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28章 心狠手辣

作者:卧龙生

马堂道:“为什么?”

秋飞花道:“动手难免会有所伤亡。”

马堂道:“阁下尽管施下毒手,在下就算战死此地,也不会有怨恨之心。”

秋飞花道:“嗯!”

马堂道:“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上亡,咱们在江湖上走动的人,死于江湖那也是正常的结果。”

秋飞花道:“马兄,颇有英雄肝胆,不知为什么要为大合堂这一个神秘的组合效力?”

马堂道:“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本就是苦多乐少,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人的痛苦,咱们没有这份交情,也没有这份荣幸。”

秋飞花道:“马兄,不再想想么?”

马堂道:“在下已经想的很清楚了,阁下请出手吧!”

秋飞花道:“阁下先请出手。”

马堂道:“兄台武功高强,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虽然坚持相秋飞花为敌,但神情之间,对他的武功,却流露出无比的敬佩。

也正因为如此,秋飞花才再三婉言相劝,希望能免去这一场搏杀。

但见马堂缓缓举起双轮,突然一仲右手,轮光如雷,疾射而至。

秋飞花一闪,避开轮光,却是没有还手。

马当双轮展动,幻起了一团轮影。

一大片光影,像乌云压顶一般,直卷过来。

秋飞花身子连闪,避开了三招,仍是没有还手。

马堂收住双轮,淡淡一笑,道:“阁下何以不肯还手,难道觉着在下不配和阁下动手么?”

秋飞花道:“马兄不要误会,再下之意……”

马堂接道:“不用解说了,咱们只有一个办法解开今日之结。”

秋飞花道:“我知道,动手一战。”

马堂道:“不错,阁下不用手下留情了。”

双轮一振,一前一后的向前攻了过来。

秋飞花双肩摇动,由两道轮影中穿了过去,回手拍出一掌。

这一掌,疾快如风,击向马堂的右肘关节。

马堂右轮猛收左手钢轮,猛地旋转过来,迎上掌势。

轮上锋刃闪光,迎刺向秋飞花的右掌。

秋飞花一吸气,陡然间向后退出了三尺。

马堂一轮落空,立刻收回左轮,秋飞花却如影随形一般地追了上来,马堂右手一抬,右手钢轮又推了出去。

一片轮光,直射前胸。

秋飞花叹息一声,道:“阁下苦苦相逼,那就别怪在下心狠手辣了。”

马堂双轮交互击出,幻起了一片轮影,展开了一轮快攻。

秋飞花右手一拍,摺扇展开,挥扇还击。

别看秋飞花手中只是一只摺扇,但他忽张忽合,忽而当作铁笔点开了轮光,忽而当作利刀,削向马堂的双腕。

开始之时,马堂轮变的攻势,十分激烈,但见轮光闪动,攻势猛恶异常,二十招后,秋飞花折扇的变化更见奇异,竟把马堂的双轮给压制下去。

秋飞花取得了优势之后,立时展开反击,扇影纵横,竟然把马堂的双轮完全封于门外。

扇影点点,完全不离马堂的前胸。

马堂被迫的连连向后退避,片刻间,后退出了一丈多远。

秋飞花的摺扇,几次距离马堂前胸数寸处,突然停了下来。

秋飞花明明可以伤到马堂,便都手下留情。

秋飞花手下留情,对马堂而言,也是很大威胁。

明明是随时可能被人杀死,但对方却一直手下留情,这自然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马堂心中又气又怒,但又无法发作,秋飞花似是已瞧出他焦急之状,摺扇忽然一变,拍的一声,敲在马堂的右腕之上。

马堂右腕一麻,五指松开,钢轮跌落实地。

秋飞花摺扇回转,“波”的一声,又击在马堂的左腕之上,折扇移动,借一股反弹之力,点中了马堂的前胸。

左右分击,合扇一点,分袭数处,但却一气呵成。

一则是秋飞花折扇出手太快,二则是马堂也有意被人点中穴道。

原因是,他如再打下去,必将是破绽愈来愈多,说不定还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秋飞花点中了马堂的穴道之后,还末及转过身子,忽觉脑后生寒,两股金风,疾劈而至。

头未回顾,目未转视,秋飞花摺扇回扫,封开了两柄单刀。

转头望去,只见六个黑衣人,已团团围布四周。

东方雁仍和两个黑衣人,动手相搏,双刃一剑搏杀的难解难分。

秋飞花一皱眉头道:“诸位这等苦缠不休,那就别怪我下手恶毒了。”

手中摺扇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但见摺扇张台,忽点忽削,只不过片刻工夫,六个黑衣人,全都被点中了穴道,倒摔在地上。

秋飞花自得无难翁授艺之后,武功突进,到了另一个境界,一般江湖人物,已无法和他对手相搏。

东方雁目睹秋飞花片刻之间连伤九人,心中大感羞恼,暗道:“人家连伤九人,我连两个也未放倒,实有负东方世家的威名。”

心中大急之下,突然大喝一声,施出东方世家的连环三绝剑招。

剑闪一片寒光,惨叫声中,把两个黑衣人腰斩四截。

十一个黑衣人,片刻间,二亡九伤,无一人逃离开去。

望望满地伤亡的黑衣人,东方雁突然感觉到,武功造诣上,和秋飞花有着一段很长的距离。

两人在成就的过程中,似乎是有了愈来愈远的距离。

望望秋飞花,慾言又止。

秋飞花已瞧出东方雁的心意,微微一笑,道:“东方兄,此番得贵兄妹之助,使秋某人机缘巧遇,学得不少精奇武功,初试锋芒,果然获益不浅。”

言下之意,无疑是说,咱们武功,原在伯、仲之间,但自得无难翁的传授之俊,武功才突飞猛进。

只听一个轻柔的女子声音说道:“无难翁乃当代有数高人之一。秋兄得他授武功,自然是非同凡响了。”

秋飞花头看去,只见说话的正是东方亚菱。

不知何时,她已由竹阵中行了出来。

秋飞花道:“姑娘,除了这一批人手之外,还有别的人么?”

东方亚菱道:“这只是一批试探的人手,他们早已对咱们留上了心,岂肯派出这样的弱手,对付咱们。”

秋飞花道:“他们安排对付咱们的人?”

东方亚菱道:“小妹的目力,夜暗中不能及远,所以,我没有看到他们,但小妹推想,他们就在左近埋伏着。”

秋飞花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道:“这十一人,用心只是掩遮耳目,分散咱们注意之力,便于他们在四周埋伏。”

东方亚菱道:“大概是如此了……”

东方亚菱接道:“秋兄,小妹刚才看到了秋兄出手武功。”

秋飞花微微一笑,道:“姑娘有何指教?”

东方亚菱道:“你很聪明,昨天学会的武功,今日就可以用来克敌了。”

秋飞花脸一红,道:“在下自知,未得精髓,运用起来,有些手不应心。”

东方亚菱道:“不错了,你把很多的招式变化,能够分开应用对敌,足见高明,不过,可惜秋兄只学会了那精奇招数的变化,但却没有体会到那份精髓要旨,所以,如若遇上了真的高手,对敌进招之间,就难免有些生硬了。”

秋飞花道:“姑娘觉着在下应该如何才能学得精髓?”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多下一点工夫,体会出那招数变化的窍要,自然就会渐有进境。”

秋飞花道:“姑娘能够指点一下么?”

东方亚菱笑一笑,道:“秋兄,如若相信小妹,天亮咱们再切磋一番。”

秋飞花心中对那东方亚菱,已然生出了敬佩之心,笑一笑,道:“天亮之俊,在下当向姑娘请教。”

东方雁道:“妹妹,咱们要在此地,停留多久?”

东方亚菱道:“不知道。”

东方雁道:“咱们总不能永远停在此地吧!”

东方亚菱道:“我的蓬车中,备有吃喝之物,在此地等个三五天,也不会让你饿着。”

东方雁道:“妹妹,我看如其守候此地,那还不如冲出去的好。”

东方亚菱道:“哥哥,兰兰、秀秀要保护我,能够放手对敌的只有你和秋兄,如是敌人绵连不绝的攻击,你们也许能突围而去,但你们总不忍心把我丢在这里吧!”

东方雁回顾了一眼,道:“妹妹,你说这四周,埋伏有人?”

东方亚菱道:“是!”

东方雁道:“怎么不见有所动静?咱们已伤了他们十一个人。”

东方亚菱道:“就是因为他们发觉咱们不好对付,所以,才慎重从事。”

秋飞花道:“难道,他们准备把咱们困在此地么?”

东方亚菱道:“看目下的形势,他们似乎是把咱们困在此地的成份大了。”

秋飞花道:“姑娘,趁他们围困咱们的阵势,尚未布好,冲出去不是方便一些么?”

东方亚菱道:“秋兄,敌暗我明,他们连绵不绝的沿途施击,不会让咱们有片刻休息时间,就算你和我哥哥都是铁打的人,也会有着疲累不堪之感。”

秋飞花道:“但咱们这样固守下去,虽然可以试山一部分敌人的实力,但也给了敌人很多的时间,可以从容布置。”

东方亚菱道:“那是没有法子的事了,天下本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咱们固守此地,对咱们利多害少,而且是以逸待劳,不给他们选择决战的时、他……”

语声一顿,接道:“选择这一处决战之地,对秋兄而言,最是有利。”

秋飞花道:“哦!”

东方亚菱道:“秋兄由无难翁那里学的武功,正好用来作为对敌试验之用,小妹再从旁建议一二,我相信几场恶战下来,秋兄必有很大收获了。”

秋飞花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东方亚菱目光转注到东方雁的脸上,道:“哥哥,评断一下,你和动手的人是几等武功。”

东方雁道:“不算一等,应该是二等中一流身手。”

东方亚菱道:“哥哥,你能对付几个人。”

东方雁道:“四个,如是四个人围攻于我,还可以对付,四人以上,对付起来那就大感吃力了。”

东方亚菱道:“这么说来,这称大合堂的组合,是个非同凡响的组合了,随行的喽罗,小卒,都是一流身手。”

东方雁道:“妹妹,哥哥一向不问你做的什么事……

东方亚菱接道:“现在,你想问问是么?”

东方雁道:“是!哥哥想知道,你究竟是在做什么?”

东方亚菱沉吟了一阵,道:“第一我在试试看,那个大合堂中有些什么样的能人;第二,我要生擒几个人,问问那个神秘的组合,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物领得。”

秋飞花道:“他们不会讲的。”

东方亚菱道:“不是不讲,而是……他们根本就不会知道是谁。所以,咱们安用些方法才行。”

秋飞花突然一把抱住了东方亚菱,道:“暗器。”

纵身闪开了五尺。

一支长箭,挟一阵劲风锐啸,掠过秋飞花身侧而去。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谢谢你,秋兄。”

秋飞花放开抱住东方亚菱娇躯的右手,缓缓说道:“事出突然,来不及招呼姑娘,冒昧出手,唐突姑娘之处,远望多多原谅。”

东方亚菱道:“为了救我的性命,小妹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说到唐突二字。”

抬头望望天色,道:“天色快亮了,他们应该展开攻势了。”

秋飞花微微一笑,道:“咱们一夜辛劳,也该吃点东西,休息一下了。”

东方雁道:“对!应该吃一点东西了。”

三人重回竹阵,秀秀由蓬车中取出食用之物,分给三人食用。

东方亚菱的蓬车,装设得十分齐全,拿出的食物,竟然还是冒着热气。

破晓过后,天亮得特别快速,三人一餐未完,天已大亮。

由阵望去,只见竹阵外,伤死之人,早已移走,二十几个黑衣劲装,团团把竹阵围住。

东方亚菱轻轻吁一口气,道:“秋兄,哥哥,他们准备在此与咱们决战了,调来了不少的人手。”

秋飞花道:“姑娘,咱们看阵外,十分清楚,他们看咱们是否也很清楚呢?”

东方亚菱道:“这阵势明显排八卦九宫,暗吟五行生克,只要不进入阵中,土克之门不起变化,在阵外,也可以清晰的看到阵中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心狠手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