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14章 七毒掌

作者:卧龙生

傅东扬道:“就目下情势而言,王天奇不是我们主要的敌人,我们必需保留实力,对付真正的敌人。”

倪万里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虚伪公子那批人?”

傅东扬道:“不错,如是在下的推断不错,很可能,他们就要找来丁。”

倪万里道:“王天奇又为什么不愿打呢?”

傅东扬道:“他要保留体能,准备争夺鹰图、玉佩。”

倪万里道:“对!留给南宫玉真取他性命,也是一样。”

傅东扬道:“别大低估王天奇,他不会现在出手,他要等适当的机会。”

倪万里还待再问,突闻一阵步履踉跄之声。传入耳际。

两个人快速的奔人了厅中,一语末发,都扑倒在地上死去。

倪万里怒声喝道:“什么人?”

举步行到而其体之前,伸手去扶。

天虚子沉声说道:“不可造次。”

五君子之首,只有他的尊严、权威。这一声沉喝,倪万里竟不敢伸手去抓两具体。

天虚子缓步行了过来,道:“看着他们的脸色!”

倪万里低头看丢,只见两人脸色铁青,似是曾中了奇毒一般。

但嘴角间,却又百鲜血涌了出来,显然是受了内家掌力所伤。

倪万里呆了一呆,道:“这是怎么回事?”

天虚子道:“这是一项警告,算准了他们能跑多少路,才会力尽而死。”

倪万里道:“是毒伤致死,还是掌力震死的。”

天虚子道:“一种毒掌,这掌法本身就含有剧毒,中掌人既为内力新伤,也为毒力所浸,所以,二伤归一,活命的机会恨少。”

倪万里道:“这是什么掌法。”

大虚子道:“可能是久已不在江湖出现的”七毒掌j。“倪万里脸色一变,未再多言。天虚子道:“如是我推断不错,绝迹数十年的”七毒掌“又在江湖出现了,这两个齐家寨的家丁,是他再现江湖、小试锐锋的先死者。”

傅东扬道:“果真如此,今夜里,怕是一场生死之搏了。”

倪万里道:“老道士,你看来人的七毒掌,有几分火候?”

天虚子道:“就算不到十成,也有九成以上,他已练到了控制轻重、收发随心的境界。”

倪万里望着地上的两其体,轻轻吁一口气,道:“好毒的掌力。”

原来,就这片刻工夫,而其尸髓,已经变成黑紫的颜色。

天虚子招呼守在厅外的家丁,把两具体抬入后园,用桐油、木柴,架起来烧,而且,要烧得尸骨无存。

目睹拾走了两具体,傅东扬突然轻轻咳了一声,道:“老叫化。你好像有心事?”

倪万里忙了征,道:“老叫化是有点心事。”

傅东扬笑一笑,道:“可是和七毒掌有关”倪万里答非所问地道:“两位已见识过那七毒掌的恶毒,不知对此事看法如何?”

傅东扬道:“秀才地听过七毒掌的传说,但我一直对那七毒掌有些不大了解。因为,听说七毒掌,从来没有过活人!”

倪万里道:“哦!”

傅东扬道:“我想不明白的是七毒掌伤人的能力,是要掌指触及到肌肤呢?还是掌风之内本就含有毒力,可以伤人在掌风之下?”

倪万里道:“你是问老叫化么?”

傅东扬道:“不错,在下向倪兄请教。”

倪万里道:“你为什么不问老道士?”

傅东扬道:“老道士也只是听人传说,详细情形,怕也未必知晓。”

倪万里道:“老叫化就一定知道么?”

傅东扬笑一笑·道:“如是秀才没有看错,你老叫化,对七毒掌的认识,要比老道士和秀才高明一些。”

倪万里冷哼一声,道:“秀才,你对敌人,有时十分仁慈,但对自己的朋友,却是利害得很,老叫化一生之中,只有这一点隐密。也要被人挖出来了。”

天虚子道:“叫化兄,咱们都没有想到南宫世家中人,会出面抢夺鹰图、玉佩,但南宫世家中人,却突然出现了,而且,又抢走了鹰图、玉佩。”

倪万里道:“这与七毒掌出现何干?”

天虚子道:“咱们也没有想到失踪江湖数十年的七毒掌,会突然出现江湖,但七毒掌出现了,而且是血淋淋的事实,他已经伤了两个人,对付这样的恶毒敌人,如若咱们全无准备,怕很难应付。”

倪万里道:“老叫化看你对那七毒掌的了解很深,你应该知道不少内情才是。”

天虚子道:“单就七毒掌而言,贫道是花了一番工夫,所以,我能瞧他有几分火候,不过,贫道并未练过这种毒掌,也未见过七毒掌伤人的情形,无法想到它在对敌时的情形。”

倪万里叹口气,道:“老叫化知道,因为我见过它伤人!”

傅东扬道:“倪兄,别的事,咱们以后再谈,先谈谈它伤人的距离。”

倪万里道:“老道士胸罗甚博,所以,老叫化先问他对方有几分火候!如是老道士没有说错,那就太可怕了。”

天虚子道:“发掌人,能把距离估算的如此正确,要他们跑入大厅之后,再毒发而死,这火候确已到随心所慾的境界了,至少,应该有九成火候了。”

倪万里道:“老叫化看他举手一拍,八尺外的人,应手而倒,那人只有七成火候,如若七毒掌火候到了九成,大约伤到了一丈四五的距离。”

傅东扬道:“那不是和劈空掌、百步神拳一样了?”

傅东扬道:“七毒掌的异于其他毒掌,就是它能够迟发掌力伤人。”

傅东扬扬了扬眉头,道:“果然如此,那倒十分可怕了。”

倪万里神情肃然地说道:“如是两位想不出对付七毒掌的办法,老叫化倒有一个主意。”

傅东扬道:“愿闻高见!”

倪万里道:“就老叫化所知,七毒掌有一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只能练一只手,不能双手部练,所以,它伤了第一个人之后,必需要收回掌势,再发第二掌。”

傅东扬道:“这中间,有一段空隙,如能把握这一段空隙,必能一击克敌。”

倪万里道:“如要把握他收掌再发的空间,有一个必要的条件!”

傅东扬道:“什么条件?”

傅东扬道:“必需有一个人,先得承受他一掌之力。”

傅东扬脸色一变,道:“老叫化,你在想什么?”

倪万里道:“我在想,如果咱们三个人,全都伤在七毒掌千,倒不如由老叫化一个人先承受他一掌……”

傅东扬接道:“老叫化,你疯了,你难道不知道七毒掌击中人之后,没有救么?”

倪万里道:“几十年前,老叫化就见识过七毒掌的利害,怎会不知它中人无救,不过,老叫化拨过了算盘,如果三人受伤,何不只伤一人,问题在你们两个人,能不能把握住那瞬间的空隙,一击伤敌。”

傅东扬叹口气,道:“老叫化,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想自己死了,救了我和老道士。”

倪万里道:“我不是救你们,因为,你们死了之后,老叫化也要死。”

傅东扬道:“老叫化,秀才有一点意见,你想不想听听?”

倪万里道:“你请讲。”

傅东扬道:“秀才练了一种内功,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倪万里道:“什么内功?”

傅东扬道:“大乙气功!”

倪万里道:“哦!怎么样?”

傅东扬道:“大乙气功,可以和老道士的玄门正气、大和尚的无相神功比美。”

倪万里冷冷说道:“够了,老叫化不想再听下去了。”

傅东扬笑道:“老叫化,秀才在这方面,有了很大的成就……”

倪万里道:“你可知道,老叫化也有着一身横练的功夫,寻常的人,就算是拿一把利刀,也一样不曾伤到老叫化。”

傅东扬道:“我觉着秀才的大乙气功,比你老叫化强些。”

倪万里道:“怕未必。”

天虚子道:“你们两位不要争了,你的大乙气功,和老叫化的横练功夫,都不如贫道的玄门正气,两位大概可以相信吧!”

倪万里道:“老叫化不信。”

天虚子苦笑一下,道:“老叫化,如论拳掌上的成就,咱们五人之中,以你的成就最高,但如论内功,要以大和尚最高明,当仁不让,除了大和尚之外,贫道确实比两位高明一些。”

倪万里道:“老道士,就算你玄门正气,比老叫化的横练金钟罩高一些,但你也未必能承受那七毒掌一击。”

天虚子道:“这个,贫道亦无把握。”

倪万里道:“这就是了,现在,不是咱们三个人比试谁的成就高,谁的武功强。而是咱们要决定什么人最重要,什么人不能死,或是受严重的伤害,老叫化算过了这笔帐,咱们三个人中,只有老叫化应该承受七毒掌的一击……”

天虚子接道:“老叫化……”

倪万里摇摇头道:“咱们就这么决定了,两位不用谈这件事了。”

天虚子道:“老叫化,听老道士几句话,再作决定好么?”

倪万里道:“咱们还有时间么?”

天虚子道:“他们可能已到了齐家寨外,不过,他们可能会给咱们一点时间。”

倪万里道:“为什么?”

天虚子道:“因为,他们既用了威胁的手法,必然会给咱们一个考虑的时间。”

倪万里道:“他们的用心呢”天虚子道:“七毒掌太恶毒,江湖上能够承受这个掌力的人,实不太多,所以,七毒掌出现,会给人一种精神上的压力,目下,他们正在把这股压力加诸在咱们的身上。”

倪万里道:“好!既然咱们还有时间谈谈,你就请谈吧!”

天虚子道:“这些年来,老道士在玄门正气之上,有了很多的成就,对抗一记七毒掌,也许我还能撑得下去。”

倪万里道:“可能承受得住?那是说你也没有什么把握了!”

天虚子道:“老叫化,贫道虽然没有把握,不过,我总是比你的机会大些,所以,这一点咱们不争执了。”

倪万里叹了一口气,道:“老道士,你可知道你自己的责任么”天虚子点点头,道:“我知道,老叫化,我有五对五的机会,你却是完全没机会!”

倪万里道:“老道士,我看一半对一半,咱们仍然划不来,还是由老叫化来吧。傅东扬冷笑一声,道:“老叫化,你是诚心的憋死我们么?”

倪万里还没来得及答话,三个全身黑衣的人,缓步行了进来。

这三个人神色很冷肃,一张脸硬绷绷的,似乎是脸上的肌肉。都已死去,除了脸上一对眼睛可以转动之外,所有的地方,都是僵硬的。

傅东扬淡淡一笑。道:“三位,都数了人皮面具么?”

居中的黑衣人冷冷答道:“不错,阁下是书剑秀才傅东扬吧!”

倪万里突然向前抢了两步,道:“哪一位练成了七毒掌?”

这一次,由左边的一个人答话了,缓缓接道:“我们三个人都练成了七毒掌!”

倪万里征了一征,道:“刚伤了咱们两个家丁的,是哪一位?”

居中黑衣人皮笑肉不笑的例嘴巴,道:“是他们两位,阁下能瞧出他们哪位的功力深厚一些?”

天虚子道:“两个中掌人,一齐毒发死亡,那证明了他们两位的功力,一般深厚。”

居中人道:“明白点说,我们三个人的功力,一般深厚,三位可以由我们二一人中任选一个敌手。”

天虚子快步行了上来,和傅东扬并肩而立,道:“三位到此的用心,可否见告居中黑衣人笑道:“一个目的,两个抉择,由两位随便选一个?”

天虚子道:“先说一个目的。”

居中人道:“咱们要讨取鹰图、玉佩,三位如肯交出来,咱们回头就走,绝不伤害任何一个人,如若二位不肯交出,咱们只好以七毒掌对付三位了。”

天虚子道:“阁下可是觉着七毒掌,一定能够伤到我们么?”

居中人哈哈一笑,道:“咱们奉到死亡令而来,自然,没有打算活着出去。”

傅东扬笑一笑,道:“同归于尽。”

居中黑衣人道:“是的!咱们取不走玉佩、鹰图,也是死路一条,杀了二一位。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站在右首,那一直没有讲话的黑衣人,突然接口说道:“江湖五君子各怀绝技。咱们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七毒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