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21章 各凭因缘

作者:卧龙生

秋飞花道:“咱们连伤了对方的追踪和暗,以怕早已引起了对方的怀疑,除非南宫姑娘有什么特殊的布置,我相信一两天内。定然会有人找到此地。”

东方雁道:“兄弟也是这么一个想法。不过,南宫表姐,既然说了已经有了准备,似乎是不会骗咱们了。”

秋飞花道:“所以,咱们也准备一下。得到警讯,立刻赶往援手,不过,一动上手,就要尽快施下辣手,把对方杀死,或是制服,千万不可让他们漏网而去。”

东方雁道:“如若能留下一两个活口,逼问出一些内情,那岂不是更好。”

秋飞花道:“东方兄可是认为他们会说实话么?”

东方雁道:“东方世家中人,有一条家传戒律。那就是不能随意在人身施以毒刑。但这戒律并非是一成不变,如若对都是该死的人,在他们身上,施些手段,逼问口供,那也不算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了。”

秋飞花笑一笑,道:“逼问口供的事,似乎是用不着东方兄费心了,在下那位倪师叔,是逼问口供的能手,不论什么人,只要落在他手中,无不尽吐真言。”

东方雁突然长长叹息一声,道:“秋兄,我忽然担心起来……”

秋飞花道:“担心什么?”

东方雁道:“担心舍妹的安全。”

秋飞花一皱眉,道:“东方兄,你不是早已有万全的准备了。”

方雁道:“准备是有……不过,舍妹不会武功,行动之间,不够灵活,何况,她又很少在江湖走动。”

秋飞花道:“令妹不是有两个丫头随行护送么?”

东方雁道:“是啊!两个丫头武功虽然都过得去,但她们的江湖阅历太差,只怕无法应付下来。”

秋飞花道:“东方兄的意思呢?”

东方雁道:“在下的意思嘛,是希望秋兄帮个忙了。”

秋飞花道:“我能帮什么忙?”

方雁低声道:“如若舍妹乘追风驹来,我想三天之内,就可以到达,秋兄和兄弟一同出去接她。”

秋飞花道:“这个,只怕是不太好吧?”

东方雁道:“秋兄,反正这座茅舍中已经有不少南宫世家的高手,再加上令师等人,咱们留在这里。也不算什么很重要的人。”

秋飞花沉吟不语。

东方雁接道:“如若舍妹有了什么不忖之变,我这一生就无法安心,只怕秋兄,也无法安心了。”

秋飞花道:“咱们就要离去,也该告知南宫姑娘一声才是。”

东方雁道:“我看不用了,玉真表姐已经说过了,这几日不会和咱们见面,就算是告诉她,她也是无法知晓。”

秋飞花道:“东方兄,这件事,咱们要慎重处理,如是引起南宫姑娘的怀疑,那岂不是很大的麻烦么?”

东方雁道:“什么麻烦?”

秋飞花道:“南宫姑娘,似乎是早已经告诉咱们了,如若没有什么必要的事情,最好是不要轻易离开。”

东方雁道:“秋兄,这一点,阁下放心,如是表姐有什么责怪的地方,叫我出面承担,和你秋兄无关就是。”

秋飞花叹息一声,道:“如若东方兄一定勉强兄弟同往,至少,咱们也该通知摘星一声。”

东方雁打开房门,沉说道:“有人么?”

一个十八九岁的村女,应声奔了过来,一躬身,道:“什么事?”

东方雁道:“去通报南宫姑娘一声,就说我和秋兄回去迎接舍妹去了。”

年轻村女低声说道:“两位请稍候片刻,小婢去去就来,立刻就可以给两位回话。”

也不待两人答话,转身疾奔而去。

那少女去的很快,回来的更快,片刻工夫,人已去而复返。

东方雁道:“你见到了南宫姑娘。”

年轻村女摇摇头,道:“没有见到,不过,我见过了摘星姑娘。”

东方雁道:“她怎么说?”

年轻村女道:“她吩咐小婢说,姑娘正在闭关参禅,她是一个丫头,无法作主,希望两位等姑娘出关再说。”

东方雁道:“不错吧!秋兄,我晓得见不到玉真表姐,别的人就无法作主……”

目光转到那年轻的这村女身上,接道:“你再去告诉摘星一声,就说事关舍的生死,我不能等姑娘出关了。”

年轻村女一脸愁苦之色,道:“表少爷,你们准备什么时间走?”

东方雁道:“立刻就走。”

年轻村女呆了一呆,道:“这么快?”

东方雁道:“不错,我们出去还要勘查一下,免得临敌措手不及。”

伸手一招秋飞花,道:“秋兄,咱们走吧!”

飞花被他一把拖住,无叫奈何,只好放步向前行去。

即那年轻村女两人。神情十分尴尬,既不敢出手拦阻,又似不能任由两人离去,着两人的背计消失不见,才急步奔告摘星。

且说东方雁和秋飞花转出了两座庭院,暗影闪出了两个大脚村妇,拦住了去路。

东方雁停下脚步望去,只见两人都穿着土布紧身的短衫长裤,足上的布鞋,也用两条带子绑着,背上各插一把宽面短刀。

两个村女,并肩而立,拦住了去路。

东方雁轻轻咳了一声,道:“两位认识我么?”

两位村妇摇摇头,道:“不认识。”

右面的村妇笑一笑,接道:“不过,我们知道两位都是姑娘的贵宾。”

东方雁道:“我是南宫姑娘的表弟,复姓东方,来自东方世家。”

右面村女一躬身,道:“表少爷。”

东方雁道:“不敢当,在下要和这位秋兄出去一下办点事情,请两位让出去路。”

右面村妇道:“姑娘有过吩咐,没有她的命谕,任何人不得离开一步。”

东方雁道:“我们不是南宫世家的人!”

右面村妇为难的说道:“姑娘的命谕很森严,我们实在不敢轻易反抗,这一点,希望你表少爷多多包涵了。”

东方雁脸色一变,道:“你们姑娘怪罪下来,由我担当,快给我闪开去路。”

右面村妇吁一口气道:“表少爷,你别生气,我们是令谕难违,只要追风、摘星两位姑娘招呼一声,婢子们绝不敢拦阻。”

东方雁道:“我已要人去告诉摘星了。”

举步向前行去。

两个村妇伸手一拦,一身又拦在东方雁的身前。

东方雁伸手一拨,一个村妇拨摆开三步。

这虽是一拨之势,但东方雁用的手法却十分奇异。也用了六成力量。

只把那村妇拨退了三步,东方雁也不禁暗暗吃惊,忖道:“这些看来毫不起色的大脚村妇,武功竟似不弱。”

那村妇被一掌拨退,心中大急,“唰”的一声,抽出了宽面短刀。

东方雁也未料到这大脚村妇,在了解了自己的身分之后,仍然伸手动刀,不禁一皱头,暗道:“这妇人如此悍,看来,非要动手不可了,如是伤了她们如何对表姐交代。”

心念转动之间,突闻一声大喝道:“胆大泼妇,竟对表少爷无礼!”

只见摘星快步奔了过来,一躬身,道:“表少爷,原谅下人无知。”

那拔刀村妇还刀入鞘,屈下一膝,道:“见过摘星姑娘。”

摘星冷哼一声,道:“你要造反?表少爷是什么身分,你竟敢拔刀冒犯,还不行大礼请罪。”

那大脚村妇满脸委屈之色,却不敢巧言争辩,只好对着东方雁跪了下去,道:“表少爷恕罪。”

东方雁挥挥手,道:“罢了,罢了,你请起来吧!”

大脚村妇应声而起,站在一侧。

秋飞花暗暗点头道:“这南宫世家,规令森严,组织严密,层层节制,无怪能在全无男人主持大局的境况之下,还能保住盛名不坠。”

摘星笑一笑,道:“表少爷,你大人不见小人怪,她们都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不懂礼法,开罪之处,请责罚小婢就是。”

东方雁笑一笑。道:“想不到这里防守是如此的森严。”

摘星道:“强敌环伺,不得不森严戒备。”

东方雁道:“摘星,我是和秋兄出去一下,安排迎接舍妹的事,表姐闭关坐禅未醒,不便惊扰,要你姑娘作个主了。”

摘星道:“表少爷,姑娘也很担心东方姑娘的安危,坐关之前,特别交代小婢,策划安排迎接东方小姐的事,姑娘坐关,只有三天时间,等她出关之后,还来得及。”

东方雁道:“我想过了这件事,舍如若赶得急,三天内就可能到,为了舍妹安全,我们不能等南宫表姐出关了。”

摘星沉吟了一阵,道:“表少爷,你这么一说,小婢也真是有些茫然了,事情这么重大。小婢实也不敢耽误!”

东方雁道:“这么办吧,南宫表姐出关之后,如若责问起来,你推到我的身上就是。”

摘星道:“也只有如此了,事实上,表少爷如是硬要闯出去,咱们也是无法拦阻。”

东方雁道:“那就多谢姑娘了。”

摘星目光一掠两个大脚村妇,道:“传谕下去,任表少爷和秋爷离去。”

两个大脚村妇,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摘星一躬身,道:“秋爷,表少爷,恕小婢不送了。”

秋飞花道:“不敢有劳。”

这一次,两人通行无阻,很顺利出了这一座竹篱环绕的茅舍庄院。

东方雁有过一次离庄的经验,行动很小心。

这是五更时分,天色正暗,浓重的夜色,掩护了两人的行动。

秋飞花被勉强拖来,很少开口,一切事,都由东方雁作主。

东方雁带着秋飞花一口气奔出了五六里路,才停了下来。

这是一片荒凉的草地,目光所及处,不见房舍。

东方天际,已然泛现出鱼肚白色,夜色渐淡,景物已隐隐可见。

只听一声娇脆的轻笑传入耳,大树上,突然飘落下一位紫衣姑娘。

秋飞花转头去,竟是那神秘组合中的紫旗堂主。

双方相距,也就改变是八九尺的距离,晨曦中看得十分清楚。

这紫衣少女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第一个印象她很美,但却无法看出她的年龄,她似是二十三四,甚至二十六七岁,但如说他在二十左右的年纪,也可以说得过去。

只见她笑一笑,道:“两位早啊!既然见了面,似乎也用不着换衣服了。”

东方雁冷笑一声。道:“阴魂不敬。”

紫衣女摇摇头,道:“东方世家中,极受武林同道的敬重,想不到,阁下竟是出口伤人,千觉着有失东方世家的声誉么?”

东方雁道:“讲道理,要看对方是什么人了?”

紫衣少女举手理一下头上的秀发,笑道:“东方兄一定觉得我是个不可理喻的人了,对么?”

他一直和颜悦色,面带笑容,使东方雁有些不好意思,再也说不出难听的话,冷哼一声,未再接腔。

飞花一拱手,道:“姑娘在此等候很久了吧?”

紫衣女道:“不太久,只是我运气好。一出来,就遇上了两位……”

睑色突然一整,接道:“我手下有两个人。失踪下见,昨夜中发现了一具体,另一个生不见人,死不见。”

秋飞花笑一笑,道:“姑娘的意思,可是认定咱们是凶手了。”

紫衣女道:“秋兄,言重了,小妹并没有认定两位是凶手之意,小妹只是据实说明来意罢了。”

秋飞花道:“机缘巧遇。千载难逢,两日内两度碰头,这似乎是太巧合了。”

紫衣少女笑一笑,道:“三马渡河。各凭因缘,小妹的运气一向好。”

秋飞花道:“姑娘的耳目也机灵,连咱们的姓名,似乎都摸得很清楚了。”

紫衣女道:“这一点,何足为奇,两位都是江湖上的名人。”

秋飞花拱拱手,道:“是否请教姑娘的姓名?”

紫衣女道:“我穿着一身紫衣,是紫旗堂的堂主,已经很明显了,难道还不够么?”

飞花道:“紫衣堂主。只是代表你姑娘的职衔,咱们要认识你的人!”

紫衣女道:“那真是很荣幸的事,小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秋飞花道:“我们洗耳恭听。”

紫衣少女道:“名字很难听,两位不要见笑……”

语音一顿。接道:“小妹姓连名吟雪。”

秋飞花道:“很雅致的名字,真是名如其人,”连吟雪笑一笑,道:“得秋兄这么夸奖,好叫小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各凭因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