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29章 武林三魔

作者:卧龙生

秋飞花道:“他们是什么人?”

东方亚菱道:“他们是‘川东三魔’,不过,他们喜欢别人称他们为‘川东三仙’。”

秋飞花道:“亚菱,你很少在江湖上走动,怎知川东三仙。”

东方亚菱听他直称亚菱之名,心中一阵羞喜,双颊泛起了一片红之色,说道:“在我们家里,有一幅武林侠义图,也有一幅武林魔怪图,江湖上着名的大侠、魔怪,不仅上面有记述,而且绘有图像,只不过,一般人不会有我这样好的记忆,看过之后,也不会记在心中,再见他们之面,也不会记在心上了。”

秋飞花道:“不会看错么?”

东方亚菱道:“不会,这川东三魔,是当今武林中十大魔头人物,自然是不曾看错了。”

秋飞花道:“十大魔头,有没有排名。”

东方亚菱道:“有。”

按着道:“这三个人在十大魔头排名最后,也就是第八、九、十位。”

秋飞花忽然想起了无难翁,道:“我师父是否排名在侠义图上?”

东方亚菱道:“你是说无难翁?”

秋飞花点点头,道:“是!”

东方亚菱道:“像他那样的人物,自然是在侠义图上排名。”

秋飞花道:“不知他老人家排名第几?”

东方亚菱道:“无难翁排名第四。”

秋飞花道:“前三名,是什么人?”

东方亚菱摇摇头,道:“这就不知道,前面三位,没有排名,一片空白,第三位,只有一个画像……”

秋飞花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东方亚菱道:“看不清楚,是一个侧背的影子,从画下的衣着上推断,似乎是一个中年的女尼。”

秋飞花道:“中年女尼?”

东方亚菱道:“大概是不会错,我曾经看得很仔细,几经苦心研究,发觉出来的隐秘,大概是不会错了。”

秋飞花轻轻吁一口气,道:“亚菱,武林中原来还有这么多麻烦。”

东方亚菱道:“江湖上本来就是一个很复杂的地方。”

秋飞花目光一瞥步出三个小轿的青衫人,缓缓说道:“亚菱,为什么侠义图上,前两名没有排名?”

东方亚菱道:“这就是侠义人物和江湖魔头不同的地方,他们在江湖上出现过,也惩判恶徒,但他们不愿留下姓名,也不愿留下形态。”

秋飞花道:“完全没有一点可寻的迹象么?”

东方亚菱道:“没有……”

语声一顿,接道:“他们要进阵了,咱们也该准备一下了。”

秋飞花抬头看去,只见那三个青衣人,正和那马脸人已然谈好,马脸人一马当先,向里行来。

秋飞花低声说道:“亚菱,咱们要如何对付他们?”

东方亚菱道:“看来,除了那马脸人之外,川东三魔也不解八卦、五行的变化,除非那马脸人,能够把整个的阵法破去,他们的行动,仍然受到阵法的限制。”

秋飞花道:“在阵中可以动手么?”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可以,不过,秋兄要委屈一下了。”

秋飞花道:“委屈什么?”

东方亚菱道:“要听我之命行事了。”

秋飞花点点头,道:“这个自然。”

东方亚菱道:“现在,两位请先向后面退去。”

秋飞花微微一怔,道:“亚菱,你一个人……”

东方亚菱抿嘴一笑,道:“多谢你的关心,我要试试那些旁门左道的奇术,足否真有拒抗敌人之力。”

秋飞花道:“你多小心了。”

东方亚菱点点头,回目一笑,道:“我会小心。”

秋飞花缓缓向后退去。

他经过了东方亚菱的细心指导之后,对于阵势的变化,已经有了大部的了解,进退之间,已能行动自如。

东方亚菱迅快的移动身躯,隐入了一根竹子之后。

马验人很谨慎,两掌平胸,缓步而进,戒备得很森严。他是个精通五行、八卦变化的人,每一步,都踏得很正确。

三个跟在身后的青衫人,也有着很深的戒心,举步落足之间,十分谨慎。

秋飞花仔细打量了三个衣着相同的青衫人一眼,发觉三人除了衣着颜色相同之外,人却有着很大的不同。

当先一人,生得方面大耳,环目浓眉,生相十分威猛,胸前飘着花白长髯。

第二个人,面如锅底,黑中透亮,两道八字眉,短须如戟,根本见肉,粗指大手,一看就知道属于外门武功极有成就的人。

第三个青衫人倒是生得白白净净,颚下无须,五官端正,细眉凤目,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而且,苍白得不见一点血色。

三个人,三个完全不同的形态,而且,各具典型。

这时,东方亚菱已发动阵势,返到秋飞花的身侧。

秋飞花打量过三个人,缓缓说道:“这三个人就是川东三魔么?”

东方亚菱点点,道:“不错,这就是川东三魔。”

秋飞花道:“看起来,三人年龄不算太大。”

东方亚菱道:“川东三魔,五十年前,已在江湖上闯出万儿,三个人最年轻,也该有七十岁。”

秋飞花吃了一惊,道:“看起来,三个人,完全不像是六十岁以上的人。”

东方亚菱道:“三魔内功精深,虽然未必能青春常驻,但延年益寿的能力,是有的,比起常人,总是年轻多了。”

秋飞花道:“这些人,可是常年在江湖上走动么?”

东方亚菱道:“好像是十几二十年前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了。”

秋飞花轻轻吁一口气,道:“大合堂的堂主,不知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竟能把这等人物,全给请了出来?”

东方亚菱道:“秋兄留意,他们已行至第一个小木人前面了。”

原来,那马脸人精通五步奇门,一路行了进来,畅行无阻。

但行到了小红人面前,突然停了下来。

东方亚菱神情很紧张,双目神凝,盯住在那马脸人的身上。

只见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流目四顾,似是要找寻什么。

东方亚菱脸上泛起欢愉的笑容,低声道:“秋兄,旁门左道,虽非正途,但有时候却是实用得很。”

秋飞花凝目望去,只见那小红人身上,飞起了一缕轻淡的红烟。

除此之外,别无异状。

但马脸人,却是有着绝不相同的感受。

只觉一片茫茫红雾,由淡而浓,竟然掩遮去了全部的景物。

八卦五行,本有着一定的变化方位,但它却忽然间消失不见。

马脸人很沉得住气,只是冷冷地站着,四下打量。

足足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他仍然站着不动。

东方亚菱低声道:“那马脸人真了不起,沉着、冷静,身陷危境,仍能保持神志的稳定、清明。”

忽然间,那马脸人举手一掌,拍了出去。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他虽然很沉着,但这镇静的工夫,还不算到家。”

秋飞花道:“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把他们拦阻在那里?”

东方亚菱道:“照书上的说法,应该有一种红色的烟云,阻止了他们去路,但事实上,是什么样子,连我也不知道了。”

但闻那花白长髯老者,冷冷说道:“吴兄,咱们等不及了,为什么一直站着不动。”

“你瞧到了什么没有?”

马脸人道:“一片淡淡的红烟。”

花白长髯老者冷笑一声,道:“这一个,老夫也瞧到了,我不信那一片淡淡的红烟,真能阻住咱们的去路。”

马脸人道:“因为咱们站的方位不错,所以,才只见一片淡淡红烟,如是咱们方位站错,立刻就陷身于一片红雾之中。”

花白长者冷冷说道:“你越说越离谱了,老夫根本就不相信几根竹枝插在地上,就能拦住咱们这高来高去的人。”

马脸人道:“阁下不信,何不移动一步试试看。”

花白长髯老者怒道:“好!老夫就试试看,我不信,世上真有这种邪门事。”

口中说话,人却真的向右面横跨了一步。

就是那一步跨出,顿然有着高空失足的感觉。

虽然落着了实地,但眼前却变了另一个世界。

原来相距不过数尺的马脸人,突然消失不见了。

眼前是一片滚滚翻动的红雾。

花白长髯老者,但见心头火起,“呼”的一声,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力强猛,举足了一股强烈绝伦的劲风。

大雾烟云一般的蒙蒙红气,突然间,一阵流动。

但流动之后的红色烟雾,更觉浓重起来,浓重得伸手不见五指。

长髯老者心中怒火更炽,大喝一声,双掌连环劈出。

他内功深厚,这一阵放手施为,掌力绵连,有如排山倒海一般,直涌过去。

可惜,这等五行生克的变化,没有实质承受这强烈的掌力。

长髯老者空自发掌如山。

但却一直无法击中什么,也未发觉任何回音。

他一连发出数十掌,有如投在大海中的泥沙,不见反应。

但身前的红色浓雾,却是更见强烈。

长髯老者轻轻吁一口气,收住了掌势。

他纵横江湖,得到排名于十大魔头之中,一生中经过的恶战凶险,屈指难数,但却从未遇上过这样尴尬的事。

既不见敌人何在?又未闻呼喝激战之声,静、静,静得像天地间,只馀下他一个人。

眼前的红雾,在他强猛掌力的拍击之下,不但不见稀薄,反而更见浓重。

好像天地间的万人万物,都突然失去,只馀这一片像混沌初开时的一片红雾。

他暗中提聚真气,凝神倾听了一阵,仍然听不到一点声音。

景物消失,静寂如死,带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怖,以这川东三魔三首的恶人,也似乎被这景物闹约有些心神不安,忍不住大声喝道:“吴兄,你在哪里?”

一连喝问数声,竟不闻有回应之声。

红雾更浓,以这长髯老者的内功运足目力,竟无法看到一尺外的景物。

这真是比陷身于死亡绝地,更加的使人颤栗、震骇。

但他究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长长吁一口气,尽量使心情平静下来,叫道:“老二、老二,你们在哪里?”

在他想来,马脸人因为痛恨自己,故意不肯回声,但老二、老三,只要听到自己的呼喝之声,定然会回答喝叫。

哪知喝叫出口,却听不到一点回应之声。

一股豪勇逞强之气,忽然间消失净尽,已确知自己陷身于绝境之中。

再说那黑脸大汉,眼看三魔之首,身躯移动了一下,忽然消失不见,代之而起的都是漫漫红烟,逐渐浓烈。

但他站的方位不错,还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马脸人及数尺外的景物。

提一口真气,凝神戒备,一面运足目力,查看反应。

只见他不远处,有一团红雾翻滚流动,却不见大魔停身之地。

足足等过了一顿饭工夫之久,人魔仍然不见一点音息。

老二再也忍耐不住,冷言道:“吴兄,咱们老大不见了。”

马脸人道:“这阵势有些古怪,似乎是不只五行、八卦变化,兄弟也正觉着束手无策。”

黑脸人怨道:“不管你能不能把咱们带出阵中,但救出老大要紧。”

马脸人道:“我已再三说明了,这阵法外排八卦、内藏五行,倒置生死门,那是绝顶高人排成的奇阵,要他小心一些,他却一直不肯。”

黑脸人道:“姓吴的,这不是说道理的时候,咱们老大忽然不见了,你先把他找出来,然后,咱们再作打算。”

马脸人道:“好吧!在下试试看,不过,两位可要站走了,不可移动半步,在下找到令兄之后,再来和两位会合。”

黑脸人道:“姓吴的,你记着,要是找不到咱们老大,你也别出来了。”

马脸人冷笑一声:“这阵法虽然古怪,但在下相信,至少可以找到阵门出去,如是在下也陷入阵中,你们二位出阵的机会也不大大。”

黑脸人冷哼一声,似要发作,但却被三魔暗施传音之术阻止,道:“老二,这阵法确是有些古怪,老大不过横跨两步,却忽然消失不见,现在,咱们得忍气吞声,出了这怪阵之后,再和姓吴的老小子算帐。”

三魔都是人历江湖的老姦巨猾,听得老二一番话,二魔立时放下笑脸,道:“吴兄,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武林三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