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11章 无往不利

作者:卧龙生

虚伪公子道:“在我们这一群之中,我是唯一可以答覆你问话的人,你如把我杀了,再无法问出一点内情。”

倪万里怔了一怔,道:“这话当真么?”

虚伪公子道:“不信你可以试试了。”

倪万里道:“不用试了,老夫相信你的话就是。”

虚伪公子道:“阁下想知道什么?”

倪万里道:“你们那个组合之中,有多少人?”

虚伪公子叹口气,道:“多啦!我们那个组合之中,像我这等身手的人,至少有百人以上。本门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方法,能够在极快的时间中,创出第一流的高手……”

突然住口不言。

倪万里:“你为什么不说了?”

虚伪公子道:“在下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倪万里摇摇头,道:“别要花招,老夫不吃这套,有什么话?说下去。”

虚伪公子道:“我这位无情师兄,留在此地,叫我如何能开口。”

倪万里道:“原来你也有羞耻之心。”接道:“那要如何?”

虚伪公子道:“放他离开此地,我们就可以畅所慾言了。”

倪万里道:“杀了他也是一样。”

虚伪公子笑道:“别说你们杀不了他,就算能杀他,还得要大费一番手脚,我们的内幕,比杀上一两人,重要得多了。”

倪万里道:“好吧!放了他也是一样,要他快走。”

虚伪公子道:“这才是明智之举,他如在此,合我们两人之力,舍命以赴,实力何止增强一倍,放他离开之后,只馀下我一人,岂不变成了俎上之肉,任凭你们宰割了。”

倪万里冷哼一声,没有再答话。

虚伪公子缓步走了无情公子身前,低言了数语。

无情公子点点头,举步向前行去。

倪里果然没有出手拦阻。

秋飞花也未出手阻挡。

无情公子,就这样大步而去。

放走了无情公子,倪万里突然一震手中长剑,道:“虚伪公子,老叫化看你是一个很怕死的人。”

虚伪公子道:“是!你看法正确得很。”

倪万里道:“老叫化杀人多了。不在乎多杀一个。”

虚伪公子道:“找知道,我已经听过了,而且,深记心中。”

倪万里道:“好!那就规规矩矩,答复老叫化的问话。”

虚伪公子一脸沉重之色,道:“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倪万里道:“你们用什么方法,能很快的造就出高手?”

虚伪公子道:“一种葯物,和震开生死玄关的冲穴法。”

倪万里心中实不知世间还有一种手法,能够冲出生死玄关,但又羞于向虚伪公子请教,冷笑一声,道:“旁门左道。”

虚伪公子道:“如是正正经经的练习武功,又如何会速成之术。”

倪万里道:“哼!岭南真有长青谷这地方么?”

虚伪公子道:“有!只是很隐秘,不为世人所知罢了。”

倪万里道:“详细的告诉老叫化子,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虚伪公子道:“那是万峰丛中一道绝谷,士为云雾封锁,下为浓密的枝叶笼罩,人很难到那样的地方。”

倪万里道:“你们就住在那地方么?”

虚伪公子道:“不错!就住在那地方。”

倪万里道:“就在那片森林之中?”

虚伪公子道:“是,翠盖蔽天,林木如壁,我们就住在那一片原始森林之中。”

倪万里道:“那林木不产食用之物,你们吃的东西,都要从外面运进去吧!”

虚伪公子道:“正是如此。”

倪万里道:“那里面住有多少人?”

虚伪公子道:“不多,也不少,全部算上,大约有三百多人。”

倪万里道:“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为什么要躲在那暗无天日的森林之中?”

虚伪公子道:“因为那地方很隐秘,不论做什么?都不会露出来。”

倪万里哈哈一笑,道:“虚伪公子,我看你今日的运气不大好!”

虚伪公子道:“为什么?”

倪万里道:“因为,老叫化逼着你透露出来的消息,不值你一条命。”

虚伪公子叹口气,道:“我这人什么都不怕,就是怕死。”

倪万里:“可惜的是,老叫化没有理由不杀你。”

虚伪公子道:“这么说来,阁下是非要杀我不可了?”

倪万里道:“看来只有如此了。”

虚伪公子道:“唉!想不到我告诉了你这样的事,最后还是难免一死。”

倪万里道:“我早缶诉你了,老叫化不吃这套,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

虚伪公子道:“选什么?”

倪万里道:“选择一个死亡的办法。”

虚伪公子道:“我这人虽然怕死,但如是非死不可的候,那就随便了,不管怎么死,那就无所谓了。”

说完话,突然闭上了双目。

这一下,反使那倪万里大感意外,一时间,呆在那里。

就在一怔间,虚伪公子的身上,突然冒出了一股白烟。

倪万里苜当其冲,吸入了胸中不少。

但觉一股异香,翻身栽倒下去。

只见一闪,书剑秀才傅东扬,站在了大厅门口,道:“你走不了。”

虚伪公子一伸手抓住了向下倒去的倪万里,道:“我不走!”

左手抓人,右手抓住了长剑。

剑尖一转抵在倪万里的身上。

傅东扬微微一怔,笑道:“老叫化上了一次当,想不到他还上了第二次。”

虚伪公子哈一笑,道:“他想不到的是,我身上会冒出毒烟。”

傅东扬疾快的向后退出了五步,道:“你放下老叫化子,可以走了。”

虚伪公子笑了道:“兄弟号称虚伪,如何还会上别人的当。”

傅东扬道:“在下书剑秀才傅东扬,这一生中,还没有说过了不算的话。”

虚伪公子道:“这个我明白,你说的句句真实,不过,我这人大虚伪了,所以,我不大相信别人的话。”

傅东扬道:“你缌有相信的事罢?”

虚伪公子笑一笑,道:“所以,我要去了。”

傅东扬道:“去哪里?”

虚伪公子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侠义人物,最是重视道义二字,我只要控制着倪万里的生死,诸位就不会伤到在下,是么?”

傅东扬道:“看来,你这人不但很聪明,而且,也很会算计。”

虚伪公子道:“至少嘛,我不会和这位老叫化子一样,轻易上当。”

傅东扬道:“你该明白,如若我们突然出手,你也许没有杀死老叫化的机会。”

虚伪公子道:“我的武功不弱,出手的剑势也够快,我希望两位不要冒险。”

傅东扬道:“说说看,你准备怎么办?”

虚伪公子道:“我想把他带出齐家寨,放在三十丈外。”

傅东扬道:“你会守约么?”

虚伪公子道:“至少,阁下应该看出来,我是一个很怕死的人。”

傅东扬道:“你去吧!”

虚伪公子抱着倪万里向外面行去。

这次,他倒很守信约,果然,行约三十丈后,放下了倪万里。

傅东扬一直追在他身后三丈之处,虚伪公子停下来时,傅东扬也停了下来,冷冷说道:“放下解葯再走。”

虚伪公子道:“用不着解葯,因为,他早已清醒了过来。”

傅东扬道:“你又点了他的穴道?”

虚伪公子,道:“我没有点他的哑穴,他应该说话的。”

傅东扬道:“为什么听不到他说话的声音?”

虚伪公子道:“这位老要饭的脾气很怪,大约是说了话,感觉到很丢人,所以,他闭口不言。”

突然纵身而去。

秋飞花飞身跃起,直向那虚伪公子的去向追去。

傅东扬道:“不要追。”

秋飞花停下脚步,道:“师父,让他走么?”

傅东扬微微一笑,道:“自然要让他走了,这小子的狡诈出了我意料之外,但更可怕的是他的做作。”

秋飞花道:“他名叫虚伪公子,一开始,咱们不信他的话就对了。”

傅东扬道:“他说的八句真话,两句谎言,叫你无法不信。”

秋飞花不敢再和师父争辩,垂首站在一侧。

按着低声说道:“把你倪师叔抱到厅后房子里去……”

倪万里突然开口,冷冷说道:“用不着,老叫化早醒过来了,想帮忙就快些过来解开我的穴道。”

傅东扬笑一笑,缓步行了过去,道:“老叫化,你高明啊!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伸手拍活了倪万里身上两处穴道。

倪万里伸展了一下双臂,道:“这小子,花招真多,老叫化防了又防,仍然没有防到他会放出毒烟。”

傅东扬微微一笑,道:“老叫化,咱们几个人都在此地,还能叫他逃得了么?”

倪万里奇道:“他不是跑了么?”

傅东扬道:“如若不放他走,咱们又如何能够找到他的住处昵?”

倪万里道:“咱们的人,都在此地,什么人追他们去?”

傅东扬道:“老道士昵?”

倪万里道:“难道牛鼻子老道亲自出马了?”

傅东扬道:“三小都在苦练剑,老道士不亲自出马也不行了。”

倪万里道:“三个丫头,练的什么剑法?”

傅东扬道:“李怙娘留下的剑法,除了一些奇招之外,应说还有一套三人合搏的剑法,照老道士的说法,那套合搏的剑法十分高明,老道士对人向不轻许,他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是不会错了。”

倪万里道:“老叫化总觉着牛鼻子有些藏私,总有好几套玩艺,一直不肯施出来……”

傅东扬笑道:“找也是这么感觉,不过……这一次情势不同,老道士就是不想把他那一些压箱底的本领抖出来也不行了……”语声微微一顿,按着:“老叫化,咱们之间的事,等会再谈,则要冷落了贵宾。”

目光一转,望着那蒙面人冷冷说道:“阁下是魔刀铁不化,铁兄吧?”

蒙面人突然伸手取下了蒙面黑纱,道:“不错,正是老夫。”

倪万里道:“铁不化,魔刀、神剑向来形影不离,你老铁既来了,那位崔兄,想必也在附近了。”

只听一声冷笑,传了过来,道:“不错,崔老二到此久矣!”

傅东扬笑一笑,道:“崔兄,请出来,大家既然都亮明了,用不着再躲躲藏藏了。”

暗影中行出了一个身着深灰长衫的老者。一绺花白长髯,飘垂胸前,面大耳,背插长剑,神态潇,步履从容地行了过来。

傅东扬道:“两位既然已取下了面纱,彼此坦诚相见,大家该好好地谈一谈了。”

铁不化道:“老二,秀才说的不错,大家都是神交已久的人,彼此也没有什么说不开的事,咱们就叨扰一番。”

灰衣老者点点头,道:“好吧!大家先谈谈,谈不出个结果,也算尽了个礼数,再动手不迟。”

倪万里冷哼一声,道:“崔老二,你说话最好有点分寸,难道我们还怕了你不成?”

灰衣老人道:“倪兄,用不着口出狂言,崔老二刚刚看到你被人放倒,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倪万里心头火起,泛起了满脸怒容,正待发作,傅东扬已抢先说道:“倪兄,暂请忍耐一二,崔老二已经说明了,如是谈不出个结果来,咱们自会有一场搏杀。”

魔刀铁不化笑一笑,道:“秀才,就算咱们免不了一场架打,但现在,咱们还未动手,诸位应该先尽尽地主之谊才是。”

傅东扬道:“穷秀才也是两肩抬张嘴来,在这齐家寨中混吃混喝的,不过,齐寨主很好客。只怕早已备好了酒菜。”

这几句话,说的声音很高,似是有意的让人听到。果然,夜暗中,遥遥传过来齐元魁的声音,道:“诸位请入大厅,齐某人不敢慢客,早已摆下水酒,恭候多。”

铁不化哈哈一笑,道:“好!老二,咱们去叨扰一杯。”

灰衣人一皱眉道:“铁老大,咱们真的要吃人家一杯酒。”

铁不化笑道:“咱们吃的是齐寨主备的酒菜,又不是吃酸秀才和老叫化的灰衣人摇摇头,接道:“老大,这顿酒饭我不能吃……”

傅东扬接道:“咱佃都是吃人家的,谁也不欠谁,你崔老二也不用不好意思,酒饭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无往不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