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10章 埋名隐姓

作者:卧龙生

秋飞花道:“不管如何?阁下总是替咱们解去了一次危难,帮了一次大忙。”

蒙面人道:“我们虽然伤了对方不少的人,但对方无法找到我们,这笔帐,只有记在你们头上。”

秋飞花道:“这也是阁下不愿以真面目和我们相见的原因了?”

蒙面人道:“这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秋飞花道:“阁下拔刀相助,不惜和魔宫结仇,想必是……”

蒙面人接道:“一则是魔宫人太过嚣张,在下看不过眼,二则是咱们挟恩求报,想和阁下谈件事情。”

秋飞花道:“兄台请说。”

蒙面人道:“有一份飞鹰图和寒玉佩,为阁下收藏,此事是真?是假?”

秋飞花略一沉吟,道:“是真的。”

蒙面人道:“如若咱们助阁下,再为诸位挡过魔宫一次攻袭,以交换飞鹰图和寒玉佩,不知阁下的意见如何?”

秋飞花道:“这个么?在下无法作主?”

蒙面人道:“什么人可以作主?”

秋飞花道:“什么人也不能作主。”

蒙面人道:“这话怎么说?”

秋飞花道:“因为,那东西还不是我们所有,我们还没有决定该如何处置。”

蒙面人道:“这确是一件很难的事了。”

秋飞花道:“阁下可否见告,你要那鹰图、玉佩用途何在?”

蒙面人冷冷说道:“你想我会告诉你么?”

秋飞花道:“据在下所知,鹰图、玉佩,有很大的用途,但知道这用途的人,那就少之又少了。”

蒙面人道:“你知道么?”

秋飞花道:“不敢相瞒,在下不知道。”

蒙面人道:“在下的话,绝无讨价还价的馀地,阁下既然不能答应,那就请去吧!”

秋飞花微微一笑,道:“阁下是在下逐令么?”

蒙面人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咱们谈不下去了。”

秋飞花道:“那鹰图、玉佩虽然非我所有,但目下,只有我一人知晓它存在何处。”

蒙面人道:“你的意思是……?”

秋飞花道:“以阁下之才,用不着在下说的太清楚。”

一抱拳道:“告辞了。”

蒙面人道:“恕不相送。”

秋飞花道:“武兄弟,咱们走吧!”

武通道:“秋兄,我师父……”

秋飞花道:“倪师叔一身能耐,虽遇强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咱们不用为他担忧。”

举步向外行去。

武通口齿动,慾言又止,紧随秋飞花的身后离开了茅舍。

秋飞花一口气,行出了两里,才放缓了脚步,武通加快两步,追上了秋飞花,低声道:“秋师兄。我师父……”

秋飞花接道:“如若我猜的不错,咱们回到齐家寨中等他吧。”

武通道:“我师父已经脱险了么?”

秋飞花道:“目下的情势很诡异,我心中也有很多疑问,这些疑问,不是咱们的经验所能解。”

武通道:“别的事,小叫化可以不问,但我师父的事,小叫化非间明白不可,我看到了家师在门口留下的记号,他老人家可能仍在那座茅舍之中。”

秋飞花叹口气,道:“武兄弟。咱们运气何其坏。初出茅庐,就遇上了世间第一等高人为敌;但咱们的运气又何其好,一入江湖,就碰到了别人终生难得一见的厉害人物。”

武通一拍脑袋,道:“秋兄,这几句话,学问太大了,小叫化有些不明白。”

秋飞花轻轻叹息一声,道:“武兄弟,你见多识广,可知刚才咱们见到的人,是什么人?”

武通道:“他蒙有面纱,我如何能认得出来?”

秋飞花道:“江湖上善于伪装的男人,大都戴着人皮面具,极少用绢帕包面的。”

武通道:“不错,男子汉大丈夫,纵然脸上有几乃疤痕迹,也周不着包起来啊!”

秋飞花笑一笑,道:“武兄弟,你看他穿的衣服,哪里不对?”

武通怔了一怔,道:“这一点,小叫化倒瞧不出来。”

飞花道:“他虽然穿着一套土布衣裤,但气度、威严,显然是一派大家的气度,故意穿着那样一身衣服,又用一般颜色的土布绢帕,包起脸来,不外两个用心。”

武通道:“什么用心?”

秋飞花道:“他穿着的一身衣服,和他的气度举止完全不同,那证明了他是有意的换了这么一身颜色的衣服,以适应神秘的行动。”

武通点点头,道:“如看他伏在田中不动,很不易看出那里伏着一个人。”

秋飞花道:“他包着脸,那是证明,他不愿意让人瞧出他的身分。”

武通道:“能够在全无声息之中,杀了这魔宫高手,这一份本领,实足惊人,自然是武林中大有名望的高手了。”

秋飞花道:“既是武林中大有名望的人,又为什么不肯以真正的面目见人呢?”

武通道:“是啊!扬名立万,闯出字号,是何等艰难的事,但他竟然不肯以面目示人,这里面大有文章了。”

秋飞花道:“他们是怕如果魔宫中人日后报复。那就不用淌这次的浑水了,所以,这可能性不大。”

武通道:“秋师兄,还有别的原因么?”

秋飞花道:“有!譬如他们奉命不愿以真面目见人,或是他们别有所图,暂不愿暴露身分。”

武通道:“秋师兄的看法,哪一个可能性大?”

秋飞花道:“第一个原因大些。”

武通道:“能够这样伤了那么多魔宫人,迫得他们白白撤离,这人的武功,自非小可了,谁又能指命他们呢?”

秋飞花道:“武兄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几天的所见所闻,比咱们过去二十年所见的加起来,还要多了。”

武通道:“是的!这几年,你们鄱在苫练武功,小弟却随着师父暗中行道,见过的怪事不少,但像这等诡异莫测,一夕数变的事,还未见过。”

秋飞花道:“自从天虚师伯等五君子剿灭了魔刀会后,江湖上确有一段平静,但觉元师伯告诉过我,他说,这十几年来,江湖上太平静了,平静的有些反常,过犹不及,都非常态。”

武通叹了口气,道:“秋师兄,好多年来,我心中一直存着一个疑问,但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问你?”

秋飞花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武通有些不信的道:“你知道?”

秋飞花道:“是不是想间觉元师伯和李姑姑的事?”

武通双目瞪得大大的望着秋飞花,道:“你怎么知道?”

秋飞花轻轻叹息一声,道:“因为这件事,也在我的心中打了一个结,很多年来,找他一直在想,觉元师伯是出家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但姑姑一片痴情,这又怎生是好……”

武通长长吁一口气,接道:“秋师兄,这一点,小叫化不明白了,李师姑,是你的亲姑姑么?”

秋飞花道:“比亲姑姑还要近一些。”

武通道:“这个小叫化就不明白了,他姓李,你姓秋,怎会是你姑姑呢?”

秋飞花黯然说道:“她是我父亲的义妹,从我记事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见过我自己的爹娘,李姑姑从小把我养大,直到我五岁那一年,才把我交给师父。”

武通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轻轻咳了一声,接道:“五位老人家,虽是道、僧、书、剑、丐,身分不同,但他们的情谊却是很深。”

秋飞花微微一笑,道:“不错,只不过他们是君子之交,深情厚意,全都隐藏于心,在外形上,看不出什么。”

武通道:“秋师兄,听说你不但尽得了傅师叔的真传,而且,也承继了天虚师伯、觉元师伯和李姑姑的绝技,咱们相处这多年,你如肯把我小叫化当朋友看,那就不要骗我!”

秋飞花神情肃然的说道:“五位老人家,各贝绝学,艺有专精,小兄也确实受惠特深,天虚、觉元两位师伯,都对我垂爱有加,指点了我恨多武功,尤其是觉元师伯,不惜跋涉于深山大泽之中,采集了很多的葯物,替我洗练筋骨,李姑姑也传了我剑术……”

武通接道:“秋兄禀赋过人,骨格奇佳,五位老人家,对秋兄寄望很深,你承继四家奇学,小叫化替你高兴。”

秋飞花道:“五位老人家传我的武功,也并非是对我有所偏爱,只是要我融会了各家之长后,再转授给你们,五位老人家无暇多化时间在咱们身上,他们还要顾及到本身的进修,这一段平静的时间过后,江湖上,立刻有一场更大的惊人风暴,几位老人家不能不准备应付。”

武通道:“秋兄,对老一辈的事,小叫化本是不敢多间,但闷在小叫化的心中,又难过得很。”

秋飞花道:“道、僧、书、剑、丐,虽未创立门户,但他们情意深厚,实如一体,对你武兄弟,以及剑门三小,小兄一直都当作同出一源的师弟、师妹看待。只是。平日里,咱们都专注于武功之上,从未仔细的谈过,你心中有什么疑问,只管请说就是。”

武通笑一笑,道:“五位老人家,以道领首,但不知他们排名的顺序,是否以武功高低为准,五位老人家,哪一位修为高些?”

秋飞花沉吟了一阵,道:“武兄弟,这一点,小兄实则很难答,但我身受五位老人家指点很多,不回答你这句话,只怕你心中不曾满意……”

武通接道:“秋兄,我知道,这种事很难答覆,是小叫化不该问……”

秋飞花微微一笑,接道:“我听天虚师伯说过此事,只能原意转告了。”

武通道:“小叫化洗耳恭听。”

秋飞花道:“道、僧、书、剑、丐,本是各具专精,名擅胜场,武功上本是平分秋色的局面,但因天赋及所具艺业不同,十几年来,成就也各异了……”

武通道:“天虚师伯学的是玄门正宗,成就应该是最高了?”

秋飞花沉吟了一阵,道:“武兄弟,我的看法有些不同!”

武通道:“秋师兄的看法是……”

秋飞花道:“天虚师伯,忙于救人济世,所以这些年中,他耽误了不少的进修时间,小兄觉着这些年来……进步最多的是二师伯觉元大师,还有我师父,也有了很大的进境。”

武通道:“李师姑呢?”

秋飞花道:“李姑姑的剑法,近来,也有了很大的进境,但剑道上的成就,讲究的静心、平气,所以李姑姑创出了很多的新奇剑招,但自己却未练过。”

武通道:“李师姑既未练过,怎能创出奇招?”

秋飞花道:“唉!这中间的原因很多,但最大的原因,是她根本没有。”

武通道:“她自己没有练,又如何能够创出新招呢?”

秋飞花道:“半年之前,他曾和小兄谈过,她告诉我,他创出了很多剑招,而且,也传授了小兄几招剑法。”

武通道:“是不是很高明?”

秋飞花道:“不错,很高明,李姑姑这些年来,虽然没有练剑。心灵上的剑道造诣,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境界,但她体能的造诣,却无法配合得上。”

武通道:“李师姑这一向一直很忧闷,可是为了此事么?”

秋飞花道:“一个人的智慧和体能,再加上内功的成就,本来是互相配合的,但李姑姑却因内功进境限制,无法配合她创出的剑招,这些剑招,都已为李姑姑记了下来。”

武通道:“秋兄,小弟有一事想不明白?”

秋飞花道:“什么事?‘”武通道:“李师姑聪慧绝伦,怎的不能使体能和心灵配合呢?”

秋飞花道:“这自然别有原因,不过,我无法告诉你为什么!”

武通道:“你不讲,小叫化心中也有些明白,这件事,咱们不谈了……”话锋一转,接道:“李师姑留下的剑招呢?”

秋飞花道:“已经留给了三小师妹,李姑姑这些年来,全力克制着自己,培养三小师妹成人,使她们都有了相当的成就,但三小师妹,能不能学会李姑姑所留下的剑招,那就很难说了。”

两人谈话之间,已到了齐家寨。

东方雁快步迎过来,道:“两位辛苦了。”

武通急急问道:“东方兄,我师父回来没有?”

东方雁道:“倪老前辈早两位一刻时光返回。”

武通长长吁一口气,道:“这就好了。”

秋飞花道:“东方兄,倪老前辈现在何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埋名隐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