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花放鹰传》

第30章 引恨雪仇

作者:卧龙生

刘崇脸色一变,大声喝道:“吴兄,吴兄,这是怎么回事?”

马脸人冷冷道:“这是邪法,已不是八卦五行阵了。”

刘崇冷冷说道:“邪法……”

韩森冷笑一声,接道:“姓吴的,你在搞什么鬼,格老子走了大半辈子江,从来就没有见过邪法。”

马脸人道:“现在,咱们都见过了,诸位不懂五行奇术,难道就没有听人说一么?”

韩森道:“说什么?”

马脸人道:“八卦阵,只有生死变化之间,没有这些五色烟雾。”

刘崇道:“现在,五色烟雾,已由四面八方涌来,怎么还说没有呢?”

马脸人道:“所以,这已经不是五行八卦的变化,而是邪法了。”

刘崇怒道:“姓吴的,格老子火起来,我就一掌毙了你。”

马脸人冷笑一声,道:“在下相信,刘兄确有这种能力,不过,一掌毙了我,你们不但要为邪法所困,而且,也会被因于阵势变化之中。”

刘崇一皱眉头,道:“好吧!你现在带我们出去。”

马脸人哈哈一笑,道:“出阵之后,三人再合力杀了在下是么?”

韩森冷冷一笑,道:“吴兄,咱们如有杀你之心,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马脸人道:“那是因为吴某还有点用处,至少,我可以把你们带入阵中。”

刘崇道:“带入阵中,又算得什么本领,带出去才算是真正的本事。”

韩森悄无声息的突然出手一把,向马脸人的脉穴之上扣去。

马脸人哈哈一笑,身子一转,闪入阵中,韩森道:“吴兄,吴兄,这是什么意思?”

耳间传来了那马脸人的声音,道:“吴大爷受够了你们的鸟气,你们川东三魔,凭仗武功到处欺人,姓吴的武功不如你们,但我一样能对付你们……”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刘老大,你听着,你们现在停身之处,正是奇阵中心,四面八方的距离,都是一样的距离。”

刘崇尝试过阵势的利害,急急说道:“吴兄,大家都是一堂之人,纵然有什么言语上的冲突,也不用这么认真,在下两位义弟,如有开罪吴兄之处,刘某人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耳际间,又传来马脸人的笑声,道:“刘老大,少给我来这一套……我吴某人走了大半辈江湖,难道这样容易被骗?三位请在阵中受苦,兄弟要走了。”

刘崇大声叫道:“吴兄,吴兄……”连呼数声,却不见回应之言。

且说马脸人转身行了两步,忽沉一股黑色烟雾,掩了过来。

烟雾顿然迷失了景物,眼前变成了一片漆黑,而且,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耳际间,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道:“吴先生,你也一样出不去。”

马脸人长剑一收,平横胸前,道:“你是谁?”

清脆的女子声音,道:“我是兰兰,奉了我家姑娘之命,来和吴爷谈一桩事情。”

马脸人道:“什么事?”

兰兰道:“我家姑娘说,你已经结怨了川东三魔,这三人生性凶残,有恨必雪,就算你离开了此地,也是难免一死。”

马验人冷哼一声,道:“你们姑娘的意思,可是要我也死于此地了?”

兰兰道:“不是!我家姑娘是想和你吴爷合作。”

马脸人哈哈一笑,道:“合作,说的太客气了,我马某人身陷绝境,凭什么和你们谈合作,可是逼老夫归服罢了。”

兰兰道:“咱们姑娘忠厚,不想说得这样难听,何况,吴爷答应了,姑娘立刻就借重吴爷。”

马脸人叹口气,道:“三魔狂傲,行事大悖情理,你们要收拾三魔,在下绝不出手干涉……”

兰兰接道:“吴爷,你不是想得太坏,就是想得大好,咱们姑娘,也没有如此的气度、仁慈。”

马脸人道:“哦!那老夫如何才行?”

兰兰道:“姑娘不是逼你降服,而是要你和我们合作,请你只要闭目打坐一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姑娘会收去这些烟雾,那时,只馀下八卦五行变化的阵势,困住三魔,阁下就可以离去。”

马脸人苦笑一下,道:“我离去,但我到哪里去呢……

兰兰道:“哪里去,我怎么知道?”

马验人苦笑一下,道:“这本来就是老夫的事,说起来,确也和你们无关。”

兰兰道:“咱们不谈你的事,你答不答应我们的条件?”

马脸人道:“老夫此情此景,似乎是不答应也不行了。”

言罢,闭上双目,盘膝而坐。

但闻刘崇的声音,遥遥传了过来,道:“吴兄,吴兄,有什么误会,大家可以磋商。”

马脸人虽然听得很清楚,但他却未予理会。

再说秋飞花被三掌震得气血浮动,晕迷过去,醒来之后,人已躺在车中。

东方亚菱坐一侧,双目凝注在秋飞花的脸上,神色间,是一片关注之情。

奇怪的是,整个的车厢中,只剩了两个人,东方雁、兰兰、秀秀都不在车厢中。

秋飞花望了东方亚菱一眼,低声说道:“他们呢……”

东方亚菱长长吁一口气,道:“兰兰驰车,哥哥和秀秀,分在篷车前后戒备。”

秋飞花缓缓说道:“亚菱,我晕了多少时间。”

东方亚菱沉吟了一下,道:“大概有一个时辰多些时候!”

秋飞花道:“好利害的掌力,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人能把掌力,练到那的境界。”

东方亚菱道:“能列名到武林中十大魔头的人,自非小可。”

秋飞花道:“这是我一生中,所遇到最强的敌人。”

东方亚菱道:“秋兄,如论身法的巧妙,招数变化的奇幻,你不会输于他,一你的内功,却和他有着很大的距离。”

秋飞花道:“无论如何,我们确有着很大的距离,就算是在空阔的地方,有足够活动的空间,我也无法和他动手。”

东方亚菱微微一笑,道:“我想这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咱们慢慢的想一个法子。”

秋飞花苦笑一下,道:“不论想什么法子,也要十年以上的时间!”

东方亚菱摇摇头,道:“秋兄,你不相信小妹?”

秋飞花道:“相信。”

东方亚菱道:“相信我就好,三个月内,小妹保证你可以和他硬拼掌力。”

秋飞花道:“有这等事?实在很难叫人相信。”

东方亚菱摇摇头,笑道:“这么说来,你是对我不相信了。”

秋飞花道:“相信,只是,这等几近奇迹的事,叫在下有些无法……

东方亚菱接道:“无法相信是么?”

秋飞花道:“不错,在下相信你具有着常人不及之能,但我无法相信奇迹。”

东方亚菱道:“秋兄,所谓奇迹,也是人创造出来的,对么?”

秋飞花沉吟了一阵,道:“是……”

东刀亚菱道:“别人能够创造出奇迹,我为什么不能?”

秋飞花道:“亚菱,能不能说出一些让我相信的道理?”

东方亚菱道:“可以。”

秋飞花道:“在下洗耳恭听。”

东方亚菱道:“骤听起来,这确乎有些叫人无法相信,但我如很仔细的说出来,那就不足为奇了……”

似是在思索措词,沉吟了一阵,才缓缓说道:“我借葯物促起一个人生命的潜能,使你有一种超越的成就。”

秋飞花一皱眉头,道:“有这等事?”

东方亚菱道:“秋兄,小妹不会骗你,也不敢骗你,我本来可以立刻给你服一些葯物,求证一下,但此刻,你身体还未复元,必需要身体康复之后,才能服用。”

秋飞花道:“哦!”

东方亚菱笑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了一粒红色的葯物,道:“秋兄,请服下这粒丹心。”

玉手输送,把葯物送入了秋飞花的口中。

忽然间,秋飞花觉着眼皮很沉重,但他的神志还很清明。

篷车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金铁交击的声音。

秋飞花一挺身,坐了起来,但他还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人就倒了下来。

蓬车停了下来,传来了兰兰的声音:“少爷已经和人动上了手。”

东方亚菱道:“我知道了,看看前面都是些什么人?”

兰兰道:“两个人和少爷动手,但还有很多人,都没有出手,我不清楚是什么人。”

东方亚菱道:“秀秀呢?”

兰兰道:“还守在篷车后面。”

东方亚菱缓缓下了蓬车。

兰兰伸手扶住了东方亚菱,低声说道:“姑娘,你要到哪里去?”

东方亚菱道:“不要管我,守住这辆蓬车,守好秋相公,如是秋飞花断了一条臂,你就赔他一条手臂,如是被人杀了,你也不用活下去了。”

兰兰怔了一怔,躬身应道:“婢子明白。”

东方亚菱道:“这蓬车中有对敌的机关布置,你会施用吧!”

兰兰道:“姑娘解说过。”

东方亚菱道:“还要不要我再解说一遍。”

兰兰道:“不用了,婢子记得很清楚。”

东方亚菱道:“人一接近蓬车,你就发动机关,对付他们。”

兰兰道:“婢子知道,但姑娘无人保护……”

东方亚菱接道:“他们未必能伤害到我……”

突闻秀秀的声音,传了过来,道:“站住……”

没有人回答,但却响起了兵刃互击之声。

显然,后面又有人围了上来。

东方亚菱望了车前三丈外的激烈恶斗,东方雁手中的长剑,幻化出一片铁色的光幕,独拒两个执刀大汉。

看双方搏杀的形势,东方雁一对二,仍是绰绰有馀,东方亚菱立刻向车后转去。

秀秀的处境,十分险恶,一支剑独对四个鬼头刀。

四个人的个头,都很高大,秀秀却生得娇小玲珑。

每个人都高出秀秀一个头。

但秀秀姑娘发了狠,反击长剑,招招都是攻向致命所在。

但那四条大汉,四把刀,并非弱手,刀力沉重,秀秀应得十分吃力。

她要坚守官道,不让去路,所以,又不能施展轻功拒敌,这就吃了很大的亏。

东方亚菱选了一个适当的位置站好,道:“秀秀,你让开。”

秀秀应了一声,疾刺两侧,退开五尺。

四个执刀大汉,也收住了刀势。

转头看去,只见东方亚菱长发飘动,一脸冷肃之色,站在道中。

她丰姿绰约,虽然是面如寒霜,但四个大汉仍是看得一呆。

东方亚菱缓缓抬起右手,道:“你们也是大合堂中的人么?”

四个执刀大汉,道:“不错,我们是大合堂的人。”

东方亚菱道:“大合堂中人都该死。”

举起她的右手,突然指向四人。

但见几缕淡淡的黑线一闪,四个执刀黑衣大汉,突然有两个倒了下去。

四个执刀大汉,一则是贪看那东方亚菱的绝世容色,分去了不少的心神,二则是东方亚菱打的暗器,十分特殊。

四个人倒下了两个,馀下的两个人,大大吃了一惊。

东方亚菱道:“一个也不能走。”

右手一扬,两个奔走的执刀大汉,也倒了下去。

秀秀道:“姑娘,可是用的七煞针?”

东方亚菱点点头,道:“你守好蓬车,如是遇上了强敌攻击,那就立刻示警过来。”

秀秀道:“婢子遵命。”

东方亚菱转过身子,直向车前行去。

这时,篷车前面的恶战,也已结束,东方雁身前横着三具尸体。

东方亚菱悄然行了过去,低声说道:“你杀了三个人?”

东方雁点点头,脸上是一片严肃之色,缓缓说道:“我一直觉着自己的武功不错,但现在,我戚觉到江湖上的高人太多,秋飞花的武功高过我,也还罢了,但这些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怎的都能和我搏杀上一阵?”

东方亚菱道:“哥哥,不用难过,这些人,都是大合堂中的人,他们的武功,都有一定的水准。如是他们武功不到一定的标准,大合堂不会罗致他们。”

望望三具尸体。接道:“哥哥,他们只有这三个人么?”

东方雁摇摇头,道:“六七个,当我杀死了这三个人后,馀下的都跑了。”

东方亚菱道:“我也杀了四个人。”

东方雁一怔道:“你也杀了四个人?你怎么杀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引恨雪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摇花放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