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16章 多情公子

作者:卧龙生

白衣人道:“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秋飞花道:“不错。”

白衣人道:“等一会,你给他们偿命。”

白衣人目光一掠南宫玉真和摘星,道:“你们是丫头?”

南宫玉真道:“是啊!”

白衣人道:“听说你们南宫世家中,有一位南宫姑娘?”

南宫玉真道:“不错,你对我们查得很清楚。”

白衣人道:“叫她出来?”

南宫玉真道:“什么事?”

白衣人道:“你们不配和我说话,叫南宫姑娘出来!”

南宫玉真道:“阁下,你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见我们姑娘不迟。”

白衣人一皱眉头,道:“怎么样一个过法?”

南宫玉真道:“你自己决定吧!”

白衣人冷冷说道:“在下一出手,就很可能伤人,两位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南宫玉真道:“如是阁下能把我们打伤了,我们姑娘不出来也不行了!”

白衣人冷笑一声:“在下已经再三说明,两位一定要找死,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南宫玉真道:“你看我们两个丫头,哪一个该先死?”

白衣人道:“丑人多作怪,自然是你先死了。”

南宫玉真笑一笑,道:“想不到啊!一个人的丑与美,竟然和她的生死也有关系。”

白衣人道:“你的话太多,太多话的人,应该先死。”

南宫玉真道:“好吧!你先杀了我,再要我这位妹子去通报南宫姑娘。”

白衣人冷哼一声突然一举步,直向前面行去。

秋飞花一闪身让开了去路。

白衣人越过了秋飞花,直逼到南宫玉真的身前。

南宫玉真淡淡一笑,道:“你要动兵刃,还是试试拳掌?”

白衣人冷哼一声,道:“你还不配让在下动兵刃。”

举手一掌,拍了过去。

南宫玉真右手轻弹,指风如箭,点向了白衣人的右腕。

两人动作一般快速,掌指交触,疾如闪电。

白衣人来得很快,退下来更快,冷哼了一声,忽然间向后退开了八尺。

原本一脸冷漠的神色。突泛惊讶之色。

在一次电光石火问的接触中,白衣人显然是吃了点亏。

南宫玉真笑一笑,道:“阁下,咱们这作丫头的,配不配和你讲话?”

白衣人长长吁一口气,道:“你真是南宫世家的丫头?”

南宫玉真道:“不错,你看看我这副模样,不是丫头是什么?”

白衣人缓缓拉起了右袖,只见右腕上划了一道两三寸长的血口。

南宫玉真道:“看来是怪我留的指甲太长了……”

白衣人冷哼一声,接道:“小丫头,本公子只不过是一不小心,上了你的当,难道本公子的武功,还不如一个丫头么?”

南宫玉真道:“说的是啊,你要是败在了我这作丫头的手中,那可是一生之羞,一辈子见不得人,就算我不杀你,你自己也无法活得下去了。”

白衣人怒喝一声,忽然飞跃而起,第二度扑了过去。

南宫玉真仍然肃立在原地未动,直待白衣人扑近了身前才突拍出一掌。

一个动如脱免,一个静如虎子。

不见南宫玉真的掌风如何强烈,也未闻一点破空之声,但那白衣人,却如同撞在了一堵铁墙一般,向前奔冲的身子,忽然一收,一连两个倒翻,退回了原地。

南宫玉真缓缓收回了拍出的掌势,淡淡一笑,道:“阁下好快的身法!”

白衣人一脸困惑之色,道:“你用的什么掌力?”

南宫玉真脸色突然一寒,道:“你不觉着问得很没有味道么?”

白衣人脸色突然一红,右手突自探入怀中,摸出了一把形如弯月,其薄如纸,长不过八寸的奇怪兵刃。

南宫玉真双目中神光一闪,低声道:“摘星,快退到我身后去。”

白衣人右手举起了手中的弯月刀,冷冷道:“让你开开眼界!”

南宫玉真道:“阁下不用客气,只请施展出来吧!”

白衣人怒道:“你可认识这是什么?”

南宫玉真道:“弯月飞剑出现,江湖必有变……”

白衣人奇道:“你认识它?”

南宫玉真道:“弯月剑正统的名字,应该是霜寒九洲弯月剑?”

白衣人道:“哼!就算你知道它的名字,但你是否知晓它的用法和威力。”

南宫玉真不知是有意卖弄她的渊博呢?还是有意解说这弯月剑的来历,使得秋飞花等,都有一份戒惕之心。淡淡一笑,道:“霜寒九洲弯月剑,是铁合以精钢制成,薄如蝉翼,发出时以内力送出,盘空旋飞,能斩人十丈之内,不过,霜寒九洲弯月剑,竟是通灵之物,它要施用人的功力驾驭,自然打出的手法,也有着很大的关系……霜寒九洲弯月剑,虽然很可怕,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人!”

白衣人冷笑一声,道:“你虽不能对霜寒九洲弯月剑全部明白,但你了解的不算少……语气突变冷漠,接道:“但你能接下这弯月剑么?”

南宫玉真道:“不知道,但剑在你的手中,你要发出来,咱们只好试试了!”

秋飞花一身武功,不但得了五君子合力的造就,而且,也得传东扬解说了天下各门派的奇技、暗器,但却从未听过霜寒九洲弯月剑的事,只听得心头震骇异常。

他那绝高的智慧,已从南宫玉真的口气中,了解那霜寒九洲弯月剑,似乎已脱离暗器的范畴,是一种精巧构造,加上功力可以运用的兵刃,但又具有了超越兵刃和暗器的威力。

只听那白衣人仰天大笑三声,道:“你只有一个办法,可以逃避过弯月剑的斩杀。”

南宫玉真道:“请教?”

白衣人道:“去通报你们姑娘,要他出来见我,杀死一个南宫世家的丫头,也大玷污区区的威名。”

南宫玉真道:“只怕你连南宫世家一个丫头也杀不了!”

白衣人双眉耸动,冷冷说道:“回去给我通报南宫姑娘,霜寒九洲弯月剑,一旦出手,那就很难收住。”

南宫玉真淡淡一笑,道:“你杀了南宫姑娘的丫头,还怕她不出来么?”

白衣人道:“在未和南宫姑娘面对面的谈过之后,在下不会轻易出手。”

南宫玉真哦了一声,道:“为什么?”

白衣人道:“听说她花容月貌,秀绝人间,在下要见识见识。”

秋飞花暗暗想道:“传言误人不浅。”

南宫玉真笑一笑,道:“你见过南宫姑娘么?”

白衣人摇摇头,道:“还是不见算了!”接着白衣人又道:“为什么南宫姑娘这样大的架子?”

南宫玉真道:“不是她架子大,而是她确有无法见面的苦衷。”

白衣人本来满脸怒火,似是突然间平息了,哈哈一笑道:“是在下不配,还是在下没有见她的身分。”

南宫玉真道:“都不是!因为江湖上以讹传讹,都说那南宫玉真长的很美,事实上,她并不好看,所以,她不愿见人!”

白衣人冷笑一声,道:“谁人不知南宫姑娘花容月貌,也许不愿见咱们这等庸俗之人?”

南宫玉真笑一笑道:“如若南宫姑娘真的很美丽,她就不会用我这样的丫头。”

白衣人一皱眉头,道:“你确知那南宫姑娘不美么?”

南宫玉真道:“不错,我是唯一见过她的丫头。”

白衣人道:“你的话,很难叫人相信。”

南宫玉真道:“唉!我说的真正是实话,你不信,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白衣人道:“有人见过南宫玉真的手?”

南宫玉真道:“她的手怎样?”

白衣人道:“据说他的手是天下最美丽的手……”

目光突然落到南宫玉真纤巧玉手之上,接道:“你的手,也很美丽!”

南宫玉真道:“不错,我的手和我们姑娘的美差不多。”

白衣人笑一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南宫玉真道:“小婢追风。”

白衣人道:“不错,不错,南宫姑娘,有两个贴身的丫头,一个叫作追风,一个叫摘星。”

南宫玉真道:“看来,你们对南宫世家的事务,似乎是了解的很清楚?”

白衣人道:“不错,我是了解得很清楚。”

南宫玉真道:“南宫世家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你怎会知晓的这样清楚。”

白衣人道:“你觉着很奇怪,是么?”

南宫玉真道:“我有些想不通?”

白衣人道:“简单得很,因为,南宫世家中有咱们卧底的人。”

南宫玉真道:“哦!原来如此。”

白衣人笑一笑,道:“不管怎么样?请叫南宫姑娘出来吧!”

南宫玉真道:“阁下,这件事办不通。”

白衣人道:“不管怎么,你去通知她一声,看她怎么回答?”

南宫玉真道:“要如何一个通报法?”

白衣人道:“就说多情公子求见。”

南宫玉真道:“多情公子?”

白衣人笑一笑,道:“如若在下不多情,手中这把霜寒九洲弯月剑,早已经飞掷出手了。”

南宫玉真抬头四顾了一眼,道:“好……我叫摘星去通报我们姑娘一声。”

举手一招,摘星顺手势奔了过来。

南宫玉真低言数语之后,突然提高了声音,道:“去通报姑娘一声,就说多情公子求见。”

撞星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南宫玉真吩咐过摘星之后低声道:“秋兄,请过来。”

秋飞花缓步行了过去,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南宫玉真道:“霜寒九洲弯月剑能够转弯伤人,但最重要的是不能用兵刃拨打。”

秋飞花道:“多谢指教。”

南宫玉真道:“秋兄,你不能受伤!”

秋飞花道:“哦!为什么?”

南宫玉真道:“如果不幸的受了伤,只怕要引出令师等现身出来。”

秋飞花声音转变得很低微道:“你的意思是……”

南宫玉真道:“我担心,那会造成一个很大的悲剧。”

秋飞花沉吟了一阵,道:“姑娘能够应付那弯月剑么?”

南宫玉真道:“大概可以,但我只能应付一个弯月剑,如若遇上施用两柄弯月剑的人,我就应付不了。”

秋飞花道:“姑娘,霜寒九洲弯月剑,究竟算不算是一种暗器。”

南宫玉真道:“详细的情形,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知道最高明的人可以同时施用四柄……”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至于霜寒九洲弯月剑,究竟是暗器,还是兵刀,这就很难说了,说它是暗器,它和一个人的内功,有着很大的关系,但如说它不是暗器,它能飞出伤人,而且可以远及七八丈左右。”

秋飞花道:“姑娘的意思,是否要在下也躲入室中。”

南宫玉真道:“那倒不用,你只要站在我的身后就可以了。”

秋飞花道:“在下能够帮上忙么?”

南宫玉真道:“帮不上忙。”

秋飞花道:“哦!”

缓缓返到了南宫玉真的身后。

白衣人笑一笑,道:“两位谈完了么?”

南宫玉真道:“谈完了,阁下可以出手了?”

白衣人脸色一变,道:“怎么?南宫姑娘不出来了?”

南宫玉真道:“我们姑娘的脾气很倔强,现在不见地出来,大概是不会出来了!”

白衣人冷冷说道:“如是姑娘受了伤,你们姑娘是否会出来呢?”

南宫玉真道:“这个,那就很难说了,阁下可以试试!”

白衣人道:“姑娘,你要多多小心了。”

南宫玉真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是我该死了,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白衣人冷冷说道:“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姑娘既然是决定了,在下也只好成全你了。”

突然踏上一步,右手一挥,霜寒九洲弯月剑突然飞了出去。

一圈形如弯用的寒芒,直向南宫玉真射了过去。

南宫玉真静静地站着,纹风不动。

寒芒掠着南宫玉真的身侧五尺左右飞掠而过,升高了八九尺左右。

秋飞花心中暗道:“看来,确然有些怪异,但它掠身高升,只怕是很难伤到人了,至少,给了人一个纵容逃走的机会……”

心念转动之间,那高升而起的弯月剑,突然旋转而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多情公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