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17章 赌输降服

作者:卧龙生

黑衣人缓缓提起了右掌,道:“姑娘,你小心了。”

南宫玉真道:“你最好全力施为,不要手下留情。”

黑衣人举起的右手,突然停了下来,道:“姑娘,在下还想请教一事?”

南宫玉真道:“请说。”

黑衣人道:“听姑娘的口气,似是已经胸有成竹了,万一在下一掌不能打伤姑娘,那将如何?”

南宫玉真道:“跟着我,一辈子不要叛离。”

黑衣人道:“在下也就是有此怀疑。你不过是南宫世家中一个丫环,如是我不幸输了,那将如何,跟着你作什么?”

南宫玉真道:“我作丫头,你就作丫头的从人。”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这真是很新鲜的事了,在下想他没有想过,这一生会作一个听人使唤的丫头从人。”

南宫玉真道:“如是有一个听人使唤的丫头比你强,对你也不算什么羞辱的事。”

黑衣人道:“好吧!咱们就这样一言为定了,为了不作一个丫头的从人,在下会全力施为,姑娘小心了。”

南宫玉真道:“为了我想收你这一个从人,使你弃暗投明,我会让你知道利害,你出手吧!”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姑娘,你口气大大了。”

“呼”的一声,迎胸拍去。

南宫玉真肃立原地,竟然动也不动一下。

黑衣人掌势拍近前胸时,突然停了下来。

南宫玉真笑一笑,道:“为什么不下手了。”

黑衣人道:“在下觉得我如一掌把你打死了,有失在下的威名。”

南宫玉真道:“就凭这一句话,你就可以保全性命了?”

黑衣人冷哼一声,道:“姑娘,不可以大张狂了。”

南宫玉真冷冷说道:“咱们早已约定了,你只管出手。”

黑衣人脸色一变,再度拍出一掌,南宫玉真娇躯一侧,竟然用左肩,硬把一掌接下。

但闻砰然一声轻震,南宫玉真身不由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黑衣人双目盯注在南宫玉真的身上,神情是一片惊愕。

南宫玉真冷冷说道:“是否还要再打一掌试试?”

黑衣人道:“在下刚才,只用出五成功力!”

南宫玉真道:“所以,你虽然身修魔道,但却仍具善心。”

黑衣人道:“姑娘如若真肯让在下再试一掌,我才会心服口服。”

南宫玉真点点头,道:“好吧!你就再打一掌试试。”

黑衣人不再讲话,一咬牙,又缓缓举起了右掌。

这一次,他大约运足了十成功力,整个脸上,泛起了一片如云雾的白气。

这时,只要任何人看他一眼,都会觉到一股寒意。

承受过一掌之后,南宫玉真似乎是也不敢轻视那黑衣人,肃然而立,运气戒备。

秋飞花凝目望去,发觉那黑衣人全身都散发出一片冷森之气,不禁心头一震。低声道:“姑娘,划得来么?”

南宫玉真道:“多谢关心。”

但闻那黑衣人大喝一声,一掌劈出。

这一掌威势强大,有如一阵狂飙般直卷过来。

南宫玉真冷笑一声,一侧身子又用右肩迎了上去。

掌力带足的寒气,越过了南宫玉真的身躯,汤漾到秋飞花和摘星等人身上,顿觉寒意袭人。

南宫玉真首当其冲,承受掌力的强大猛烈,不言可喻了。

摘星脸色大变,伸手摸住了剑把。

她心中对着南宫玉真有着无比的敬意,只要南宫玉真受伤倒下,立时将以闪电奔雷之势,全力发动一击。

秋飞花也有无比的担心,转过脸去,不敢多看那南宫玉真一眼。

但事实上,却大出了几人的意料之外,南宫玉真屹立不动,那黑衣人却身不由己的向后退了两步。

埸中突然静了下来,静得听不到一点声息。

南宫玉真也未说话,只用两只圆圆的大眼睛,盯注在黑衣人的脸上。

过了片刻,黑衣人突然前行一步,一抱拳,道:“见过主人。”

南宫玉真道:“你没有伤害着么?”

黑衣人道:“主人的反弹之力,虽然十分强大,但属下还受得住。”

南宫玉真道:“看来你的功力,十分深厚。”

黑衣人道:“惭愧、惭愧,比起主人来,在下只不过是萤火之光和日月争明而已。”

南宫玉真道:“玄阴一脉,近年中,有很杰出的高手,叫作潜龙、卧虎,你是那条龙呢?还是那只虎?”

黑衣人道:“属下是那条龙。”

南宫玉真道:“方便不方便告诉我,你的姓名?”

黑衣人道:“主人见告……属下怎有不报姓名之理,在下是江海。”

南宫玉真道:“潜龙江海。”

江海道:“正是属下。”

南宫玉真道:“那只虎,是否也在这里?”

江海点点头,道:“在这里。”

南宫玉真道:“江海,你如觉得心中还有一些不服,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

江海道:“属下服了。”

南宫玉真道:“江海,我不只想征服你的人,最重要的是,我还要征服你的心,所以,你如有什么不服之处,尽可以提出来。”

江海摇摇头,道:“主人言重了,在下确已心服口服……”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属下在江湖上行走了二十年,还未见过一个人能够承受我一记玄阴冰魄掌力。”

南宫玉真话题突然一转,道:“江海,你背叛了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后果?”

江海道:“大不了一条命,在下既然赌输了,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南宫玉真怔了一怔,道:“你好像被他们吃定了?是么?”

江海道:“玄阴一门,最重信诺,在下说过的话,绝不更改,而且,未赌之前,我也不相信姑娘真能承受我一记掌力……”

南宫玉真按着道:“我问你,你受什么手法控制?”

江海苦笑一下,道:“姑娘,说了也是白说,不说也罢。”

南宫玉真道:“控制你的人,能不能承受你一记玄阴冰魄掌力?”

江海沉吟一阵,道:“我想他不能?”

南宫玉真低声道:“但我能!是么?”

江海道:“是!所以,你比他们高明些!”

南宫玉真道:“能者无所不能,也许我能解了你身上的禁制。”

江海道:“我也无法说出他们用的什么手法,不是震穴手法,也不是截脉手法。但每隔三十六个时辰,我们必须接受一次手术治疗。”

南宫玉真一扬双目道:“怎么一个治疗法?”

江海苦笑一下,道:“,说起来,那是一种很享受的事,在一间雅静的小室中,一个几乎是半躶的美女,她们开始在我们身上按摸,我们会很快的晕迷过去,以后的事,我们就完全不知道了。”

南宫玉真道:“所以,你们一直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医你们的伤势?”

江海道:“确是如此!”

南宫玉真道:“如若三十六个时辰内,不接受这一次手术治疗,那会有些什么感觉?”

江海道:“过了三十六时辰,不接受这一次手术疗治,立刻就感到全身酸软无力,昏昏慾睡。”

南宫玉真道:“除了那昏昏慾睡的感觉之外,还有些什么感受?”

江海道:“没有了,但那已经很难忍受,因为,人会逐渐的晕迷过去。”

南宫玉真道:“是不是一种葯物?”

江海道:“不知道,在我们这一个等级中的人物,都受着这样的控制,既神秘,又享受。”

南宫玉真道:“算一算看,你还有多久时间,才会发作?”

江海道:“还有二十四个时辰,姑娘,我能为你效力,也只有这点时间。”

南宫玉真道:“二十四个时辰之后,你准备如何应付呢?”

江海道:“在下早已想好了,过了二十四个时辰之后,在下就自碎天灵要穴一死。”

南宫玉真道:“这么说,我没有看错。潜龙江海,果然是一言如山的英雄。”

江海苦笑一下,道:“在下别无所长,也没有做过什么好事,唯一值得自豪的就是,一向言而有信,说过的话,从没有说过不算。”

南宫玉真道:“这确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就算是江湖上的有名大侠,也未必有你这份开口一言如山的气势。”

江海笑一笑,道:“多谢夸奖,在下的生命有限,姑娘有什么吩咐,可以早些吩咐了!”

南宫玉真道:“前面还有几道埋伏。”

江海道:“还有一道埋伏。”

南宫玉真道:“能不能冲过去?”

江海道:“冲过去很容易,不过,他们能随时调动高手赶来援助。”

南宫玉真道:“他们能调动些什么样的高手?”

江海道:“不瞒主人,在下知道的有限得很,不过,我可以告诉主人,以主人的武功,冲出重围,尚无问题。”

南宫玉真道:“好!咱们冲出去。”

江海道:“在下开路。”

南宫玉真一挥手,道:“我接应你。”江海转身向前行去。

南宫玉真目光一掠秋飞花,道:“秋兄,伤势如何?”

秋飞花道:“伤势已痊。”

南宫玉真道:“那就有劳秋兄殿后。”

举步紧随在江海身后。

秋飞花点点头,道:“姑娘,小心一些。”

南宫玉真回眸一笑,道:“多谢关心。”

秋飞花发觉南宫玉真的目光、神情间,流现出无比的娇媚,不禁微微一怔南宫玉真已举步追在江海的身后行去。

江海走得很慢,举步落足之间,小心异常。

行约一丈,突闻一声冷笑,传了过来。

江海停下脚步,冷冷说道:“兄弟,现身出来吧!用不着这么鬼鬼祟祟。”

但见五尺外草叶翻动,现出了一条人影。

那是个穿着一身浅黄色短褂的人,虬髯绕头,双目如星,身材不高,但却生了一个大脑袋。

仔细的看去,那颗头,有些像老虎。

南宫玉真淡淡一笑,道:“江海,这一位可是你的师弟么?”

大头人冷冷说道:“卧虎高山……”

目光一掠潜龙江海,道:“江老大,你降敌了?”

江海道:“别说得这样难听,在下只是打赌输给了这位姑娘。”

高山道:“不论你为什么?但你投降敌人,是么?”

江海道:“我说过,我是输给了这位姑娘,你相不相信?”

高山道:“咱们艺出同门,我不为难你,你退回去吧!”

江海道:“你说什么?”

高山道:“别从我防守的地方过,我要你退回去。”

江海道:“高老二,你该知道,为兄的从来不走回头路。”

高山道:“看来,今天你要破例了?”

江海道:“如是为兄一定要从这边走过去呢?”

高山道:“那就很悲惨了,咱们兄弟两个,那就要有一番搏杀了。”

江海道:“兄弟相残,豆箕相煎。”

高山道:“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江海道:“咱们玄阴门中一向尊师重道,我是你的师兄,你应该听我吩咐!”

高山道:“什么事都可以依你,但要我降敌之事,绝办不到。”

江海道:“好!你如不肯听我之命,咱们只有放手一搏了。”

一局山冷冷说道:“你是师兄,那就请你先出手了。”

江海一吸气,伸起了右掌。

高山双掌一收,平放胸前,冷冷说道:“咱们硬拼掌力吗?”

南宫玉真突然接口说道:“两位且慢动手,听我一言。”

身子一闪,绕到了江海前面。

“卧虎”高山冷笑一声,道:“姑娘有什么话,快生请说。”

南宫玉真流目四顾了一眼,道:“时间对你们有利,你的援手,已经赶到了。”

高山道:“此地四周,早已设下了埋伏,这地方绿草如茵,形势辽阔,本就是咱们准备的决战场所,不幸的是诸位正好走上了这条路。”

南宫玉真冷笑一声。道:“咱们选这条路,也是希望见识见识你们设下的埋伏,是否真的能把我们困住。”

高山道:“那很好,姑娘可以试试了?”

南宫玉真道:“时间对阁下有利,阁下不用着急。”

高山道:“你要谈什么?”

南宫玉真道:“你知令师兄为什么降服于我么?”

高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赌输降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