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25章 茶中下毒

作者:卧龙生

东方雁道:“这么说来,秋兄对台妹的印象不坏了?”

秋飞花道:“兄弟对令妹的感觉是如日耀目,不敢多看,所以么?平淡得很。”

东方雁一皱眉头,道:“舍妹为人虽然孤傲一些,但她对秋兄,似乎是已经很客气了。”

秋飞花道:“哦?”

东方雁道:“听舍妹的口气,似乎是并未对秋兄有所拒绝。”

秋飞花道:“那是因为在下没有对令妹提什么要求,所以,也无法拒绝。”

东方雁笑道:“秋兄,咱们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计较女人的小性子。”

秋飞花淡淡一笑,默不作声。

东方雁接道:“秋兄!对台妹,我了解得十分清楚,她既然未说不字,那就是默许了咱们登车去看看,走!兄弟带路,咱们瞧瞧去。”

秋飞花摇摇头,道:“算了,东方雁,咱们相信,令妹的设计,一定是巧夺天工。”

东方雁道:“兄弟却是有点不信,非得瞧瞧才能相信。”

伸手拉着秋飞花,大步向前行去,秋飞花无法拒绝,只好任那东方雁拖着向前行去。

行到了篷车前面,东方雁高声喝道:“妹妹,秋兄想见识一下你用什么方法能将这座篷车改得能作三个卧榻之用。”

车廉起处,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婢,探出头来,说道:“少爷,请上来吧!”

东方雁举腿一跨,登上篷车。

顺手一拖,把秋飞花也拖了上去。

只见篷车中铺着黄色的地毯,沿着一边,伸出一条宽约一尺的木凳,整座蓬车内只有那一只木凳,和木凳前面一张小木桌。

木桌上,早已摆好了三杯香茗,细点。

东方雁轻轻吁一口气,道:“小妹,你好像早已知道我要来了。”

东方亚菱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看看,但却想不到,你把人家秋兄也给拖来了。”

秋飞花微微一笑,未多接言。

东方亚菱道:“秋兄,巧妇难为无米炊,这地方大小了,无论如何的利用,也只有这大的空间。”

秋飞花回顾了一眼,道:“设计得很精美了,每一个用途,都占了车中空间的全部,无怪是很宽敞了。”

东方亚菱点点头,道:“看来,秋兄对建和机关之学,也有一点心得了。”

秋飞花道:“在下只知一二皮毛,谈不上心得二字。”

东方亚菱道:“秋兄请用茶吧!”

一辆篷车的空间,实不大,但在东方亚菱的完美设计之下,车中停了五个人,并不觉着拥挤。

秋飞花端起茶碗,轻轻喝了一口,只觉满口芳香,但余味却带一点苦涩的葯味。

东方亚菱轻声一笑,道:“秋兄,这茶味道如何?”

秋飞花摇摇头,道:“从来没喝过这样的茶。”

东方亚菱道:“这本来就不是茶。”

秋飞花道:“是葯。”

东方亚菱道:“是!一种很慢,但却很激烈的毒葯。”

秋飞花心头微微震动,但口里却笑着说道:“姑娘给在下这杯毒葯的用心何口呢?”

东方亚菱仲手端起另一个茶碗,揭起碗盖,竟然和秋飞花碗中的茶色一样。

轻敢樱chún,喝入了一口葯茶,东方亚菱笑一笑,道:“这种葯,食下之后,一日内,毒攻心脏,必死无疑。”

东方雁脸色一变,道:“妹妹,你这是什么用心。”

他对东方亚菱,知之素深,如她绝不曾随口胡说。

东方亚菱诡媚一笑,道:“哥哥,这里有三杯葯茶,我和秋兄各喝一杯之,还有一杯是留给你的。”

秋飞花心中虽然也有些嘀咕,但他还沉得住气,倒是东方雁急得面红耳赤,罕·“妹妹,你先毒死秋兄,又想自己吞毒而死,现在,好像连我也要毒死了。”

东方亚菱道:“哥哥,我离家的时候,留了一封信,告诉爹娘,说是奉你之命,偷偷离家,我如是被毒死,你还能一个人回去么?”

东方雁道:“爹娘虽然疼爱你,但也不能让你胡做非为,你茶中下毒,毒死了别人,也把自己毒死,这些事,难道爹娘还查不出来么?”

东方亚菱举手,理一下安边散发,笑一笑,道:“哥哥,秋兄是不是你的好朋友?”

东方雁道:“不错,很好的朋友。”

东方亚菱道:“秋兄是你的好友,我是你唯一的妹妹,你如不喝下这杯毒茶,岂不是连我们也不要了。”

东方雁道:“妹妹,看你说的似乎是很认真啊?”

东方亚菱笑道:“秋兄不了解我,也许认为我是在胡说八道,但哥哥,你应该明白,我不是随便说话的人。”

东方雁道:“正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随便说话的人,我才觉着事态十分严重。”东方亚菱道:“哥哥,如若我们要被毒死了,你也应该陪陪我们,要是你不喝这杯茶,从此起,我就不再理你了。”

东方雁脸上铁青,端起茶,道:“好!我喝下去。”

举杯就chún一饮而尽。

他虽然最后喝下毒茶,但却是一口气把一杯毒茶喝完。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端起茶杯,道:“秋兄,请啊!”

也把一杯毒茶喝完秋飞花笑一笑,道:“东方姑娘,这杯毒茶,一定要喝完才成么?”

东方亚菱道:“不错,一定要喝完才成。”

秋飞花道:“为什么?”

东方亚菱道:“我这每一杯茶中,放的毒葯都有一定的份量,如是你不把那一杯毒茶喝完,怕是毒性不够,那就不足以致命了,到时间,闹的不死不活,小妹就大对不起秋兄了。”

秋飞花道:“这么说来,是非得把这一杯毒茶喝完了。”

东方亚菱道:“不错,秋兄既然喝了一口,最好把这一杯全喝下去。”

秋飞花道:“好吧!不死不活的,比死了更为难过。”

东方亚菱道:“那就快请吧!”

秋飞花笑一笑,端起茶杯,全部喝了下丢。

东方亚菱淡淡一笑,道:“哥哥,秋兄,你们都这样信任我么?”

东方雁道:“你这样逼我们,我们不想喝也不成了。”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哥哥,秋兄,你们都有着精深的内力,是么?”

东方雁道:“内功又能如何,也无法解身中之毒啊?”

东方亚菱道:“至少你们把血脉打开了,死的时候,可以舒适一些。”

东方雁轻轻吁一口气,道:“妹妹,我找你出来,让你涉险受惊,你折磨我一个人就是了,但这些都和秋兄无关,快解了秋兄身上的之毒,让人家走吧!”

东方亚菱道:“你呢?”

东方雁道:“哥哥陪着你,等候毒发身死。”

东方亚菱脸色一整,道:“哥哥,这种毒,没有法子解去,请你闭上双目吧!快生运气调息。”

东方雁目注秋飞花,长长吁一口气,道:“秋兄,兄弟对不起你。”

秋飞花道:“不要紧,在下很相信命运,人应该死在哪里是一定的。”

东方亚菱不再理会两人,缓缓闭上双目。

秋飞花淡淡一笑,也闭上双目。

只有东方雁心头焦虑至极,目光转动,早已不见了两个随来的丫头。

原来,东方亚菱早已示意,两个丫头已悄然下车而去。

东方雁凝目望去,只见秋飞花气定神闲,紧闭双目,运气调息,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

冉看东方亚菱时,只见她秀目紧闭,嘴角间浮现出安详的微笑,似乎是完全不把生死之事,放在心上。

东方雁轻轻吁一口气,忖道:“他们这样沉着,我急也是无用了。”

心中念转,怒火渐平,也闭上双目运气调息起来。

正当东方雁,秋飞花,真气流转,渐入忘我之境时,东方亚菱霍然睁开了双目。

只见她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解开布包,取出了两枚金针。

双目凝注东方雁的前胸比划了一阵,突然一咬牙,把金针刺了下去。

东方雁身躯颤了一下,睁开双目,望了东方亚菱一眼,重又闭上双目。

他似想说话,但口齿启动,却末发出一点声息。

东方亚菱卷衣袖拭一下头上的汗水,目光又转到了秋飞花的身上。

同样的部位,在秋飞花前胸上比划了一阵,东方亚菱突然伸出右手,一针刺了下去。

秋飞花也有着东方雁同样的反应,身子颤动了一下,睁开了双目,望望东方亚菱,但立刻又闭上双目。

望望两人逐渐又恢复了安静的神态,东方亚菱突然伸手,在车沿的木框上按了一下。

但闻“仆”的一声轻响,木壁间敢开一个小孔。

东方亚菱伸手取出笔砚,和一幅白绢,拂拭去小木桌上的茶水,摊开白绢,伏案画了起来。

她画得限用心,也很仔细,挥笔熟练快速,不一会工夫,已画出了一座十二一层的宝塔。

描绘出那塔形的轮廓之后,东方亚菱的画笔,突然间。转变的十分缓慢。

天色逐渐的黑了下来,东方亚菱点起了两支火烛。

不知道耗去了多少时间,两支蜡烛,都已经烧成了半残,东方亚菱才停下了蕊笔,白纸上,盏出了一幅玉塔图,完全模仿黄元奇雕刻的那玉塔一样。

每一层上的盏面,位置,都完全一样,东方亚菱凭藉着强力记忆,尽量求真。

这是极耗心神的事,东方亚菱画好了一幅绢画,已然累得满脸倦容。

她仲展一下双臂,长长吁一口气,日光转注到秋飞花的脸上,凝注了片刻,突然仲手,拔下秋花身上的金针。

秋飞花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两道冷森的目光,盯住在东方亚菱的身上,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东方亚菱轻轻叹息一声,道:“秋兄,你有什么要说么?”

秋飞花道:“没有。”

东方亚菱道:“秋兄,看来,你对小妹有着很多的误会?”

秋飞花道:谈不上误会,在下只是有很多不大了解的地方,希望请教姑娘!”

东方亚菱道:“你说吧!小妹会很用心的听。”

秋飞花道:“姑娘先要我们喝下一杯葯酒,然后,又在我们的前胸上刺了一针,不知是用心何在?”

东方亚菱道:“秋兄的感觉呢?

秋飞花道:“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觉着像做了个梦一样。”

东方亚菱道:“这和做梦有很大的不同。”

秋飞花道:“哦!哪里不同了。”

东方亚菱道:“梦里景物依稀,至少,你的记亿不曾那样清楚,但现在,你每一点经过,都记忆得十分详尽。”

秋飞花道:“原来如此。”

东方亚菱回过头去,拔下东方雁身上的金针,道:“哥哥,我实在很倦了,不知道……”

东方雁接道:“慢着,你可是在下逐客令?”

东方亚菱道:“哥哥,你知道,我的身体一向不好,我很倦了,实在需要休息。”

东方雁道:“可以,但你在休息之前·一定要解说清楚。”

东方亚菱的脸上,确有无比的困倦,脸色苍白,缺乏血色。

东方雁点点头,道:“妹妹,我看得出来,你的确很困倦,实在很需要休息了,不过,你先得解说清楚两件事情,然后才去休息。”

东方亚菱道:“哥哥,你想问什么?”

东方雁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我们喝下一杯毒茶,然后,又刺了我们一针。”

东方亚菱道:“哥哥,你问的和秋兄一样啊!”

东方雁道:“秋兄已问过?”

东方哑菱道:“是!不过……”

东方雁道:“秋兄既然问过了,那就算了,你很倦,咱们就不用谈了,秋兄,咱们走吧!”

他的脸色一直带着轻微的怒意,虽然他尽力忍耐着,没有发作出来。但表现忿怒之色,已然溢于言表之间。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哥哥、秋兄,恕我不送了。”

东方雁翻身跃下马车,秋飞花也只好跟在东方雁的身后市丢。

两人下了篷车,直向五岳庙中行去。

这时,天色已然到了二更过后,夜色浓深,还下着毛毛细雨。

东方雁晃燃了火摺子,找一处干净地方坐了下来。

收好火摺子。东方雁长长叹一口气“道:“秋兄,兄弟抱歉得很?”

秋飞花道:“什么事?”

东方雁道:“关于舍妹的为人,想不到,她竟然会这样胡闹。”

秋飞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茶中下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