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27章 南宫世家

作者:卧龙生

秀秀道:“因为,小姐说我们粗手粗脚,做得太马虎,不让我们插手。”

秋飞花心中十分感动,但他表面上,仍然保持适度的冷静,微微一笑,道:“那真要谢谢你家姑娘了。”

秀秀叹一口气,道:“秋相公,我从来没有见过我们小姐对任何一个男人如此好过……”

秋飞花哦了一声,道:“姑娘,现在我们应该如何?”

秀秀道:“现在吗?我们小姐早交代过了,她要你好好地睡一觉。”

秋飞花道:“哦!可是我现在没有倦意。”

秀秀笑一笑,道:“我们小姐交代,你非睡一下不可,因为,只有睡一下,精神好些,她才能替你切磋武功。”

秋飞花吃了一惊,道:“切磋武功,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小姐不是不会武功么?”

秀秀道:“只能说我们小姐手无缚鸡之力,但绝不能说她不会武功。”

秋飞花道:“怎么回事,姑娘仍把在下弄糊涂了。”

秀秀道:“我们小姐只是没有练过武功,她觉着练武功,化费的时间太多,如果把那些时间用在别的地方,所得到的,岂不更多?”

秋飞花道:“如是一个人不肯花时间去练武功,怎会有一身武功呢?”

秀秀道:“我们姑娘胸中记述的武功,虽不敢说是天下第一,但她博览群书,胸中记忆之多,当今之世,很少有人及得了。”

秋飞花道:“就算她学问很好,但她如何和我比武呢?”

秀秀道:“口比。”

秋飞花道:“这倒是从未有过的事了。”

秀秀道:“所以,你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养好了精神,也好一心一意的对付你们姑娘了。”

未来得及答话,秀秀已经转身向前飞去,一面说道:“公子,请随小婢来吧!”

款款深情,多种温柔,正好是找到了秋飞花的缺点。

秋飞花心中想拒绝,但口中却说不出来,不由自主的跟着秀秀身后行去。

秀秀带着秋飞花直行到篷车前面。

微微欠身,秀秀缓缓说道:“公子,请上来吧!”

秋飞花怔了一怔,道:“这不是你们小姐的住处么?”

秀秀道:“是!不过,现在请你秋相公上去休息了。”

秋飞花道:“这个,不太方便吧!”

秀秀道:“秋公子,好好的睡一觉吧!要明白,我们小姐口试武功,如是你不能通过,那岂不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么?”

秋飞花笑一笑,道:“你家小姐,有过目不忘之能,如是她记熟了很多古古怪怪的招术,只怕我也难是她的敌手。”

秀秀道:“我们姑娘不会故意刁难于你,她虽是口述,但却是有闻有路,不同凡响。”

秋飞花道:“她记了许多武功,为什么不肯去学一学呢?”

秀秀道:“姑娘说,世上可学的东西太多了,她没有时间,去浪费在学武之上。”

秋飞花道:“但她在江湖之上行走,岂不是一件很大的危险么?”

秀秀道:“姑娘防身的办法很多,再加上我和兰兰从中保护,那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秋飞花问道:“秀秀,你们小姐。有些什么自保之道?”

秀秀笑一笑,道:“这个么,详细的情形,我也不知道了,我们小姐,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本领。”

秋飞花还想再问,但秀秀却微笑不言,似是不想说了。适可而止,秋飞花只好忍下出口之言,轻轻吁一口气,缓步登上了蓬车。

秀秀随手放下了车门垂帘。

两日夜的辛劳,秋飞花事实上,已然疲劳万分,洗了一个澡后,更觉着倦意袭人。

篷车上的卧榻很舒适,一股香气,扑入鼻中,秋飞花很快地睡熟过去。

这一睡,足足睡了五六个时辰之久,醒来时,只见篷中高燃着一只红烛,轮声辘辘,蓬车已在走动。

东方亚菱坐在一张锦墩上,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

秋飞花挺身而起,道:“姑娘,你……”

东方亚菱接道:“我坐着也是一样,秋兄睡得很香甜,想来疲劳已恢复了。”

秋飞花有些尴尬地说道:“在下从未这么贪睡过。”

东方亚菱道:“你耗去的心力太多,有这一场好睡,才能使你恢复过来。”

秋飞花轻轻吁一口气,道:“惭愧啊,惭愧。”

东方亚菱道:“锦榻后面盆中早备冷水,秋兄请洗个脸,小妹还有事领教。”

秋飞花心中一动,暗道:“现在,就要考验我的武功吗?”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东方兄现在何处?”

东方亚菱道:“他骑马走在篷车前面,保持五丈的距离,兰兰驰车,秀秀走在车前两文处,如是有敌人,定然逃不过他们的耳目,若有警讯,他们会很快传出。”

秋飞花道:“咱们的处境,很危险么?”

东方亚菱道:“很危险,事实上,方圆百里之内,都在一个庞大、神秘的江湖组合监视下。”

秋飞花点点头,道:“在下也听到了这么一个组合,以姑娘才慧之高,是否知道那庞大、神秘的组合,是怎么回事?”

东方亚菱道:“整个的江湖,都有了很大的改变,但那个神秘的组合,并未统率江湖,这一片是非之地中,就有很多个不同的组合中人。”

语声微微一扬,接道:“奇怪的是,还有很多跑单帮的,一两个人,结成一伙,在这片是非圈中打转。”

秋飞花微微一笑,道:“姑娘到此,不过数日,已经对大局了解很多。”

东方亚菱道:“秋兄夸奖了。”

这时,秋飞花已对东方亚菱胸罗之博,生出了敬佩之意,轻轻吁一口气,道:“姑娘,目下情势,混淆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样多武林人物,都云集于这一片土地之上。”

东方亚菱道:“听说,南宫表姐取得了鹰图、玉佩。”

秋飞花道:“是!”

东方亚菱道:“那是当今武林中最使人向往的两件宝物,自是难怪人人趋之若鹜了。”

秋飞花心中已知道南宫玉真已由鹰图之中,得到武功,口中却故意地问道:“亚菱姑娘,那鹰图、玉佩,究竟是什么作用?”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我想那是一种武功……

秋飞花道:“玉佩之上,是否也记有武功呢?”

东方亚菱道:“应该是没有,不过,把鹰图和玉佩连在一起,可能是玉佩和鹰图有着连锁作用……”

语声一顿,接道:“秋兄,鹰图出在南宫世家,当时南宫世家为争这张鹰图,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玉真表姐难道没有告诉你这件事么?”

秋飞花道:“没有说得很清楚。”

东方亚菱道:“也许玉真表姐,也不太清楚,不过这一次,咱们能够见到她时,我就想法子问个明白。”

东方亚菱道:“姑娘,咱们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不知道姑娘是否忘记了。”

东方亚菱道:“什么事?”

秋飞花道:“咱们还要去救那书术君子黄元奇,不知道姑娘是否忘怀了。”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秋兄,很多事,我已和家兄谈过,对目下局势,了解不少,咱们几人的实力,自保或许可以,但如想救黄元奇,恐怕力量就不够了。”

秋飞花道:“姑娘的意思是……”

东方亚菱道:“我想请表姐帮忙,咱们联手所有的力量,去解救书术君子。”

秋飞花道:“南宫姑娘肯管这件事么?”

东方亚菱道:“南宫世家近些年,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玉真表姐既然出来了,可能就解除了这个禁制,为了江湖大局,玉真表姐不会坐视不管。”

秋飞花道:“但愿姑娘判断没错。”

东方亚菱嫣然一笑,道:“秋兄,小妹想请教一件事。”

秋飞花道:“什么事?”

东方亚菱道:“你怎会如此关心那书术君子黄元奇呢?”

秋飞花道:“就义理而言,他没有杀人,不该偿命,就才艺而言,他是武林中难得一见的奇人,我希望,他能不死……”

东方亚菱道:“就这样简单么?”

秋飞花道:“也许还有,但我说不出来。”

东方亚菱道:“严肃点说,他的生死,关系着今后十年江湖大局。”

秋飞花怔了一怔,道:“这么严重么?”

东方亚菱道:“小妹是这么一个想法,就算不是十成十,也差不了多少。”

秋飞花说道:“如此重要的事,咱们难道还坐视不救么?”

东方亚菱道:“就是要救他,所以,我才立刻动手,希望汇合表姐那一股力量,因为,这一救,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一旦失败了,咱们就没有再下手的机曾,因为他们可能会杀了他。”

秋飞花道:“为什么?”

东方亚菱道:“因为,他们利用书术君子黄元奇的重要时间,已经过去了,如是情非得已,他们可能会杀了他。”

秋飞花道:“如是他们对黄元奇动了杀机,那就很难保护了。”

东方亚菱道:“所以,我担心不是咱们能力所能及,必须要联合表姐才行。”

秋飞花默然不语。

东方亚菱笑一笑,接道:“秋兄,你遇无难翁,得他传授武功,实是盖世奇遇,只可惜,他毒伤已经发作,为了救他性命。我不得不冲进大殿,想不到这老人家为德不卒,医好了他的痛,竟然不再传授你的武功了。”

秋飞花抬起头来,望了东方亚菱一眼,缓缓说道:“姑娘,对这份旷世奇遇,在下已觉得受惠太多,姑娘能及时救得家师的性命,在下也一样感同身受。”

东方亚菱道:“秋兄,有一件很抱歉的事,那就是我们在殿外面看了很久,对无难翁传授你的武功一事,我们也听到了不少,就小妹观察所得,他至少还有二成没有传授给你。”

秋飞花听得不感不服气,道:“姑娘怎知他还有两传授在下?”

东方亚菱道:“我不知道他的武功如何,但我知道他几时会死,他心中有数,可以在他死亡之前,把武功传授于你,而且,会把所有绝技传授给你,我由此推断,他还有两成武功,未传授给你。”

秋飞花道:“他如不授武功,至少可多活些时间。”

东方亚菱道:“那也未必,他不是中的普通之毒,能以深厚的内功。把毒性逼集于一处。”

秋飞花道:“他传授在下的武功,一面口述,一面手授,姑娘能够记得好多?”

东方亚菱道:“前面一段,我没有看到,后面我看到的,大都记入胸中。”

秋飞花道:“听秀秀说,你根本不会武功。”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我不会,但我胸中蕴藏很多,可为人师。”

秋飞花道:“这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了。”

东方亚菱道:“一点也不奇怪,读书一道,我有过目不忘之能,对武功也是一样,只要我听到的,就可记在胸中。”

秋飞花笑一笑,接道:“姑娘,以你这等绝世智慧,如若学武,定然是能学到第一等身手了。”

东方亚菱摇摇头,道:“秋兄,你见过一个月三十天,月亮都是圆的么?“秋飞花道:“没有。”

东方亚菱道:“上天给了我过目不忘的才气,也给了过人的记忆,但却给了我一副不适练武的体质和骨骼。”

秋飞花打量了东方亚菱一眼,道:“姑娘,这一点,在下倒未瞧出来。”

东方亚菱道:“你看不出的,我自己感觉到,我不是不想学武,但我不能学,我苦苦研读葯书,就是想用葯物,以补我天赋的缺憾……”

秋飞花接道:“世上,有这么样的葯物么?”

东方亚菱道:“有,不过,也等于没有。”

秋飞花道:“怎么说?”

东方亚菱道:“因为,有两味主葯太难找,世上是否有这葯物……”

秋飞花接道:“只要武林中有这些传说,自然就就会有这些葯物了。——“东方亚菱道:“我听了很多人说过那些葯物,但我问起他们时,都不能肯定的说出见过那些葯物,证明了,那葯物只是传说,却没有人见过。”

秋飞花道:“姑娘可否说出那葯物的名字?”

东方亚菱道:“你如若对葯物没有研究,我就算说出来这两种葯物的名称,你也未必会知道那些是什么葯物了。”

秋飞花道:“我可能不知道,但我也可能知道。”

东方亚菱笑一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南宫世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