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02章 痛失宝物

作者:卧龙生

秋飞花接道:“是的,在下已经再三说明,秋某只身一人而来,不知你王员外还要在下如何保证。”

王天奇未再多言,转身大步而去。

片刻之后,王天奇去而复返,手中多一个制造十分精巧的小铁箱子。

两个健壮的中年妇人,抬着一张软榻,轨榻上盖着一张棉被,红棉被下。仰卧着宝莲姑娘的娇躯。

王大奇拍拍手里提着的铁箱,道:“飞鹰图就在这铁箱之中,目下可以先冶好宝莲姑娘的伤势了?”

秋飞花潇洒一笑,道:“王员外。咱们先小人后君子,阁下先打开铁箱子让秋某瞧瞧。”

王天奇冷然一笑,纵身上前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两道暗锁,才揭起箱盖,取出一张黄绢。

然后退了三步,展开黄绢。

那是一幅巨鹰展翼图,笔法纲致,画得栩栩如生。

秋飞花目光一掠图画,领首一笑,道:“不错,货真价实的飞鹰图。”

王大奇卷起了飞鹰图,扣上暗锁,放在木案之上,道:“阁下可以救人了。”

秋飞花点点头缓步行近软榻,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了一粒红色的丹丸,回头笑道:“有劳于女侠,撬开令媛的牙关。”

于桂兰快步行了过来,右手疾出,撬开了爱女的牙关。

秋飞花把手中的丹丸。投入了齐宝莲口中之后,突然向后退了两步,凝神而立,双颊上泛生起一片红晕。

大厅中一片静,静得听不到一点声息。

所有的人目光,都投注在球飞花的身上。

只见秋飞花缓缓举起右手,虚空点出。

覆盖在齐姑娘身上的棉被起了一阵轻微的波动。齐姑娘突然长长吁一口气。

秋飞花一挥手,道:“行了,千女侠可以把令媛抬出去了。”

对症之葯,奇效立见,于桂兰送爱女步出大厅,齐宝莲已经清醒过来。

长长吁一口气,千桂兰低声说道:“孩子,去好好休息,娘还有点事办,回头,咱们母女再好好的谈谈。”

也不待宝莲姑娘答话,于桂兰已转身步入大厅,随手掩上了厅门。

秋飞花很沉着,坐在一张木椅之上,直待于桂兰重回厅中,才缓缓站起身子,道:“三位,哪一个先予赐教?”

齐元魁行了出来,一抱拳,道:“齐某人先出手。”

秋飞花道:“兄弟恭候。”

齐元魁缓缓举起了右拳,冷冷说道:“朋友,你们在小女身上下毒的手段,很卑下,但你秋朋友倒还有几分英雄气概,拳脚无眼,朋友小心了!”

话落拳出,呼的一声,直捣前胸。

秋飞花经轻一闪,拳势掠胸而过,只是那么毫厘之差,避开了齐元魁疾如流星的一击。

齐元魁冷笑一声道:“好身法。”

右脚随着击出的右拳,向前跨进半步,一抬右膝,撞向秋飞花的小腹,同时,拳横在胸前左手,五指半曲半伸,罩住了秋飞花前胸五处大穴。

秋飞花道:“这才像金鞭大侠的手法。”

右脚滑退半步,身躯侧转,避开了齐元魁一记撞膝。

不待秋飞花身子站稳。齐元魁蓄势张指的左手,闪电一般,抓了过来。

拳击、膝撞,都是配合这一招的应用,这一击,才是他主要的攻势。

秋飞花身躯忽然左右摇摆,有如风中飘动的柳絮一般。

似乎是陡然间,在齐元魁的面前出现了七八个秋飞花来。

齐元魁走了大半辈子的江湖,从没有见过这种怪异的身法,只见五指罩起的敌势穴道,一齐落空,不禁一呆。

就在一怔神问,秋飞花的右手已然无声无息的搭上了齐元魁的右腕。

但他一沾即放,轻轻咳了一声道:“齐大侠,承让,承让。”

齐元魁脸一红,默然不语,向后退了三步。

他败得很明显,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秋飞花右手五指,已然搭上了齐元魁的腕穴秋飞花施出的怪异身法,使得一侧观战的于桂兰和王天奇,都为之震骇不已。

目睹丈夫落败而退,于桂兰只好挺身而出,道:“贱妾领教。”

秋飞花目光一瞥木桌上的寒玉佩和飞鹰图,缓缓说道:“夫人但请出手。”

以金鞭大侠在江湖上盛誉,竟然未能在人家手下走过三招,于桂兰自然不敢丝毫大意,暗中提聚真气,突然双索齐出。

但见索影纵横,排山倒海般攻了过来。

这一击真还具有极大的威力,迫得秋飞花向后退了三步。

于桂兰一招抢得主动,立时欺身而上,双拳交锋,连环反攻。

秋飞花身躯摇转,人不离三尺方圆。

齐夫人的掌势,虽然一招连着一招,看上去把秋飞花圈入了一片掌影之中,但空白掌影重重。竟末沾得秋飞花一片衣角。

这一轮急攻,足足有二十馀招。

只听秋飞花长笑一声。右手一挥,内力涌出,顺着于桂兰的掌势,身子一闪,脱出重重掌影,道:“夫人,够了,咱们约定只攻三招,夫人已攻了二十三招之多。”

于桂兰黯然一叹,返到一侧。

王天奇突然大喝一声,右手一扬直捣过来。

秋飞花不再让避,右手一挥,硬接掌势。

哪如王天奇一掌劈出之后,身子却突然一转,左手抓起了盛装飞鹰图的小铁箱子。

秋飞花冷笑一声。道:“王员外,这做法太不够意思了吧!”

本是迎击的右掌突然的旁侧一接。把近身的掌力,引向一侧,脚末抬,膝未屈.瞬忽之间,人已跃到木案旁侧。右手折扇一沉,压在王天奇的左腕之上。

他动作大快,折扇压腕,话才传入了王天奇的耳中。

王大奇呆了一呆。道:“阁下高明得很啊!”

秋飞花冷笑一声,道:“王员外。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在失去飞鹰图之后,再丢掉一条老命。”

口中说话,折扇上内劲外吐,王天奇骤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挤得左腕手骨慾裂,只好松开了抓着铁箱子的五指。

秋飞花右手提起了小铁箱子,目注三人,拿了寒玉佩。微微一笑.道:“齐大侠,王员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若两位收存着寒玉佩和飞鹰图,对两位并非好事。”

突然一张手中折扇,轻轻一挥,顿觉红光耀眼,厅中灯焰摇摆,光亮一暗灯光复明,大厅中景物依旧。但却已不见了秋飞花的人踪。

王天奇灯下脸色灰白,神情黯然,似是对失去的飞鹰图,有着无比的痛惜。齐元魁双目圆睁,好像在想着什么心事。

齐夫人于桂兰望着大厅的门口出神,对刚刚发生过的事情,还有些不大相信一般。

只听齐元魁喃喃自语,道:“是他,定然是他了,天下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施用这样的兵刃……”

王天奇极度失望的神情,突然一振,道:“兄弟,你说是他?”

齐元魁似是还未把心中的疑问思索清楚,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应该是他,但又不像啊!”

于佳兰冷哼一声,道:“元魁,你在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么?王大哥往问你话,应该是他,又不像他”,这些话,哪一个听得懂啊!”

齐元魁叹口气,道:“我是说那柄折扇,纵横南北六十三省,黑道上中人,死于那风火扇下的。不下百人,就是号称义侠的白道人物,也有不少死伤于风火扇下的,三年间声誉雀起,名震江湖,但不过五年,天外来客彭伦,和那把令人闻名丧胆的风火扇,突然间一起消失。他来得突然,在江湖上掀起一阵浪涛,去得迅速。

像流星划过天空……”

于桂兰接道:“人家自报名秋飞花,怎会和三十年前的彭伦扯上关系?”

齐元魁道:“大人,我是说他那把折扇,一张之面,烛影摇红,扇面如火,满室都是耀眼的红光,正是当年传说的风火扇,但秋飞花大年轻了,自然不会是大外来客彭伦了。”

王天奇点点道:“兄弟这么一说,小兄地想起来了这件事,没有错,天下不会有第二把风火扇,秋飞花很可能是天外来客彭伦的弟子,第二代风火扇。”

齐元魁道:“纵观中原武林道上的人物,能在一两招间,就制住咱们的人,实还不多……”

于桂兰突然接口说道:“如若你们都觉着,应该败在他的手下,咱们败的也就该心服口服。其实,他武功高强,确然强过咱们很多,就算咱们三人联手,也未必是人家之敌。”

王天奇道:“但那飞鹰图……”

于佳兰道:“大哥,那飞鹰图,可是一幅很名贵的古画么?”

王天奇道:“你一点也不知道……”

于桂兰接道:“我也不用知道,那只不过是一幅画罢了,就算它很名贵,但它总不能重过宝莲的性命,如是你们能下败于人手的一口气,我倒觉着这是一个很完美的结局,宝莲得救了,我们丢了一块寒玉佩,你损失了一幅画,咱们败在他手中,但没有人见到,我现在觉着,人家选择这座大厅和咱们动手,有意的替咱们保留颜面。”

不知为什么?她对秋飞花的印象,一点也没有坏的感觉,不自觉的,竟替他辩护起来。

王天奇有些意外的感觉,怔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贤弟、弟妹,对那失去的玉佩,一点也不想追回来么?”

于桂兰道:“追回来?怎么一个追法,我看人家已经手下留情了,咱们就算追上他。也无法取回玉佩,说不定,还要赔上一条老命。”

王天奇转头望去,只见齐元魁木然的站着,对于桂兰的话,并无反对之意。暗暗吁口气,道:“贤弟妹那块寒玉佩,只是一块普通翠玉吧?”

于桂兰道:“当然它不是一块普通的翠玉,它有神奇名贵的地方。”

王天奇道:“可否说给为兄听听呢?”

于桂兰道:“玉都丢了,还有什么不能告诉人的,那玉佩带在身上,不论如何热的地方,都不会有热的感觉,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奇异之处了,但这已经够了。”

今夜之前,王天奇并不知道齐氏夫妇收藏有这么一块玉佩、显然齐氏夫妇,对收存这块宝玉的事,十分保密,但却不知那秋飞花何以知晓?

轻轻叹息一声后,王天奇缓缓说道:“贤弟和贤弟妹,对失去玉佩一事,似足毫无痛惜之感,但我却没有你们那种风度,我不甘心白白损失那幅飞鹰图。我要尽一切力量,把它找回来。”

但少开口的齐元魁接口道:“大哥,你对飞鹰图爱惜得有些过份,但小弟实在瞧不出它有什么特别名贵的地方?”

王天奇道:“那是贤夫妇对飞鹰图这幅画,知道的大少了。”

齐元魁“哦”一声,道:“这么说来,那飞鹰图是别有奇妙了?”

于桂兰道:“能不能告诉我们飞鹰图的奇妙何在?总不成还能冬暖夏凉,价值超过寒玉佩?”

王天奇叹道:“那幅飞鹰图,虽不能冬暖夏凉,但却有一点奇异之处,只怕大下再没有第二幅了。”

齐元魁道:“但闻其详。”

王天奇道:“那一双鹰目,夜晚之间,能够发出碧绿的光花,远远望夫,就像一只活鹰一般。”

齐元魁征一征,道:“有这等事?”

于桂兰接道:“大哥,就算那飞鹰图很名贵吧!但已经失去了,好歹换回了宝莲的性命,大哥也别再把这桩事放在心上了。”

王天奇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齐元魁道:“王兄,秋飞花说明了经过,咱们也用不着再追查什么了,宝莲已经得救,这件事应该到此为止,不过,小弟担心,花堂大变之后,左邻右舍,都知道宝莲死了,以后要她如何见人?”

王天奇道:“这不是什么难事,咱们请来名医,医好了宝莲,过几天,小兄再请他们来吃颇喜酒,当众说明一下,也就是了。”

于桂兰道:“大哥,我想起一件事,宝莲葯毒初解,身子还禾复原,我想先把她带回去调养两天再送来,不知大哥意下如何?”

齐元魁道:“这怎么行?未过三天,如何能够回门?”

王天奇道:“兄弟,母女连心,弟妹您的也不能算错。”

于桂兰道:“那真是多谢大哥了!”

王天奇道:“小事一桩,算不得什么。”

于桂兰道:“王大哥既然答应了,我想立刻把她带回去……”

齐元魁听得一皱眉头,怒声接道:“桂兰,这像什么话?也不能念成这个样子,我还要和大哥聊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痛失宝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