,你老哥喜酒没有吃成,遇上了这么一档事,兄弟我心里很不自在……”

彭老丈摇摇头,接道:“天奇,这话见外了,事情发生在参拜天地的时刻,院子里站满了人,几百双眼睛看着,辽河齐家,纵然是势大人众,可也不能不讲理啊!”

王天奇抱拳一礼,道:“彭兄,这还要你在齐兄面前美言一二了。”

彭老丈一挺胸,道:“行!别人怕他齐元魁,我彭大同不怕,我这把年纪了,他总不能要我这条老命,等一会,我来对他说……”

一阵快马急归,打断了王天齐未完之言。

大门外走进来了一个蓝缎子长袍老者。

王天奇一见来人,快步由大厅中迎了出来,人还宋现身,己遑遑抱拳,道:“元魁兄。”

来人正是名震中州的金鞭大侠齐元魁。

目光一掠庭院中的形势,齐元魁微微一怔,王天奇已然一阵风般冲到了身前。

微微一皱眉,齐元魁抱拳还了一礼,道:“王亲家,怎么回事?这些人……”

王天奇欠身肃容,一面低声说道:“元魁兄,请入厅中详谈。”

一涸随行的家仆,也随着眼了进来,紧随在齐元魁的身侧。

按下了心中重重疑问,齐元魁缓步行人了大厅之中,看过大厅的情形,齐元魁心中的疑云更甚,再也忍不住问道:“天奇兄,快些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王天奇长叹一口气,道:“大子无福,寒门不幸……”

齐元魁脸色一变,抢着间:“小女她……”

王天奇黯然接道:“交拜花堂之时,令媛突然晕倒场中,小弟急唤使女,抬入房中,想不到已经……”

齐元魁一把抓住了王天奇的右手,道:“你是说小女死了!”

王天奇点点头,道:“一晕气绝,施救不及,小弟真不知该如何对齐兄开口?”

彭大同颤巍巍扶椅而起,道:“齐兄,可否听我彭大同几句话?”

齐元魁激动的心情逐渐地平愎下来,回顾了彭大同一眼,道:“彭老,你有什么高见?

兄弟我洗耳恭听!”

彭大同道:“我彭大同行年七十有三,却也从未遇到过这等怪事,早晨下轿,还是蹦蹦跳跳的新娘子,想不到,在交拜天地中,突然晕倒气绝,事情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实叫人想不出内情。”

齐元魁一拱手,道:“彭老明教……”

目光转注到王天奇的脸上,道:“天奇兄,小女身体素健,少有病痛,而且,还随兄弟练过了几年拳脚,突然晕倒,气绝而逝,别人可以相信,天奇大概不会相信了?”

王天奇道:“所以,兄弟派人守住了大门,到场贺客,未走一人,等齐兄到来查问。”

齐元魁突然仰天大笑三声,只震得大厅上屋顶尘落。

借着三声大笑,吐出了胸中哀痛之气,缓缓说道:“想不到我有事晚来一步,竟使小女断送了一条性命,但不知小女的确体停在何处?”

王天奇道:“现停南厢厅,兄弟不便仔细查看,恭候齐兄裁夺。”

齐元魁目光转动,发觉厅内坐的几个老人,大都用手掩住双耳,想是刚才自己的笑声震骇。

未理会那些掩耳乡绅,回头吩咐身后的仆从,道:“齐贵,回去禀报夫人,要她快马赶来。”

齐贵应了一声,转身奔去。

齐元魁一摆手道:“有劳王兄带路。”

王天奇转身而行,一面低声说道:“齐兄,事情发生得很突然,兄弟也怀疑是有人暗算,人命关天,兄弟也无法太过避嫌,我大略查看了一下,全身未见外伤,脸上也未见异色,更不像中毒而伤。”

齐元魁道:“一行贺客之中,可有嫌疑之人?”

王天奇道:“兄弟会武一事,乡邻知晓的不多,不似齐兄名动中州,而且,我一向不和江湖中人来往,除了亲家之外,我只交了一个玄妙观主,我已经仔细看过,想过,今日贺客中,不是远亲就是近邻,除了贵府中几位送亲的人,兄弟不太了解之外,众多贺客内没有会武的人。,齐元魁道:“送亲来此之人,都是兄弟的心腹属下,他们怎会加害小女……”

语声一顿,接道:“再说,就算他们心怀不轨,但也非小女敌手,遑论取小女之命了。”

王天奇道:“事情确然有些奇怪,齐兄查看过令媛之后,不妨再仔细一瞧贺客,可疑之人,兄弟就设法把他留下来,我已经派人去请玄妙观的观主,只怕他不喜人多,入夜后才能赶来,他精通医道,武功高强,或可能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齐元魁道:“怎么?玄妙观主也是一位身怀武功的高人么?”

王天奇道:“我们交往十五、六年,彼此谈得很投机,他身入玄门,别无嗜好,只喜下棋,齐兄知道,兄弟也喜此道,我们变成了棋友,每月我总有个四五天在玄妙观中和他下棋,交情还算不错,直到第八年,我才知道他是一位身怀绝技的高人,至于他的医道,虽非人人皆知,但知道的人也不算少了。”

齐元魁道:“玄妙观主的医道,我倒听过,却不知他是位身怀武功的人,玄妙观中道士是否也习武功?”

王天奇沉吟了一阵,道:“我答应过他,不把他会武功的事传扬出去,齐兄不是外人,我已经说漏了嘴,但愿齐兄别再说出去!”

齐元魁点点头,道:“好吧!我答应。”

王天奇道:“玄妙观百位道长……除了他两位亲信的弟子会武功外,全观再无第三个会武的人,所以,玄妙观中诸弟子,也不知他们的观主是一位身怀绝技的武林高人。”

两人谈话之间,已到了南厢门外。

这是王家的内宅,除了王家的人外,没有别人。

王天奇重重咳了一声,道:“夫人,亲家到了。”

南厢中快步行出来一个四十七八,面目慈祥的妇人,此刻,她哭得双目红肿,脸上犹带着泪痕。

她穿着天蓝色罗裙、短衫,赤鬓间还插了一朵大红绒花,本是一身为儿娶妻的喜装打扮,但此刻,却是满脸哀痛,深锁愁眉。

一见齐元魁,王夫人又不禁悲从中来,两行泪珠儿夺眶而出,一面说道:“可怜的小莲儿啊!死得不明不白,叫我怎么对得起亲家和齐大嫂啊!”

面对王夫人哀哀哭声,齐元魁不得不出拳,一抱,慨叹道:“嫂夫人,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不必太难过,身子要紧。”

王天奇道:“这南厢中还有些什么人?叫他们都退出去,亲家要查看一下莲儿的死因何在?”

王夫人啊了一声,擦去满脸泪痕,回头把南厢中几个老妈子全带了出去。

王天奇伸手掩上了房门,屋顶上虽有一片水晶石的亮瓦,但王天奇仍然伸手燃了一枚火摺子,点起了一支火烛。

齐元魁打量了两厢一眼,发觉这是一间布置很雅的客室,外面是一间精致的小厅,里面是卧室,一张檀木大床,银钩挂起了罗帐,一个穿着新娘装的女,仰卧在木榻雪白的床单上面。

王天奇左手端着火烛,放在床边的木几上,低声道:“齐兄,这是拙荆招待她姐妹们的客室,地方清静,小弟把宝莲的尸体,暂停于此,以便于齐兄和嫂夫人仔细查看,齐兄请仔细查看一下,小弟到小厅恭候。”

齐元魁道:“小女死得大离奇,王兄也不用太拘泥于世俗之见,找出小女的死因最为重要。”

望望那闭目静卧的尸体姿态,王天奇黯然接道:“小弟己吩咐拙荆,不可乱动尸体,看样子他们还没有翻动过,齐兄如觉得兄弟能稍效微劳,兄弟就留在这里了。”

齐宝莲死得很安详,微闭着双目的脸上,脂粉依然,就像是睡熟了一样,没有痛苦,也没有惊吓、忿怒。

皱皱眉头,齐元魁伸出颤动的右手,脱下了齐宝莲一身粉红色的绣花衫裙。

留下了贴身内衣,齐元魁身为父亲,自是不能再脱下去。

他开始由双臂查起,直查到双足为止。

虽然,有很多地方隔着肚兜和贴身内衣,但以齐元魁的目力,却未瞧出可疑的伤处。

那是具美丽的尸体,粉臂、玉腿,大都外露,雪白熟丝的贴身内衣中,隐隐可见那柳腰、丰rǔ的美好胴体。

死亡,一点也没有伤害到她的美丽。

颓丧的叹口气,齐元魁缓说道:“天奇兄,我多年在江湖上走动,见过了不少奇异的杀人手法,但不管多高明的手法,都会留下一点伤痕,小女似乎是全身无伤。”

缓缓翻转爱女的尸体,又仔细的查过后背。

王天奇道:“齐兄,就算很高明的内功,也该会留下一些内伤的确候。”

齐元魁伸手撬开爱女的牙关,口中不见血迹。

王天奇叹口气,道:“齐兄,世间有没有一种毒葯,能够使死者不留一点伤痕的?”

齐元魁道:“江湖之上,无奇不有,怛兄弟还未听说过致人于死,不见候的毒葯:……”他尽力抑着悲伤,接道:“也只能查到这样为止了,馀下的等内人来了再作详查。”

拉开了折叠得很整齐的棉被,掩盖了爱女的尸体,退出了内室。

但两人并未离开南厢,在小厅中相对而坐。

王天奇长长吁一口气,道:“齐兄,不论宝莲死的原因何在,小弟都不能辞其咎,就算齐兄和嫂夫人不罪小弟,我也不能这样罢休,我要倾尽所能,非查出卖莲死亡的原因不可,如是别人暗算的,我一定替她报仇。”

苦笑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人命关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