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19章 待价而沽

作者:卧龙生

傅东扬道:“这个吗,在下要好好的想想,我们只馀四分之一的鹰图,得想个善价而沽才是。”

向飞道:“这样也好,傅老可以仔细的想想吧!”

大厅中突然间,沉寂下来。

又等候约半晌时辰左右,江海随着华大夫行了出来。

向飞轻轻咳了一声,道:“还有四分之一的飞鹰图,可以付给兄弟了。”

傅东扬道:“江兄能否试出来,身上的金针已除。”

江海道:“试不出来,在下的伤势在十几个时辰以后才会发作,看来必须要等到那个时辰,才能给他们飞鹰图了。”

傅东扬道:“这也有理,不知向兄以为如何?”

向飞急急说道:“这怎么行?咱们是现金交易。”

傅东扬道:“如是咱们交出了飞鹰图,等到那时候,他们伤势又发作了,咱们岂不是吃了亏么?”

向飞道:“华大夫医道绝伦,大约这世间没有再比他高明的人了。”

傅东扬道:“可惜的是,咱们无法证明他伤势已然完全好了。”

向飞道:“他一定有办法试出来,只是他不肯说出来罢了。”

华大夫突然冷冷说道:“江壮士,咱们说话不能太昧良心,我取出的金针你已经看过了,怎能一翻脸,就不认帐了。”

江海叹息一声,道:“大夫,我们江湖中人,自有江湖的手法,大夫是良医,名儒人不用管江湖中事。”

向飞一皱眉头,道:“怎么?你准备撒赖。”

江海道:“谈不上撒赖,在下确是不知道自己是否身中尚有金针,必需等到伤势要发而不发时,在下才能确知自己是否已经痊愈。”

向飞冷冷说道:“姓江的,咱们虽然是各凭手段,但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口的话,却是不能更改,你如没有这一点起码的志节,那就是四等以下的江湖人。”

南宫玉真接道:“向飞,你们信任的是华大夫,他既然说出江海身上的定穴金针,想来就不会有错了。”

向飞道:“姑娘快人快语,好叫在下敬佩。”

南宫玉真道:“你千方百计,甜言蜜语,只不过想得到四分之一的飞鹰图罢了。”

向飞道:“交易嘛!在下总不能吃亏太大。”

南宫玉真把手中馀下的一半飞鹰图,又一分为二,随手丢出一半,道:“现在,你应该很满意了吧?”

向飞捡起飞鹰图,在手中举了一举,道:“姑娘,不论情势如何变化,一张飞鹰图,我们已得到四分之三。”

南宫玉真道:“生命无价,我们有两人伤势被医好,算一算,也值得了。”

向飞道:“问题是姑娘手中还馀下四分之一,实也没有再保有的价值了!”

南宫玉真道:“你错了,向飞,你得到了四分之三的飞鹰图,未必有用,我留下这四分之一的价值,那就更大了。”

向飞沉吟了一阵,道:“姑娘说的也许有理,在下持有了四分之三的飞鹰图,也就更难按耐下贪得之心,所以,咱们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得把姑娘持有的飞鹰图,求到手中。”

南宫玉真道:“可惜的是,我们只有两个病人,如是还有第三个受制的人,你姓向的,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取去了。”

向飞道:“天下事不如人意者,十常之八九,所以,在下一点也不灰心。”

南宫玉真冷笑一声,不再理会向飞。

向飞目光转注到傅东扬的头上,道:“傅兄,我们还是谈谈咱们的生意。”

傅东扬道:“咱们好像已没有再受到什么威胁的地方,这生意就有些难谈了。”

向飞道:“所以,咱们准备付出高价。”

傅东扬道:“金牛宫虽很富有,但确非金钱所能办到。”

向飞道:“傅兄,兄弟借箸代筹,倒是帮了几位想一下,不知诸位是否同意。”

傅东扬哦了一声。道:“请教高明。”

向飞道:“日下这座宅院,似是又已被人包围,诸位离开此地时,只怕仍然难免去一场搏杀。”

傅东扬道:“你这是威迫呢?还是利诱?”

向飞道:“威迫、利诱,都无不可,但用心对诸位却是无害。”

傅东扬笑一笑,未再答话。向飞道:“如若在下再调集金牛宫中的武士,把诸位送出险地,这代价值不值得四分之一飞鹰图。”

傅东扬道:“不值!”

向飞呆一呆道:“为什么?咱们上次,出人他们的禁地,因为心中有恃,所以,不怕他们动手。”

傅东扬道:“这一次呢?”

向飞道:“在下推想,这一次,可能有一场很剧烈的搏杀。”

傅东扬道:“你们金牛宫中人,一定能胜过对方么?”

向飞道:“老实说,就算取胜,也是惨胜,胜得很凄凉。”

傅东扬道:“你们如不幸败了呢?”

向飞道:“那就难预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结果,不过,金牛宫真要以精锐武士不择手段的和他们对抗,老实说,我们有十之七八的胜算。”

傅东扬心中一胜,忖道:“这人说话吞吐吐,必得问个明白才成。”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此事对咱们关系太大,因此,在下非得问个明白不可!”

向飞道:“傅兄心中有什么事,只管请说,兄弟知无不答。”

傅东扬道:“第一次,带我们离开了那座小庙,为什么他们那些人不敢出手?”

向飞道:“那是因为,他们有人质落在了我们的手中。”

傅东扬道:“现在呢?”

向飞道:“金牛宫一向是言出必行,我们答应了救出你们之后,就放人质,所以,诸位一进入这座宅院之后,咱们就立刻释放了人质。”

傅东扬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向飞道:“如若咱们未得到一片鹰图,那也罢了,目下,咱们已得到了鹰图的四分之三,当真是引起了很大的贪心,正如南宫姑娘所料,已有些不易控制了。”

傅东扬道:“为了取得馀下的一块鹰图,你们不想全力以赴了?”

向飞道:“大概是如此吧!”

傅东扬道:“好!咱们再谈谈最后一个条件,那就是如你不幸落败,或是形成缠斗,逼得我们出了手,那又该如何处断?”

向飞道:“傅老兄,目下的情况,已有了很大的变化,老实说,我们如没有把握到那四分之一的鹰图,我们不会再出手了。”

傅东阳道:“向兄,到目前为止,一切条件,都是你向咱们提出,我们付出了四分之三的鹰图,这代价不能算小,至于,以后的事,是否再能谈成,似乎也不太重要。”

向飞微微一笑,道:“有一个很紧急的情况,在下还未和傅兄谈起。”

傅东扬道:“哦!”

向飞道:“目下这座宅院,已然被人团团围住,在下只要撤除一些守卫,立刻就会有人攻进来。”

傅东扬道:“向兄,你们是金牛宫中的人,虽然很少在江湖上出现,但一旦出现,就堂堂正正的打出名字,那些人却似是有意的造成神,向兄是否知晓他们的来历?”

向飞目光一掠江海、高山,道:“他们两位来自那组合之中,应该比在下清楚,傅老兄何不问他们两位。”

江海道:“咱们只知是属大会堂下,至于大会堂属于一个什么样的组合,那就不清楚。”

南宫玉真一皱眉头,慾言又止。

向飞沉吟了一阵,道:“在下能够提供的,也有限得很,这一个组合,不但很庞大,而且,还很复杂,但在下只知道,他们之中有很多人,来自朝阳宫。”

傅东扬道:“朝阳宫……”

向飞接道:“不错,在下知道他们组合中的四大公子,来自朝阳宫。”

傅东扬道:“朝阳宫在下到过!”

向飞道:“向某人江湖的经历不多,只听说过”朝阳宫“这三个字,倒不知那是一个什么地方。”

傅东扬道:“那是一个读书风气很盛的地方,宫中的老道,个个都是很有学问的人。”

向飞道:“他们会不会武功?”

傅东扬道:“就在下所知,他们不会武功,不过那地方文风太盛,宫中每一个道人,都是饱学之士。”

向飞道:“听起来倒是有些神秘了?”

傅东扬道:“是的!在下如非亲眼所见,很难相信有这么一处地方。”

向飞道:“出自傅老兄之口,在下是全无怀疑!”

傅东阳道:“世界之大,本来是无奇不有。”

向飞道:“傅老兄,他们读的是什么书?”

傅东扬道:“如若他们读的只是经书,那就不足为奇了,奇怪的是。他们读的十分庞杂,儒、释、道,无所不包,最妙的是……在下在那个朝阳宫中,还看到过一山海经。”

向飞轻轻叹息一声道:“原来如此。”

傅东扬道:“阁下所说,那四大公子出身朝阳宫的消息,是否可靠?”

向飞道:“绝对可靠。”

傅东扬道:“就在下所知,朝阳宫并不是一个门户组织,它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任何人,都可以在朝阳宫中出家,只要你有这份趣志,朝阳宫来者不拒。”

向飞道:“可以奉告傅兄,在下听到的消息,绝对正确。”

傅东扬轻轻咳了一声,话题已转,道:“向兄,咱们该谈谈正经事。”

向飞道:“在下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若你们肯交出馀下的鹰图,在下将全力全心,助诸位脱险,金牛宫中人,愿打头阵,先挡锐锋。”

傅东扬道:“如是咱们觉着这交易不公平,不肯接受呢?”

向飞道:“这个么?兄弟已经尽了心意,傅兄实在不肯交出来,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傅东扬道:“向兄的意思是,咱们彼此无关了?”

向飞微微一笑道:“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诸位既然不肯合作,在下也只有坐山观虎斗了。”

傅东阳哈哈一笑,道:“向兄的算盘,打得很如意啊!别忘了,你身藏有四分之三的飞鹰图。”

向飞道:“就算你说出来,他们也不会相信。”

傅东扬道:“那要看说话人的口才,在下自信能够说得使他们相信。”

向飞道:“若不信,试试看?”

傅东扬道:“很好,这一番搏斗,不但要斗智、斗力,而且,还要斗口。”

向飞轻轻咳了一声,道:“傅兄,小心啊!祸从口出,在下这就要传谕下去,放他们进来了。”

傅东扬道:“请便,请便,放虎出栅,还不知虎要吞狼呢?还是伤人?”

向飞道:“傅兄,你是人呢?还是狠?”

傅东扬笑一笑,道:“在下只是打个比喻罢了,向兄何必认真,这不是好题目,做不好文章来。”

向飞冷哼一声,高声说道:“撤除四周守卫,放他们进入大厅。”

一面转身向室中行去。

片刻之后,人又转回厅中。

南宫玉真冷笑一声,道:“姓向的,把四分之三的飞鹰图藏好了么?”

向飞道:“多承关注,藏的十分安全……”

哈哈一笑,接道:“这就叫不留痕迹。”

南宫玉真淡淡一笑,末再多言。

天虚子、倪万里、秋飞花、东方雁、神剑、魔刀等,一直在静坐调息,不发一言。

傅东扬转身向大厅外面瞧了两眼,道:“他们走得很慢。”

向飞道:“他们很多疑,金牛宫忽然间撤去守卫武士,他们一时间,不敢擅闯,不过,他们会很快地进来。”

谈话之间,已有两个青衣老者,缓步行入厅中。

傅东扬视而不见,仍然对着向飞说道:“贵宫中,不知有多少人在此?”

向飞也未望两个青衣老人一眼,道:“人数不多,但他们都是金牛宫中的精锐之士。”

傅东扬道:“贵宫的宫主,金牛王,也在此地么?”

向飞道:“不错。”

傅东扬道:“何不请他出来,大家仔细地谈谈。”

向飞道:“兄弟的看法,暂时还用不着把敝宫主请出来。”

这时,两个青衣老者,已然忍耐不住,左首一人冷冷说道:“傅秀才,现在,似乎是已用不着和金牛宫谈判了。”

傅东扬转头望去,只见那说话的老者,年约六旬,枯瘦如柴,除去了全身骨头之外,只怕称不出五斤净肉。

向飞轻轻咳了一声,接造:“这一位瘦老兄,怎么称呼?”

那枯瘦老者冷笑一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待价而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